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郑尧因为工作原因没有来机场送行,肖菲挽着桑枝的胳膊一万个舍不得。

    “走太快了,这才没几天,就不能多待几天吗?”

    桑枝戳着她的胸口戏笑:“别装了,再装就不像了。”

    “哎呀,人家是真的舍不得你嘛。”肖菲继续撒娇状。

    “好了,过不久你不是也跟郑尧回去了,到时候咱们有的是时间见面。”

    跟肖菲来了一个漫长的告别,桑枝这才如释重负的跟着门少庭登机。

    直到飞机起飞,桑枝的心还在昆城新都酒店的门口飘忽着。

    偷偷看了一眼旁边闭眼假寐的男人,这几天他应该都没有好好休息,一定很累吧。

    伸手拿了毯子给他盖上,“很累吧,困就睡会儿吧。”

    门少庭感激的笑笑,倾身在她额上落下一吻,“对不起,这次没好好陪你,下次有机会我一定补上。”

    桑枝理解的笑笑,“没关系。”

    本身她也不觉得他应该每天陪在自己身边,虽然二人是夫妻关系没错,但实际上除了那次冲动下的激情,这几天她跟他都很默契的没在逾越。

    与那身影擦肩而过的那晚,他想来着,身体都压她身上了,因为她一句话,硬生生的将心底的欲望压了回去。

    “我累了,想睡觉。”

    于是他就老实的下来,抱着她睡了。

    此刻看着男人略带疲惫的睡颜,桑枝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滋味。

    直到今天,她也不知道自己对门少庭究竟是怎样一种感觉。除了不讨厌,似乎再找不出什么合适的词可以来解释她对他的感觉了。

    回到大院,桑枝兴匆匆的将礼物分给大家,不过那个一直没露面的小姑子还是没有回来。

    问了门少庭,才知道原来是追男朋友追去了国外,估计还要过些天才会回来。

    “妈,”桑枝看着林雅然笑得有些心虚,没想到一场假婚礼,最终搞成了真结婚,这让桑枝觉得有些无法坦然面对林雅然。

    “这是我给你挑的丝巾,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说着将包装袋递到林雅然手上。

    “喜欢,你送的,妈当然喜欢。”林雅然看着桑枝笑得倒是一脸的自然坦诚。

    “咦,爷爷和少庭呢?”

    白天时候门正不一般都会在公司不在家里,桑枝一进门就顾着跟林雅然说话了,这会才突然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老爷子跟门少庭已经不在客厅了。

    “他们……”林雅然神色有些不自然,拉了桑枝的手,凑过去小声问道:“你们去昆城了?”

    “嗯,是啊,这些礼物都是在昆城买的。”桑枝不明所以,她以为门少庭会跟家里说他们去昆城的事情,难道没说?

    “没发生什么事吧?”林雅然依旧神色紧张,上下打量着桑枝。

    “没……没有啊,挺好的。”林雅然的话让桑枝心里一愣,不由得就联想起电影院的事情和门少庭几天几夜忙得不见人影的情景。

    “那就好,那就好。”林雅然笑着拍了拍桑枝的手,“没事了,没事了。”

    “爷爷跟少庭呢?”桑枝还是有些不放心,总觉得这家里好像有什么事瞒着自己。

    “应该在书房。”林雅然拉着桑枝,眼神里掩饰不住的担心,“你去劝劝爷爷吧。”

    桑枝莫名其妙的走到书房门口,侧耳倾听。

    只听得里边传来啪啪啪几声抽打的声音,桑枝心里倏地一惊,猛地一把将门推开。

    只见书房里门光荣手里拿着一根戒尺似的棍子,正一脸怒气的瞪着站得笔直的门少庭。

    门少庭上衣被撩开,后背上几条鲜红的印子不断的往外渗着血,看得桑枝一阵心惊胆战。

    那男人面上却是如石像般的无动于衷,只是看到桑枝突然进来,眼皮才动了动,伸手将衣服撸下来遮住后背上那骇人的印子。

    “爷爷,您这是……”桑枝惊叫一声跑了过来,一把将门少庭护在身后。

    门光荣冷冷的瞪了门少庭一眼,“老子是让你带着媳妇度蜜月,没让你去昆城做任务。我说过了,部队少了你垮不了,可你媳妇就一个,你怎么能明知道有危险的情况下还带着她过去!万一有个闪失,你要怎么跟亲家交待,你又怎么对得起你媳妇!”

    “是我考虑不周,我错了。”门少庭依旧站的笔挺,眉头不皱一下的淡淡回答。

    桑枝这才恍然,感情老爷子是生气门少庭带着自己去昆城,担心自己会有危险啊!

    心里一暖,但随即想到,去昆城是自己的主意,原本跟门少庭没关系的,这岂不是自己连累了他!

    “爷爷,是我要去昆城的,不怪少庭。”桑枝本能的替门少庭开脱。

    门光荣见桑枝如此维护自己孙子,心里不由得一阵高兴,面上却依旧怒气不消。

    “哼,你就别替他打掩护了,当我不知道呢,这几天他都将你一个人扔下,自己忙活去了,你们这哪里是度蜜月,他根本就是用你当掩护去私自行动了!”

    门光荣说着手里的戒尺又高高举了起来,“整个一个目无军纪,今天不狠狠教训你一通,你就不知道什么叫疼!”

    “爷爷,别打了,求求你别打了。”桑枝一把将门光荣高举的胳膊抓住,苦苦哀求。

    门少庭看在眼里甜在心里,身体上的这点疼痛早忘记到九霄云外了。

    其实门光荣说的没错,就算当初桑枝不说去昆城,他也打算带她一起去的。

    度蜜月不过是他的一个借口,事实上,是前些天,“毒刺”暗地里一直调查的一伙犯罪分子里的一个可疑人物在昆城出现,所以门少庭才迫不及待的赶了过去,本以为可以钓条大鱼,结果到嘴的鸭子让人家给飞了。

    本来门少庭信心满满觉得自己能保护好桑枝,但实际上经历了影院事件之后,他就开始有些后悔了,后悔自己的自负任性一意孤行将她带了过去,万一她真出点什么事,别说家里人,就是他自己也绝对饶不了自己。

    所以尽管事情没办妥,在接到老爷子暴跳如雷的电话后,门少庭还是毫不犹豫的带着桑枝赶了回来。

    现在看着她为了自己苦苦哀求老爷子,门少庭心里暖意融融的,觉得即便再多挨上几棍子都是值得的。

    “哼,打你这几下是让你记住,你现在是个有家室的男人了,什么事得考虑后果,不能像以前一样莽莽撞撞不管不顾了。”

    门光荣一向看好这个孙子,但是他做事有时候太过自信,让他很是担心。

    自从门中出事之后,门光荣仿佛一下子老了很多,说话做事也少了以往的果断狠辣的劲儿了。

    人老了容易多愁善感,自己就这么一个孙子,他可不能再出什么意外。

    “是,孙子记住了。”

    “去吧,枝枝你带着他去上点药。”门光荣有些疲惫的挥挥手让他们出去。

    桑枝搀着门少庭一步一栽歪的出了书房,林雅然早就拿了跌打药膏、红花油在门口候着呢。

    桑枝心里恍然,感情这婆婆是自己不敢来劝老爷子,让自己过来救门少庭呢!

    林雅然将药塞给桑枝,还不住的嘱咐:“拿去多给他擦点儿,这药效果好,擦上就好。”

    “这是你们家的家法?”

    “嗯,小时候调皮没少挨棍子。”

    “老爷子真狠!”

    “很疼吗?”房间里,桑枝看着门少庭后背触目惊心的伤,心里忍不住的一阵难受。

    “嘶……”

    药膏才轻轻涂在伤口上,门少庭就是一阵呲牙咧嘴的哀嚎。

    桑枝吓了一跳,“弄疼你了?我轻点。”

    门少庭闷笑,“不疼,骗你的,早都习惯了。”

    桑枝翻了翻白眼儿,也是,刚才在老爷子面前还站的笔挺眼睛都不眨一下的,这会又喊疼,不是装的是什么!

    想到这儿,往手里倒了些红花油,用力的给他揉搓着。

    “嘶……疼,这次是真的疼!”门少庭说得可怜兮兮的,恨不得眼睛里挤出两滴鳄鱼的眼泪来。

    桑枝没好气的道:“忍着!”说着又是重重一下。

    “嘶,真狠!”门少庭闷声哀嚎。

    上好药,门少庭趴在床上伸手将桑枝小手抓住,“枝枝,对不起。”

    眼皮一挑,不明所以的看着他:“为什么说对不起?”

    门少庭抬头,一脸真诚的望着她,“相信我,你不是我的挡箭牌,我是自信有能力保护好自己的女人。”

    他这么说,就说明去昆城是他一手策划的,就算她没有提议,他还是一样要去昆城。

    桑枝心里一沉,眸子黯了黯,“其实你不用跟我解释的,我明白。”

    “你生气了?”见她有些黯然,门少庭的心倏地一紧。

    轻轻摇头:“没有,你好好休息吧,我去帮妈妈做饭。”说完便要起身离开。

    “不要!”

    门少庭拉着她的小手用力一带,桑枝一个站立不稳便栽倒在他的身上。

    “嘶……”身体正好压在他受伤的后背上,身下传来门少庭一声痛苦的闷哼。

    “对不起,对不起!”桑枝吓得手忙脚乱,才要起身,却被他一个反扑压到身下。

    “唔……”突然间的亲密接触,让桑枝有些慌乱,手足无措的推挡着他的胸膛。

    “你放开我!”

    “不放!”紧紧将她裹在自己怀中,一脸嬉笑的看着她。

    “放开,房门都没关!”这大白天的万一谁经过看到,她还有脸在这家里待吗?

    桑枝囧得恨不得一脚将这男人踢飞,奈何力量相差悬殊。

    该死的男人,挨了打受了伤怎么还这么大的力气!

    “不放,除非……”门少庭一脸戏虐的将她望着,故意说一半留一半。

    “除非什么?”脸几乎贴在他的胸膛上,男人性感坚实的肌肉让她没来由的一阵脸红心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