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几人先去了门少庭提前订好的酒店,将行李放下,稍事休息,便一行四人来到昆城最有名的一家火锅店。

    肖菲是个开朗大方的姑娘,很自来熟的跟他们介绍:“这是我在昆城发现的最好吃的一家火锅店了,里边的牦牛肉,啧啧,那叫一个鲜美,还有汤料,保证你吃了还想吃。”

    几人没要包间,而是选了一张靠窗的桌子坐下。

    透过玻璃窗可以看到昆城夜晚的街景,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昆城本就是一个有名的旅游城市,这里四季风景如画温度适宜,用肖菲的话每季来都会发现不同的美丽。

    桑枝笑着瞪了肖菲一眼,“你就一个纯粹的吃货,郑尧跟了你可要受苦了,郑同学,努力挣钱满足她壑欲难填的食欲吧!”

    郑尧笑得很含蓄,只默默的帮肖菲打开消毒碗筷摆好。

    “切,你还说我?你忘了,那次咱俩在京城吃羊蝎子火锅,还不是你,吃了一锅还嫌不够又叫店老板给添了半锅。咱俩半斤八两,谁也别说谁!”

    肖菲刀子嘴不饶人,一边眉飞色舞的说着,一边偷偷捅了捅桑枝凑到她耳边低声问:“那个……你俩那方面还和谐吧?”

    看门少庭身材俊朗健硕,那方面的需要一定很强啊,她有些担心桑枝能不能吃得消。

    桑枝脸一红,偷眼看了看旁边的门少庭,还好他没注意这边,被他听到就丢人丢大发了!

    “滚,瞎说什么呢,你还是个女孩子吗?没皮没脸的什么都说,真不害臊!”

    低声嗔骂着肖菲,伸手将她推开。

    色女威武出言无忌,真爱生命远离肖菲!

    “呦,还害羞了。都结婚了,你还装啥单纯啊,再装可就白莲花了啊!”肖菲笑着打趣。

    桑枝气得狠狠瞪了她一眼,夹了一筷子牦牛肉扔进她碗里,“吃饭,吃东西还堵不上你的嘴,郑尧,你倒是管管她啊,再不管她就变成女流氓了!”

    “呵呵……吃菜,吃菜!”郑尧笑得很腼腆。

    郑尧是京城某机关的副处,两年前下调到昆城锻炼,说锻炼其实就是镀金,这里待上两三年,回去就能立马提个正处。

    肖菲原本是个摄影师,从小就爱好摄影,长大了学了摄影专业。

    知道郑尧要来昆城,便毅然决然的辞了影楼的工作,跟着他来到昆城。

    正好昆城是个旅游城市,到处风景如画,每日里跟着心爱的人耳鬓厮磨如胶似漆,再到处逛逛采风摄影,倒让她有种乐不思蜀的感觉了。

    几人年龄相仿,聊了几句也就熟了,也没那么多的客套,门少庭跟郑尧推杯换盏吃喝的热火朝天。

    肖菲也端了白酒来凑热闹,还自作主张的给桑枝也倒了一杯。

    却被门少庭眼疾手快的夺了过去,“我替她喝。”

    说完一仰脖,一杯干下。

    肖菲惊得瞪大眼睛,嘴巴张得能塞下一颗鸡蛋。

    “不是吧,门少庭你不知道我们枝枝是千杯不醉啊?要你替她喝,这什么节奏啊!”

    桑枝能喝,门少庭是知道的,否则也不会故意在婚礼上让她帮忙挡酒。只是此一时彼一时,现在老婆大人特殊时期烈酒伤身,自然是不能喝的!

    “不能喝就是不能喝,等过几天她身体好了再让她陪你喝个痛快。”门少庭眼眉微挑,说的一本正经不容拒绝。

    “枝枝,你身体不舒服吗?怎么了?”肖菲一脸担心。

    “没事,没事……呵呵……”桑枝囧得恨不得钻桌子底下去。

    上校同志,说话不能委婉一点吗?

    肖菲看着她一脸绯红的样子,又开始忍不住yy了,凑过来小声道:“不会是纵欲过度那啥损伤了吧?”

    “滚!”桑枝一拳捶在肖菲胸口,忍不住扶额自省。

    怎么就来昆城见这损友了呢?早知道打死她也不来!

    一顿饭桑枝吃得亦惊亦险战战兢兢,满桌子的美食也没吃下几口,临出饭店时,无比幽怨的眼神儿瞪着肖菲。

    告别了好友,被门少庭牵着走在陌生城市的街头,桑枝忽然有种说不出的安心,或许是因为被他牵着的缘故吧。

    “第一次来昆城?”门少庭放慢脚步,配合着桑枝的节奏。

    “嗯,长这么大,除了学校里组织过一次旅行,再就是公司同事一起出去玩过两次,除此,这还是第一次自己出京城来这么远的城市。”

    桑枝从小是个听话的好孩子,很少有独自外出的机会。

    握着她的手稍稍用力一些,柔声说道:“这次不是你一个人,还有我。”

    抬头对上他一双清澈见底的眸子,桑枝心里不由得一阵感动,“谢谢你,门少庭。”

    如果不是这次意外的婚礼,或许她这辈子也不会想着走出去,到京城以外的地方走走看看。

    “傻瓜。”门少庭将她轻揽入怀,头按在自己胸膛。

    桑枝能清晰的透过他坚实的胸膛感受到他沉稳而有力的心跳。

    很坚定强悍的心跳。

    似乎已经习惯了被他这么拥在怀里,桑枝倒也不觉得有任何不妥。

    二人就这么依偎着漫步在昆城昏黄暧昧的街灯下,灯光将二人的身影拖曳的很远很长,最终在某个点上交叠在一起,融为一体。

    听到桑枝肚子不争气的咕噜声,门少庭忍不住笑出声:“饿了?”

    吃饭的时候被肖菲弄得她根本就没吃几口,这会儿饿了也是正常。

    “我带你吃好吃的去。”

    做为一个纯粹且资深的吃货,没有比听到“好吃的”,这三个字更具诱惑力的了。

    眼睛顿时一亮,“好啊!”

    眼睛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欢呼雀跃的样子让门少庭忍俊不禁。

    门少庭带着桑枝进了一家昆城特色的私家菜馆。

    昆城是多个少数民族聚居的城市,这里很多独具民族风情特色的菜馆小吃。

    这家私家菜馆装饰的很有民族韵味,虽然桑枝说不出是哪个民族,但只看墙上挂的很民族风的装饰画和一些动物头角,便知道这家的老板一定是个少数民族。

    二人坐定,门少庭才介绍道:“这家的老板是羌族人,很擅长药膳,尤其他家的虫草老鸭汤,那是镇店补汤,难得的美味。”

    听着门少庭说得头头是道,桑枝的馋虫早已被勾了出来。

    “你以前来过啊,怎么对这里这么熟悉?”

    对于门少庭,好像除了知道他是军人之外,她一无所知。

    “嗯,我刚参军那会儿就在昆城市郊的驻地部队服役,那时候这里还没有现在这么繁荣,但是就已经有了这家私菜馆了。”

    说话间,店里服务员已经将菜品陆续上来。

    门少庭夹了一块黄芪炖鸡放在桑枝碗里:“你尝尝,味道如何?”

    夹了一块放进嘴里,肥而不腻,滑嫩柔软,还带着丝丝药香的感觉,微甜,很好吃。

    “好吃,好吃!”桑枝吃得赞不绝口。

    “这些都是用中草药做的吗?”桑枝看着一桌子透着浓浓诱人香味的菜色,忍不住好奇的问。

    “嗯,基本上每道菜里都会有中草药。”门少庭说着又给桑枝盛了一碗虫草老鸭汤,“多喝点这个,对身体有好处,尤其你这个时候。”

    “咳咳……”桑枝一口噎住,可怜兮兮的瞪着门少庭。

    上校同志,要不要每件事情都跟大姨妈联系起来啊,好丢人的说!

    “真不错,我回头也跟我老爸说一下,让他没事也研究点药膳出来,时不时给我老妈补补,嘿嘿……”桑枝红着脸捧着汤碗大口的喝着,岔开话头儿。

    “嗯,我倒忘了爸爸是个老中医,对中草药应该有研究的,改天跟爷爷见面聊聊,也让爸爸帮忙劝劝爷爷,权威人士说的话他才会听,不能太口重,吃得太咸太辣了对身体不好,可爷爷就是不听,嗜辣嗜咸如命。”

    门少庭从善如流的回答。

    一顿饭,桑枝吃得惬意满足。

    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夜里十点多了,伸个懒腰,才觉得身子又累又乏,就想倒下大睡一觉。

    依旧是门少庭先去洗澡,出来的时候,桑枝已经倒在床上睡着了。

    看着她一脸安详的样子,唇角儿不由得勾起,轻轻将她抱起往上床上放好,拿了被子才要给她盖上,她却睁开了朦胧慵懒的双眼。

    “啊……我就这么睡着了。”桑枝觉得自己好丢人,除了吃就是睡,这是养膘儿的节奏啊。

    “我去洗澡。”说着起身,囧着一张小脸儿跑进洗手间。

    许是真的累了,桑枝出来的时候,门少庭已经倚着床头睡着了。

    轻轻掀了被子躺上去,又很好心的将被子帮他盖好,听着他均匀沉稳的呼吸,桑枝莫名的踏实安心。

    好像这样也不错!

    揪着被子,往他身边凑了凑,寻了个舒服的姿势,睡了。

    男人睡着的唇角儿微微翘起,梦里不由得轻笑着。

    一双黑曜石般的黑眸霍然睁开,目光灼灼的将她锁定,温柔而多情。

    此时他也想就这么一直陪着她,一直到老,一直到死,可是……

    职责所在,任务在身,他不能让自己贪恋温柔乡。

    轻轻在她额上印上一吻,果断起身,轻轻的小心翼翼的不出一点儿声音,换了衣服,轻步走到门口,回头又深深的看了一眼床上熟睡的女人安详的睡颜,毅然转身走了出去……

    夜里,桑枝睡得并不安稳,双手习惯性的抱在一起往习惯的方向拱了拱,却没有寻到那熟悉的温暖。

    不习惯的嘟着小嘴嘟囔了两声,抱着枕头将身体往被子里又缩了缩,继续睡去。

    许是晚上老鸭汤喝多了,一阵尿急将桑枝憋醒。

    急匆匆的跑去洗手间解决完内急,回来跳上床,拉了被子盖上,猛然转头,才发现床的旁边平整清冷,没有她习惯了的男人的身影。

    “门少庭……你去哪了?为毛把我一个人扔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