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请同事们吃了晚饭,又在大家的强烈要求下k歌一通,桑枝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半夜时分。

    因为提前跟爸妈说好了的,莫青莲夫妇便没有等她,只在客厅里留了小灯给她,便早早的去睡了。

    掏出钥匙轻轻开了房门,蹑手蹑脚的走进去,见到茶几上那盏昏黄的小灯,桑枝顿觉心里一暖。

    以前自己每次回来晚了,爸妈也会有留一盏小灯给自己,这让她倍感温馨。

    拿了睡衣匆匆洗了个澡换上,一头栽进自己舒服的小床上,桑枝忍不住的感叹:“还是自己家里舒服!”

    自从跟门少庭结婚到现在,差不多快一个月没在自己家里住过了,这张她睡了十几年既熟悉又温馨的木床,让她万分想念。

    舒服的打个哈欠,抱着枕头寻个舒服的姿势就睡了。

    睡得正香甜呢,被一阵突兀的手机铃声惊醒。

    闭着眼睛迷迷糊糊的伸手在床头柜上划拉了半天才终于摸到手机。

    “谁呀,这么晚打电话来,讨厌!”

    嘴里嘟囔着,也没睁眼随手一划接听了电话。

    “老婆,睡了吗?”手机里传来性感声音。

    “嗯……”桑枝还迷糊着,手机拿的距离耳朵很远,迷迷糊糊的应付着,根本没意识到电话里的人是谁。

    “老婆,醒醒,来给老公开下门。”

    “哦……”继续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手机脱手,翻个身,抱着被子又呼呼上了。

    可怜门外的上校同志还满怀憧憬的等着老婆开门的,结果溜溜的站了半天岗,也没见有人来给自己开门。

    眉头微蹙,再次拨通桑枝的号码。

    结果……响了半天,无人接听……

    门少庭顿感头顶一排乌鸦飞过……嘎嘎嘎……

    什么情况?

    自己居然被那小女人给耍了?

    仿佛吞了一团棉花团卡到胸口,那种上不来下不去的感觉,憋得他心口闷闷的。

    瞪着门锁运了半天气,眼皮一挑,“小样儿,你以为你不开门,我就没办法进去了吗?”

    随手从裤兜里掏出一把短小精致的特制军刀,昏暗的廊灯下透着森森寒光。

    瞅了瞅媳妇家的门锁,嘿嘿一笑,军刀在手里一个漂亮的刀花,刀尖儿直指锁眼儿。

    于是为了半夜会老婆,英明神武的上校同志干了生平第一次违法乱纪开门撬锁的事。

    正自睡得酣甜的桑枝,睡梦中只觉得身体一沉,仿佛被什么东西压住了,重重的不舒服。

    眉头不自觉地蹙起,小嘴儿噘着不知道嘟囔了句什么,小手胡乱挥舞着往自己身上重物的根源处拍去。

    一个不留神儿,门少庭俊朗的脸上被迷糊中乱拍乱扇的小手打个正着。

    啪的一声,发出一声不算响亮却很脆生的声音。

    “……”门少庭望着女人的眸光沉了又沉,如墨潭般深不见底。

    长这么大,这是第一次被人打脸,还是被这小女人打!

    “呵……”轻笑出声,微眯的眸子定定的锁住身下柳眉微蹙的小女人,“丫胆儿真肥!”

    她噘着小嘴儿的样子甚是可爱性感,让他的心不由得一紧,体内一股热浪瞬间传遍身体各个部位,如万马踏蹄将他的意志践踏的七零八碎。

    仿佛每一个汗毛孔都闪着兴奋的光彩,体内兽血沸腾的如滔滔江水翻滚不停。

    门少庭没有想到这女人对自己的诱惑力居然有这么大,只不过是半睡半醒间蛾眉轻蹙樱唇微阖就已经让他忍不住的动情。

    心底轻叹一声,“我门少庭这辈子估计是要栽在你这小女人手里了!”

    指腹轻触她光洁的额头,停在眉心,轻轻揉捻。

    突然的碰触,让桑枝感到不舒服,反而眉头皱的更紧,小手再次伸出去,想去挥掉那讨厌的骚扰者。

    眼角儿微翘,轻轻一笑,一只大掌将不安分的小手抓住扣于耳侧,低头便覆上她诱人的樱唇。

    唔……

    轻触之下,仿佛一阵电袭般麻酥的感觉瞬间传遍全身,意识尚在混沌状态的女人嘤咛出声,本能的轻启朱唇以图畅快呼吸。

    感受到女人的反应,门少庭心底轻呼一声,再也不想压制自己体内早已呼之欲出的欲望,双手捧着她的头,肆意的掠夺汲取,将这个吻加深到极致。

    仿佛睡梦中突然被夺去了呼吸,女人忍不住的嘤咛出声,双手下意识的抓住男人的腰身,死死的八爪鱼似的把住,身体也不舒服的一通乱扭乱动。

    身下女人无意识的举动对门少庭的意志无疑是一种挑战。

    原本还有些压制的欲望,在女人无意识的挑逗下再也无法隐忍,一声闷哼,低头狂野而霸道的贴上那诱人的樱唇,一路辗转缱绻而下……

    迷糊中,人类最原始的蠢动被唤醒,在男人温柔而霸道的引领下,跳出一幕幕优美的舞蹈。

    粗粝的大掌覆上两处柔软,力度恰当的揉搓摩擦让女人全身止不住的轻颤,身上的睡衣早如彩带飘落在地,白瓷的肌肤在昏暗暧昧的灯光下晕染出一圈圈诱人的红晕,迷惑朦胧,让男人忍不住的血脉贲张。

    门少庭只觉得喉咙一阵干渴,从心底往外窜着熊熊火焰,将他浑身上下炙烤的外焦里嫩的。

    暗红的深眸两簇火焰灼灼的锁住身下的美好,再也不想隐忍,也根本无法隐忍,粗粝的大掌小心翼翼的探了下去……

    “唔……”陌生而又熟悉的感觉将女人惊醒。

    睁开一双朦胧迷离的眸子,水渍氤氲的望着自己身上正卖力劳作的男人。

    瞬间清醒!

    “啊……”才叫出声,便被男人眼疾手快的伸手捂住嘴巴。

    “唔……”瞪大双眼惊慌失措的看着眼前邪魅俊逸,却因为欲望而有些微红的脸庞。

    “嘘,别喊,小心吵醒爸妈。”门少庭一双清澈无害的眸子眨巴着,一脸荡漾的无耻卖萌!

    桑枝伸手划拉到身边的被子,胡乱的拉过来堆在自己胸前,此刻男人还压在自己身上,丝毫没有要下去的意思。

    “唔……”蹙着眉头指了指自己被门少庭捂着的嘴巴,示意他放开。

    “你先答应我不喊叫,我才放开。”门少庭笑得依旧一脸灿烂,醒了正好,正好干事!

    见她点头,门少庭这才松开她的嘴巴,却在她挥舞起胳膊的瞬间,眼疾手快的扣住了她的小手。

    “真狠!”

    桑枝气鼓鼓的瞪着他,“放开我!”

    她讨厌这种被他压制的感觉,就好像自己时时处在被动挨打的位置,而他却能为所欲为。

    尤其当她在半夜熟睡时,被突然袭击,这种事情,尤其让她心里不痛快,好像自己就是他泄欲的工具,想要了随时上,事先根本不用跟她商量一下,征求一下她的意见!

    “你怎么进来的?”桑枝无视门少庭一脸嬉笑的表情,气鼓鼓的瞪着他运气。

    她明明记得,他应该没有自己家里的钥匙的,难道是爸妈给他开的门?

    “爸妈……给你开的门?”

    眉毛一耸,“怎么可能,这么晚了,我怎么好意思打扰爸妈休息。”

    说着低头吻上她娇俏的耳垂儿,温热的气息在她敏感的耳蜗盘旋,弄得她一阵的心神不宁,小脸儿倏地就通红一片。

    “那你……是怎么进来的?”被他弄的心猿意马,费了半天劲儿才迫使自己的思维回归。

    顾不得害羞,伸手将他的脸庞捧住,四目相对熠熠生辉。

    “给你打电话让你开门,为什么不开?嗯?”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而伸手绕过她的头,将她的头整个抬高,让两人口鼻相抵,来了一个零距离亲密接触。

    “呃……”彼此气息想通的亲密感让她顿时一阵心跳加速,这男人这是闹哪样,好好说话不行吗?

    “我不知道你打的电话。”囧了囧才隐约记起,似乎睡梦中有接到电话这回事。

    “哼,该罚!”

    鼻尖儿用力的顶了顶她的鼻子,性感的薄唇便紧紧黏上那片诱人的红唇。

    “唔……”

    不待桑枝反应,男人已经将她紧紧的贴在自己身上,两只坦诚相对的灵魂就那么毫无间隙的粘合在一起。

    大脑瞬间空白,害怕的想要惊叫,却发现自己发出的声音竟是那么的娇媚诱惑,倒好像是在对他发出邀请似的。

    男人深深的缱绻的吻着她,丝毫不给她思考和反抗的机会。

    他的吻不似之前的霸道狂野,却温柔细密的叫人心尖儿都忍不住的颤抖。

    桑枝觉得那种要命的麻酥感从头顶一直蔓延至全身,甚至连每一根脚趾头都是麻酥酥的。

    起初大脑还能思考,可随着这种麻酥感加深,大脑瞬间混沌一片。身体紧绷,双手下意识的抓紧身下的床单,用力的撕扯着,身体也开始不安的扭动。

    “宝贝,放松,交给我,放松……”

    男人性感的声音带着蛊惑催眠着她的神志,不知什么时候,那双藕臂已经紧紧环住男人腰身,死死攀住他性感健硕的肌肉……

    愉悦一波高过一波,旖旎的春色伴着缱绻的娇吟在室内弥漫……

    “老婆,叫我!”

    男人一双桃花泛滥的眸子如一滩春水般映射出怀里已经疲惫不堪娇喘连连的小女人,知道她很累,却不打算就此放过她。

    又困又累浑身酸软,她此刻只想窝在他怀里好好睡一觉。

    眉头微蹙,翻了翻眼皮,嘟囔一声:“门少庭。”

    门少庭扁嘴,不满意的戳了戳她的鼻子,“不对,再叫!”

    “门少庭!”

    “叫老公!”继续戳她鼻子,忍不住轻笑。

    “不……唔……”

    一个翻身,重新将她压到身下,“叫不叫?嗯?”

    “老……公……”

    女人惊出一身冷汗,轻呼出声。

    上校同志,还能更无耻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