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是被老妈的大嗓门儿叫醒的。

    睁开眼,忍着浑身的酸痛看到床边坐着笑得一脸暧昧的老妈,吓得一声尖叫,哧溜钻进被子里将自己捂个严实。

    “妈,你怎么不敲门就进来了?”半晌,见老妈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从被子里探出半颗小脑袋,望着她一脸的干笑。

    都是拜那混蛋男人所赐,如今被子里的自己可是光溜溜的一丝不挂的节奏啊!

    这被老妈看到,她这二十几年养成的形象还有木有了?干脆不要活了!

    可是老妈看着自己的眼神儿怎么看都是一脸明了的诡异啊!

    老妈,你眼睛里的绿光是咋回事?

    红晕瞬间蔓延至整个脸庞,就像铁板烧上烤的刚足火候的小龙虾,透着滴血的红。

    瞅着自己闺女的娇羞样儿,莫青莲忍不住取笑:“还害羞呢,跟自己亲妈有什么好害羞的。”

    那表情完全一副,妈是过来人,妈了解!

    “妈……”被老妈一语中的,桑枝囧得恨不得直接被子里穿越外太空而去。

    “好了,不逗你了,赶紧起床吃饭。”莫青莲笑着拍了拍桑枝小脑袋,站起身,“人家少庭就比你懂事,一大早起来去买了早餐。”

    “妈,关门!”桑枝噘着嘴嘟囔,“还不都是他害的!”

    一边抱怨着,一边才慢吞吞的起床。

    收拾好自己,撑着酸软疼痛的身子出来的时候,饭厅的餐桌上已经摆满了一桌子丰盛的早餐。

    门少庭一脸柔情的看着她,缓步过去牵了她的小手,拉开椅子让她坐下,“快点吃吧,吃完了我送你去公司。”

    看着爸妈笑得一脸暧昧的样子,桑枝囧了囧,没好气的瞪了门少庭一眼,默不作声的吃饭。

    “这个给你。”门少庭说着,将一把钥匙放在她的面前。

    “什么?”桑枝看了看钥匙又瞅了瞅门少庭一脸莫名。

    “咱家房门的新钥匙,”不待门少庭说话,莫青莲已经抢先解释,“少庭还真是细心,说看了咱家以前的门锁,太老了,不安全。这不,今早上,硬是叫人过来给换了把新的。真是个有心的孩子!”

    “是啊,现在像少庭这么细心的男人不多了。”

    桑梓也跟着自己老婆一唱一和的,把个门少庭夸得俨然成了世间少有的极品好男人!

    “这都是应该的。”门少庭在两位老人的赞不绝口下,倒是一派的从容淡定。

    伸手夹了个小笼包放在桑枝面前的吃碟里,“多吃点。”

    桑枝诡异的表情看了看自己父母,又瞅了瞅一脸坦然的男人,心里忍不住腹诽:“上校同志,你半夜撬人家门锁还表现的这么坦然,你觉得合适吗?”

    “爸妈,我吃饱了,上班去了。”说完起身拎了包包看也不看门少庭一眼就往外走。

    门少庭一口将杯中牛奶喝下,“爸妈,我也先走了。”

    然后跨步追着桑枝出去了,“老婆等等我。”

    一把将即将关上的电梯扒住挤了进去。

    桑枝翻翻白眼儿:“门少庭,你觉不觉得自己很无耻啊!”

    明明门锁就是他撬坏的,还欺骗自己爸妈说是太老了,不安全。

    门少庭耸耸肩,一脸的无所谓,“我只有面对自己老婆时候才会表现出无耻的本质。”

    桑枝忍不住嘴角儿猛抽了两下,这货还真坦白!

    车上,门少庭专心的开着车,桑枝则淡淡的望着窗外发呆,谁也没说话,气氛诡异的静谧。

    手机铃声突兀的响起,桑枝吓了一跳,转而看向门少庭。

    他已经将车子泊向路边停下,接听了手机。

    不知道电话里讲了什么,门少庭的表情变得凝重,眉头紧紧蹙起。

    “我马上到!”淡淡说了句,挂了电话,方向盘一打,调转方向,车子箭一样的窜了出去。

    “喂,去哪儿啊,你先把我放下!”桑枝吓得惊叫出声,不明白这男人究竟是要带着自己去哪里。

    只淡淡的扫了她一眼,“坐好!”

    看着他暗沉的眸子一脸凝重的表情,桑枝知道出事了,也不敢再说什么,乖乖的抓住把手,军用越野车就像只疯狂的豹子般发出粗重的呲呲声一路疾驰而去。

    桑枝以为门少庭会带着她去那天那个怪异的别墅,但事实并非如此,车子驶进了近郊的一个别墅区,在一所别墅前停了下来。

    下了车,桑枝呆了呆,这里是苏琳家的别墅区,而门少庭的车子所停的位置,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正好是苏琳家门前。

    桑枝之前被苏琳邀请来过家里几次,所以对这片富人区还是认识的。

    “这里……”

    不待桑枝反应,门少庭已经率先迈步向别墅走去。

    桑枝扁了扁嘴,微微一怔,不由自主的跟了上去。

    门少庭都没有敲门,直接大刺刺的推门而入,桑枝再次心里疑惑。

    跟着进去,客厅里,苏琳正捂着脸呜呜的哭着,旁边坐着一个身形脸型都瘦瘦弱弱的戴着一副厚厚的近视镜的男人,男人轻轻的拍着苏琳的后背安慰着,但脸上却也是愁云一片。

    “怎么回事?”门少庭淡淡的扫了一眼房间,眼光落在男人身上。

    见有人来,苏琳停止了哭泣,抬头看了看门少庭,点点头,忽的又看到门少庭旁边的桑枝,眼泪就忍不住的又掉了下来。

    “苏姐,怎么了?”桑枝担心的上前一步,拉着苏琳问道。

    “枝枝,果果,果果丢了!”苏琳说着又哭了起来。

    果果丢了!

    桑枝心里忽的一紧。

    果果是苏琳的儿子,四岁,幼儿园中班,是个活泼聪明的孩子。

    怎么就丢了呢?

    “方纠,到底怎么回事?”一旁的门少庭似乎有些不耐烦,淡淡的扫了一眼正自呆愣的眼睛男人。

    “这位是?”苏琳拉了方纠一把,看向门少庭。

    “我朋友,门少庭,特种兵大队大队长。这是我爱人苏琳。”方纠恍然,勉强扯起一道笑,介绍道。

    “你就是桑枝的老公?”苏琳看着门少庭也是呆了一呆。

    “嗯。”门少庭看了眼苏琳,淡淡的点头。

    桑枝忽然觉得这世界真小,还是这男人太手眼通天,怎么到哪儿都有认识的人!

    “还是先说说究竟是怎么回事吧?”门少庭也不客气,拉了把椅子坐在方纠对面。

    苏琳吸了吸鼻子,缓了缓才道:“今天早晨,我喂孩子吃饱饭,就打算送他去幼儿园。我拿外套的功夫,果果就自己先跑了出去,等我再出去的时候,他就不见了。”

    苏琳说着眼泪就忍不住的又哗哗的掉下来,“我以为他贪玩跑去了花园,但是我到处都找遍了也没有找到,找了物业查了监控视频,也没找到一点线索,孩子就那么突然的没了。”

    苏琳说着,突然一把将方纠紧紧抓住,一脸害怕的道:“方纠,你说咱们果果会不会……被人绑架了?”

    方纠脸上划过一丝痛苦,嘴角儿勉强扯了一下,伸手握住苏琳颤抖的手,安慰道:“别瞎想,没事的,果果会很快回来的。”

    门少庭意味深长的看了方纠一眼,认识多年,他对这男人相当了解,典型的闷葫芦,习惯有什么事情自己一个人扛着。

    想必方纠心里很清楚,果果的突然失踪绝不是偶然,否则他也不会第一时间拨通自己的电话。毕竟,正常时候,发生这种事情,人们的第一直觉是打110,而不是找特种兵!

    “孩子的相貌特征,穿着……”门少庭例行公事的问了一些问题,又让苏琳找了几张果果的照片。

    然后淡淡的瞅了桑枝一眼,“你先带她上楼休息下吧。”

    桑枝点点头,扶着苏琳起身。

    走到楼梯口,苏琳转头,一脸担心的看着自己老公,“果果不会有事的……”

    方纠眼里闪着晶莹,轻轻点头,苦涩的笑笑:“嗯,一定不会有事的,放心吧。”

    看着两个女人上楼,门少庭才一脸严肃的看着方纠:“你怀疑是他们绑架了果果?”

    方纠瞅了门少庭一眼,眸子沉了沉,点头:“嗯,别人不会这么神不知鬼不觉的干的不留一点痕迹。”

    “你怀疑他们是冲着cx-2来的?”门少庭一脸阴鸷,鹰般锐利的眸子杀气一闪而过。

    “只是我的怀疑,没有丝毫依据,但是之前我有接到过神秘电邮……”方纠犹豫了一下,老实说道。

    门少庭没再说话,一双寒眸冷冽的盯着方纠半天,拿了手机拨了一串数字出去。

    桑枝看着眼泪不断的苏琳,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从上班就在苏琳公司,苏琳对桑枝可谓亦师亦友,两人关系很好,相处的就跟姐妹似的。

    一直只听苏琳说自己老公是个科学家,天天闷在实验室里,桑枝还没机会见过,今天这算是第一次见方纠,却没想到竟是在这种情况下。

    “苏姐,别瞎想,果果不会有事的。”

    桑枝不是一个很会安慰人的人,看着苏琳眼泪婆娑的,也不知道该如何劝慰,只拿了纸巾盒,一张接一张的抽了纸巾递给苏琳。

    “都怪我不好,都是我不小心,要是我没有让他自己跑出去,果果就不会丢。”

    苏琳明显的惊吓刺激过度,此时脑子根本无法正常思考,只是嘴里反复的念叨着自己的不是。

    桑枝心里也是一阵的难受,伸手将苏琳轻轻搂在怀里,安慰着。

    忽然,苏琳挣脱了桑枝的怀抱,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一路飞奔着往楼下冲。

    桑枝一惊,急忙追了出去。

    却见楼梯上,苏琳双手死死扒住栏杆,双眸欲裂的瞪着方纠,疯了似的吼道:“方纠,果果要是有什么闪失,我一定不会原谅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