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下一秒,原本以为会打在男人脸上发出“啪”的一声清脆响声的一巴掌,却准确的被男人伸手挡下。

    “亲爱的,你原来这么舍不得离开我的怀抱啊,别急,咱们还有的是时间。”浅笑吟吟,抓了桑枝的小手便放到唇边狠狠的亲吻起来。

    台下以为新郎新娘大秀恩爱呢,不禁又报以热烈的掌声。

    只有门少庭知道,此刻小女人恐怕恨他入骨,将他扒皮拆骨的心都有了。

    使劲儿抽出小手,狠狠的瞪了门少庭一眼,“下流!”

    门少庭倒也不恼不怒,只不置可否的摸摸鼻子笑笑。

    到了新娘丢手捧花的时候了,众多单身美女挤破头皮的冲上前来争抢新娘捧花。

    想着赶紧将这烫手的家伙扔出去,自己就可以功成身退了,桑枝心下暗自松了一口气,转过身去,卯足了劲儿将捧花向后抛去。

    一阵唏嘘哀叹声中,桑枝愕然转身,正对上一身常服手拿捧花一脸无措的兵哥哥。

    “什么情况?”桑枝偷眼看了一眼一脸憋笑的门少庭。

    新娘捧花不是应该单身美眉上来抢的吗?这位军大哥,你是凑得什么热闹!

    “嘿,帅哥,这么着急脱单啊,也用不着挡我们姐妹的道儿吧?要不你看我们这里谁对眼儿,干脆领走呗!”一个身穿鹅黄抹胸露膝小礼服的美女对着仍旧一脸懵愣的兵哥哥打了一个呼哨,上前将手便搭在兵哥哥肩上。

    兵哥哥淡淡的扫过搭在自己肩上的白皙的小手,冷冷的道:“放开!”

    美女显然没有料到兵哥哥竟真的是面冷心更冷的主儿,吓得一怔,不由自主的抽手。

    兵哥哥鼻腔中不屑的哼了一声,随手将捧花向后一扔,看也不看怔愣的美女一眼,大步朝一对新人走来。

    “好冷!”桑枝同情的看了一眼那位被冷落的美女。

    可怜,捧花没抢到,帅哥也没钓到,丢人丢脸不说还被人嫌弃,实在有够悲惨的!

    门少庭拉着桑枝一路迎上来,伸手就是一拳捶在兵哥哥身上,“你小子还知道来啊,我以为你不来了呢!”

    “雷刚,我战友兼哥们儿。”说着将桑枝拉到面前,热情的介绍道,“桑枝,我媳妇儿,你嫂子。”

    雷刚咧嘴笑了笑露出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啪的一个军礼:“嫂子好!”那声音洪钟似的格外响亮。

    桑枝吓得一怔,下意识的也来了个挺胸抬头立正站好,接着才惊觉自己紧张过头儿了,咧着嘴嘿嘿干笑两声,点头道:“你……你好。”

    桑枝下意识的举动,将门少庭和雷刚都逗笑了,气氛顿时欢脱儿起来。

    “嫂子太紧张了,被我吓到了吧?”雷刚已经不复刚才的冷酷模样,脸上表情丰富,有说有笑,跟刚才判若两人。

    桑枝甚至有种恍惚的感觉,这是同一个人吗?果然军人都是多变的!

    “你还是叫我桑枝吧。”嫂子,嫂子的叫的她心里实在别扭。

    雷刚点点头,“那个,我去跟老爷子打个招呼去。”

    说着转身便要走,却被门少庭一把拽住,“想溜,门也没有。拿来!”

    雷刚神色变了变,挑眉不明所以的望着门少庭,“什么?”

    门少庭眉毛一挑,耸肩道:“少废话,明知故问!”

    雷刚颇显无奈的将手伸进上衣内袋,掏出一条铂金的红宝石项链。

    “拿来!”门少庭伸手便要去夺。

    却被雷刚虚晃一招闪过,嘴角儿噙着狡黠的笑:“你抢什么抢,这可是我送给桑枝的结婚礼物。”

    一边说着,一边摊开手将项链送到桑枝面前。

    “送,送给我?”看着那红得耀眼不参一丝杂质的鸽子蛋大小的宝石,桑枝惊得瞪大双眼,双手捂住嘴巴才让自己不惊叫出声。

    即便对宝石没有研究,单凭着平日里偶尔翻阅时尚杂志得来的经验,桑枝不用想也知道这颗红宝石价值连城绝非一般。

    “这么贵重的东西我不能收。”定了定神,桑枝大方的婉拒。

    “收下,必须收下,这是我给嫂子的见面礼,也是结婚礼,一点心意,嫂子千万别嫌弃。”雷刚笑着,眼睛却得逞似的乜着门少庭,那眼神儿,赤裸裸的挑衅啊!

    门少庭狠狠的瞪着雷刚,暗中双拳紧攥,咬牙切齿道:“收下,刚子给的不要白不要。”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又要去接那宝石项链。

    “诶,要嫂子亲手接下才行。”说着又一次将项链递到桑枝面前,“嫂子,要不让兄弟帮你戴上?”

    桑枝囧得小脸儿绯红,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更被雷刚一句话吓得接连后退两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