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立在房间前可怜巴巴的瞅着那扇不宽的竹门心里将门少庭家人问候了个遍。

    进去?不进?

    举目望天,墨黑色晕染了整个苍穹。阴天,看不见星星,只有惨淡的镰刀弯月无精打采的挂在天边,发出病态的惨白的冷光,却也被路边昏黄暧昧的灯光遮掩的越发凄惨。

    这个地方,桑枝没有来过,目测应该距离市区很远,而且没有车又不会开车的她是无论如何也不能靠一己之力返回市里的。

    权衡利弊多时,心一横脚一跺,认命的推门进去。

    门少庭,你敢硬来我就告你婚内强奸!

    双手紧紧抓着包包护在胸前,环顾一圈屋内。

    鲜红的床单被罩枕头,上边还铺了一层大红的玫瑰花瓣摆成个心形。桌上开得正艳的桃花飘散着醉人的清香,这俨然就是一婚房啊!

    “这……”桑枝惊得眼珠子差点掉下来,禽兽也懂浪漫?

    不对,浪漫的氛围会让君子变禽兽,更何况面前这个男人怎么看也和君子搭不上边儿!

    “门少庭,我警告你,你是军人,你不能强迫我做不情愿的事情!”后退一步,更加用力的抓紧胸前的包包,一副高度戒备的神情。

    噗……

    门少庭不怒反笑,伸手抬起她娇俏的下巴,一脸戏虐:“为人夫的行使自己的权力,你有意见?”

    “有,意见大了!”咽了口唾沫挺直胸脯儿大胆的迎上男人压倒一切的气场。

    “保留!”淡淡的两个字出口,倏地放手,一边轻松写意的脱衣服,一边说道:“我先去洗澡,你可以考虑一下咱们蜜月去哪里玩。”

    嘟着嘴背过身去双手捂住眼睛,“谁跟你蜜月去,要去自己去!”

    忽然脖子一僵,脑袋已经被男人扳了过去,蜻蜓点水似的在唇上印上一吻,抚了抚她柔顺飘逸的长发,眼中满是宠溺:“乖,听话好好想想,老公先去洗澡。”

    坐在大红的婚床上,桑枝有种如坐针毡的慌乱感。

    布置的这么浪漫,上校同志你是真的要化身为狼啊!

    手机铃声突兀响起,桑枝吓得浑身一哆嗦,侧耳听听洗手间里传出的流水哗哗的声音。

    稳了稳心神,才掏出手机接听。

    “桑枝,你好大的胆子!”

    手机里传来好友肖菲河东狮吼般的大嗓门儿。

    桑枝将手机拿远一点,伸出小拇指掏了掏被震得嗡嗡作响的耳朵。

    “干嘛?我把你卖了?”语气无奈又无辜。

    “去,就你还能卖了姐!你说说你,咱俩啥关系,你结婚这么大的事都不事先通知我,那个伴娘是谁,有姐长得好看吗?”肖菲连珠炮儿似的噪音轰炸震得桑枝太阳穴隐隐作痛。

    感情这货介意的是伴娘没她长得好看啊!

    桑枝心里无力吐槽,事先通知你?我自己事先都不知道好不好!

    “你说,你怎么补偿我的精神损失?”手机里肖菲还在咆哮着。

    “我蜜月去你哪儿,到时候你想怎么处置悉听尊便怎么样?”一拍脑门儿,对啊,肖菲不是在昆城吗?昆城不是国内有名的旅游城市吗?去她那儿,一来有个玩伴也不至于自己独自面对门少庭那么尴尬,二来有肖菲这个母夜叉给自己撑腰,不信门少庭还敢乱来!

    主意打定,桑枝心里仿佛卸下千斤大石,立马儿轻松了许多。

    “好,就这么说定了,到时候看我不狠狠的咔哧你家男人一顿,就这么轻易的将我们枝枝骗到手了,这姐还能轻饶了他!”

    听着肖菲的话,桑枝无声的笑了。脸上笑得阴谋诡异,门少庭,好好期待你的蜜月之旅吧!

    “跟谁聊天呢,聊得这么开心。”

    门少庭裹着一件纯白的浴袍从洗手间出来,仿若谪仙下凡般整个人笼罩着一层薄薄的雾气,头发没擦干的原因,还顺着发梢往下滴答着水珠儿。

    桑枝看得呆了呆,“回头再聊,挂了。”

    “是不是你家男人来了,丫的有异性没人性的女人,去吧,好好翻滚去吧,替我跟他问好啊,祝他长枪不倒越战越勇……”

    不待肖菲说完,桑枝已经啪的一声挂了电话。

    桑枝眉头越皱越紧,气得一脸羞红的对着手机干瞪眼。

    这什么朋友啊,越说越没谱儿了!

    “呵呵,那个,你洗好了?”桑枝呕的想吐,这什么话啊,不是明摆着的吗?

    走过来,在她身旁坐下,抬手将她额前的头发抿到耳后,露出她光洁性感的额头。

    仿佛稀世珍宝似的轻轻捧住,俯身上前印上深情一吻,而后顺势将她轻揽入怀。

    桑枝只觉的自己心跳加速砰砰的快速而有力,仿佛一不留神就能跳出来似的,而身体倏然绷紧,说不上的紧张害怕。

    “门……门少庭,我想先去洗个澡……”桑枝小脸儿红得猴屁股似的直袭耳垂儿,四月天这么热是闹哪样啊!

    感受到怀里女人的紧张门少庭忍俊不禁,轻抚着她的秀发笑道:“你想好了去哪里蜜月了吗?”

    那声音柔的哦,能掐出水来。

    桑枝忍不住吞了口口水,忙不迭的点头:“嗯,想好了,去昆城吧。我先去洗澡,然后订机票。”

    一口气说完低头猫腰从门少庭臂下溜走,一溜烟儿似的逃进了洗手间。

    身后,门少庭终是没能忍住噗的一声爆笑出声。

    桑枝回身无比幽怨的眼神儿狠狠的瞪了正自捧腹大笑的男人,砰的一声关上洗手间的门。

    拍着砰砰乱跳的小胸脯儿大口的喘着气。

    淡定,淡定,紧张个毛啊,又不是没见过男人!

    桑枝慢吞吞的洗了澡收拾好自己,再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两个小时以后了。

    原本以为门少庭会早已等得不耐烦的蒙头睡了,可没想到这妖孽居然正半倚在床头,端了酒杯自斟自饮一派的闲适惬意。

    使劲将自己身上的纯棉浴袍裹紧一些,慢慢悠悠的小碎步蹭了过去,隔着一张大床,屁股挨上一丢丢床边儿坐下,一脸戒备的看着门少庭。

    门少庭眼皮挑了一下,这女人当自己是洪水猛兽啊,坐的离自己这么远,君坐床头妾坐床尾吗?

    伸手招呼她,“过来。”

    桑枝眼睛盯着桌上的桃枝,目不斜视,我听不见,我听不见,我……

    “啊……”

    “自欺欺人有意思吗?嗯?”心里正碎碎念着,男人已经长臂一挥将她纳入怀中。

    “门少庭,咱俩……那啥,是不是太快了点,再说……再说我,特殊情况中,你不能这么趁人之危!”桑枝艰难的勉强将意思表达清楚,抬着一双楚楚可怜的大眼睛望着门少庭,期待他能良心发现的放过自己。

    “这床,这花,这布置你不喜欢?嗯?”男人声音磁性好听带着魅惑,桑枝就觉的自己被他的声音迷得头晕乎乎的。

    而且男人身上的味道很好闻,那种她喜欢的薄荷清香的肥皂的味道,清清爽爽的沁人心脾。

    咳……想什么呢?这些都不是重点好不好,重点是……重点是她跟他之间不过是一场戏,即便是有了结婚证,也只能是一场有名无实的戏!

    桑枝心里将自己唾弃了一番,深吸一口气,缓缓道:“我喜欢不喜欢不也都这样了,困了,睡觉吧。”

    轻轻推了推男人的胸膛,没推动!

    上校同志,强人所难有意思吗?

    眼皮挑了一下,有些嗔怒的瞪着他。

    耸肩,放开她,兀自倒了杯红酒递过来,笑得一脸揶揄无辜:“我只是想请你喝杯酒而已,仅此而已。”你想哪里去了?

    呃……

    桑枝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他,“就这么简单?”

    这男人的思维好怪异,跟正常不一样啊,让人捉摸不透!

    “不然呢?你想如何?”笑着反问不由得将目光锁定在她胸前高耸的两座小山上,“还是你其实很期待……”

    “放屁,鬼才期待!”瞪眼挑眉,伸手护在自己胸前,“非礼勿视!”

    门少庭不觉莞尔,轻笑摊手,“我还以为你有所期待,算了,算我自作多情,喝酒!”

    “喝酒是吧?就这一杯!”桑枝带着赌气的意味豪气的接过酒杯一饮而尽。

    空酒杯往门少庭面前一递,“现在可以睡了吧?”

    撇撇嘴点点头,望着她的目光熠熠生辉:“当然……可以……睡……了!”

    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转身绕过大床掀开被子从另一边上去,只挨了个床边躺下,背对着门少庭眼观鼻鼻观心的独自入定去了……

    门少庭摸了摸鼻子无声苦笑,这女人防他就跟防狼似的,他堂堂特种部队大队长,飒爽英姿风流倜傥,人见人爱的,真的就这么让她害怕吗?

    无声的叹了口气,掀被子上床,伸手轻轻杵了杵桑枝胳膊,“睡了?”

    “嗯……”桑枝没好气的鼻腔里哼了声,算是回答。

    门少庭闷笑:“睡了还说话!”

    说着拿了被子帮她往上拽了拽。

    “门少庭,你究竟有完没完了!”

    仅一个轻柔的小动作就让桑枝瞬间抓狂,嚯的坐起来直眉瞪眼的爆吼过去。

    门少庭可怜巴巴的将她望着,捏着被子的双手就这么高难度的悬空着,“我只是怕你着凉帮你盖盖被子。”

    天地良心,他是真的没有其他想法,纵使有,也只能心里意淫一下,他又怎么会不知道女人特殊时期不能做那个,伤身体啊!

    他可舍不得她有分毫的受伤!

    “……”桑枝额头黑了三条线,闷声道:“谢谢!”

    说完躺下,拽了被子将自己从头到脚捂个严实。

    门少庭苦笑摇头,这女人就不怕给自己闷死吗?

    重新躺下,伸手,将她头上的被子拽下来,长臂一挥将她揽进怀里:“别动,乖乖睡觉……”

    说完不待桑枝反应搂着她径自睡了……

    桑枝望着开得粉艳艳的桃花无语凝噎,上校同志,你确定这是要我睡觉的节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