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听着怀里女人平稳均匀的呼吸,低头在她额上轻轻一吻,门少庭小心翼翼的将她的头放平在枕头上,然后又蹑手蹑脚尽量不弄出一点声音的下床……

    转身才要向外,胳膊却被一只小手紧紧的抓住。

    回头,正对上桑枝一双担心的眸子,“小心点,早点回来。”

    坚毅刚硬的铁血汉子心里顿时一软,转身将她紧紧抱住,深深吻上她诱人的香甜。

    良久,才给了她一个安心的微笑,“乖乖在酒店等我,尽量不要出去,无聊的话就让肖菲来陪你,我会尽快回来。”

    见桑枝乖顺的点头,门少庭才又用力的抱了抱她,而后果断转身出门。

    桑枝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从门少庭微蹙的眉头可以猜到事情一定不会太简单,望着他的身影消失在关门的瞬间,她的心没来由的一沉。

    酒店外一处拐角,一辆军用越野车如一尊黑佛般静默等候在那里。

    门少庭直接开门上车,随着一声刺耳的车胎摩擦声,车子急速驶离。

    一夜辗转无眠,天蒙蒙亮时,索性也睡不着,桑枝便穿了睡袍,抱着抱枕坐在飘窗上看风景。

    房间坐落在“新都”酒店十九楼,正好临街,从这里望下去昆城最繁华的街道尽收眼底。

    说不上究竟在看什么,反正就抱着抱枕倚在飘窗上对着外边发呆了半天,直到敲门声骤然响起。

    看到顶着一圈熊猫眼,披头散发狼狈吓人的桑枝,肖菲吓得差点尖叫出声。

    还好及时捂住嘴巴,进屋,东瞧瞧西望望的,一脸的不可思议。

    “我说桑枝,才一天工夫你怎么就把自己弄成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了?昨晚打连战一夜没睡吧?我就说嘛,这女人跟男人不能比的,你看你家门大上校,人家一早就清清爽爽的忙去了吧,你倒好,弄得跟个游魂似的。”

    肖菲一进门就开始喋喋不休,充分发挥她狗血的想象力,硬生生的将一夜未眠的桑枝说成了纵欲过度的后遗症。

    桑枝无聊的翻着白眼儿,“你瞎说什么呢?你那脑子里整天除了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就没点正事!”

    瞪了她一眼,转身去洗手间收拾自己。

    照镜子时候,桑枝也被自己惨不忍睹的形象吓了一跳,难怪肖菲会笑话,自己这形象也确实惨了点。

    “今天我带你去逛庙会吧,听说城东开庙会了,一年一度的少数民族风情庙会。”肖菲挽着桑枝的胳膊笑得一脸灿烂。

    桑枝其实挺想去,但想起门少庭临走时候的话,还是摇了摇头。

    “今天哪也不去了,咱俩就在酒店里待着聊聊天吧。”

    对于桑枝的提议肖菲明显的有些扫兴,“你真是的,好不容易来昆城,多走走转转呗,还是说我没有你家门上校魅力大,不愿意跟我一起逛啊!”

    桑枝笑着戳了戳肖菲的脑门儿,“呦呦,好大一股酸味啊!”

    然后又拉了肖菲正色道:“门少庭让我尽量在酒店不要外出,我担心……担心他会出事。”

    看到桑枝一脸担心的表情,肖菲的心也变得有些凝重了,伸手紧紧握住桑枝的手,安慰道:“没事,别担心,不会有事的。”

    酒店的咖啡厅里,两人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看着桑枝一脸心不在焉的样子,知道她心里担心着门少庭,肖菲便想尽办法的转移她注意力,给她讲自己在昆城这段日子见到听到的有趣的事情。

    “郑尧在昆城有两年了吧?还没说什么时候回调吗?”

    当初肖菲跟着郑尧从京城来到昆城一起生活,桑枝就不太赞同,觉得两人没名没分的就这么跟着他,总觉得有些不踏实。

    “嗯,快了,说是正在办理手续了,估计也就这几个月的事了吧,回去直接提正处。”

    说起郑尧,肖菲那一脸幸福的样子看得桑枝心里直炸毛。

    真是一物降一物,天不怕地不怕活泼可爱的肖菲就单单栽在郑尧这个看上去跟个闷头疙瘩似的男人身上了。

    “你跟他,你俩的事……”桑枝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问,因为每次提及,都会被肖菲避重就轻的一笔带过。

    “枝枝,我俩昨天聊了很多,他说这次回去就跟我爸妈去提亲,把我们的事情定下来。”说到这,肖菲神情有些激动,桑枝能感觉到她拿着勺子的手都在轻颤。

    “太好了,你这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好日子将近了,恭喜你。”

    肖菲和郑尧的恋情,桑枝一路看过来的,说实话,一直以来都是肖菲热情似火,郑尧若即若离。桑枝对郑尧心里多少有些意见的,替肖菲不值,现在两人终于要修成正果了,她当然替他们高兴。

    “到时候我一定给你们策划一场感天动地的盛大婚礼,当做我的贺礼。”

    “那还用说,必须的啊!”肖菲笑得一脸灿烂,仿佛那天已经近在眼前。

    两人就这么边喝边聊着,不知不觉天色将晚。

    看着窗外昏黄的街灯,桑枝忍不住伸个懒腰,“这一天就这么过去了,真快!”

    肖菲忍不住打趣儿:“你也不想想自己是什么时候起的床,洗完脸都下午了好不!”

    桑枝莞尔,其实还真不是她起床晚,而是因为起得太早了。

    郑尧打电话过来,说晚上有个饭局不能陪肖菲一起晚餐,让她自己吃。

    肖菲也就不着急着回去,干脆跟桑枝一起吃了晚饭,再让郑尧过来接上自己一起回去。

    晚饭也是在酒店吃的自助餐。

    肖菲大口朵颐着,脸上笑得那叫一个灿烂,“跟你混还真不错,我还是头一次吃六星级酒店的自助餐呢。”

    桑枝好笑的白她一眼,“瞧你这点出息,将来跟郑尧结婚了,也大小算个官太太,得懂得矜持,懂不!”

    肖菲满不在乎的挥手,“我家郑尧才不在乎,他不喜欢我抛头露面,就喜欢金屋藏娇。”

    “你呀,就是一个傻货!”

    吃完饭又等了一会儿,郑尧才开车过来接肖菲。

    送走肖菲,抬眼看看黑沉沉的天空,乌云遮月,似乎要下雨的样子。

    转身走进酒店大厅,不经意间被一个匆忙而过的身影撞了一下。

    唔……

    桑枝被撞得一个趔趄差点跌倒,捂着肩头气呼呼的想找那人理论。

    那人却似乎很着急,连礼貌性的一句道歉都没有,只脚步稍顿了一下,似乎确认她没什么大事,随即便急匆匆的往外走去。

    当桑枝转头的时候,只看到他一抹急匆匆的背影自眼前一闪而过。

    就这么擦肩而过的瞬间,却让桑枝心里倏地一紧,仿佛神思飘出脑壳般的怔愣当场。

    “少轩!”

    随着一声惊呼,人已经跟着追了出去。

    那个身影多少次在她梦里出现,让她魂牵梦萦挥之不去……

    一口气追出酒店大门口,桑枝才赫然发现,那抹身影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在昆城?

    突然消失了四年的他居然会在昆城,而她居然就这么又一次的与他擦肩而过。

    “老大,老大,猎鹰呼叫……”

    “讲!”

    越野车里,门少庭一双如鹰鹫般锐利的眸子紧紧盯着车上的显示器,声音果敢冷硬,与平时的温润柔和判若两人。

    “目标出现,呃……丫的太狡猾,被他甩了!”对讲机里传来猎鹰无比懊恼的一声咆哮。

    “笨蛋!回去给我面壁去!”门少庭狠狠的啐了一口,趴了几天窝好不容易等着他出动了,竟然就这么轻易的被人家甩了,简直太给“毒刺”丢人了!

    “嗷……”猎鹰一声哀嚎。

    “报告目标最后出现方位。”门少庭没心思顾及猎鹰脆弱的玻璃心,冷冷的问道。

    猎鹰咽了口唾沫,“新都酒店门口,我明明一直跟着来着,就刚才一眨眼的功夫就不见人了。”

    猎鹰习惯性的碎碎念着。

    听老大的语气,看来自己这顿惩罚是在所难免了,可是他真的替自己叫屈啊,谁叫那货撞了人就走,害的他一分神注意那个被撞的女人,结果被他甩掉了。

    “新都酒店”?

    门少庭心里一滞,赶紧拨打桑枝号码。

    没人接,连续拨打数遍,均是无人接听。

    门少庭的心倏地绷紧,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的撞了一下,憋闷的难受。

    “掉头,去新都酒店!”冷冷的下了命令,张毅吓得大气不敢出一声,立马启动了车子。

    桑枝站在酒店门口怔愣半天,夜风带着一阵凉意袭来,才惊觉的打了一个寒颤。

    颓然的转身往回走,心里却依旧想着刚才那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

    擦肩的一瞬她便认出了他,而他却没有认出她,形同陌路似的视而不见。

    桑枝说不上心里是怎么样一种感觉,那种凄苦酸涩又有些不甘的情绪交杂在一起,让她心里说不上来的难受。

    他出现了,就像他四年前消失时候一样突然。

    究竟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事?

    她的记忆里,他是个英俊帅气的大学讲师,为了能经常见到他,她才选修了心理学。

    可是暗恋终究结不出甜美的果实。

    等她终于鼓足勇气想要跟他表白,他却突然人间蒸发,就仿佛从来不曾在学校里出现过,从来不曾在她生命里出现过一样。

    桑枝不知道自己脑子里在想什么,电梯上到顶楼才愕然发现自己根本没按下楼层键。

    嗤笑自己一下,按下十九层,一路心神不宁的往房间走。

    掏出房卡才要开门,便被从里边突然拽开的门下了一跳。

    瞬间身体跌进一个温暖坚实的怀抱。

    唔……

    微微挣扎一下,看清是门少庭,嘴角儿不由得勾起浅笑,“你回来了!”

    紧紧将她搂在怀里,他一颗害怕的七上八下跳乱了节奏的心才渐渐安定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