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缩在门少庭怀里做贼似的出了酒店,顾不上咕咕叫着唱空城计的肚子,先找到一个服饰小店,买了条丝巾,遮住脖子上那点点羞红,这才放心大胆的被门少庭牵着去了饭店。

    今天一整天门少庭都有时间,陪着她寸步不离。

    桑枝没有召唤肖菲,正好周末,肖菲也乐得和郑尧二人世界。

    “这几天你们都去了哪里玩?”门少庭一边将鱼刺细心的挑干净放进她碗里,一边很随意的问道。

    “去了龙潭寺,云香山,潜山,飞落湖……”桑枝掰着手指头一一数给门少庭听。

    “三天时间就将景点走的差不多了,你们效率挺高啊!”门少庭宠溺的抚了抚桑枝柔顺的秀发,笑得一脸柔情。

    见他挺高兴的样子,桑枝小心翼翼的看着他,轻声问道:“那个……契约,你真的给烧了?”

    门少庭眸色一黯,放下筷子,淡淡的望着她,语气一如往常的平静无波:“你觉得咱们俩的关系还有必要用那张纸来约束?”

    桑枝咽了口唾沫,经过昨夜,其实那张纸真心没起到什么作用,但是,里边有一条很重要,而起他也签字了,不是吗?

    “桑枝,你告诉我,你对我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吗?还是说心里有些讨厌我?”

    门少庭问得一本正经。

    他心里明确自己对她的感情,但却不明确她对自己的感情。

    让她在短时间内爱上一个从未见过面的人,这显然是有些强人所难。

    如果不是四年前那次偶然,让他见到桃林边落英纷纷下恬淡静若处子般的她,如果不是那次的惊鸿一瞥,将她脸上那若有似无的淡淡的忧伤烙印在他的心底……

    再者,如果不是半年前,她淡然安详的身影跟朋友热闹的婚礼形成明显的对比,让他几乎一眼便认出了她,或许,那天的婚礼他不会头脑一热硬生生的将她扯进自己的生活,更不会由着自己的心这么放纵沉沦深陷对她的爱里不能自拔。

    他对她的爱,可以说不是没来由的,更不是一朝一夕的速成,那么他又有什么理由要求她对他的感情能在短短几天的时间里改变呢?

    可是,虽然心里明白,门少庭问出那句话的时候,胸口还是感到一阵闷闷的憋得难受。

    “我……”未料到门少庭会有此一问,桑枝顿时语塞。

    关于自己跟门少庭的关系,几天来,桑枝不是没有想过,而是刻意的忽略事态发展的根本,而执着的将事情固定在发生的那一霎那。

    她与他的婚礼是意外,婚姻更是意外中的意外。

    就像是两个原本不可能有交集的人,被突然发生的某件事情硬生生的扯在了一起,这事情本身就透着不可思议,让她一时间有些接受不了。

    可是桑枝明白,自己心里并不排斥门少庭,经过几天的接触,甚至开始有些习惯他的存在。

    只是越是这样,她心里就没来由的越是害怕,害怕自己会越陷越深,不可自拔。

    见她低头不语,门少庭轻叹了一口气,伸手将她小手抓住,“桑枝,我答应你,如果有一天,你真的觉得我不合适,想要离开,我会毫不犹豫的放你走。”

    顿了顿,深深看了她一眼,才又缓缓道:“所以,你真的不需要弄那么一张纸来时刻提醒自己也提醒我,答应我,跟着自己的感觉走,好吗?”

    在他深情的注视下,桑枝觉得自己挺矫情的,他说得没错,两人关系已经这样了,名不符实的婚姻也经过昨夜变成了有名有实,现在自己还纠结在一张纸上,又有什么意义呢?

    想到这些,霍然开朗,甜甜的笑了笑:“好,我答应你,或许,我们可以试着爱上彼此。”

    门少庭一颗悬着的心陡然落地,笑得一脸灿烂,“我一定会让你死心塌地的爱上我!”

    桑枝翻了翻白眼,上校同志,自信过头就是自负!

    吃饱喝足,出了饭店,看看已经西偏的太阳,桑枝无限感慨:“这一天就这么浑浑噩噩的过去了。”

    “那你想怎么过?”门少庭闷笑。

    一把挽上门少庭的胳膊,“门少庭,我怎么觉得自己在昆城整天无所事事,就是个混吃等死的主儿呢?”

    不是来旅游的吗,玩也玩了,吃了吃了,可怎么就感觉活得那么不充实呢?

    “你是习惯了以前的两点一线式生活了,猛然放松就会觉得不适应。”门少庭一针见血的指出问题所在。

    “或许吧,你有没有这种时候?”依偎在他宽厚的怀里,仰着小脸儿笑吟吟的看着他。

    歪头做思考状,“十八岁前不懂事,没想过这么深奥的问题,十八岁后参军考军校,一直浑浑噩噩混到现在,倒也不觉得是在混吃等死。”

    “呸!”桑枝轻捶娇笑,这男人这是拐着弯的骂自己幼稚呢!

    迎着落日的余晖两人边走边聊着,从各自小时候的事情,一直聊到长大,学习,工作。

    不知不觉中,彼此的心又靠近了一步,彼此的了解也更近了一层。

    “老婆,咱们回酒店吧?”门少庭说这话时候,眼里闪着满满期冀的光彩。

    桑枝倏地就红了小脸儿,不用想也知道这货又在想什么呢!

    “不要!”抬头,看到前边不远有一家影院,“咱们去看电影。”

    说着不由分说的拉着门少庭就往前跑去。

    门少庭一脸无奈的苦笑,紧紧跟着她来到售票口。

    “看哪个?”尽管心里颇感无奈,因为她喜欢,他便由着她,宠妻如此夫复何求!

    “嗯……想看这个,文艺爱情片。”

    看到门少庭明显皱眉的表情,桑枝心里忽然就觉得很愉快。

    一边说着一边推着他往旁边的零售部,“我排队买票,你负责买爆米花和可乐!”

    门少庭囧了囧,看电影一定要吃爆米花喝可乐吗?这都什么逻辑?

    “快去啊!”见他杵在原地一动不动,桑枝又气又笑。

    卫生巾都帮她买过了,还在乎可乐爆米花吗?

    “亲老公一个先!”说着一本正经的指了指自己嘴唇,将头凑了过来。

    桑枝囧的一脸通红,偷眼看了看周围密密匝匝的人群。

    推了他一把,笑嗔道:“别闹了,快去!”

    唔……

    被他双手捧住狠狠吻上,才要发作,却已经速度放开,一脸得逞的笑着往旁边零售亭去了。

    桑枝怀里抱着大桶的爆米花,端着可乐,一脸满足的被男人牵着走进电影院。

    将头枕在男人的肩头,看着文艺范十足的爱情片,吃着爆米花喝着可乐,桑枝感觉从未有过的满足。

    “门少庭,你知道吗?这还是我第一次跟一个男人进电影院看电影。”

    抓了她的小手紧紧握着,“你跟我一起,还会有很多很多个第一次。”

    看着她饱含水渍的双眸,门少庭心里一暖,伸手将她揽在怀里,手指腹点上她娇俏的鼻尖儿,“小样儿,这样就感动的要哭了!”

    “门少庭,你不许睡,陪着我看完哦。”桑枝眼睛盯着银幕,心里却是满满的幸福。

    轻抚着她柔顺的长发,低头轻轻亲吻着,对他来说,她的秀发要远比那无病呻吟的爱情片吸引力来的大。

    偌大的影院内一片漆黑鸦雀无声,只除了银幕上不断变换的画面和声音。

    大家都是文明的看客,很自觉地维持着场内的秩序,聚精会神的看着电影。

    忽然电影放映中断了那么一下,虽然只是一瞬,间隔也就一两秒时间,短的几乎不被人察觉,但却没能逃过门少庭一双锐利的鹰眸。

    神色一凛,低声道:“枝枝,听话,先出去,去门口等我。”

    说完不待桑枝反应拉了她便走。

    “喂,怎么了?”桑枝一脸茫然,不明所以的被动的被他拉着走。

    到了出口,将她推向外边,“乖,去门口人多的地方等我,别乱走,听话!”

    被他一说,桑枝的神经顿时紧张了起来。

    咽了口口水点头,乖乖的走到一边,然后看着他转身消失在黑暗中……

    刚才那一瞬的断电让门少庭心里隐约有种不好的感觉,绝不是偶然。

    转身来到影院后台,找到工作人员。

    “刚才断电怎么回事?”

    工作人员看了他一眼,有些不耐的问:“你是?”

    门少庭拿出工作证晃了晃,“刚才究竟怎么回事?”

    “电线老化,跳闸了。”见了军官证,工作人员明显的有些紧张,说话也变得毕恭毕敬。

    其实电影院偶尔会发生类似情况,工作人员已经习以为常,并不会多想,只有短短的数秒,观众都不会察觉,只当是电影切换镜头呢。可没想到却没逃过这军官的法眼。

    “带我去看看。”门少庭直觉的不是那么简单,隐约的有种预感,或许这次的事情,跟自己的任务有关,那些人开始动作了。

    尽管不情愿,工作人员还是很配合的带着他去检查了各条线路。

    以门少庭的专业眼光来看,这影院的线路虽然老,但还没老化到动不动断电跳闸的程度。

    这更让他坚定了自己心里的想法。

    从影院出来,看到桑枝正蹲在零售亭旁边的一棵电线杆底下,一脸担心的朝影院门口张望着。

    见他出来,一跃而起,一路小跑儿奔了过来。

    一头扑进他怀里,紧张的问:“怎么了?没事吧?”

    门少庭将她拥在怀里,淡笑摇头,“没事,电线老化跳闸而已。”

    桑枝释然的松了口气,瞪了他一眼,“你呀就是职业病,好好的一场电影泡汤了。”

    门少庭一脸赔笑,“我不好,等回了京城,我带你去看汽车电影!”

    “真的?”桑枝双眼倏然亮了起来,挥着小手欢呼雀跃着满是期冀:“一直听说汽车电影院,还没机会去看过,听说很不错!”

    “嗯,是、很、不、错!”某男笑得一脸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