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瞥见门少庭一脸无辜的笑靥,桑枝忍不住抽了两下鼻子。

    车子稳稳的开着,门少庭坐在副座,桑枝和门光荣坐在后排。

    门光荣看着孙子的后脑勺笑得有些神秘,桑枝忽然有种奇怪的感觉,有些别扭儿,但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儿。

    “枝枝,要是这小子敢欺负你,你就告诉爷爷,爷爷替你做主。”门光荣拍了拍桑枝的肩膀,笑得一团和气。

    桑枝囧了囧,红着脸点头:“谢谢爷爷。”

    抬头顺着门光荣的眼神儿望去,正对上扭过头来一脸淡笑的门少庭。

    四目对视,桑枝感觉触电般的心神一荡,羞红着小脸儿低下头去。

    不知是错觉还是怎么回事,她总觉得门少庭看着她的眼神儿有些过分的热切,热切的让她没来由的一阵阵紧张。

    “枝枝,谢谢你,谢谢你愿意嫁给少庭,愿意当爷爷的孙媳妇。”门光荣微微向后仰着身子,半眯的眸中竟闪着些许晶莹。

    感动的泪水,孙子终于结婚了,即使他知道这不过是一场戏,演给他看的一场戏,但是只要有这个开头,他就有信心让他们假戏真做。

    桑枝是个感性的姑娘,看不得老人家流泪,赶紧陪着笑脸,伸手拉住门光荣的胳膊:“爷爷别哭,今儿可是高兴的日子,不兴流眼泪的。”

    望着窗外的门少庭听了桑枝的话心里一紧,莫名的一阵感动。

    军区大院不在闹市区,而是坐落在京郊,位置相对偏僻。车子开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才到。

    门口守卫行着军礼放行,那严肃劲儿看的桑枝心里一怔一怔的。

    果然是大首长,住的地方都有守卫的,真威风!

    才进院子,吴妈就从里边迎了出来。

    “老首长回来了,呦,这就是少奶奶吧,长得真好看,跟画上的仙女似的。”吴妈一边说着,一边将他们让了进去。

    门正和林雅然的车子也跟着缓缓驶进院子,一进门,林雅然就吩咐吴妈赶紧给老爷子把药煎上,睡觉前让他喝了。

    门家很大,是个三层楼的别墅。

    进到家里,门光荣直接叫上门正便进了书房,还不忘回头嘱咐门少庭,“你们都累了,带枝枝早点上楼休息去吧。”

    门光荣的卧室在一楼,二楼是门正和林雅然的卧室,还有两间客房,门少庭的房间则是在三楼。

    门少庭带着桑枝进了自己房间,脱了外套扯掉领带便直接进了卫生间,看也没看一脸茫然的桑枝一眼。

    四顾打量着这个只有黑灰白三色的冷色系房间,桑枝不由得撇撇嘴,还真是个男人住的房间,冷得可以。

    不过房间却收拾的很干净,灰白的床单,灰白的被罩,甚至连窗帘也是一水的灰白色。

    拖着疲惫的身体一屁股坐在舒服的大床上,忍不住的打个哈欠。

    这一天忙下来又累又乏,现在的桑枝只想美美的睡上一觉。

    如此想着便忍不住的抱了枕头倒在床上,不一会儿便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似睡非睡之际,只觉的耳边传来一阵阵温热湿呼的哈气,猛地睁眼,一张帅脸近在咫尺。

    “啊……”桑枝吓得一声怪叫,倏地起身。

    砰的一下,额头正撞上俯身注视她的门少庭的脑门儿。

    “呜……好痛!”

    揉着痛的嗡嗡作响的脑袋,桑枝一脸光火的吼道:“门少庭,你干嘛!”

    门少庭一脸无辜的耸肩:“我干嘛?”说着瞅瞅床,又看看桑枝,“当然是……睡觉!”

    桑枝吓得一下蹦起来,“啊……门少庭,你流氓!你干嘛不穿衣服!”

    只见他只在腰间围了一条浴巾遮住自己的要害部位,上身全裸着,因为没有完全擦干的缘故,身上未干的水珠在灯光的照射下闪着耀眼的光。

    门少庭瞅瞅自己,满是无辜的摊手:“我忘记拿睡衣了。”

    桑枝囧得双手捂脸不敢再去看他诱人性感的身体,满脸涨红的恨不得找个地缝儿钻进去:“你赶紧穿上衣服啊!”

    门少庭颇感无奈,转身从衣橱里取了睡袍套上,“好了,可以睁开眼了。”

    桑枝红着脸有些拘谨的站在一旁,看了看一脸浅笑的门少庭,抓起包包就往门外走。

    “喂,你干嘛去?”门少庭一把将她拽住。

    柳眉微蹙,满是奇怪的表情看着门少庭:“回家啊!”

    这时候老爷子应该睡了吧?此时不溜更待何时!

    “不行,你不能走!”门少庭摸着鼻子看着桑枝。

    桑枝突然就火了,从答应帮忙到现在她忍他已经很久了。

    使劲儿甩开门少庭的手,怒目而视,吼道:“凭什么?我没卖给你吧?帮你忙还不能回家了,这什么道理啊!”

    下一秒,门少庭却一把将她搂住,使劲儿一带,便带着她一起滚进了大床里。

    “啊……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