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对于住军区大院这件事,桑枝心里没有异议的,只是这里距离她工作的地方实在太远,上下班非常的不方便。

    早晨门少庭开车将桑枝送到公司,临下车时,门少庭伸手将她拽住。

    转头,一脸莫名的看着他:“怎么了?”

    没想到门少庭已经很厚脸皮的将唇凑了过来,对着她努了努嘴,“喏。”

    桑枝囧了下,偷眼看了看车外,嗤笑道:“别闹了,好多人!”

    人来人往的,被人看到多难为情啊!

    “不然不放你走!”门少庭一脸的无赖相,仰着脸嬉笑着闭着眼睛,手却死死的抓着桑枝小手。

    桑枝无奈的翻了翻白眼儿,谁能想得到,平日里威风八面刚硬果敢的上校同志,居然也有这么无赖的一面!

    硬着头皮俯身在他唇上轻触了下,却被男人倏然抬起的大掌扣住后脑,硬生生的将这个吻加深到极限。

    看着她娇羞如红绸般的脸颊,门少庭满意的笑了。

    “乖乖上班,下班小张会来接你回去。”

    桑枝皱了皱眉,“其实没必要每天接送,我自己可以坐地铁。”

    她不习惯每天贵族似的被人接送,同事们见了会怎么想?

    “嗯,我明白,我会调整,给我时间。”门少庭笑得一脸真诚。

    桑枝扶额,遇上这么一个固执的男人她还能怎样?

    “门少庭……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再好好谈一谈。”深吸一口气,为着自己以后平静的生活着想,她觉得有些事情,两人还是有必要敞开谈谈,明确一下。

    “好,听老婆的,咱们找个时间好好谈谈。不过……现在你再不进去,可就会迟到了。”门少庭指着车上的时间笑得一脸无辜。

    桑枝低头一看,猛然惊醒,尖叫一声,转身就跑。

    天,还有两分钟……

    一路狂奔的跑进大厦,站在电梯前呼呼喘着粗气,不停的用小手拍打着砰砰剧烈跳动的胸脯儿。

    都是拜那男人所赐,害死她了!

    一路碎碎念着,来到公司。

    迎面便碰上笑得一脸虚伪的苏珊珊。

    “呦,新娘子蜜月回来了啊,恭喜恭喜啊!”

    看着她浓重的粉底下堆起的一脸的假笑而褶皱的眼角儿,桑枝心里忍不住的同情。

    明明挺年轻的一个姑娘,非要每天给自己弄上这么浓艳的妆,弄得恨不得一走路脸上掉粉渣儿的样子,这样到底有什么好的呢!

    “谢谢。”淡淡的朝她笑笑,桑枝表现的一如既往的客气疏离。

    苏珊珊大概是觉得自己热脸贴了人家冷屁股,心里有些不愿意,却还是一脸假笑着,扭着细腰走过来,伸手一把将桑枝的胳膊拉住。

    “枝枝姐,你现在也算是攀上高枝儿跻身上层社会了,要是看到有什么极品帅哥美男的,记得给妹妹我介绍个呗。”

    桑枝一口口水呛在嗓子眼儿里,差点憋过气去。

    这什么节奏?

    自己什么时候跟她这么熟悉亲密了,还“枝枝姐”的叫上了,呃……

    想想就觉得一阵恶寒,不由得身体抖了三抖,甩下一层鸡皮疙瘩。

    “呵呵,你可真会说笑,我这算是什么跻身上层社会啊。”一边应付着,一边不动声色的将胳膊抽了出来,转身往自己座位上走去。

    看吧,看吧,才一上班,就有人说自己是攀了高枝儿了,虽然自己不那么认为,但是别人眼里,自己嫁给门少庭那样的男人,显然就是高攀了!

    哼!

    心里冷哼一声,都是拜那个混帐男人所赐!

    “呦,枝枝姐这是还在生我的气呢!”

    桑枝不明白怎么就有像苏珊珊这么不开眼的人呢,人家摆明了不想搭理你,你就别死缠烂打的硬往人家身上贴了呗,非得把话说绝了才死心吗?

    将包放在椅子上,打开电脑,眼睛死死盯着屏幕看也不看苏珊珊一眼,嘴上却不得不继续应付着:“说什么呢?我干嘛生你气?”

    “是嘛,我就说枝枝姐不是那种小气的人,那天我也不过是因为误听了刘同的话,才那么说的嘛,也没有要针对你的意思啦。”

    苏珊珊又橡皮泥似的黏了过来。

    “嗯,我知道。”语气淡淡,心里却已经极不耐烦,强忍着要发作的冲动,跟其他的同事点头招呼着。

    “枝枝姐,你家男人有什么哥哥弟弟之类的吗,给我介绍介绍呗,要是咱俩成了妯娌,在婆家相互之间也是个照应,你说是不是?”苏珊珊一脸谄媚的笑着,完全没注意到桑枝已经隐忍的快要崩溃的节奏。

    桑枝抬头,淡淡的扫了她一眼,“对不起,我老公没有兄弟只有一个妹妹,恐怕要让你失望了。”

    “哦,”苏珊珊有些失落的应了声,忽而又眼前一亮,笑道:“那你老公认识的朋友也都是那种高富帅吧,让他给咱介绍几个呗。”

    桑枝有种挠墙揍人的冲动,这货每天正事不干,感情就琢磨着怎么钓个金龟婿呢!

    冷冷的扫了她一眼,桑枝仍自忍着暴怒的脾气,尽量语气和善的道:“姗姗,你还太小,多放点心思在工作上,提升自己专业水准,不比找个什么高富帅来得更稳妥实际吗?”

    说完不待苏珊珊反应,已经拿了文件径直往老板办公室走去了。

    伸手苏珊珊一脸愤愤的瞪了半天眼,“切,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钓上个有钱男人嘛,还不知道将来日子过得怎么样呢!”

    “呦呦,我怎么闻到一股吃不到葡萄说葡萄是酸的感觉呢!”姚朗凑过来胳膊肘杵了杵一脸怨愤的苏珊珊,忍不住的落井下石。

    “哼!”苏珊珊气呼呼的瞪了他一眼,扭着纤腰走了。

    桑枝才销假,苏琳就派给她一个棘手的活儿。

    “这个你接手吧,别人应付不来。那女的有些泼辣,你小心点。”苏琳将一个文件递给桑枝。

    桑枝一向不太善于和人打交道,做策划倒是很在行。

    没所谓的笑笑,“我尽量满足顾客的要求就是了。”

    苏琳赞赏的看了她一眼,“就喜欢你这寡淡的性子!”

    中午时候门少庭打了电话过来。

    “老婆,忙完没?”

    正边查资料边往嘴里扒拉着盒饭的桑枝愣了半天,才缓过神儿来,那手机里男人那句老婆是喊自己呢。

    “呃,什么事?”

    桑枝不太善于交谈,喜欢有事直来直往。

    门少庭明显的呆了呆,这女人,真是一点风情都不懂!

    “老公给老婆打电话一定要有什么事吗?”其实真没什么事,就是训练结束,脑子里便突然窜出了她的身影,继而就冲动的拨了她的号码。

    “……”桑枝仰头囧了下,“我在上班。”

    “嗯,吃饭了吗?中午还要加班,你们老板是资本家啊太剥削了!”想到老婆大中午的不吃饭还在赶工作,门少庭心里就觉得心疼,想着要是自己能劝说的她不用上班了是不是自己能少些担心。

    “吃着呢,工作吃饭两不误。”以前经常这样,桑枝已经习惯了边吃东西边工作的模式。

    “先吃饭,吃了饭再工作,乖,不然老公会生气的。”门少庭的语气明显的重了些,带着些许命令的味道。

    桑枝不由得撇嘴,这男人管的真宽。

    “那个……”想到自己答应同事们,晚上要请大家吃饭,桑枝犹豫着要怎么跟门少庭说。

    “有事?”淡淡的扫了一旁眼神儿揶揄暧昧的雷刚,门少庭语气温柔的能掐出水来。

    “我晚上跟同事们一起吃饭,那个……你帮我跟家里请个假行不,怕弄到太晚,我想回去我爸妈那边住一宿。”桑枝囧的小脸儿涨红,她才不会说自己是因为没有大院的电话,不知道该怎么跟婆婆联系请假。

    “请假?”门少庭喷笑出声,感情这女人是当自己门家儿媳妇的身份是工作呢,偶尔不回家或者回去晚了还要请假什么的!

    “你笑什么?”听到电话里男人的笑声,桑枝一脸茫然。

    “没……没什么。我会跟家里说,我可能过不去陪你,自己小心,尽量别喝酒。”

    听着电话里男人细心的嘱咐,桑枝心里顿感一股暖流划过,暖暖的柔柔的很舒服的感觉。

    挂了电话,没一会儿,桑枝的手机再次响起。

    看了看,不认识的一串号码,挑了挑眉,按下接听键。

    “喂,你好。”

    “枝枝吗?我是妈妈啊!”电话里传来的声音让桑枝一怔,林雅然,她的现任婆婆。

    “妈,有事吗?”

    “也没什么事,少庭给我说你晚上不回来住,要回你爸妈那边住去,我想说,记得替我们给你爸妈带好。还有,一会我把咱家里所有人的联系方式给你发手机上,你留存一下,以后有什么事就直接跟妈说,别客气啊!”

    林雅然语气很柔和,让桑枝觉得很感动,这婆婆真心不错,能有这么一个婆婆,也算是自己上辈子修来的福分吧。

    “嗯,好的,谢谢妈,让您费心了。”桑枝吸了吸鼻子,轻声回答。

    “这孩子,跟妈有什么客气的。”林雅然说得很真诚,顿了顿,又道:“枝枝,我知道你跟少庭,你俩的婚姻比较特殊,开始不是因爱而在一起的,但是枝枝,请你相信我,妈是打从心里喜欢你,认定了你做我儿媳妇的,以后跟妈不用那么客气,知道吗?”

    桑枝顿时觉得心里最柔软的地方被什么东西狠狠的撞了一下,莫名的感动。

    她一直都以为林雅然和门正只是为了怕老爷子生气,才对自己客气亲近的,却没想到,林雅然竟然是发自内心的对自己好。

    “嗯,妈,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桑枝心里没来由的一阵轻松,仿佛一直压在心上的重石一下子就卸了下去,浑身充满了活力。

    只是上校同志你又打电话来是闹哪样,还让不让人工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