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就这么顺理成章的在门家住了下来,看着门少庭原本单调的衣橱里,因为多了自己的衣服而多出来的那几道色彩,桑枝总觉得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她带来的衣物其实不多,还留了一些在家里,以便随时回去住的时候有换洗的衣服。

    门少庭将衣橱里自己的衣物拢在一边,很仔细的将她的衣服一件件的悬挂上去。

    桑枝想,门少庭其实真的是个挺细心的好男人。

    挂好衣服,门少庭兀自瞅了半天,回头朝她笑笑:“你衣服太少了,回头多添点。”

    一边说着一边状似很随意的将一张金卡递到她的面前。

    望着那张金灿灿的银行卡,桑枝明显的呆了呆。

    半晌才缓过神儿来,一脸奇怪的看着门少庭:“干嘛?”

    门少庭好看的眉毛挑了下,说得云淡风轻,“给你的,密码是你生日。”

    桑枝又呆了呆,“我有工作,有工资,足够能养活我自己,我不用你的钱。”

    从毕业参加工作以来,桑枝就没在伸手跟家里要过一分钱,眼下看这男人将一张银行卡就这么随随便便的扔给自己,心里实实的别扭了一番。她没有花别人钱的习惯!

    门少庭眸子沉了沉,淡淡的将她望着,“我的就是你的!”

    说完不由分说霸道的将卡塞到桑枝手里,“卡给你了,用不用随你便。”

    看着头也不回走出房间的男人,桑枝呆了呆,再看手里那张卡,感觉就像烫手的山芋不知道该如何处置。

    想了想,将卡放进自己钱夹里,就当帮他保管着吧,反正她平时也没什么花销,自己的钱足够用,根本用不到这卡里的钱。

    趁着最后一天假期,门少庭在“云中轩”订了包间,打算让双方家长正式见个面。

    上午,门少庭和桑枝一起回了桑家。

    莫青莲拉着女儿上下左右的看了个遍,最后才放心的说:“挺好,没瘦。”

    桑枝喷笑出来,拱进老妈怀里撒娇,甜甜的叫了声:“妈……”

    自己这才不过出去几天光景,又不是去逃荒,吃得好,玩得好,睡得好的,怎么可能瘦!

    桑梓招呼着门少庭坐下一起喝茶聊天。

    看门少庭一脸从容自若的表现,显然已经适应了为人女婿的身份,桑枝不由得扁扁嘴,相比较之下,反倒是自己在门家人面前的表现显得有些差强人意了。

    闲谈了一会儿,看看时间差不多了,门少庭便提议去“云中轩”。

    “爸妈,枝枝,我看时间差不多了,咱们这就过去吧,爷爷他们应该也在路上了。”

    门少庭起身笑得一脸谦恭。

    莫青莲和桑梓是越看越喜欢,觉得这女婿真是找对了。

    临出门前,桑梓还特意拿了几样养生的中药材,说是带给亲家爷爷的,没事泡茶喝,对身体有好处。

    今天门少庭没开他那辆骚包的跑车,而是换了一辆中规中矩的奥迪,桑枝又忍不住腹诽,这货到底是多有钱?进而想到他给自己的那张卡,不知道里边会有多少钱!

    “云中轩”是京城一家有名的湘菜馆。

    饭店装修设计高贵雅致,处处彰显着大气脱俗。当然菜品、服务也是一流,所以来这里吃饭的一般非富即贵。

    门少庭带着几人进了饭店,一路由接待引领着往包间走去。

    门少庭订的包间叫“雅轩”,在饭店二楼的最里边,靠近饭店后院的小花园,还带一个露台,坏境相当不错,吃饭的空当可以从楼上欣赏花园里姹紫嫣红的鲜花。

    莫青莲和桑梓都很喜欢这个包间,他们明白,这是门少庭为了担心他们跟自己父母见面不习惯或者尴尬的时候,可以用来缓解气氛的。

    想着女婿这么贴心,莫青莲打心眼里越发的喜欢了。

    才落座,门正夫妇便在门光荣的带领下赶到了。

    听桑枝说过老爷子是个大首长,桑梓和莫青莲初见的时候,还有些紧张,毕竟还是头一次见这种大人物,心里难免的会有些心虚。

    门光荣倒是很豪爽,朗声笑着让大家重新落座,很自然的就跟桑梓聊了起来。

    菜品陆续上来,大家边吃边聊着,开始时候,莫青莲和桑梓心里还有些顾忌,担心门家高门大户的看不上自己这小门小户,没想到,倒真的跟桑枝说得一样,门老爷子丝毫没有大首长的架子,整个一个随和开朗的老人家,再说桑枝婆婆林雅然,看上去大大方方稳重贤淑的样子,莫青莲一看便觉得亲切,二人说话也很投缘,聊得甚是开怀。

    要说唯一有些遗憾的就是门少庭的父亲,门正。

    大概因为做生意的缘故吧,看着他的笑容总觉得有些假。

    但有门老爷子在,门正显然上不了正位,只是客气的点头笑着应付。

    林雅然将门正的表现看在眼里,心里暗自着急。

    她当然知道自己老公什么心思,从一开始,门正就觉得桑枝配不上门少庭。主要是家世背景太平常。而他一直想要给门少庭来个商业联姻,不然也不会找上桑耀祖家的桑陌。

    只是没想到阴差阳错的,桑陌没娶回来,倒娶回来一个桑枝。

    门正这些天想起这事,心里还觉得别扭着,就是拗不过这个劲儿来。

    林雅然桌子底下伸手拽了拽门正的衣襟,一个劲儿的给他使眼色,那意思让他表现的态度积极点,别让人家挑了理,惹恼了老爷子。

    门正这才强打精神,端了酒杯跟桑梓碰杯寒暄。

    门光荣笑得嘴巴都快合不上了,拍着桑梓的肩膀道:“将枝枝交给我家少庭,亲家你就放心吧,我向你保证,绝对不会让枝枝受半点委屈。”

    说着乜了一眼旁边低眉顺眼一副乖顺模样的门少庭,又道:“这小子要敢欺负枝枝,我第一个不饶他。”

    桑梓忙笑道:“老爷子严重了,少庭这孩子很好,稳重实诚,我跟枝枝她妈都觉得有这么一个好女婿是我们上辈子修来的福分呢。倒是枝枝从小被我们宠坏了,要是有哪些做得不对的地方,您这边该说说该管管,枝枝嫁进门家,我们放心,一百个放心。”

    听着老爸句句肺腑的话,桑枝心里忍不住一阵难受,鼻尖儿一酸,眼泪就开始在眼眶里打起转转儿来。

    都说女儿是父母的小棉袄,可自己突然就这么结婚了,父母连自己的婚礼都没参加上,想想自己真是不孝。

    捶在桌子下边的小手突然被一只宽厚温暖的大手握住,抬头对上门少庭一双柔情似水的眸子。

    强自压制下几欲夺眶的眼泪,给了他一个安心的微笑。

    一顿饭,大家有说有笑的边吃边聊,气氛倒也融洽和谐。

    饭后,门光荣拿着桑梓准备的中药材,高兴的一个劲儿的道谢,还要他们有机会一定去家里坐坐,亲家之间要多走动。

    门光荣跟着门正夫妇一起离开,门少庭和桑枝送桑梓夫妇回去。

    门少庭去取车,桑枝则和父母一起等候在饭店的门口。

    从里边跌跌撞撞出来几个人,其中一个不小心撞到了莫青莲的身上。

    莫青莲一个踉跄差点跌倒,还好桑梓眼明手快的一把将她扶住。

    桑梓正要发作找对方理论,猛然抬头却是一愣。

    “你……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桑枝搀着母亲循声望去。

    只见男人一身考究的西装,表情有些呆滞的望着自己父母,可能因为没少喝酒,脸色有些微红,加上一双惊愕的眼睛,使得整个人看上去给人一种呆愣愣的感觉。

    “爸妈……”桑枝疑惑的眼神儿看看自己父母,又看看那人。

    仿佛有些眼熟,片刻回想起来,这不就是那日门少庭婚礼上逃跑新娘的父亲吗?

    桑耀祖!

    也姓桑,就因为这个姓,才有了自己假扮新娘跟门少庭举行婚礼这场闹剧,又进一步的演变到现在这种情况。

    可是自己父母怎么会认识这人的呢?

    “你……”桑耀祖看着桑梓和莫青莲的眼神儿明显的有些闪烁,却又带着些许的急切,想要说什么,张了张口却始终没能说出口。

    莫青莲只淡淡的扫了桑耀祖一眼便狠绝地转过头去,只是一双细长苍白的手紧紧的抓着桑梓的手,那指甲几乎掐进桑梓手掌的肉里去。

    “桑总,快走了!”桑耀祖还在怔愣间,已经有人等得不耐烦的招呼了。

    “爸妈,咱们走吧。”这时候,取了车子回来的门少庭已经信步走了过来。

    抬头看到桑耀祖,也只是礼貌的笑了下点了点头。

    才走出两步的桑耀祖仿佛突然一惊,身子顿了顿,停步转身,一双模糊的眸子直愣愣的瞅着门少庭。

    “门少,他们是……”

    “哦,我岳父、岳母。”门少庭笑意淡淡,介绍道:“爸妈,这是桑氏集团的总裁,桑总,跟我父亲有生意往来。”

    莫青莲依旧一脸淡漠的不发一语,桑梓也只是象征性的淡淡点头。

    “那这位是……”桑耀祖不愧是生意人,只一瞬间,神情便恢复了正常,一脸笑意的看着桑枝问门少庭。

    “我妻子桑枝,我们还有事先走一步了。”门少庭似乎也察觉到岳父岳母与桑耀祖之间带些紧张的微妙关系,淡淡的应付完,便带着几人离开。

    车上,桑梓一直紧紧握着莫青莲的手未曾松开。

    从见到桑耀祖的那刻起,莫青莲的脸色就一直铁青着,桑枝很担心。

    “妈……”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桑枝转头,担心的叫了莫青莲一声,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始终还是没敢问出口。

    “枝枝,你妈累了,让她休息一下吧。”桑梓用眼神儿制止了欲言又止的桑枝,示意她不要多话。

    桑枝一脸担心的将头扭向窗外,她不知道自己父母和那个桑耀祖之间究竟有什么瓜葛,但却隐约的有种不好的预感,仿佛有什么事情将要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