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变动来得太快,快得她根本来不及反应,两双炙热的唇便已经紧紧黏在一起,缱绻缠绵。

    “门……”声音卡在喉咙里根本发布出来。

    男人带着些许惩罚意味的吻霸道而狂热,丝毫不给她半点反抗的机会。

    脑子仿佛被瞬间抽空,无法思考,却直觉的这不对,事情不应该是这样发展的!

    “唔……门少庭……唔……”

    几次尝试沟通,却无功而返,反倒被男人强势的霸道攻城掠池,抢占主权。

    意识似乎在瞬间崩溃,心底深处那股蠢蠢欲动的情愫早已蓄势待发等待着机会破土而出。

    男人用情极深,紧紧怀住她的胳膊如钢钎般将她禁锢在怀中,让她无法动弹。

    似乎下了决心要定她,门少庭不再有任何的犹豫,带着些许赌气的意味,豁出去的一路直追。

    相拥的两人一起滚进柔软的大床,那双有些粗糙感的大手就已经迫不及待的覆上她最柔软的所在。

    浑身一颤,恐惧感立马袭遍全身。

    丝丝沁凉沁浸着她愈渐迷失的心神。

    “唔……”

    体内一股难以名状的热流蹿出,曼妙的身姿不由自主的纠结扭动,一双修长的美腿下意识的并紧。

    忍着难以启齿的羞涩,闭着眼睛,双手胡乱挥舞着,终于抓住他已经探下去的脑袋,倏地一把,紧紧的捧住,不让他继续探索。

    “契约第一条……乙方不得以……任何理由……强迫……强迫甲方……唔……”

    猩红的眸子沉了又沉,眼中喷火的欲望将她整个笼罩,心里低咒,该死的女人,这个时候居然还惦记着那该死的契约!

    “不喜欢吗?”收唇,舌尖儿在她羊脂白玉般的肌肤上画着圈圈儿,声音飘缈魅惑,透着致命的诱惑。

    “嗯……呃……”嘤咛出声。

    整个身子止不住的轻颤,那种浑身脱力的想要抓住一根浮萍借力的原始本能,让她下意识的将手指深深插进男人浓黑细密的发丝里,使劲儿纠结狂抓。

    嗤笑一声,明明已经动情,还强装镇定,真是个虚伪的小女人!

    深吸一口气,不再为难自己,也不再纠结她矛盾的身心交战,低头将两人的身体跟紧密的契合在一起。

    当那处硬邦邦的抵处,意识再混沌,她也明白接下来即将会发生什么?

    发自内心的想喊停,可是心底又一个声音在引诱着她,继续,继续……

    感觉到女人因为紧张害怕而全身紧绷,门少庭双手轻轻将她托起,氤氲的柔光将她罩住。

    “乖,不怕,一切有我……”

    声音温柔的如催眠曲让桑枝一颗慌乱纠结的心,就那么倏地一下平静了下来。

    带水的眸子楚楚动人的望着他,声音娇羞中带着些许撕裂:“会……疼吗?”

    噗……

    门少庭强忍着喷笑的冲动,小女人真可爱!

    “一点点,相信我就疼一下下。”温热的气息继续蛊惑她的神志,不动声色的将她紧绷在一起的双腿分开,探手而下……

    感情一触即发,如洪水猛兽般疯狂席卷而来。

    满室旖旎缱绻伴着声声魅惑冲击着深沉的黑夜……

    一夜激情,桑枝不知道自己被折腾了几回,更不知道自己被折腾了多久,一次次的缠绵痛处快乐交替几乎将她的身心撕裂几半。

    最后终于无力的倒在他怀里昏睡过去……

    满足幸福的看着怀中熟睡的小女人,轻轻在她额上印上一吻,小心翼翼的起身,将她抱进洗手间细心的帮她清洗身上爱的痕迹。

    睡梦中,感觉有人在搬弄着自己,艰难的挑了一下眼皮,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熟悉的脸庞,便咕哝一声又自睡去。

    轻笑摇头,轻柔的帮她处理好,裹了浴巾擦洗干净,才又将她抱回床上,躺下,紧紧拥着她,沉沉的睡了……

    昏黄暧昧的床头灯下,那纸惨白惨淡的契约,孤零零的躺在角落里,好不凄凉!

    撑着一身欲裂的酸疼醒来,抬眼便望见男人安详静谧的睡脸近在咫尺。

    昨夜重重令人脸红心跳的画面不断跃入脑海,桑枝就觉得自己体温陡然飙升,从头发丝到脚趾头无不烧烫的厉害。

    轻轻挪动身子,想要从男人怀里出来。

    才一动,男人搭在她纤腰的胳膊便倏地缩紧,又将她用力的带进自己怀里。

    碰触之下,桑枝才愕然惊觉自己与他竟然不著寸缕这么坦诚相待的拥在一起睡了一夜。

    “啊……”惊叫出声,伸手推搡着男人的坚实健硕的胸膛。

    “醒了?”抬眼却对上门少庭一脸戏谑的柔情。

    小脸儿倏地羞红一片,低头,不敢去碰触他满是温柔的眸子。

    望着将头躲进被子里的小女人,门少庭无声的笑了。

    “小心憋死,我会心疼的。”一把将她的头捞出来,翻身便将她压在身下。

    原本烧烫的身体,在另一具烧烫的碰触下更加难耐,忍不住的扭动着。

    那火热的坚硬让她害怕,昨夜就是那东西折腾的她死去活来,现在想想仍然心有余悸。

    “门少庭……”可怜巴巴的望着他,眼里满是祈求。

    知道昨夜自己的放纵害苦了她,门少庭心里多少也有愧疚,毕竟那是她的第一次,自己实在太迫不及待也太粗鲁了些。

    “别动……”压在她身上男人的声音有些暗哑,明显的在艰难控制着自己的欲望。

    “不知道早晨男人那方面最敏感吗?不想让我干你就给我乖乖的别动!”天知道他身下的这小女人有多么诱人,让他忍不住的想要一次又一次。

    “呃……”是这样咩?

    桑枝就真的不敢动了,挺尸似的仰面躺着,可怜巴巴的看着门少庭。

    半晌,“咳咳,你好重,压得我喘不上气来了。”憋得脸红脖子粗的桑枝终于憋出一句话来。

    噗……门少庭喷笑出声,翻身下来,一把将她楼进怀里。

    “好想再要……”将头埋在她的颈项中,音声中透着欲求不满的难耐。

    桑枝吓得浑身一颤,“那个……该起床了!”

    她真的快要撕裂的感觉,再来她会死掉的!

    “傻瓜,乖,再陪我睡会儿!”门少庭将她紧紧拥着,搂的她几乎透不过气来。

    “唔……你别乱来……”她是真的怕了,谁说不疼的,谁说就疼一下下的,分明就是撕心裂肺好不!

    半晌没听到男人的声音,扁了扁嘴,嘟囔道:“这么快又睡着了?”

    窝在他怀里,抬头看着他柔和的睡颜,听着他均匀的呼吸,鼻尖儿处不时传出的温热的气息,桑枝莫名的觉得踏实,似乎昨夜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糟糕,至少……至少不是很令她讨厌。

    看着熟睡的男人,桑枝也忍不住的打个哈欠,往他怀里拱了拱,寻了个舒服的姿势,也睡了。

    半睡半醒之间,仿佛听到男人带着些许恳求的声音:“枝枝,试着爱好不好?”

    忽然眼眶里就有两滴晶莹的泪水滴落下来,轻轻点头,将头又往他怀里靠了靠,“嗯。”

    声音几不可闻,却换来男人唇角儿微扬,满足的笑了。

    或许……真的可以试着爱,试着爱他!

    再次醒来,已经是下午时候。

    睁开眼睛便听到自己肚子不争气的咕噜声,羞红着一张脸,不敢抬头去看男人一脸戏虐的表情。

    “对不起……”桑枝觉得自己很丢人啊,在这男人面前简直毫无形象可言。

    “傻瓜。”宠溺的在她娇俏的鼻子上刮了一下,“跟自己男人有什么好害羞的,起床,喂老婆!”

    桑枝一口口水呛住,上校同志,你这话咋听着跟喂猪一个语气呢!

    拖着依旧酸痛无力的身体再无数次叮嘱门少庭转过身不许看的碎碎念下,慢吞吞的换上衣服,进来洗手间。

    看着镜子里白皙的脖子上那几颗清晰令人浮想联翩的爱恨,桑枝又羞又气。

    小心翼翼的撩开上衣,身上密密匝匝的满是他留下的痕迹。

    臭男人,真狠!

    自己不过是咬破了他嘴唇一下,他就变本加厉的在自己身上留下这么多淤痕,简直太无耻了!

    身上的还好,有衣服可以遮住,可这脖子上要怎么办?

    对着镜子运了半天气,最后才认命的洗漱出去,经过一脸笑意的男人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不管他无辜懵愣的表情,径自打开衣橱,从行李包中翻弄寻找着。

    “怎么了?在找什么?”门少庭洗漱出来,桑枝仍自翻弄着,腮帮子鼓鼓着,一脸的没好气。

    怎么就没带一条丝巾或者高领衫之类的呢?

    半天无功而返,抬头,狠狠的瞪着门少庭,纠结了一下,叹了口气无奈的道:“算了,还是叫东西来房间吃吧。”

    不明所以的门少庭以为她哪里不舒服,一脸担心的问:“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我带你去看医生。”

    桑枝白了他一眼,指了指自己脖子气呼呼的道:“这样子怎么出去见人!”

    噗……

    门少庭喷笑出声,感情小女人是在别扭这个呢!

    一把将她揽在怀里,“这有什么啊?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大家成年人,都了解的。”

    一边笑着一边拥了她往外走。

    “不要,很丢人好不好!”桑枝甩开门少庭的胳膊,余光扫了一圈房间,“咦,那张纸呢?哪去了?”

    她明明记得昨夜还拿着那张纸让门少庭签了字来着,然后……然后突然发生变故,然后那纸……就这么不翼而飞了?

    她一下午的心血啊!

    “烧了。”门少庭轻松淡定的说道。

    “什么?烧了?你……”桑枝指着门少庭激动的说不出话来,他怎么就能给烧了呢?那是她用来保全自己的护身符啊!

    “你有意见?”门少庭淡笑,一把将她揽在怀里就往外走。

    “你出尔反尔!”桑枝气急败坏的瞪眼。

    “你勾引我在先……”

    “我……”哪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