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回到家里,莫青莲便被桑梓送进卧室休息。

    桑枝担心母亲身体,又因为心里有着疑问,想留下来在家里陪父母顺便了解情况,却被桑梓拒绝。

    “你跟少庭才结婚,不要动不动回娘家住,这样不好。快回去吧,我跟你妈没事的。”将莫青莲安抚好关门出来,抬头看见桑枝和门少庭还在,桑梓忍不住的催促他们离开。

    “爸,我妈她……”桑枝担心的看看母亲紧闭的房门,欲言又止。

    门少庭一把将她拉住,笑道:“爸妈都累了,让他们好好休息,咱们先走吧。”

    说完又笑着对桑梓道:“爸,我跟枝枝先回去,改天再来看你们,你和妈好好休息。”

    桑梓点点头,挥挥手嘱咐道,“去吧,路上开车慢点。”

    被门少庭一路拖着下了楼,桑枝噘着嘴儿很不情愿的瞪着门少庭,使劲儿甩开他的胳膊,气鼓鼓的道:“你干嘛啊,没看我爸妈心情不好吗?我想留下陪陪他们都不行啊!”

    自己是嫁给他又不是卖给他,还没有人身自由了!

    见她一副赌气的小女人模样,门少庭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忍不住伸手在她脑袋上弹了一下,“你觉得现在留下来对爸妈会有什么帮助吗?”

    桑枝一怔,门少庭说得没错,倘若爸妈想说,根本不用自己问他们也会告诉自己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现在爸妈非但绝口不提,而且还急着将她赶出来,为的就是不想让自己知道。

    车上,桑枝双眼怔怔的望着窗外发呆,胸口一阵阵的觉得憋闷。

    “你说我爸妈怎么会认识桑耀祖的呢?”指腹轻触着微凉的玻璃窗,问的漫不经心,语气却透着无比的沉重。

    门少庭唇角儿微微上扬,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伸手将她小手握住。

    “别瞎想了,爸妈想说的时候自然会告诉你。”看着她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他心里就莫名的心疼,还是喜欢她那种淡漠的近乎没心没肺的模样。

    “门少庭……”转头,若有所思的盯着门少庭的侧脸,欲言又止。

    “怎么了?”门少庭用力的握着她的小手,报以舒心的微笑。

    “没什么。”轻轻摇头,桑枝努力将自己脑子里那种不好的预感压制下去。

    “有话就说出来,别闷在心里,跟自己男人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门少庭知道她还在为父母的事情揪心,但是父辈的事情又岂是他们小辈在这里胡思乱想就能想明白的。

    “你了解桑耀祖吗?”桑枝犹豫了半天终于开口,她对商业上的事情一窍不通,更不了解哪些所谓的“上层社会”的人们,只是想从门少庭嘴里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不了解。”门少庭坦然的回答,“爸爸跟他生意上有往来,好像交情还可以的样子。”勾了勾唇角儿,老实回答。

    不然也不会死拉硬拽的要将他和桑陌凑在一起。

    想起婚礼上门正和桑耀祖之间的事情,桑枝不由得扁嘴。

    “不用想也知道,你俩家差点成了亲家。”

    噗……

    门少庭嗤笑出声,揶揄的眼神儿瞟了她一眼,笑道:“这话听着很大的味道啊。”

    “哪有,我才没吃醋!”桑枝直觉的反驳。

    “我说你吃醋了吗?”门少庭笑得一脸灿烂,摆明了此地无银三百两。

    桑枝懊恼的瞪了他一眼不再做声。

    心里暗自叹了口气,拍了拍她的手背,安慰道:“放心吧,一切有你男人呢,天塌下来,你男人扛着。”

    桑枝终于忍不住笑了,娇嗔的瞪了他一眼,“好好开车吧。”

    桑枝以为门少庭会带着自己直接回大院,没想到车子一路疾驰出了市区直奔大院相反的方向而去。

    “咱们去哪儿?”心里一怔,忍不住问道。

    门少庭看了她一眼,神秘的一笑,“带你去了解我。”

    “啊?什么意思?”桑枝不明所以,歪着头看他笑得一脸阴谋的样子,心里就不由得一阵紧张。

    “门少庭,你到底要带我去哪儿?”车子驶出市区很远,直接上了京郊快速路一路疾驰。

    这眼看就是要出京城的节奏啊!

    桑枝心里忍不住的打鼓,“门少庭,咱们回去吧,天都快黑了,爷爷他们还等着咱们回去一起吃晚饭呢。而且明天还得上班……”

    桑枝没有忘记今天是婚假的最后一天,明天她就要重新回到工作岗位上,做她喜欢的工作了。

    “马上就到了。”门少庭一边说着,一边猛踩油门,车子就像离弦的箭一样窜了出去。

    桑枝吓得双手死死把着座位上方的把手,眼睛紧闭着,不敢睁眼。

    随着刺啦一声刺耳的急刹车,车子稳稳的停下。

    桑枝推开车门跌跌撞撞的从车上下来,捂着胸口扶着车子干呕了半天。

    门少庭搔搔脑袋,递过来一瓶矿泉水,“晕车啦?”

    一口气灌下大半瓶子水,才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你车子开这么快,不晕车的人也晕了!”

    抱歉的笑笑:“好像开得是快了点。”但也不至于就晕车呕吐这么严重吧!

    门少庭无辜的耸耸肩,牵了桑枝小手就往里走。

    桑枝这才注意到,这是一幢独立的别墅,现在他们车子就停在别墅院子里的草坪上。

    “这是哪里啊?”桑枝一脸的疑惑。

    门少庭不说话,牵着她直接往里边走。

    进了别墅,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巨大的黑色屏幕,此刻屏幕上没有放映任何影像,只在屏幕的右上角显示着时间。

    抬头看,这层的空间很高,要比一般的别墅高处至少四分之一的样子。很简单的灯光设计,将室内各个角落打得通亮,给人一种高远空阔的感觉。

    桑枝还兀自沉浸在这陌生的环境里,突然被一个声音吓了一跳。

    “老大,你来了!”这声音不知从哪个方位传了出来,只闻其声不见其身。

    桑枝顿觉精神一阵紧张,下意识的抓紧了门少庭的大手。

    安抚的拍拍她,“别怕。”

    说着拉着她往二楼走去。

    楼梯很陡,不像一般居住的别墅那种美观舒服,走着挺费力的。

    来到二楼,桑枝倏地睁大了眼睛,整个一层就那么空荡荡的一个屋子,屋子里摆满了各种她叫不上名字的仪器设备。

    时不时的发出各种奇怪的声音。

    桑枝一脸迷茫,看着一脸淡淡的门少庭:“这是你工作的地方?”

    “不全是。”不待门少庭回答,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就窜出来一个人,站在桑枝面前。

    此人一米八左右的个子,比门少庭少矮,眼睛不大却透着精明,一头极短的板寸,如果换上劳改服,说他是监狱里的劳改犯估计都没人会觉得奇怪。

    桑枝被突然冒出的这么一个人吓得后退两步,眼睛瞪得大大的一脸惊吓到的表情。

    “搞定了?”

    门少庭淡淡的扫了男人一眼,那人在桑枝身上打转的眼珠子立马儿就收了回来,老老实实的边上一站。

    “报告老大,还……没!”

    一边说着还一边孩子似的吐吐舌头,表情万分的委屈。

    那滑稽的表情跟他的大块头明显的不符,桑枝逗得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哼!”门少庭淡淡哼了一声,拉着桑枝直接坐到正中间貌似指挥台的位置。

    “猎鹰呢?”

    一听老大问起猎鹰,火狐明显的来了兴致,搔着脑袋,滔滔不绝道:“报告老大,猎鹰自从上次失手让那货在眼皮底下溜走之后,顿觉自己丢了毒刺的脸,丢了老大的脸,老大脸都没有,他也就更没脸了,所以他这几天没事就独自一人……”

    “活得不耐烦了是吧?”门少庭一记眼刀甩来,火狐立马儿老实,“半小时前猎鹰发现目标,追着去了。”

    桑枝没有想到平时温润无害的门少庭竟然会有如此霸气冷硬的一面,忍不住的多看了他两眼。

    见门少庭低头沉思,火狐眼睛又开始滴溜溜的在桑枝身上打转儿。

    半晌,倏地眼睛一亮,一拍脑门儿,“老大,这是嫂子吧?”

    那声音响的洪钟似的,好像什么重大发现似的眼睛里透着灼灼的光芒。

    倒是把桑枝吓了一跳。

    “废话!”门少庭好笑的啐了一声,伸手将桑枝揽在怀里,“那么大声干嘛,吓到你家嫂子你吃罪的起吗?”

    火狐搔着脑袋闷头笑了,脸上居然还害羞的飞起两片红云。

    被门少庭禁锢在怀的桑枝不好意思的挣扎了一下,看着突然变得大姑娘似的火狐干笑了两声,“你好,我叫桑枝,桑树的桑,枝叶的枝。”

    “嘿嘿,我知道,桑枝,中药材,微苦,性平,祛风湿,利关节,行水气。可用于治疗风寒湿痹,四肢拘挛,脚气浮肿,肌体风痒等病症。”

    火狐几乎是一气呵成的说完,桑枝听得一愣一愣的,半晌才反应过来。

    “你也懂中医?”

    没错,父亲给自己取的这个名字就是出自中药材桑枝,因为父亲是个中医嘛,取名字也喜欢带着中草药的味道。

    “嘿嘿……”火狐依旧搔着脑袋腼腆的笑着。

    “我其实是学中医的,要不是跟着老大进了特种大队,说不定我现在也是一个著名的中医了。”

    “就你……”门少庭淡淡的乜了他一眼,“连个cx-2都搞不出来,还著名的中医呢?”

    门少庭一句话,火狐立马垮下脸来,转身闷头一边面壁去了。

    “唔……老大,你要不要这么打击人家啊,还是在新嫂子面前!”

    无视一脸哀怨的火狐,门少庭拉着桑枝又上了三楼参观。

    三楼还算正常,除了一间类似会议室的房间外,其余几间都是卧室。

    门少庭跟桑枝解释,“这里是我们自己打造的一个现代化的情报网络点,除去平时部队训练出任务,我一般多数时间会在这里。这里平时只有火狐在,今天带你来就是想让你对我的工作有些了解。”

    桑枝明白门少庭的良苦用心,他是在用实际行动向她表明自己想要跟她在一起的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