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原本想着就那么睁着眼睛数绵羊,一直数到天亮得了,可是后来,忘记了是数到第几千几百只了,反正就是眼皮越来越沉,最后使劲儿用手揉也没能抵抗住瞌睡虫的袭击,找个舒服姿势,窝在门少庭怀里睡着了。

    女人浓密狭长的睫毛如羽扇般在昏黄暧昧的灯光下忽闪忽闪的惹人怜爱。

    终于睡着了,他都快要忍不住先睡了,还好,没让他等太久。

    看着女人安详的睡颜,小心翼翼的将她的头往自己怀里按了按,将睡姿调整到最舒服,然后轻轻的额上印上一吻,嘴角儿带着满足的笑意睡了……

    醒来的时候天已大亮,桑枝揉着惺忪的睡眼起来,看向旁边,毫无意外的门少庭已经早已起来不在屋内。而床上平整的仿佛从没有人睡过一样,不知怎么,桑枝心底竟隐隐透出一丝失落,从未有过的,仿佛有所期待,却又搞不清楚究竟在期待什么。

    甩了甩头,伸手拉开淡绿色的窗帘,屋外暖暖的阳光照射进来,满室温暖,衬着她有些娇憨慵懒的模样熠熠生辉。

    门少庭从外边推门进来,整个人仿佛沐浴在金色的光辉中,浑身周遭透着光闪,让人看得如仙人披金而至,桑枝不由得又呆了呆。

    “醒了,起床,收拾一下咱们去吃午饭。”笑容依旧浅淡却给人如沐春风般的温暖。

    “午饭?”桑枝一惊,没想到自己竟一觉睡到了中午,这么大自己还不曾如此贪睡过,这是怎么了?

    门少庭将她的一惊一乍看在眼里满是宠溺的笑,“嗯,中午了,日上三竿。快收拾一下,我在外边等你。”

    说完不待她反应,门少庭已经快步出去。

    桑枝囧了囧,转身进了洗手间。

    午饭一如昨日晚餐丰盛好吃,桑枝又吃了个肚子滚圆。

    看着笑得一脸幸福的她,门少庭心里一抹柔情慢慢蔓延开来,她总是那么容易满足,真好!

    将两张机票放在她的手心,自然而然的牵了她另一只小手,“走吧,再不走该赶不上飞机了。”

    昆城的机票?

    桑枝一脸崇拜的看着专心开车的门少庭,“你订的?好神速!”

    记得昨夜她才跟他说过想去昆城吧,还说自己订票来着,结果一杯酒下肚就忘到九霄云外了,亏得他记得。

    “可是,不用回去跟爷爷他们请示一下吗?他们会不会有意见啊?”桑枝看着手中的机票小鼻子皱了皱,这男人做事如风似雨的,根本不按常理出牌,万一爷爷、爸妈那边怪罪下来该怎么办!

    门少庭好看的眉毛动了动,嘴角儿勾起一道绝美的笑,他今天没穿昨天的那套常服,而是穿了一身浅灰色的休闲装,配上一双纯白的运动鞋,整个人看上去又年轻活波了几分。

    从侧面看去,侧脸棱角分明线条刚柔和谐,说不出的好看魅惑。

    “有意见又如何?有意见也只能保留着,反正他们总不至于跑飞机上抓人吧!”门少庭说得轻松随意,压根觉得桑枝的担心是多余的,那根本就不是个事儿。

    桑枝呆了呆,也是,他这个孙子都不在乎,自己这个假冒的孙媳考虑这么多干嘛!

    孙媳?

    桑枝被突然窜进脑海的自称吓了一跳,什么时候自己已经默认了这个称谓了吗?

    到机场的距离不近,开车要一个多小时,桑枝一路沉默着,门少庭也不说话,只专心的开着车,偶尔转头朝她宠溺的笑笑。

    桑枝觉得很囧,在他那柔情似水的注视下,忍不住的双颊粉红,灼烫的厉害,遂赶紧将头转向窗外假装看车外飞驰而过的风景。

    一路默契无话,总算踩着点到了机场。

    门少庭将车子停在机场停车场,拎着行李包牵着桑枝向机场候机大厅走去。

    看着门少庭手里的行李包,桑枝才恍然想起自己似乎没带必备的行李,连换洗的衣服都没拿。

    想到这不由得有些懊恼。

    “门少庭,你倒拿了行李,也不提醒我带几件换洗的衣物。”不是有心怪他,只是忍不住的抱怨,心里憋不住事的桑枝,有话不说出来会被憋闷死。

    门少庭心里好笑,你多大了出门不知道要带行李吗?

    指了指手上的行李包,“我都帮你带上了,连卫生巾都带全了,足够你用的。”

    说完还不忘揶揄的看着她。

    呕……这男人你能不能表达别这么直接啊,含蓄点会死吗?

    桑枝红着一张脸偷眼看了看四周步履匆匆的游客,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儿。

    一上飞机,桑枝便忍不住打起哈欠,吃饱了就想睡,这是多有做猪的潜质啊!

    “困就睡会吧,到昆城得三个多小时的飞行时间,到了我叫你。”一边说着,一边帮她将座椅调整到一个舒适的位置,拿了空乘送过来的毯子帮她盖好。

    桑枝又囧了囧,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这么被男人呵护着,感觉很窝心,也很不习惯。

    咧了咧嘴,挤出两个字“谢谢”,在门少庭宠溺的眼光看过来之前,速度的闭了眼睛假寐。

    轻轻笑了笑,伸手拿了她的小手握在手心,“傻瓜,我是你老公啊,不用跟我这么客气。”

    桑枝身体明显的颤了一下,心里一股暖流缓缓流过,说不出什么滋味,反正不令人讨厌。

    无声轻笑,知道她一时间还难以适应已婚的事实,他也不勉强,他有的是时间等她适应,让她明白嫁给他,他会用一生的时间来守护呵护她。

    桑枝真的就那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隐约中她站在学校那片桃林边,桃花纷飞随风轻舞。远处,一身西装的他手拿书本缓步走来。

    “少轩……”她下巴微扬,四十五度仰视他,心里无声的呼叫着他的名字,却眼睁睁的看着他从自己身边走过,头也不曾侧一下,就那么目不斜视毫无留恋的走过……

    从梦中惊醒,机舱内一片安静。

    大家有的看书,有的拿了飞机上的耳麦听着音乐或看着电影,当然也有的像桑枝一样倒头便睡。

    正自神思乱飘着,忽感头上一阵清凉。

    抬眼,门少庭正拿着纸巾帮她擦拭。

    “睡醒了?做梦了,满头大汗的。”门少庭嘴里轻轻唠叨着,手上却是一刻没停,将她额上的汗一点点的细心的擦拭干净。

    “你干嘛对我这么好?”想起梦中的人,桑枝不由得几分失落,不敢奢求他会像眼前的男人一样对自己温柔体贴,只要他肯转头看自己一眼,她就会觉得心满意足。

    “傻瓜,你是我老婆啊,我不对你好对谁好!”门少庭说得理所当然。

    桑枝心里却忍不住隐隐酸涩,皱了皱鼻子,“老婆”,这男人演戏有瘾啊,可是他明明知道这不过是有名无实的婚姻,早晚有一天他们要各自东西行如陌人。

    “门少庭……”想到那一天,桑枝竟忍不住的心酸,凄凄楚楚的感觉。

    “嗯?”

    “别对我这么好,我怕……”我怕有一天我会沉溺在你的宠爱里不想出来,那该怎么办?

    “傻瓜,别瞎想。”将她的头轻轻揽进自己怀里,他知道现在她的心里没有他,但是他愿意等,愿意用他的爱让她明白他的心。

    她这辈子注定是他的!

    下了飞机已经是傍晚时候,肖菲和男友早已在机场等候。

    见他们出来,肖菲高兴的老远就挥手大喊,“枝枝,这边,我们在这边。”

    见到肖菲,桑枝高兴的一路奔跑了过去。

    门少庭苦笑的追上去,将她一把拉住。

    “你干嘛?”桑枝不明所以,一双大眼睛瞪着他。

    “你特殊情况,不能剧烈运动。”门少庭一脸淡笑的提醒她。

    桑枝囧……上校我是大姨妈,又不是怀宝宝,不用这么紧张吧!

    尽管心里不以为然,还是乖乖的被门少庭牵着朝肖菲走过来。

    肖菲揶揄的眼神儿中,桑枝就知道这货又误会自己了,心里不定把自己和门少庭的关系想得多么不堪呢!

    “我朋友,肖菲,这位是肖菲男友郑尧。”桑枝给门少庭介绍。

    “这个……门少庭。”介绍门少庭的时候,桑枝顿了顿,终是没将他是自己老公说出来,只说了他的名字。

    偷眼看向门少庭,以为他会生气。

    可没想到上校同志倒很大方的伸出手去,跟郑尧握手,“你好,门少庭,枝枝老公。”

    肖菲一旁挽着桑枝的胳膊笑得那叫一个暧昧,上下打量着门少庭,“啧啧,不错,帅哥啊!枝枝,你赚到了,赚大发了!”

    桑枝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白了肖菲一眼:“我哪里赚了,听你这话,他娶我倒是吃了大亏了!”

    肖菲笑得一脸坦诚无辜,鸡啄米似的点点头,“就是啊,自然是亏大发了。”

    桑枝气得满脸通红,小拳头雨点般的砸向肖菲,“有你这样的朋友吗?讨厌!”

    肖菲笑着躲进郑尧怀里冲着桑枝吐舌头:“好啦,逗你玩的。”

    说完看着门少庭,“门少庭,我们枝枝可是这世上仅存少有的好姑娘了,娶到她是你的福气,你可要好好珍惜知道不,你要对她不好,小心我第一个不饶你!”

    门少庭轻笑,将桑枝揽入怀里,在她额头轻轻一吻,“那个自然,男人不对自个儿老婆好天理不容!你说是吧,郑尧?”

    说着一脸淡笑的看向郑尧。

    郑尧脸色一变,青红交替,呆了呆,半晌才恍然点头道:“是是,那是,门先生说的极是。”

    桑枝羞涩了,小脸儿飞起两片红云,忍不住娇嗔的瞪了门少庭一眼。

    上校同志,用不用这么肉麻啊?当饭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