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什么叫腹黑?把你卖了你还笑着帮人家数钱,竖起大拇指夸人家是好人,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腹黑!

    “原来是这样啊!”莫青莲感慨着,“那你爷爷的身体还好吧?”

    原来这俩孩子也是出于孝顺,这倒情有可原了。

    门少庭扯起嘴角儿苦笑道:“还好,就是知道了我跟枝枝办婚礼没领证,也是气得不行,这不今儿早晨也是跟我们发了一通火,说我不负责任,没有担当,害的枝枝这么不清不楚的跟着我,毁了她的名誉。一早就拍给我这结婚申请批复,要我跟枝枝领证去呢。”

    “你家爷爷识大体。”莫青莲倒是对这还未曾谋面的亲家爷爷加了印象分,这老爷子说话是句句向着自己闺女的,有这样爷爷的家庭一定差不了,也就不用担心女儿嫁过去会受委屈啥的了。

    “那你是怎么想的,也不想这么早结婚?”莫青莲一脸期待的看着这个已经被她认定的好女婿。

    门少庭笑笑:“我其实无所谓,二十八岁年龄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了,不过我还是挺想结婚的,主要还是看枝枝的意思。”

    “嗯,这就好,这就好,只要你愿意,那丫头那儿,妈就做主了,就按亲家爷爷说得办,今天你们就去领证去。”

    一边说着高兴的拉了门少庭的手,这女婿真是越看越顺眼。

    桑梓有些无奈的看着自己老婆,“婚姻大事,不能这么草率吧?”

    莫青莲眼睛一瞪:“草率什么啊?闺女跟人家婚礼都办了,昨天晚上也住一起了是不?”

    说着又转向门少庭,“昨晚你们是不是在一起呢?我给枝枝打电话的时候,你是不是就在旁边?”

    门少庭点头,老实的回答:“是,我就在旁边,枝枝跟您通话的时候,我刚洗了澡出来,没听太清楚,你们就结束通话了,当时不知道是您。”

    咳咳……刚洗完澡出来……这话太令人遐想了……

    莫青莲都感觉自己的老脸烧得发红了,桑梓的眸色也是沉了又沉。

    可这么令人浮想联翩的话,从门大上校嘴里说出来却是一本正经严肃认真的叫人心颤。

    “呃,那你父母对桑枝什么感觉呢?”桑梓清了清嗓子扯了扯妻子的衣服示意她回神儿。

    光亲家爷爷对孙媳妇满意不成啊,关键还得看公婆的态度。

    门少庭再次的笑笑:“我爸妈对枝枝很满意,都很喜欢枝枝,说她大方温柔,是个难得的好女孩。”

    “那就好,那就好。”莫青莲一听心也算是彻底放下了,“老头子,去,把枝枝的户口本给少庭拿来。”

    拎着一兜子菜回来的桑枝一看屋里其乐融融的氛围不自觉地撇嘴,不知道门少庭是用了什么招,给自己爸妈哄的这么开心。

    “爸妈,你们聊什么呢,聊得这么开心?”桑枝总觉得有种危险的诡异感觉,说不上是为什么,可就是有这种感觉。

    “你回来了,走跟妈妈上屋,妈妈帮你收拾收拾。今儿个你爸跟少庭做饭,咱娘儿俩吃现成的。”

    莫青莲一边说着,一边将桑枝拉进了她的卧室。

    桑枝一头雾水,“收拾什么啊,有什么好收拾的?”

    “你这孩子,嫁过人家去住,总该带一些平时常用常穿的衣服吧,就算少庭疼你,都给你买新的,也还是该带过去一些的。”莫青莲一边唠叨着一边帮桑枝收拾。

    桑枝脑子嗡的一下,“等等,什么意思?妈,你刚刚说的什么意思?”

    “就字面上的意思呗,下午你跟少庭去把证领了,然后让少庭跟亲家计划个时间,咱们俩家人坐在一起吃顿饭,婚礼就算了,都办过了也就别再破费了。”

    莫青莲说到这,眼里竟闪着不舍的泪花儿,叹了口气:“唉,只是可惜,女儿的婚礼,我们这当爸妈的却没能参加。”

    受到母亲的感染,桑枝一把将母亲抱住:“妈……我不结婚,一辈子陪着你跟我爸。”

    “傻孩子,说什么傻话呢?姑娘大了哪有不嫁人的。”莫青莲伸手轻拍着女儿的后背,“还好,少庭人不错,家世也好,过去了好好过日子,别让爸妈担心。”

    说着眼泪竟忍不住的流了下来。

    “妈,等时机成熟的时候我跟枝枝再办一场婚礼,热热闹闹的,到时候您跟爸给我们当主婚人。”

    不知何时,门少庭已经来到门口,半倚着门框看着屋内真情流露的母女,脸上流露出一抹羡慕。

    “什么……什么再办一场婚礼?谁要跟你再办一场婚礼!谁要跟你结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