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伸手拍了拍浑似毫不在意的肖菲的小手,“你点吧,我去下洗手间。”

    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肖菲正拿着自己的手机语气不善的吼着。

    “是门少庭打来的吗?”

    桑枝一惊,伸手一把将手机抢了过来。

    肖菲看得直撇嘴,“我不过是帮你教训了他几句,瞧给你心疼的,真是有异性没人性!”

    桑枝顾不得照顾肖菲的情绪,连忙问道:“门少庭,你在哪里?发生了什么事?”

    手机里,传来门少庭有些疲惫沙哑的声音,“哪都别去,就在餐厅里等我,我马上到。”

    说完不待桑枝反应,已经挂了电话。

    桑枝望着手机呆愣了半天,直到肖菲用筷子敲着饭桌不耐烦的叫她,桑枝才缓过神儿来。

    菜陆续上来,桑枝和肖菲慢慢吃着,等门少庭。

    见桑枝有些心不在焉的,肖菲也收起一脸嬉笑的表情,严肃的看着她问道:“枝枝,你告诉我,你俩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你这婚结的太突然了,以前我也没听你谈起过他,究竟你们发生了什么事?”

    桑枝苦笑一下,摇摇头,“说了估计你也不会相信,我俩结婚,完全是意外,我自己都觉得很奇怪,一直到现在我都不敢相信我是个有夫之妇了!”

    桑枝的话反倒引起了肖菲无限的兴趣,一脸好奇的凑过来,“说说,快给我说说,究竟怎么回事?”

    执拗不过好友,桑枝便将自己和门少庭之间的事情,简单的跟她说了一下,省去了中间很多细节,只粗略的说了下起因和结果。

    肖菲听得目瞪口呆,半晌才缓过劲儿来:“哇塞,这也太玄幻了,没想到一向稳重的你居然跟一个素昧平生的陌生人就这么稀里糊涂的领了证,枝枝,你太强悍了!”

    桑枝白了她一眼,“你这是夸我呢,还是损我呢。”

    说着喝了口水,很随意的道:“反正这不过是一场戏,等着大家都平静了,我们俩悄无声息的把婚一离,各走各路,就当没发生过这事一样就好了。”

    “……”肖菲抬眼看着桑枝,目光掠过桑枝头顶,被前方一抹冷冽的眸光冰住,下意识的吞了口口水,“不见得吧?”

    “你说什么?”桑枝不明白肖菲什么意思,见她眸光闪烁,盯着自己后边,转头一看,只见门少庭正一脸阴鸷的站在自己身后,脸拉的跟个驴脸似的,又臭又长。

    心里一喜,那颗一直悬着的心终于落回原处。

    倏地起身,一把拉住门少庭的胳膊,“你回来了?没事吧?”

    一边说着,还一边前后左右上下的将他打量个遍,眼里的激动溢于言表。

    “嗯,有事!”门少庭闷声哼了一句,一把将她的小手抓住,用力的将她拥进怀里,紧紧搂着。

    突然的紧急任务,让他来不及跟她说明便匆匆离开,原本以为会赶在天亮她醒来前回来的,可没想到那混蛋太狡猾,居然追了一夜才将他抓到,嘴巴又紧,用了无数办法,最后也没能将他嘴巴撬开,天就已经大亮了。

    打开手机,看到全是她打来的电话和短信,字里行间透着无限的担心。

    门少庭心里就觉得暖意融融的,仿佛吃了蜜一样甜美。

    顾不上一夜未眠的疲惫,跟手下交代几句,便匆匆的赶回酒店。

    没找到桑枝,门少庭心里倏地一紧,仿佛被什么重物狠狠打了一下,担心她胡思乱想出什么事,赶紧给她回电话。

    不料接电话的是肖菲,还没等他说话,上来就一阵噼里啪啦的连珠炮轮番轰炸,弄得门少庭一个头两个大。

    最后终于忍不住吼了一句:“你们在哪里?我马上过去!”这才阻止了肖菲的喋喋不休。

    见到她高兴的恨不得立马将她拥入怀中,这女人却说要跟他悄无声息的离婚,然后各走各路。

    这怎么能让他不生气,他简直气得七窍生烟,恨不得拉过女人照着她屁股狠狠揍上一顿,看她以后还敢不敢胡说八道!

    “啊?哪里有事?我看看!”桑枝以为门少庭受伤了什么的,赶紧挣扎着要脱离他的怀抱,帮他看伤。

    却被门少庭霸道的按在怀里动弹不得,“别动!”

    桑枝不安的在他怀里挣扎一下,小声嘀咕,“究竟哪里有事了,我看看啊!”

    “这里!”一只胳膊紧拥着她,用另一只手指了指自己胸口,“这里难受,堵得慌!”

    “呃……胸闷?走,咱们去医院!”

    桑枝说着就要拉着他去医院的节奏。

    门少庭闷笑一声,拉着她坐下,“吃饭吧,饿死了!”

    将她不经意间对自己流露出的关心看在眼里,门少庭心里的气恼早被幸福冲到九霄云外去了,高兴还来不及,哪里还会生气!

    肖菲将二人的打情骂俏看在眼里,忍不住的羡慕嫉妒,却又忍不住的揶揄取笑:“我说你俩肉麻不,大庭广众之下的,也不知道注意着点儿。”

    听出肖菲一语双关的意思,桑枝羞红着小脸儿,使劲儿的想将仍自被门少庭握着的小手抽出来,试了两次,门少庭却是将她越握越紧,丝毫没有想要放开的意思。

    抬头对上门少庭一双炙热的眸子,囧了囧,便由他去了。

    在肖菲揶揄的目光下,桑枝觉得自己的脸火烧火燎的烫,打个鸡蛋贴上去估计都能给煎熟了。

    门少庭倒是一派的从容淡定,伸手招呼服务员,又点了几个菜,一边自己吃着,一边还不忘喂桑枝一口。

    肖菲看得下巴差点掉下来,这男人太奇葩了,这种场合,英勇神武如他,居然就这么悠然自得的一口一口的喂着旁边的女人,毫不在意别人异样的目光,这男人该是有一颗多么强大的内心啊!

    枝枝,你完了,注定这辈子要栽在这男人手里了,想逃门都没有啊!

    桑枝囧的恨不得钻桌子底下去。

    “你放开我,我自己吃。”这么大庭广众之下,被他握着手,一口一口的喂饭,这实在让她心惊胆战,哪里还吃得下去啊,吃下去也得消化不良吐出来。

    可偏偏这男人貌似还很享受的乐在其中,丝毫不理会桑枝气急败坏的表情,“来,吃排骨,张嘴,啊……”

    肖菲终于忍不住,噗嗤一声喷笑出来。

    “啊……受不了了,受不了了,你们俩要不要这么肉麻啊,还让不让人吃饭了!”

    戏谑的眼神儿瞪着他俩,双手合十,“我求求你了门大首长,求你饶了我吧,我这颗脆弱的玻璃心哦!”碎了一地!

    一边说着,还一边煞有介事的双手捂住胸口,做垂死挣扎状。

    桑枝小脸儿红得几乎滴血,狠狠瞪了门少庭一眼,“放开啦!”

    说着拼力一甩,门少庭这次倒没勉强,从善如流的将她手放开,一脸淡笑的看着她,“听老婆的。”

    说着又加了块鸡块放进她碗里,“多吃点,你太瘦了,抱着不舒服,硌得慌!”

    “噗……”肖菲终于没能忍住,一口米饭喷了出来。

    一边摩挲着胸脯儿一边喝着水,含糊不清的笑着:“枝枝,你家男人好直接!”

    桑枝这个气啊,白了肖菲一眼,又狠狠瞪了门少庭一眼,低吼道:“滚!”

    门少庭终于学乖了,老实的往嘴里扒拉着饭。

    饭桌上一时静默无语,三人默契的默默吃着,只有肖菲时不时投来揶揄羡慕的眼光,让桑枝觉得浑身的不自在。

    一顿不好消化的饭终于吃完了,桑枝拍着仍自胆颤的小胸脯儿正要招呼服务员埋单,却被门少庭突然冒出的一句话,吓了一跳。

    “我是在用实际行动反驳肖菲对我毫无依据的恶意指控。”门少庭一边用纸巾擦拭着嘴角儿,一边仿似毫不在意的说道。

    桑枝一口口水呛在嗓子眼儿,一脸怪异的看向肖菲。

    “肖菲,你说啥了?”桑枝忍不住好奇的问。

    “咳咳……”肖菲不自然的咳了两声,贼眉鼠眼的看了门少庭和桑枝一眼。

    “嘿嘿,那个,我童言无忌,童言无忌啊!”

    小手捋着砰砰乱跳的小胸脯儿,心说,门少庭你要不要这么腹黑啊,我不就说了句你不负责任,对桑枝不好嘛,你至于给我上演这么一场肉麻的让人鸡皮疙瘩掉一地的柔情戏码嘛,太腹黑了,杀人于无形啊!

    “她说……我对你不好,是个不负责任的男人!”门少庭一字一顿的说得相当严肃委屈,好像自己受了天大的冤枉似的。

    噗……

    桑枝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感情这男人就为这么一句有口无心的话,跟自己这做无声的反抗呢!

    面上显得不以为然,心里却觉得一阵温暖,有人呵护的感觉,真好!

    结了帐,桑枝见门少庭一脸的倦容,便没有再跟着肖菲一起去玩,而是主动提出回酒店,改天再约肖菲。

    肖菲自然看得明白,也不生气,便跟他们道别,离开了。

    门少庭紧紧将桑枝的小手握在手中,低声说道:“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桑枝转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不说还好,想起他昨夜不辞而别,想起自己醒来见不到他的无助惶恐,想起对他的担心,桑枝心里气就不打一处来。

    使劲儿甩开他的大掌,“哼!”鼻腔里重重的哼了一声,“肖菲说的没错,你就是个不负责任的人!”

    一把拉住她的小手,将身体贴上去,很无赖的将头靠在她的肩膀上,无辜又可怜的道:“老婆,我难受,心口闷闷的难受。”

    桑枝大惊:“怎么了……”

    “好累,好想睡!”男人嘴里嘟囔着,头便枕在她的肩上睡着了……

    桑枝无语望着天花板,心里哀叹,“上校同志你也太能将就了,这也能睡得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