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书房里,门少庭打开电脑,网页上,婚礼现场的照片被晒的到处都是,尤其他与她缠绵热吻的照片被贴的各个论坛,八卦版块随处可见。

    门少庭眼角儿挂着得逞的微笑,雷刚这小子,办事效率还真高。

    随意浏览了几个网页,抬头看看时间,凌晨三点多,再过不多久天就该亮了。

    忍不住打个哈欠,伸了伸懒腰,起身回到卧室。

    只见某女正侧着身子抱着枕头睡得不亦乐乎,那白皙修长的双腿自衬衣里露出,白花花一片亮瞎他的双眼。

    好一副令人无限遐想的春光图!

    门少庭只觉得身下一紧,喉咙忍不住的动了两下。

    赶紧闭了闭眼睛强迫自己淡定下来,他不是没见过女人的毛头小伙子,更不是毫无自制力的愣头青,只是没想到单单只看到她熟睡的样子和露在外边的一双长腿就会忍不住的起反应。

    “混蛋!”低咒一声,掀开被子轻轻上床。

    憋着气,轻轻的将熟睡中的女人睡相不雅的身体正了正,又提着气将那衬衣轻轻的往下拉了拉,争取最大限度的遮住她诱人犯罪的春光。

    最后无声的叹了口气,将被子给她盖好,自己则靠着床边轻轻躺下,大气不敢出的闭目凝神,强迫自己无视旁边那具温软香玉极具诱惑的身体。

    女人睡得有些不安稳,身子总是时不时的来回翻动着,每动一下便会让门少庭的意志更加煎熬几分。

    睡姿不舒服,女人身体向门少庭身边拱了拱,一条腿一抬,就搭在了他的腰上。

    门少庭只觉的身体一紧,一股热血直冲脑门儿。

    “该死!”这女人摆明了在挑战他的耐力嘛!

    门少庭黑曜石般的眸子沉了又沉,一直沉到潭底,一脸黑线的瞪着身上那条白花花的诱人犯罪的美腿,忍不住的喉咙动了一下。

    “要不是考虑到你现在的身体状况,老子非得干的你腿都抬不起来!”心里发狠的叫嚣了一句,最终却是极为无奈又狼狈的轻轻抬手,将那腿轻轻放了下去。

    见女人蹙着眉头,又一次试图将腿伸过来,门少庭眸子微眯,伸了胳膊,先发制人的将她身体扳过来,让她面朝自己,而后将她的头轻轻揽在怀里,枕在自己胳膊上,自己则用另一只手轻轻搂住她的纤腰。

    这一次似乎比较舒服,女人嘴角儿不自觉地微微翘起,又往温暖的怀里拱了拱,终于踏实的睡了。

    见她终于老实下来,美人在怀的门少庭却是睡意全无,一身的精神。

    借着昏黄的灯光打量着她安详如孩童般天真的睡颜,搂着她的力度不由得稍稍加大一些,生怕稍一松手她便跑得没了踪影一般。

    最后在她光洁滑润的额头上轻轻一吻,无声的叹了口气,抱着她睡了……

    一夜无梦的好觉一睡到天大亮。

    桑枝揉着睡意朦胧的眼睛,才一睁开便看到眼前几乎零距离亲密接触的某张熟睡中的帅脸。

    “啊……”一声怪叫,扯着被子直接从床上滚落下去。

    砰……呜……

    揉着差点摔碎的屁股,抱着被子四顾打量。

    房间不是她的睡房,里边的一切都貌似与她无关,包括床上那个正一脸笑意看着自己的男人!

    意识回归,顾不上屁股的疼痛,蹭的从地上窜起来,抱着被子裹在胸前,对着床上频频放电的男人厉声质问:“门少庭,你混蛋吧你,你不是在书房吗,怎么趁我睡着了跑来床上,流氓,下作!”

    身为一名军人,他怎么能做出这种卑鄙无耻又下流的事情来呢!

    门少庭耸肩,无辜的道:“我只说我去书房,又没说睡在书房。”

    桑枝扁嘴,偏头想了想,貌似是这么回事!

    “可是……可是你……你也不该趁机占我便宜啊!”她可清楚的记得,她是在他怀里醒来的。

    门少庭好笑又无辜的看着她,很无奈的道:“你自己看看,我是睡在哪里?从你醒来到现在我可是一动没动过吧。”

    放眼望去,门少庭只躺在床边,占了一小条条的位置,而自己那边……

    桑枝扶额抬头,顿感一排乌鸦飞过……嘎嘎……

    看着她一脸的黑线,门少庭心情忽然大好,笑着揶揄:“要不要再陪我睡会儿?”

    “呸,不要脸,谁陪你睡了!”边啐骂着边拿了卫生巾和衣服跑进了卫生间,身后传来男人一阵爽朗的笑声。

    桑枝一脸懊恼恨不得抽自己几个耳光,对着镜子里一脸无辜的自己,指着骂道:“你要脸不要,你平时的矜持呢?都哪去了!怎么睡个觉还能滚到人家怀里去,丢死人了,别说我认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