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门少庭捂着脸哀嚎:“谋杀啊,你!”

    桑枝淡淡的扫了一脸狼狈的他一眼微微一笑:“活该!”

    门玥玮的礼物关键时刻还真能起点作用,那纸袋的质量真是超级好,这么甩过去打在门少庭脸上居然一点不带坏的。

    门少庭揉着脸啧啧叫道:“真狠,看着一副文文弱弱的样子,倒有股子狠劲儿。”

    桑枝挑了挑眉,不理他的话茬儿,“我看这层还有两间屋子,应该可以住人吧,我去你隔壁住。”

    “那是门玥玮的房间,她房间乱着呢,一般人进不去脚。”门少庭老实的回答。

    “那对面那间屋子呢?”桑枝倒也没多想,小女生大多懒得收拾,东西又多,乱点正常。

    门少庭神色一凛,“那间屋子更不能住。”

    “为什么?”桑枝不解。

    暗自叹了口气,“今天是咱俩的新婚之夜,你觉得新娘跟新郎不在一个房间这正常吗?小心隔墙有耳,隔门有眼。”

    门少庭的一句话,说的桑枝顿感脊背发寒,忍不住皱了皱眉。

    “那怎么睡?你打地铺?”桑枝阴恻恻的看着门少庭,嘴角儿勾着狡黠的笑。

    “门儿也没有!”一边说着已经一个箭步窜到床上,拉了被子给自己盖上。

    “你……无赖,你是男人嘛!”是男人不知道该让着点女生?

    “先去洗澡吧,涂着三寸厚的妆你不觉得难受啊!”门少庭无奈的轻叹。

    被他一说,桑枝顿时觉得自己浑身难受,抓了纸袋就进了卫生间。

    门少庭突地瞪大眼睛望着卫生间紧关着的门,无声的抽了抽嘴角儿:“你确定要穿那件睡衣?”

    哗哗的水声掩盖了门少庭的声音,水汽氤氲的卫生间内,望着镜子里白皙无暇的身子,突然就想起了白天婚礼上自己被门少庭夺走的初吻,还不止一次。

    倏地小脸儿爆红,用水狠狠的搓洗着诱人甜美的菱唇,一遍又一遍的,恨不得给自己嘴唇搓掉一层皮。

    “臭流氓,死混蛋!”想起外边此刻躺在床上没准已经呼呼上的男人,桑枝心里就是一阵憋闷。

    洗好澡,掏出门玥玮送的睡衣,桑枝“妈呀”一声叫了出来。

    这东西能穿吗?这哪里是什么睡衣,根本就是一件情趣内衣好不!

    大红色薄如蝉翼几乎完全透明的一块基本上什么也遮不住的真丝小布头,还是蕾丝的,她要是穿上这个出去,估计柳下惠也会变身狼人了吧?

    听到卫生间里一声怪叫,床上的男人终于忍不住爆笑出声。

    桑枝囧着一张脸,抓过浴巾给自己包住,轻轻的打开一点门缝儿,做贼似的探出半颗脑袋。

    “啊……”猛地抬头,却正对上门少庭一双笑意连连的眼睛。

    吓得她双手死死拽住身上的浴巾,还好浴巾够大,遮住了她两处最主要的部位。

    囧着一张脸艰难开口:“那个……你有没有多余的睡衣借我一套?”

    门少庭瞅瞅她,憋着一脸的笑,又看看自己,摇摇头:“没了,这里就这么一件睡袍。”

    桑枝哭得心都有了,“那……那你有没有大一点的衬衣t恤之类的?”

    实在不忍再逗她,门少庭信步走到衣橱,伸手拿了一件纯白的衬衣扔给她:“就这个了,你凑合用吧。”

    接过衬衣,桑枝忙不迭的道谢:“谢谢。”然后一溜烟儿的跑进了卫生间换上。

    可是进去半天也不见桑枝出来,门少庭有些尿急,皱着眉头走过去,敲了敲门:“你干嘛呢?换好了就出来吧,还打算睡里边了怎么的?”

    叫了半天也不见桑枝答应,门少庭有些担心了,又敲了敲门:“喂,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开门,不开门我可撞开了!”

    见里边还没有动静,门少庭心下一沉,牟足劲儿一脚朝门上踹了过去,砰的一声,门应声而开。

    然后,门少庭华丽丽的石化了……

    只见桑枝呆愣愣的站在马桶边上望着马桶发呆中。

    门少庭走上前去,伸手在桑枝眼前晃了晃:“喂,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一边问着,一边顺着桑枝的眼神儿看过去,只见马桶里飘着一层刺眼的鲜红色。

    “血?你受伤了?”门少庭第一反应是桑枝不小心伤到了哪里,赶紧拉过她来上下打量着。

    桑枝红着一张脸吞吞吐吐的道:“那个……门少庭,你房间里有卫生巾吗?”

    门少庭一个踉跄差点跌倒,感情这姑娘有亲戚造访了,害的他以为她哪里受伤了,紧张的不行。

    一脸黑线的瞪了她一眼:“没有,我一个大男人没事房间里备着那种东西干嘛!”

    “也……也对哈!”桑枝囧的嘿嘿干笑着,那种想哭却哭不出来的感觉,“要不,门少庭,你去你妹房间帮我借一个成不?”

    “这种事,不是应该早有准备的吗?”门少庭闷声低吼。

    桑枝满脸无辜:“我一向很准,谁知道她会提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