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懊恼的瞪着一脸无辜的门少庭,一把将他拉到一边转头看看又低头兀自帮自己收拾的老妈。

    压低声音斥道:“门少庭,你别太过分了,你这是要干嘛?明明几句话就能解释清楚的事情,你干嘛让大家误会越来越深?你究竟安得什么心!”

    桑枝越说越来气,腮帮子气得像青蛙似的一鼓一鼓的,小脸儿涨红,满是恼怒的瞪着一脸无辜又坦然的男人。

    她就想不通了,自己不过是学雷锋做了件好事罢了,怎么现在反而有种给自己卖了的感觉呢?

    没听说过做好事做到把自己搭进去的,这也太奇怪了!

    门少庭捏着下巴一脸暇意的看着眼前这个气得胸脯儿扑扑乱跳的女人,胸器的剧烈起伏加上她一张熟透的红苹果般可爱的模样,活脱脱一副令人遐想的春光图。

    喉咙一动,似笑非笑道:“你觉得现在还能解释的清楚?”

    “……”桑枝无语,抬头望着门少庭,转头又看了一眼嘴巴乐得都合不拢的老妈,再探头看看厨房里正忙活的热火朝天的老爸,心里一阵凄苦。

    “应……应该,可以的吧?”语气明显的不确定。

    桑枝知道爸妈已经将门少庭认作自己的女婿了,就算跟他们解释,他们也未必能信,即便他们信了又能怎么样?

    网上贴的婚礼的照片视频到处都是,父母都是要脸面的人,即便是清楚了事情的真相,又能跟没事人似的一切回到原点吗?

    自然是不可能!

    “呵……”门少庭轻笑出声,眼神儿满是嘲讽,“真会自欺欺人。”

    说罢一摊手:“行吧,只要你能应付过去你父母这边,爷爷那边我负责应付。”

    转身回到客厅,坐下,随手拿了本中医药杂志翻了起来。

    桑枝气得干瞪眼,这男人这是什么意思啊,明显的把难题扔给自己了嘛!

    “枝枝,你干嘛呢?跟少庭嘀嘀咕咕的说啥呢,快来,收拾的差不多了,看看有没有落下什么?”莫青莲一边打包一边朝着桑枝喊道。

    桑枝闷头走了进去,看着整整齐齐的三个大箱子,又看看依旧笑容可掬的老妈,心里感觉吃了黄连似的,苦的想吐,却只得硬着头皮往自己肚子里咽。

    可是她不甘心啊,不甘心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跟一个陌生人领证。

    结婚这种事情,在桑枝心里是无比神圣的存在啊!

    那是要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啊,现在却要跟这个昨天才见面,彼此毫无了解的陌生男人领证,这事情怎么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妈……”桑枝在做着最后的挣扎与努力。

    “嗯?怎么了?”莫青莲抬头满是宠爱的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伸手将她额前的一缕碎发抿到耳后,“结婚了,以后就是大人了,不兴动不动就撒娇,知道吗?”

    “妈……”鼻子一酸,桑枝眼泪就忍不住的流了下来,一头扑进莫青莲怀里呜咽起来。

    轻轻拍着她的肩膀,莫青莲也忍不住的眼泪儿在眶里打着转转儿,虽说女儿大了,她这当妈的早就做好了女儿有一天会离开自己的思想准备,可却没想到这一天来得竟是这么突然,突然的让她毫无准备,弄了个措手不及。

    不过看到女儿找到这么一个如意郎君,莫青莲心里还是为她高兴的。

    “瞧瞧,瞧瞧,才说了不能动不动撒娇,你这又开始了。快,擦擦眼泪,不许哭。”莫青莲拍着自己女儿声音有些哽咽。

    “妈,我现在不想领证,我想过两年再说……”声音很低,明显的底气不足。

    “瞎说!”莫青莲一把将女儿推开,脸上明显的有些不乐意了,“婚礼都办了,生米成了饭了,还差这一张证吗?枝枝我可告诉你,你爸妈可都是本分人,你也别给我玩什么新潮,什么只恋爱不结婚,什么试婚之类的,在你妈这统统行不通!”

    “妈……你说什么呢?我哪有那些想法了?”桑枝急得直跺脚儿。

    “那最好,吃了饭就跟少庭去把证领了去!”说完拉着桑枝来到客厅。

    桑枝求救似的看着门少庭,心说上校同志你倒是说句话啊!

    “妈,放心吧,我会对枝枝好的。”

    什么叫语不惊人死不休,桑枝恨得想挠墙,门少庭,你不说话也没人当你是哑巴!

    “门少庭……你……”桑枝气得怒眼圆睁。

    门少庭一脸真诚,“我说的都是心里话。”

    莫青莲笑得吃了蜜似的,拉着桑枝的手送到门少庭手里:“我可就把枝枝交给你了。”

    “妈,您放心吧。”门少庭笑得一脸得意,带着些许挑衅的意味看了桑枝一眼。

    “我去厨房帮忙!”抽手直奔厨房……

    身后,门少庭无声的笑了……

    看着老爸做的一桌子色香味俱全的饭菜,桑枝却是半点提不起兴致。

    门少庭装作没看见似的,热情的给她碗里添着菜:“多吃点,爸的手艺真好!”

    桑枝瞪了他一眼,“用你说!”

    她活了二十几年,吃了二十几年老爸做得饭菜,她会不知道老爸手艺好,还用得着他提醒!

    桑梓很实在的给女婿布菜:“觉得好吃就多吃点,以后经常跟枝枝回来,我做给你们吃。”

    “嗯,谢谢爸。”

    桑枝不动声色的翻着白眼儿,爸妈叫的这么顺,上校同志你是提前演习过吗?

    吃过饭,桑枝在老妈的监视下,很不情愿的跟着门少庭将收拾出来的几个大箱子搬上车子。

    怕她中途变卦,莫青莲想了想,“不行,我不放心,还是我跟着你们一起去吧。”

    桑枝一个踉跄,转身无比幽怨的可怜巴巴的望着自己老妈:“妈……我是你亲生的吗?这点信任都没有!”

    老妈是怎么知道她另有打算的?会读心术?

    桑枝心里叫苦不迭,她原本是想着给老妈来个狸猫换太子的,这年头假证比真证好办多了,随处可见办证的小广告!

    莫青莲拍了拍女儿小手,“知女莫若母,我就是怕你弄个假证忽悠我。少庭宠着你,听了你的一起来唬弄我怎么办?”

    “妈……你……”桑枝默了,老妈不止会读心术,还有透视眼。

    “妈,不会的,假证骗得了您也骗不了我爷爷,他老人家可是火眼金睛,您放心吧,我跟枝枝会去乖乖的领证。”门少庭将桑枝揽在怀里,宠溺的在她额上落下一吻。

    呕……桑枝心里恨得牙疼,却还得强装笑脸:“是啊,妈,你别这样,你这样弄得我很没面子啊!”

    “那行,领了证先回来妈这里,妈要验证!”莫青莲点头做了让步,然后催着他们上车。

    桑枝悔得肠子都青了,狠狠瞪了一眼驾驶座上的门少庭,这货倒是一派的轻松,桑枝甚至有种他是乐在其中的错觉。

    从民政局出来,桑枝仍旧处在一种半迷糊的幻觉状态。

    低头看着手中红得刺眼的结婚证,忍不住自言自语:“就这么就结婚了,这就成了有夫之妇了?”

    走在前边的门少庭一个踉跄,回头怪异的看着她,嘴角儿带笑:“忘了恭喜你了,恭喜啊!”

    瞪了他一眼,嘴角儿扯了一下,桑枝将结婚证往包里一扔,扭头便走。

    此刻最不想看到的人就是他!

    “你去哪儿?”门少庭嘴角儿上扬,不知怎么看到她生气的样子,他就莫名的高兴。

    “上班!”去哪里都行,只要没他的地方。

    刚刚公司苏姐打来电话,说店里有点事,要她过去一趟。

    门少庭挑了挑眉,“你确定要去公司?”

    “当然!”桑枝不以为然,上班当然要去公司,不然去哪里!

    “那好,下班我去接你。”说完伸手夺了桑枝的包包,取出手机。

    “喂,你干嘛!”这人到底是军人还是劫匪啊!

    “我的号码,有事打给我。”说完不待桑枝反应已经大步流星朝停车场走去。

    桑枝恨得跺脚,她公司就在附近,确实不用他送,可他一个大男人居然就这么问也不问一句的给她扔下,是不是太过分了点!

    “混蛋!”桑枝气得小拳头攥的紧紧的,朝着空气挥了几下,“你给我等着!”

    一进办公室,桑枝瞬间觉得气氛有些不对劲儿。

    同事们一个个看着她的眼神儿说不出的诡异啊,笑着跟她点头,还一个个的说着恭喜,这是闹哪样!

    桑枝摸着鼻子一脸的疑惑,四处寻摸着要找姚朗或者刘同问问是怎么回事。

    女人的叫嚣斥责声就从身后一树棕榈后边传了过来。

    “你们这什么公司啊?还金牌婚策单位呢,就策划出这么没水准的婚礼啊?”

    桑枝眉头一皱,一听就不是善茬儿,不知道谁这么倒霉遇上了刁钻的顾客。

    “你们不是有个金牌策划吗?叫她出来,我们花这么多钱,弄这破策划案,唬弄傻子呢!”女顾客继续叫嚣着。

    啪的一声,桑枝抬头,看着一脸怒意的苏珊珊,又看看拍在自己眼前的文件夹,眉头微蹙:“这是干嘛?”

    “干嘛?没听见顾客点名要你吗?”苏珊珊柳眉一挑,鄙夷的看着桑枝。

    “那是她的事情,与我无关。”桑枝拎了包包继续往里走,摆明了不想跟她纠缠。

    苏珊珊是桑枝老板苏琳的堂妹,仗着自己跟苏琳的亲戚关系,向来在公司颐指气使惯了,平时大家也都懒得理她,见着她都绕着走。

    桑枝是个性子淡漠的人,跟同事的关系都是不远不近,只想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人事上的勾心斗角从来不掺合,也懒得理会。

    “呦,这前脚嫁了人后脚感觉就不一样了啊!怎么找着铁饭碗了,不在乎这瓦罐子了是吧?”

    苏珊珊一手叉腰,满是嘲讽的看着她,“这都不稀罕接案子了?”

    桑枝眉头一皱,“你刚才说什么?威胁我是吗?公司不是你开的吧?什么时候你说了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