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感觉到他的紧张,忽闪着一双大眼睛,将他望着,“怎么了?”

    “打你电话一直没人接。”门少庭将头埋在她的胸前,声音闷闷的透着不快。

    “呃……我忘记带手机了。”

    桑枝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挣开他的怀抱,拿起床上扔着的手机,里边全是他的未接来电。

    “有事?”见门少庭的手机来得这么密集,桑枝心里有些疑惑。

    门少庭拉着她坐下,一脸认真的将她望着,半晌才摇摇头:“没事,就是打你手机没人接,担心你出什么事。”

    桑枝笑笑:“我能出什么事呢,一整天都很听话的待在酒店里。刚刚是去送肖菲,忘记带手机了。”

    “嗯,没事就好。”门少庭释怀的笑笑,或许是自己太过紧张了,他应该不知道她的存在,或许今天出现在“新都酒店”纯属偶然,并不一定是冲着她来的。

    “你办完事情了?”压下心里的疑惑,强迫自己尽量不要在面对门少庭的时候脑子里还想着另一个男人,这样对门少庭不公平。

    眉头微蹙,“没。”

    “哦。”有些淡淡的失落,闷声应着,一时间找不到话题,就那么突然的冷了场。

    “你去哪儿?”桑枝才要起身,便被门少庭紧张的一把拽住。

    桑枝囧了囧,她不明白今天的门少庭是怎么回事,仿佛心事很重。

    笑了笑:“我想去洗手间。”

    门少庭囧了下,放开她。

    却在桑枝转身的瞬间,又突然的一把将她抱紧,不由分说的将一条项链戴在她脖子上。

    只觉颈上一凉,低头看去,才发现脖子上赫然戴着婚礼上雷刚送的那条价值不菲的项链。

    这条项链在婚礼结束后,桑枝便很自觉地交还给了门少庭,桑枝不是贪图的人,尤其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更不会占为己有。

    当时门少庭二话不说,只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接了项链便收了起来。

    现在这又突然的给她戴上,这是闹哪样啊!

    “门少庭,你……”桑枝伸手想要去摘项链,这东西太贵重了,戴着它心里总有种不踏实的感觉。

    “别摘,戴着,一直戴着它。”门少庭伸手压住她的小手,“乖乖的听话,就算是睡觉也别摘下来,答应我。”眼里满是恳求。

    “可是……”桑枝还是有些纠结,“戴着它睡觉会硌得慌。”

    噗……

    门少庭终于笑了出来,今天来的第一次放松。

    紧紧将她搂在怀里,鼻尖儿蹭着她柔滑的脖颈,又痒又麻的难受,弄得桑枝哭笑不得。

    “我在的时候就允许你摘下来,不在的时候一定要戴着,嗯?”声音轻柔却带着霸道。

    桑枝下意识的点点头,“可是,为什么啊?这个会不会太招摇了?”

    这种贵重的珠宝,就算是有钱人家的太太小姐,不是也会很宝贝的存放起来,只在一些隆重的场合佩戴一下吗?毕竟鸽子蛋大小的一颗顶级红宝石啊,每天这么戴着是得有多招人妒啊!

    “让你戴着就戴着,哪那么多为什么?只要我老婆喜欢,让别人羡慕嫉妒恨去吧!”门少庭说得一脸轻松,满是享受的将她抱着。

    桑枝扶额望天花板,搞不懂这男人阴一阵晴一阵的脾气。

    “怎么了?”

    感觉到怀里女人的挣扎,门少庭不由得瞪眼。

    桑枝一脸无辜,“我内急!”

    “……”看着憋红了脸的桑枝,门少庭再次爆笑出声,感到从未有过的轻松。

    被他拥在怀里饱睡了一觉,醒来时候,看到旁边平整无痕的床,桑枝又呆了呆。

    她到底是嫁了一个怎样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男人啊!

    伸手触及到脖子上那颗圆润透亮的宝石,不由得微怔。

    直到现在她也想不明白,为何门少庭昨天会急急的回来,然后将这项链套在自己脖子上。

    闲着无聊,拿了从家里带过来的平板上网,查找这项链的资料。

    一查之下,桑枝吓得大吃一惊。

    她知道这项链很名贵,却不知道它居然是价值连城的无价之宝。

    “玥心”,是这项链的名字。

    看了它的相关资料,桑枝再看自己脖子上这条项链,怎么看怎么觉得亚历山大。

    那种从平头小老百姓突然一夜暴富成世界首富的感觉是怎么样子的?

    没错,桑枝现在就有种一夜暴富的感觉。

    因为这项链,自己瞬间从普通白领跻身成了千万富婆!

    可是为毛没有多少高兴雀跃,却隐约有种惶恐担心呢?

    “亲爱的,”肖菲打来电话,语气里满是撒娇,“我今天要帮一个影楼拍外景,没办法陪你了,你自己照顾自己好好玩吧,实在无聊就多骚扰骚扰你家男人。”

    桑枝无奈的笑笑,答应着挂了电话。

    想了想,换了件宽松舒服的t恤,将项链藏在里边,刚好能恰到好处的将那颗夺人眼球的红宝石盖住。

    无奈的笑笑,拎了包了出了房间。

    记得门少庭的嘱咐,桑枝尽量的不出酒店活动,但心里那份期冀使然,来到酒店大厅角落的休息区里,要了杯饮料,拿了本杂志随意的翻看着,眼睛却时不时的往大厅与酒店大门口瞟着,留意着来往的每一个身影。

    她只是心存侥幸的希望还能够再次的遇见他。

    坐了一上午,桑枝也没有遇到期望中的结果,正有些丧气,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

    “喂,妈……”

    电话是母亲打来的,莫青莲开口就埋怨女儿,结了婚就忘了娘,出去蜜月好几天也不给家里打个电话报个平安的,是不是跟着门少庭俩人玩疯了,乐不思蜀了。

    桑枝无奈的苦笑,“妈,我有你说的那么贪玩吗?过两天吧,应该过两天就回去了,到时候我给你们带礼物哈。”

    “去去,礼物就算了,自己爹妈不用客气,但是别忘了给你婆家每人带上个礼物,别让人家挑了理。”莫青莲不停的嘱咐着,生怕女儿哪里做得不好,得罪了公婆将来遭罪。

    “嗯,知道了,还是老妈想得周到。”

    “少庭对你还好吧?他没在你身边吗?”半天没听到女婿的声音,莫青莲心里感觉有些不对劲儿。

    “他啊,他对我挺好的啊,那个他排队给我买小吃呢,先不跟你聊了啊,他招呼我了,我先过去了。”说完不顾母亲咆哮般的抱怨快速的挂了手机。

    桑枝手机里跟自己老妈打着马虎眼,要是让老妈知道自己这几天在这里的情况,估计会后悔让自己嫁给门少庭吧。

    粗粗的吃了口饭,想到母亲的嘱咐,桑枝拎着包出了酒店,独自前往昆城有名的特色商品街。

    这条街肖菲跟她介绍过,还特意说了要是带礼物啥的就来这里淘,总能淘到中意的特色物件儿。

    打车在商品街下车,桑枝慢慢的走过一家家商铺,一个个货摊。

    看了半天,找了半天,也不知道该买些什么。

    直到这时她才发现,自己对门家一大家子根本不熟悉,谁喜欢什么厌恶什么根本搞不清楚,所以这礼物挑起来也是没个目标,看着琳琅满目各色各样的商品,反倒不知道该买些什么才好。

    犹豫了一下,拨通了门少庭的电话。

    “一个人在逛街?”手机里传来门少庭的轻笑,语气颇为轻松,看来心情不错。

    “嗯,”顿了顿,桑枝才又开口:“那个……我想问爷爷、爸妈和小姑都喜欢些什么,那个……回去的时候总要给带些礼物才合适。”

    “等我,我一会儿到。”不待桑枝说完,门少庭已经挂了电话。

    望着手机呆愣了半天,桑枝才缓过神儿来,他都没问自己在哪里,是要去哪里找自己啊!

    在一个首饰摊上驻足了半天,看到一对很漂亮的纯银耳坠,桑枝自己很喜欢,但是向来不戴这些,犹豫着要不要买下来送给还没有见过面的小姑子,也不知道那姑娘有没有扎耳朵眼。

    “门玥玮一定会喜欢的尖叫。”一只大手将她手里的耳坠接过去,门少庭一脸笑吟吟的看着她。

    这女人居然会想到给自己家人买礼物,这算不算是默认了他们的关系?

    想到这层,门少庭心里就仿佛吃了蜜似的,直甜到心底。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桑枝吃惊的看着门少庭,嘴巴张的能塞下一颗鸡蛋。

    她明明记得自己没告诉他!

    门少庭神秘一笑,拉了她的小手放在唇边吻了一下,“这算不算是心有灵犀?”

    桑枝无奈的翻了翻白眼儿,还心有灵犀,骗鬼呢!

    却也懒得在这个问题上跟他纠结,指着那耳坠认真的问道:“你说你妹妹真的会喜欢这个吗?”

    “我老婆买的,她敢说一个不喜欢试试!”门少庭拉着桑枝笑得一脸温柔。

    桑枝白眼儿狂翻,这货真霸道!

    让老板帮忙打了包装,被门少庭拉着,二人就这么悠闲的逛起街来。

    桑枝给自己母亲和婆婆每人挑了一条丝巾,又给老爸买了一条檀香木的手链,给老爷子买了棵人参,给门正带了两瓶当地有名的杏花酿。

    在街上吃了晚饭,两人才拎着满满几个袋子回到酒店。

    桑枝犹豫着,想了半天才张口问:“咱们什么时候回去?”

    “明天吧,我订了明天的机票。”门少庭很自然的答道。

    桑枝明显的一愣,“这么快?”

    她还期待着再遇见那个身影,可是明天就要回去了,心里不由得有些失落。

    “嗯?还是你想再多玩几天?”见她明显的错愕,门少庭以为她还没玩够,想说如果她愿意,他可以陪她多留几天。

    “不是。”桑枝直觉的摇头,“你不是有任务吗,完事了?”

    “没,被甩了!”想起这事门少庭心里就一肚子气,回去非得一顿拳头把猎鹰那个混球揍扁了不可,跟个人也能被甩,害的他们几天的辛苦白费了!

    “啊?”啥意思?桑枝一愣,上校同志是被谁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