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门少庭将车子从车库开出来,很绅士的下车给桑枝开车门做了个请的动作。

    看着这辆价值几百万的兰博基尼跑车,桑枝不由得撇嘴:“门少庭,你一个穷当兵的开这车,你贪污还是受贿来的吧?”

    门少庭嘴角儿抽了一下,不动声色的拉了安全带给她系上,“我手上的权力还没大到能让人眼热到行贿的份上。”

    一脚油门下去,车子嗡的一声箭一样的窜了出去,桑枝吓得伸手死死把住头顶的把手,扁嘴道:“你这是打击报复,还不兴开个玩笑了,小气劲儿的!”

    门少庭神色凛然自动无视桑枝的碎碎念专心的开着车子。

    “喂,来这里干嘛?不是去我家吗?”

    车子停在一家大型超市停车场内,门少庭一语不发的下车。

    桑枝解开安全带疑惑的跟下车,抬眼看着人来人往的超市入口,搞不懂他要干什么。

    很自然的拉了桑枝的手走进去,在营养品区选了几样适合中老年人吃的营养保健品,目不斜视的就往收银台走去。

    桑枝恍然,跟在门少庭身后,轻轻扯了扯他的衣襟:“那个……其实,不用买这些的。”

    如果她没猜错,他这是买给自己父母的。只是二人非亲非故的,她怎么好意思让他破费,无功受禄寝食难安啊!

    门少庭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放心,这钱不是贪污受贿来的,很干净!”

    “呃……”桑枝囧了囧,这男人真不是一般的小气,她都说了开个玩笑而已,要不要这么记仇啊!

    “我是说不用破费买这些东西的,我爸妈那边没这么多讲究。”白了他一眼,桑枝语气颇有些赌气的意味。

    “这是基本的礼貌。”

    付了帐看也不看桑枝一眼,拎着东西就往外走。

    桑枝噘着嘴亦步亦趋的跟在后边,忍不住的腹诽,还知道礼貌啊?还以为他根本就是一个不懂事的二世祖呢,假结婚这种事都做得出来,还讲什么的礼貌。

    像是猜透她的心里一样,走的好好的突然停步转身。

    砰的一声,低头走着的桑枝一头撞进一堵肉墙内。

    呜……“你干嘛啊,走得好好的干嘛停下!”

    捂着撞得晕乎乎的额头气急败坏的看着一脸似笑非笑神秘莫测的男人。

    眼皮挑了挑,伸手抓了她的小手,“快走,慢吞吞的早饭没吃饱啊!”

    被门少庭这么拽着大步流星的走着,穿着高跟的桑枝只能小跑儿的紧跟着他的步伐。

    死男人,臭男人,走这么快干嘛去,急着投胎啊!

    心里抱怨着,还是硬着头皮跑步跟上。

    直到车子在自己家楼下停下,桑枝还没缓过神儿来。

    “下车,到了。”说完已经率先下了车。

    桑枝扁扁嘴,才恍然,忙跟着下车,边走边纳闷儿着:“你怎么知道我家地址的?”

    门少庭停下脚步,一脸奇怪的上下打量着她。

    “你看什么看?”他那灼灼的眸子看着她,那种好像被扒光了暴晒在太阳底下的感觉啊,看得桑枝头皮一阵发麻。

    “笨的跟猪似的,你怎么长大的?”半晌,门少庭冒出这么一句没头没尾的话来,转身继续往里走。

    桑枝搔着脑袋回味着门少庭这句话的意思,直到上了电梯她才一拍脑门儿瞪眼怒吼道:“门少庭,你说谁猪呢?你才笨蛋!”

    看着她气得鼓鼓的样子,门少庭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老爷子帮忙打的结婚申请上有你家的门牌号。”

    桑枝狠狠的瞪了门少庭一眼:“好笑吗?不过爷爷还真是手眼通天,你说他怎么找到的?”

    门少庭显然被桑枝幼稚的问题给雷到了,忍不住的仰面大笑:“这也不是什么机密,有什么难办的。”

    想必老爷子从昨晚就已经行动了,不然这结婚申请的审批件,怎么今儿一早就能拿到呢。

    要说老爷子一生清正廉明,从不滥用职权,没想到这快退休了,为了孙子居然动用了私权,还真是难为老爷子了。

    掏出钥匙开了门进去,客厅里,莫青莲正一脸光火的瞪着电脑屏幕运气,桑梓因为担心妻子身体状况,也没有去上班,特意留在家里陪她等孩子回来。

    一见桑枝进来,莫青莲蹭的一下站了起来,怒气冲冲的就冲了上来。

    桑梓吓得一把将她拉住,“你这是干嘛啊,有话好好说,还要打孩子不成!”

    一边说着,一边将她按坐在沙发上。

    抬头看了一眼状似无辜的女儿,又看了看身后的男人,点点头,招了招手,“回来了,进来坐吧。”

    桑枝拉着门少庭走了进来,嘿嘿干笑着叫道:“爸、妈,我回来了。”

    莫青莲狠狠的瞪了她一眼,然后目光直接掠过桑枝直直的逼视着门少庭。

    门少庭一脸浅笑,淡定自若的将手里的营养品放在矮桌上,礼貌而谦和的叫道:“爸、妈。”

    莫青莲眼睛一瞪:“谁是你爸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