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目光灼灼的逼视着她,桑枝不明白自己是哪里得罪这姑奶奶了,怎么才一进门就招来她这么大的怨气。

    苏珊珊不过跟她一样平凡策划一名,但水平比桑枝可差远了。苏琳也是出于亲戚关系,给她一碗饭吃,可是她却仗着关系仗势欺人。

    桑枝看着文静,却也不是个吃干饭的,平时本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处事原则,但是也不是任人欺负的主儿。

    “你……”苏珊珊被桑枝几句话噎的一时间没了话,气得指着桑枝干瞪眼。

    “不知所谓!”桑枝淡淡的乜了她一眼,“麻烦让一下,苏姐还等着我呢。”

    “苏姐,你找我?”桑枝拎着包包来到苏琳办公室外,轻敲了两下,推门进来。

    “来了,坐。”

    苏琳笑着让她坐下,伸手自抽屉里拿了一个信封递过去:“这个给你,算是我给你结婚贺礼,你这婚结的太突然,也不叫上咱们同事,总之蜜月回来一定要补请。”

    桑枝站起来,双手推了出去,“苏姐,这个我不能收,你的心意我领了,等婚假回来我一定补请大家。”

    “跟我还客气?拿着,再推托我可生气了。”苏琳眼睛一瞪佯装生气。

    桑枝是“丽缘”的金牌婚策,可以说是她的左手右臂,苏琳对桑枝的感情也很深,当她自己妹妹一般看待,从来不跟她客套。

    桑枝见苏琳坚持,没有办法只好收下了。

    “姐,你这钱给的也太亏了,你上当了都不知道!”苏珊珊一脸怒气的冲了进来,一把夺过桑枝手里的信封,“她根本就没结婚,那婚礼是假的,根本就是演戏给别人看的。”

    苏琳眉头一皱,“姗姗,你瞎说什么呢?”

    桑枝的婚礼怎么可能是假的?昨天快下班时,还有部队上的人过来找自己了解情况,说是军人结婚申请要走的必须程序。

    “就是假的,刘同都跟我说了,她根本就是个冒牌货,真正的新娘婚礼上逃了。”苏珊珊手里扬着信封一脸的得意,“桑枝,你好意思吗?明明是假婚礼,还好意思收我姐的贺金,你脸皮比城墙还厚!”

    桑枝看着满是挑衅的苏珊珊,心里莫名的蹿火。

    柳眉一挑冷笑一声:“你倒是对我的事情很是上心啊,也难为你打听的这么清楚,怎么就偏偏漏了我下午才领了结婚证这事呢!”

    说着从包里掏出那张刺眼烫手的结婚证,在苏珊珊眼前晃了晃。

    “苏姐,我确实是先办事后领证的。”桑枝觉得自己有必要给老板一个交待,毕竟苏琳对自己有知遇之恩。

    苏琳瞪了苏珊珊一眼,笑道:“这是干嘛?我当然知道你的事情,昨晚你男人家派人过来找我了解了你的情况,说是军人结婚申请的必要程序。”

    刚才还一脸得意的苏珊珊,脸色立马垮了下来,好像斗败的公鸡瞪了桑枝一眼,不甘心的离开。

    门少庭还是第一次来这种婚庆服务场所,一进门就被几个热情的接待围了个结实。

    一身常服的门少庭往那一站,无需说话就是耀眼夺目的存在。

    看着女接待眼珠子恨不得瞪出来,看着自己那垂涎欲滴的样子,门少庭顿感虎躯一震,鸡皮疙瘩抖落一地。

    “帅哥,来做婚礼咨询的吗?”看到门少庭的一瞬,苏珊珊顿觉眼前一亮,绝对的极品大帅哥啊,那一身墨绿色的常服穿在他身上,硬生生的穿出一种妖孽惊艳的感觉。帅气英挺又高贵大气,怎一个酷字了得。

    遣散几个小美女接待,苏珊珊一脸堆笑的贴了上来。

    门少庭淡淡的乜了苏珊珊一眼,忍不住抹了抹鼻子,香水味太重,呛得鼻子不舒服。还是我家枝枝好,不用香水,身上却有着沐浴乳淡淡的香气,让人舒服的想拥入怀中。

    “我来找人的。”语气淡淡,拒人以千里的感觉。

    苏珊珊顿觉碰了一鼻子灰,有些丧气,却又不甘的继续笑着:“请问你找哪位啊?我们的工作人员吗?这里的人,没有我不认识的。”

    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去,想要拉上男人的胳膊,“请这边坐,小钟倒杯茶来。”

    门少庭无视她的热情,抬头,眸光与正走出来的桑枝四目相对便紧紧的锁定目标不肯放开。

    “老婆,谈完事没,咱们回家。”门少庭快步走过去,一把将桑枝揽进怀里,不由分说的拥着她往外走。

    见到门少庭的第一眼,桑枝眉头便不由自主的皱了起来,这男人还真是阴魂不散!

    可是看到苏珊珊那张比哭还难看的脸,再看看她悬在半空不知往哪里放的胳膊,桑枝没来由的心里一阵愉悦畅快。便由着门少庭拥着自己往外走,还配上一脸幸福的甜笑。

    这一对真是羡煞旁人,同事们纷纷投来羡慕嫉妒的眼光,还有好事者凑过来起哄:“枝枝新婚快乐早生贵子啊,啥时候请客啊?”

    桑枝没料到同事们会跟着起哄,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一双水汪汪的大眼晴求助似的可怜兮兮的看着门少庭。

    “等桑枝休假回来,我们蜜月回来吧,我跟枝枝一起补请大家,到时候大家一定要来啊!”

    门少庭说得豪爽,面部表情也丰富了起来。

    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恭贺自己新婚呢,还早生贵子……嗯,这个他喜欢!

    桑枝囧的小脸儿通红,上校同志你要不要笑得这么暧昧啊!

    从父母家出来已经是傍晚时分,本来桑枝要留下来跟爸妈一起晚餐的,但是桑梓比较传统,考虑事情又周到,说他们才结婚,又跟公婆住一起,应该回去跟公婆一起吃饭的,所以毫无商量的将他们送出门外。

    莫青莲也是毫无条件的站在自己老公一边,反正证也验过了,鉴定真品,她一颗悬着的心也就放下了。

    送桑枝他们出门的时候,莫青莲还不忘嘱咐,“少庭,找个时间,我们两家老的见个面吧,这都亲家了,见面都不认识,说出去总是不好听的。”

    “嗯,我爸妈也是这意思,看您二老的时间,我爸妈那边好说。”门少庭回答的毕恭毕敬,那叫一个乖顺可人。

    看的桑枝忍不住的白眼儿狂翻。

    “不是回大院吗?这是要去哪儿?”桑枝看着被远远甩在身后的一条绿化带,忍不住问道。

    “带你去吃饭。”门少庭说得理所当然。

    桑枝扁扁嘴,“不是说要回去吃吗?”刚才在自己爸妈面前乖顺的跟只兔子似的,这会儿完全颠覆形象了。

    “以后有的是时间跟他们一起吃,今天咱俩结婚纪念日,老公带老婆浪漫一下去。”一边开车一只手毫无预兆的伸过来,抓住了桑枝纤细的柔荑。

    心倏地一紧,漏跳了半拍,别扭的想要抽出手去。

    “别动,乖乖的坐着。”

    桑枝无语望着窗外,这男人入戏真快,可是现在就他们两人,有必要这么敬业吗?

    小手就这么一直被他握着到了目的地。

    下了车,桑枝才发现自己手心里竟然都是汗,黏糊糊的似乎能攥出水来。

    才下车,就已经有人热情的迎了上来,将二人往里让去。

    这是一所貌似民宿似的度假村,放眼望去零星散落于一片桃林中的竹木矮屋在昏黄暧昧的灯光下显得格外柔美和谐。

    “怎么样这地方?”门少庭自然而然的牵着桑枝的小手往里走着。

    “还行,看不出你一个军人倒还有些文人雅士的雅兴。”环顾四周,小桥流水,落英无声,倒是衬得上这“十里桃花”的称号。

    门少庭瞥了桑枝一眼,“这有什么,要不是爷爷,我现在一定是名出色的画家。”

    桑枝有些怪异的看着他,怎么也难以将他和画家这个职业联系在一起。

    “你喜欢画画?”

    “嗯,以前的事了,不提也罢。”门少庭明显的不想就这个问题深谈下去,“走,我带你去吃他们这的特色桃花烙。”

    餐厅的包间布置的也很雅致,一水的竹木桌椅,甚至连墙壁也是竹子搭成的。

    本色的竹桌上一只雪白透亮的白瓷窄口长径花瓶里插着一支半开的桃枝,满眼的青绿配上这支独一无二的粉艳,让人顿觉眼前一亮,满目生花。

    门少庭一股脑儿的点了这里几样特色菜,一样样上来,直看得桑枝忍不住口水直流。

    忙不迭的拿了筷子往嘴里送着,还不忘大加赞扬一番:“好吃,真好吃,光看就让人流口水了,吃起来更是让人欲罢不能。”

    门少庭一脸柔情的看着她,不停的给她布菜:“慢点吃,没人跟你抢,不够咱们再点。”

    美食当前,早把矜持二字抛到了九霄云外,甩开腮帮子一顿风卷残云吃了个肚满肠圆,半躺在椅子上,摸着撑得圆滚滚的小肚子,满足的笑着:“门少庭,这是让我觉得跟你结婚的唯一一件好事。”

    门少庭温柔的眸子顿时黯了黯,额上绷起三条黑线,他堂堂一个上校帅哥,居然比不上一顿美食的魅力,让他情何以堪!

    “吃饱了?”沉着一张脸阴恻恻的看着一脸满足的女人。

    “嗯……”怎么忽然晴转阴了,这男人的脸变得是不是太快了些,还毫无预兆的!

    “走!”说着一把将桑枝拉了起来,拽着小手就往外走,步伐大且急。

    桑枝亦步亦趋的跟着,“喂,你慢点,去哪里啊?”

    这不是出去的路线,他倒是要带着自己去哪里啊?桑枝隐隐有种不妙的感觉。

    “洞房花烛去!”门少庭依旧沉着一张脸,声音冷且闷,明显的压抑着心里的不痛快。

    “洞房……花烛?”

    咳咳,一个趔趄,差点被脚下平坦的青石小路上的一块小土块儿绊倒。

    “门少庭,你疯了!”停步,使劲儿往外抽着自己的小手。

    男人侧目笑得一脸阴谋,“你忘了今天是咱俩结婚的大喜日子,春宵一刻值千金啊,岂能荒度?”

    “可是……我大姨妈中……”桑枝欲哭无泪,上校同志你是禽兽啊,怎么忍心荼毒我这么可爱美丽的小白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