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莫青莲是真的被气坏了,全然不顾自己为人师表的身份,对着面前这个一脸谦逊又恭敬的帅哥,一上来就是语气不善。

    谁叫他屁也不放一个就拐了她闺女婚礼去了呢,谁叫他不早早的登门拜见她这准岳母呢?现在想起来这岳父岳母了,早干嘛去了!

    桑枝知道母亲平时很注重自己的形象的,从来不会这么大声的跟外人说话,尤其还这副吃人的样子,看来是真的生气了。

    暗自吐了吐舌头,将门少庭拉到自己身后,嬉皮笑脸的就黏了上去,一把搂住老妈脖子:“妈,你这是干嘛啊?别生气了,我这不是回来了嘛!”

    莫青莲白了她一眼,伸手扯下缠在脖子上的小胳膊:“少跟我嬉皮笑脸的,给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桑枝瞥了一眼站在一边依旧一脸淡定浅笑自然的门少庭,心说还不都是被你害的。

    “妈,你先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的?”悄无声息的一场婚礼秀而已,她可不认为来宾里除了自己还有其他跟爸妈熟识的人。

    婚礼上去的一水的大人物,豪门贵胄,他们平常小老百姓怎么会认识呢!

    莫青莲伸手使劲儿戳了戳桑枝的脑门儿,“还好意思问我?我倒情愿我不知道呢!”

    莫青莲早晨才到学校,张老师就给她道贺,还抱怨说,怎么女儿结婚也不告诉他们一声,是不是女儿攀了高枝儿看不上他们这些凡夫俗子了。

    莫青莲一脸茫然的否定着,自己女儿连男朋友都没有,怎么会结婚的。

    张老师见她不承认,手机上网给她看了昨天婚礼的照片,“喏,你看,这新娘子不是你家枝枝是谁?老莫你可有福气了,看这姑爷多帅啊!”

    看着照片上热吻的一对新人,莫青莲的脑子嗡的一声,差点晕倒。

    急急的请了假就回到家里。

    也才刚到单位的桑梓接到妻子电话,也是急匆匆的赶了回来。

    现在看着桑枝一脸无辜的样子,莫青莲这气就不打一处来,真恨不得给她两巴掌。

    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指了指旁边的电脑,“你自己看去!”

    桑枝疑惑的走过去,点了鼠标,只看了一眼就惊叫出声:“啊……怎么会这样!”

    满是疑问的瞪着门少庭:“门少庭,你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门少庭也是表现的一头雾水,走过来看了看电脑,然后托着下巴想了想:“估计是昨天婚礼上有好事的年轻人拍了照晒到网上去的。”

    一句话将自己撇的清清白白的,完全无辜的受害者。

    “枝枝,你跟爸爸说说,你们俩是怎么认识的,为什么结婚这么大的事也不跟家里说一声呢?”

    桑梓还算比较沉着,淡淡的看了一眼门少庭,这人看上去还算稳重,一身军装,精神帅气,对于自己女儿找的这个女婿,桑梓第一眼的印象还是不错的。

    桑枝继续发挥死皮赖脸的精神,嘿嘿干笑着,“爸,其实不是你们看到的那样,我们,我跟门少庭根本就没……”

    “你叫门少庭?”不待桑枝说完,莫青莲已经转眼盯着门少庭上下打量着。

    细看之下,这男人高大帅气,往那一站不卑不亢又恭敬有礼的,看上去还不错!

    估计应了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顺眼这句古话了,打量之下,莫青莲心里的怒火莫名的消减了几分,语气也随之缓和了一些。

    门少庭站的笔挺,不笑不说话,恭敬的回答:“是。”

    “嗯。”莫青莲点点头,“坐下说话。”

    门少庭笑着坐到一边的沙发上,双腿并拢,双手自然的搭在腿上,一副标准的军人坐姿。

    “你今年多大了?在部队什么职位?”莫青莲看着看着嘴角儿竟不由得挂上淡淡的笑意,看着门少庭的眸光也柔和了很多。

    “我今年二十八,服务于特种兵大队,上校军衔。”门少庭如实的回答。

    “哦?你是特种兵?”

    别看莫青莲一大把年纪了却是个标准的军粉,尤其电视上特种兵热播,对特种兵崇拜的那叫一个狂热。

    一听自己女婿是个特种兵,那眼睛立马儿大放异彩啊,贼亮贼亮的。

    桑枝看着母亲豪不矜持的表现,无奈的扶额望天,妈,你这是干嘛?能矜持点不!

    “那个……你快给妈说说,你们部队上苦不苦,累不累,每天都跟电视上演的似的那么训练吗?”谈到自己感兴趣的话题,莫青莲的话明显的收不住了。

    不光桑枝觉得母亲不矜持,就连一向老实稳重的桑梓都觉得不好意思的脑门儿冒汗了。

    “妈……”桑枝试图转移母亲的注意力,哀怨的叫了一声。

    “干嘛?”莫青莲似乎忘记了自己召唤女儿回来的目的,看着桑枝一拍脑门儿道:“枝枝快给少庭倒茶去。”

    桑枝一个踉跄差点摔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