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醒来的时候天已大亮,毫无意外的,床上没有门少庭的气息,知道他早起离开了,桑枝没有前一天的惊恐失落,心里却难掩担心之情。

    想了想,拿起手机,给他发了条短信:注意安全!

    回信几乎是在短信发出的一瞬收到:谢谢老婆,老公会好好的回来,守着你一辈子!

    下意识的扁扁嘴,鼻尖儿却有种甜甜酸酸的感觉,一种想哭的感动。

    那句老婆,那声老公,从他嘴里说出来是那么的自然,仿似他们本来就是相濡以沫多年的老夫老妻,丝毫不觉得做作难为情。

    “老婆?老公?”

    桑枝下意识的轻唤出声,瞬间鸡皮疙瘩抖落一地,浑身一颤,“妈呀,好肉麻!”

    心情极好的打电话叫上肖菲,相约一起去游山玩水。

    桑枝第一次来昆城,幸亏有肖菲这堪称半个昆城人的熟客做向导,带着她游遍了昆城的名胜古迹大好河山。

    不知不觉,一晃就过了三天。

    三天跟着肖菲没心没肺的游玩大吃特吃,桑枝过得很快活,似乎已经将门少庭抛到九霄云外。

    “喂,你家男人也忒狠心了吧,就这么把美娇娘扔给我,自己忙活去了?”

    三天不见门少庭的人影啊,身为妻子的女人居然还能笑得这么一脸灿烂没心没肺的,她都替她臊得慌。

    “呃……”桑枝恍然抬头,“你不说我都忘记他了,好像有三天没他消息了吧,估计忙吧,反正我有你呢,也不会寂寞空虚。”

    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挽了肖菲的胳膊,“饿了,带我吃饭去吧。”

    肖菲无奈的白了她一眼,“就知道吃,你真的一点也不担心?”

    从桑枝口中得知,门少庭是个军人,这次来昆城度蜜月是假,执行任务是真。

    肖菲不由得对门少庭起了几分敬重,感情的天平竟不知不觉的有些向门少庭那边倾斜,眼下看着自己好友,这么玩的昏天暗地,吃喝的又爽又嗨的好不得意的样子,就忍不住替门少庭抱屈。

    “担心什么呢?有什么可担心的。”

    桑枝说着不由分说的拉着肖菲就进了一家甜品店。

    说不担心是假,几次夜里醒来,看着旁边平整冷清的半张空床,她都忍不住想要拿起手机拨打那个号码。

    可是几次又犹豫的忍住,他在执行任务啊,自己不能打扰他,让他分心。

    所以,她现在能做的,就是好好听他的话,按他说的好好照顾好自己,吃好玩好,乖乖的等着他回来。

    等着他回来?

    这一念头乍现脑海,桑枝心下就是一惊。

    等他回来,似乎成了她的一种习惯,一种不知不觉深植于心的习惯。

    “嗨,发什么呆呢?良心发现了,觉得应该担心一下你家男人了?”肖菲搅着咖啡笑着看她。

    扁了扁嘴,“瞎说八道。”

    才说完,放在桌上的手机便来了短信:老婆,想你了。今晚归,你亲戚……

    一句半话,虽然没说完,但言外之意却表达的再清楚不过。

    看着短信,想起那夜差点走火的情形,桑枝小脸儿倏地就如红透的桃子般艳红一片。

    狠狠瞪了眼手机,嘴里忍不住的啐骂道:“无耻!”

    “谁的短信,你男人的?”肖菲好奇心作祟,探过身来,想要抢夺手机。

    桑枝一惊,眼疾手快的按下删除键,嘴角儿勾起一道得意的笑容。

    “桑枝,你太不够意思了,咱们姐妹还不能看看你男人的短信吗?”嘟着嘴一脸哀怨的望着桑枝。

    桑枝瞪她一眼,“看什么看,你好无聊的说。”

    开玩笑,那种短信怎么能让她看到,还不被她笑话死,她还要不要活了!

    “切,小气!”

    肖菲赌气的白了她一眼,手里的叉子使劲儿插着盘子里的蛋糕,可怜的蛋糕在她一只夺命催魂叉的摧残下面目全非。

    “赶紧吃,吃完了跟我去一个地方。”桑枝催促着肖菲。

    端了咖啡一口气喝完,又两口将面前的蛋糕塞进嘴里,拉着肖菲就往外走。

    “喂喂……你要去哪啊,慢点,等等我,慢点啊……”

    肖菲被桑枝拖死狗似的拖着大步流星的走出甜品店。

    “这附近哪里有打字社之类的,可以打印的地方?”

    一边走着,一边语速很快的问肖菲。

    肖菲呆了呆,这是什么节奏,刚刚还在研究他男人的短信,怎么这么一会功夫就要去打字社打字?

    “你要干嘛?”忍不住问道。

    “工作!”

    桑枝回答的果敢简洁。

    开玩笑,当然不能你她知道,这事,天知地知,我知,他知,除了我们四个,绝不可能让第五个知道!

    拖着肖菲来到一家打字复印社,找了个空闲的电脑,一头扎进里边屋子闷头打字,将肖菲晾在一边。

    肖菲对桑枝的工作不感兴趣,倒是看到隔壁一家摄影室提起了兴致,趁着桑枝忙活的时候,跑去那里看人家照相影印去了。

    对着电脑屏幕稍加思索,一气呵成,一份满满一页纸的契约新鲜出炉。

    仔细校对一遍,让工作人员帮忙打印出来,拿着手里薄薄一纸契约,嘴角儿勾起一道邪恶妖媚的笑容。

    伸手抚了抚那页纸,“全靠你了!”然后小心翼翼的放进包包里。

    吃了晚饭又故意拉着肖菲逛了很晚的夜市,直到肖菲困得眼皮打架,才放她离开。

    桑枝掏出手机看着屏幕上几个未接来电,嘴角儿扬起得逞的笑。

    慢吞吞的回到酒店,房间里灯光昏暗一室暧昧。

    只是,没有如她所料,门少庭并不在房间。

    嘴巴不由得嘟起,心里微微的失落感划过心头。

    死人,没回来啊!

    可是房间里的灯怎么会开着?

    扁了扁嘴,进了洗手间。

    逛了一天的街,又乏又累,此刻最想好好洗个澡,然后饱睡一觉。

    裹了浴袍出来,一个悬空便被一双有力的手臂拥住腾空抱起。

    “啊……”

    桑枝吓得失声尖叫。

    声音未落,微凉的红唇便被一双炙热急切的温唇覆盖辗转缱绻。

    唔……

    “门少庭……你……”借着挣扎的空隙,桑枝用力的向外推着门少庭。

    这男人真会搞突然袭击,吓死她了!

    只是男人根本不会给她任何逃避的机会,一只胳膊紧紧将她禁锢在怀里,另一只手扣在她的脑后,硬生生的将她别扭挣扎的小脑袋按向自己。

    深吸了一口气,再次迅速而准确的袭上她诱人的香唇。

    桑枝心里又气又恼,双手抵在胸前,急中生智张口倏地咬住他薄而性感的红唇。

    “嘶……”吃痛的倏然松口,一脸吃惊的瞪着她。

    忍着疲惫的烦躁,伸手抹了把嘴唇,淡淡的勾着唇角儿看着她。

    桑枝被他看得有些心虚,下意识的后退一步,双手不自觉地护在胸前,一脸戒备的看着眼前这个脸色不善的男人。

    淡淡的将她望了半天,门少庭嘴角儿不由得抽了两下。

    忍着三天没有阖眼的困乏,那边事情才有了结果,他便马不停蹄的赶回来,见这个让他朝思暮想的小女人,没想到,没有想象中的温香满怀,倒被她给狠狠的咬了一口,嘴唇都渗血了。

    “真狠!”吸了吸唇角儿,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看着她。

    “你……流血了,我帮你……”昏弱的灯光下,她看到他唇瓣隐隐涔出的丝丝红艳。

    心里倏地一紧,手忙脚乱的起身去找纸巾。

    却被他一把抱住,将头抵在她的鬓角小猫似的磨蹭着。

    “真香!”桑枝无语的翻着白眼,转身使劲儿挣脱出他的怀抱,伸手抻了张纸巾递给他,“先擦擦嘴角儿吧。”

    听话的拿了纸巾随意抹了一下嘴角儿,随手一抛,再次将她抱住,头埋在她的胸口,感受着她跳的有些慌乱不规则的心跳。

    轻声呢喃:“枝枝,我好想你,你都不想我吗?”

    那声音如泣如诉,仿似受了多大委屈似的,弄得桑枝心里一阵阵的罪恶感。

    可是这不对!

    咬牙狠心,推开他。

    “门少庭,咱们谈谈。”说着坐在床上,指了指身边示意他坐下。

    门少庭淡淡的看了她一眼,耸肩,坐下,一副乖顺的样子,只那眼神儿不停的在她身上游走,丝毫没有表现的那么乖巧柔顺。

    “咳咳……”轻咳两声,试图转移他的注意力。

    “门少庭,我觉得咱俩这样下去不行,早晚会……会……”

    桑枝心里囧了囧,这话好听不好说啊。

    “嗯?会怎样?”挑眉摸了摸鼻子,天知道他现在根本听不进她说什么,只想拥着她好好的睡一觉。

    会出事!

    桑枝心里无奈补充,起身,将沙发上的包包拿了过来,在里边找出那纸契约。

    囧了囧,递到门少庭面前,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淡定下来。

    “为了今后能够和平共处,和谐共存,我觉得有必要对今后一起的生活做些约束性条款,这是我草拟的契约,你看看,要是没意见的话,就在乙方签个字。”

    桑枝声音很小,很心虚,低着头,眼角儿的余光偷偷扫着手里拿着那张纸一语不发的男人。

    看着纸上一二三条契约内容,门少庭唇角儿微微勾起,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一眼。

    “你觉得这个有必要?”语气没有意料中的暴怒,反倒一派的轻松写意。

    桑枝忍不住吞了口口水,点头:“嗯,很有必要!”

    “那好,你希望的,我都没意见。”说完拿起笔,大手一挥潇洒的签上自己名字。

    将纸和笔往桑枝手里一塞,“完事了?”

    “嗯。”没想到他会如此配合,桑枝心里怔愣纠结了一下,小丢丢的失落感顿然升起,说不出什么滋味,反正完全没有想象中的高兴欣喜。

    “来,继续!”说完一把将她抱住,火热的唇再次将她完全覆盖。

    “唔……”惊愕之下,那纸契约撒手而飞,飘落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