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在一个陌生的城市,半夜突然醒来,发现同伴不在孑然一身的感觉是什么样子的?

    桑枝此刻就像一只迷路无助的小兔子,害怕恐惧,忽然就有了一种被抛弃的感觉。

    掏出手机拨打门少庭的号码,不在服务区,关机,这都什么情况?

    怎么好好的一觉醒来就突然不见了呢?

    手机还联系不上!

    门少庭,你究竟去了哪里,还是……出了什么事情?

    念头自脑海一闪,桑枝就吓得激灵灵打个冷战。

    他……不会真的出了什么事吧?

    可是明明跟自己一起在酒店房间的,怎么就他出事了,自己却一点也不知道呢?

    半夜三更,桑枝不知道该找谁求助,只能一遍遍拨打着门少庭的手机,却毫无例外的回应她的都是那冰冷冷的声音。

    颓然的将手机丢在一边,弓起双腿缩坐在床头,双手抱着双腿,将头深埋进去,忍不住的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似的掉了下来。

    门少庭是个军人,难免会执行一些任务时候得罪一些人,难道……难道他被人寻仇了?

    想到这儿,桑枝吓得小脸煞白,眼泪挂在眼角儿都忘记了掉落下来。

    起身穿上衣服,急匆匆的跑了出去。

    保安室的保安被桑枝急切的拍门声惊醒,一脸惊吓的开了门,看着面前披头散发满脸泪痕的女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你是?发生了什么事?”年轻的保安,真的被桑枝狼狈邋遢的形象吓到了,忙不迭将她让进保安室,拉了椅子让她坐下。

    “我老公……我老公丢了,求你帮我找到他。”桑枝神志还算清楚的,她知道一个行为完全正常的人,丢失二十四小时以上才能报失踪,现在她能想到的就只能求助酒店的保安了。

    保安赵宝一脸迷惑,“你老公丢了?他几岁?怎么丢的?”

    桑枝呆了呆,一脸怪异的看着赵宝,呆呆的答道:“我老公今年,今年貌似有二十八岁了。他是……他是睡着睡着觉就突然消失了,我一觉醒来他就不在了。”

    她记得结婚证上他的生日,应该是28岁没错。

    此刻桑枝也觉得自己有些语无伦次说话颠三倒四的,但好歹勉强的将意思表达清楚了。

    赵宝挠着脑袋看着桑枝,睡着觉突然就不见了?这是闹哪样?灵异事件吗?

    “你先别着急,慢慢说,究竟是怎么回事?”赵宝稳了稳心神,虽说来这酒店工作时间不长吧,但也从来没听说过酒店闹鬼啊,这灵异事件从何说起啊!

    桑枝急得直跺脚,“我不是都说清楚了吗?就是睡着觉突然就不见人了。”

    看着赵宝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桑枝急得快疯了。

    “你们这酒店有监控的吧,帮我调监控录像出来看看,快!”

    一语惊醒梦中人,赵宝一拍脑门儿,“对啊,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呢。跟我走,咱们去微机室,听说这鬼啥的都逃不过摄像头的法眼,一照一个准儿。”

    桑枝怪异的看了赵宝一眼,感情这货是把这事当成灵异事件了!

    赵宝很热情的帮着桑枝找了相关人员调出她房间那层当晚的监控。

    桑枝发现,门少庭是自己走出房门的,看监控上显示的时间,应该是在自己睡着以后不久。

    监控里,门少庭出了房间,直接走向电梯,上了电梯到一楼大厅,然后毫不犹豫的走了出去。

    最后一个镜头是酒店门口的摄像头捕捉到的,门少庭直接上了一辆车,然后消失在摄像头捕捉不到的尽头……

    门少庭没出事,他不是被人绑架,不是被人寻仇,而是自己离开的……

    桑枝的心里仿佛堵了一团棉花,直觉的胸口闷闷的,喘不上来气。

    赵宝担心的看了她一眼,“你老公这儿没问题吧?”

    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示意桑枝。

    桑枝白了赵宝一眼,“你才脑子有病,他正常着呢!”

    赵宝碰了一鼻子灰,倒也不恼,扁了扁嘴嘟囔着:“正常人谁会大半夜的不睡觉往外边跑?不会是出去风流去了吧?你们吵架了?”

    桑枝白了赵宝一眼,没说话,低头默默的往外走,神情落寞可怜。

    赵宝没来由的为自己刚刚的话感到后悔,紧走两步追上桑枝喊道:“那个……你别太担心了,说不定他就出去办点事,一会就回来了。”

    桑枝脚步一顿,转身回头,感激的看了赵宝一眼,勉强扯出一丝微笑,轻轻说道:“谢谢你。”

    赵宝有些同情的看着这个面容颓废苍白的女人慢慢的消失在走廊尽头,唉,女人也不容易啊,睡着觉没理由的就被男人甩了,真可怜!

    颓然的回到房间,抱腿缩坐在床上,望着窗外独自发呆。

    门少庭,你这是去了哪里?咱们不是来昆城度蜜月的吗?你怎么可以在来到这里的第一夜就把我一人丢下独自离开?

    还是真的像那保安说的,你是独自去寻欢作乐去了?

    不可能!

    虽然与门少庭认识时间不长,但以她的直觉,他不是那种喜欢玩乐放纵不羁的人。虽然外表有时会显得纨绔无赖,但几天接触下来,桑枝知道那不过是他用来掩饰自己真情实感的面具罢了。

    可是他却在自己睡着之后,扔下自己独自离开,这是事实!

    桑枝越想越觉得蹊跷。

    “门少庭,你究竟有什么事瞒着我?你最好赶紧给我回来,不然我一定不会饶过你!”

    狠狠的啐了一句,起身去了洗手间。

    将自己收拾利索,上床,睡觉。

    桑枝想开了,门少庭这种人,他要做什么事,她管不着,也无权过问。

    自己在这里干着急也没有办法找到他,还不如自己该吃吃,该睡睡,何苦折磨自己呢!

    尽管心里如是安慰自己,可躺在床上依旧辗转反侧,根本睡不着。

    眼睛紧紧的盯着手机屏幕,生怕门少庭打来电话,自己接不到。

    就这么一直睁眼到天蒙蒙亮,门少庭还没有回来。

    桑枝的眼皮却越来越重,最后终于睡着了。

    桑枝是被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吵醒的。

    睁开眼睛,一个激灵赶紧将手机抄起来。

    她以为一定是门少庭打来的,心里还想着要骂他几句,可看到来电显示,才失望的发现,手机是肖菲打来的。

    “喂……”电话接的无精打采,语气颇为勉强。

    肖菲倒是一脸的轻快,“怎么,听声音你还没起啊,昨晚运动过度起不来床了?”一边说着,还一边忍不住咯咯的笑着。

    桑枝无聊的翻了翻白眼儿,没好气的道:“找我什么事,没事挂了吧,我等电话呢。”

    “你俩今天怎么安排的,我今天有时间啊,要不要我带你俩四处转转,咱们香云山吧?那里风景如画,我最喜欢那里了。”

    肖菲的热情邀约,让桑枝不忍拒绝,叹了口气道:“那你酒店接上我呗,我一个人也不认识路的。”

    “好,你等着,我到了给你打电话。”心情处在万分激动中的肖菲完全没有听出桑枝话里一个人的意思,高兴的答应着挂了电话。

    环顾了房间一圈,轻轻叹了口气,又看了一眼手机,起身去洗手间梳洗。

    肖菲过来的时候,已经快中午了,等候在大厅休息区的肖菲见桑枝一个人走了过来,还忍不住往她身后张望了一下,“咦,怎么就你一个人,你男人呢?”

    桑枝看了她一眼,没好气的道:“我一个人你就不陪我了?咱俩玩不是更自在!”

    门少庭在哪儿?她比谁都更想知道!

    神经大条的肖菲终于发现了桑枝不太对劲儿的情绪,有些担心的问道:“怎么了?你们吵架了?走,姐替你报仇去,欺负我姐妹儿还行!”

    说着捋胳膊挽袖子就要往酒店里冲,那气呼呼顿时高涨的气焰,让桑枝看得忍不住喷笑出来。

    伸手拉了一把肖菲,“别瞎猜了,他不在酒店,临时有些事情,出去办事去了,咱们走吧,我饿了,早饭都没吃,请我吃大餐去。”

    说着,不由分说的拉着肖菲就走。

    肖菲一脸的不爽啊,被桑枝拉扯着走着,还一边嘟囔着数落门少庭的不是,“我说你男人有病吧,你们不是来度蜜月的吗?他有个屁的事情啊,有事情非得这几天办啊,怎么说把新娘子独自扔下也是他的不对。我跟你说,他这种人,你可得好好调教调教,不然以后你铁定拿不住他,还不得放了羊啊!”

    桑枝终于被肖菲碎碎念的心情好了很多,尽管还担心着门少庭,但心里没那么憋闷难受了。

    “行了,管好你们家郑尧就好了,这也恋了好几年了,倒是什么时候修成正果啊!”心情一好,便有了心思取笑好友了

    肖菲表情呆了呆,一瞬间的失落,随即恢复正常,笑着伸手招呼了服务员过来点餐。

    见她摆明了不想提自己和郑尧的事情,桑枝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于是默契的翻着菜单。

    桑枝和肖菲是发小,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

    小学到高中都是同班,直到大学二人才分开,但也因为都考在京城的学校,也没离太远,时不时总在一起聚。

    肖菲和郑尧是大学同学,郑尧比肖菲高两届。二人大学期间恋爱就谈的轰轰烈烈的,搞的全校师生没几个不知道的。

    原本以为毕业之后,他们会顺理成章的结婚生子过着幸福的小日子。可谁也没想到,现在肖菲都毕业两年了,二人还这么恋着,也不说结婚的事情。

    桑枝出于关心,曾经问起过肖菲。每每此时,肖菲都是扯起嘴角儿苦笑摇头,然后会很豪爽的大手一挥,“姐喜欢只恋爱不结婚的感觉,姐是自由的,不属于任何哪一个人!”

    只有桑枝知道,肖菲骨子里其实还是一个很传统的,对爱,对婚姻充满向往的与憧憬的小女孩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