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突然被门少庭扑倒,桑枝又急又气,手刨脚蹬的挣扎着,推着门少庭压下来的身体,厉声喝道:“你干嘛?放开我!”

    “嘘……”门少庭一手搂着她,伸出两根手指来放在她的唇边,低声道:“小声点,有人来了。”

    桑枝一怔,疑惑的眼神儿看着门少庭,竖起耳朵听了听:“哪有,放开我!”

    “啊……唔……”

    门少庭突然倾身直接将她压到身下,脸凑上去将头枕在她的肩头,一脸享受的样子。

    “门少庭……你……混蛋!”

    桑枝气的满脸爆红,愤恨的眼神儿狠狠的瞪着他。

    笃笃笃……这时候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

    桑枝一怔,下意识的问道:“谁?”

    “少奶奶,是我,吴妈。”门外吴妈声音响亮。

    不待桑枝反应,门少庭已经翻身下床,故意将睡袍带子拉松一点,笑意吟吟的看了她一眼,走去开门。

    见吴妈进来,桑枝赶紧坐起来,红着脸整了整身上的一身褶皱。

    吴妈了然的笑着,将手里的托盘放在桌子上:“老首长说少爷、少奶奶婚礼上没顾得上吃什么东西,一定饿了,特意让我做了夜宵送上来,少爷、少奶奶趁热吃点吧。”

    桑枝终于明白门少庭刚才为何突然将自己压在身下了,感情是早就知道吴妈要来,这是什么耳朵啊?当兵的耳朵都这么灵吗?

    偷偷瞟了一眼门少庭,却发现那货正一脸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那得意的样子绝对一副欠扁相。

    桑枝嘴角儿抽搐了下,吸了口气笑道:“谢谢吴妈,麻烦你了。”

    吴妈看着桑枝笑得一脸暧昧:“少奶奶说的什么话,太见外了。噢对了,这是小姐今中午让人送过来的,说是给哥哥嫂嫂的新婚礼物,让我务必亲手送到少奶奶手上。”

    吴妈说着,又将一个很漂亮的纸袋递到桑枝手上,然后转身笑着出去了。

    桑枝望着手里的袋子一脸茫然:“哪位小姐啊?你还有个妹妹?”

    门少庭很随意的说:“嗯,门玥玮,跟你一样大,我一奶同胞的亲妹子。”

    “哦。”桑枝随口应了一声,将袋子往床上一放,抓了包包又要走。

    “你不能走!”门少庭一把将她的手抓住。

    桑枝忍着怒火抚了抚额:“门少庭,你干嘛啊?我帮你也算帮到底了吧,现在趁着老爷子睡觉了,我还不赶紧溜。”

    门少庭无辜的眨眨眼睛:“你以为吴妈刚才是干嘛来的?你以为你进了这个门今天还能离开吗?”

    挑眉瞪眼:“不是,你什么意思啊?合着我还不能回自己家了是不是?”

    门少庭赞许的看了她一眼,点点头:“真的不能。”

    “不行,桑枝气呼呼一屁股坐在床上,我除了上学住宿舍,长这么大还没有夜不归宿过,我要一宿不回去,我爸妈会急死的。”

    想到自己父母,桑枝猛然一惊,赶紧打开包包掏出手机,“完了完了,十八通未接来电,全是家里的,要死了!”

    桑枝工作的时候,尤其是在婚礼现场的时候,一般都会将手机静音,为的是不影响工作。没想到今天却漏接了这么多自己父母的电话,桑枝想也没想,拿起手机便回拨了回去。

    电话才响一声便被接了起来,接电话的是妈妈莫青莲,莫青莲一看是女儿来电,劈头盖脸就是一通教训:“枝枝,你现在在哪儿,这都几点了还不回家,打你电话也不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尽管语气尽是责备,但关心担心之情溢于言表。

    桑枝吸了吸鼻子,看了看时间,已经半夜十二点多了,确实太晚了,爸妈一定是不放心自己,所以才都没睡。

    “妈,我没事,就是手机静音没听见你们的电话,我今晚恐怕回不去了,在郊区一个婚礼的筹备现场,因为时间比较匆忙,所以……所以弄得太晚了,因为一早还要赶过来,就没回去。”

    桑枝心虚的撒着谎,虽然是善意的谎言,不想让自己父母为自己担心,可毕竟还是撒谎了,所以心里忍不住的难过。

    “哦,那你住哪儿?”知道女儿没事,莫青莲明显的松了一口气,语气也缓和了很多。

    桑枝抽了抽鼻子,瞟了一旁状似无辜的门少庭一眼:“跟同事住在这边的一家宾馆里,妈你放心吧,我没事的,你跟爸不用担心我,早点睡吧,我明天就回去了。”

    桑枝才挂了电话,便看到一脸憋笑的门少庭。

    狠狠瞪了他一眼:“笑什么笑!”

    门少庭倒也大方,噗的一声笑了出来:“你还真是说谎的高手啊,撒谎都不带打草稿的,张嘴就来,看来我还真是小瞧你了!”

    桑枝狠狠剜了他一眼:“还不都是你害的!”

    然后又看看这房间,“就一张床,怎么睡啊?”

    “一起睡呗,啊……”某人话还没说完,便被飞来的不明物体击中脑门,一声哀嚎倒在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