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将苏琳揽在怀里,俯身看到方纠一脸愧疚的表情,心里划过一丝疑惑。

    因为和顾客约好了下午见面,见苏琳情绪稍微好一点,便拿了包起身告辞。

    自己在这里除了能安慰一下苏琳,其实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而且她相信,门少庭一定会将这事情处理好,果果不会有事的。

    “我送你过去。”说完淡淡的看了一眼神情落寞的方纠,安慰似的拍了拍他肩膀,又瞅了苏琳一眼,“放心吧,不会有事的,我已经都安排下去了,一有消息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们。”

    车上,桑枝心里仍旧很沉重,一向生活在和平世界里的她,从未想过自己的生活里会发生这种事情,尤其还是针对一个年仅四岁的孩子,那些人该是如何的狠心啊!

    “是绑架吗?”从苏琳对方纠的态度上,桑枝不难猜出,这次果果出事可能跟方纠有关,而方纠是国家最高科研单位的负责人,如果真是绑架,那么那些人的目的也就显而易见了,就是想通过果果威胁方纠。

    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半晌才缓缓道:“有时间多安慰苏琳,让她别给方纠太大压力,这事不是方纠的错。”

    桑枝忽然觉得门少庭冷漠的有些过分,自己熟悉的朋友身上发生这种事情,他居然还能淡定的一如平常,说起话来就跟是自己毫不相干的人一样,他内心到底是怎样冷漠的一个人啊!

    感受到她有些淡漠疏离的眼神儿,门少庭心底轻叹了口气,“这世界并不像你想象的那么美好,做人最重要的是懂得面对。”

    将头转向窗外,他说得没错,只是一定要这么理智的说出来吗?

    将桑枝送到公司,门少庭便毫不留恋的掉头。

    “一定要救出果果。”伸手抓住他紧握方向盘的手,桑枝一脸恳求的道。

    淡淡的看了她一眼,轻轻点头,“这是我的职责。”

    望着绝尘而去的车子,桑枝突然觉得,那男人挺像个军人的,正儿八经的军人!

    因为心里惦记着苏琳,一整天,桑枝工作都心不在焉的,跟顾客讨论也经常走神儿。

    助理姚朗凑过来,一脸担心的问:“桑姐,你今天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姚朗跟了桑枝小半年了,还是第一次见她工作的时候溜号儿,顾客叫了她几遍,她才晃神儿,平时工作最严谨的她是从来不会犯这错误的。

    将手头的文件整理好放进档案框里,桑枝一屁股坐进椅子里,头枕着椅背,一只手轻轻揉捏着隐隐作痛的太阳穴。

    听见姚朗关切的问候,呆了呆,才反应过来,轻轻摇头,“我没事,就是有点累了。”

    老板家里出了事,除了自己,包括苏珊珊在内的其他同事都不知道,只当是老板有事没来而已,反正公司都是人家的,人家想来就来不想来就不来,谁也管不着。

    想到自己临走时候,苏琳特意嘱咐自己,不要将她的事情告诉任何人,桑枝淡淡的回了姚朗,又强打精神打开了电脑。

    下班时候,桑枝没有回家,也没有回军区大院,而是从公司出来,直接打车来了苏琳家里。

    一进门,桑枝便被房间里忙忙碌碌的人和各种仪器吓了一跳。

    聚目望去,屋子里除了门少庭,都是她不认识的人。

    抬头看见桑枝进来,门少庭明显的皱了皱眉,伸手招呼她过去:“你怎么来了?”

    桑枝回神儿,缓步来到门少庭身边,忽然就觉得一道道异样的光线朝自己扫射过来。

    偷眼望去,只见刚才还忙得眼睛都不眨一下的三个人,正齐刷刷的对着自己行注目礼,咳咳,其中一个还是个姑娘。

    桑枝还没被人这么赤裸裸的注视过,心里一阵心虚,小脸儿倏地就不好意思的红了。

    “看什么看,都没事干了!”门少庭一句话,几人顿作鸟兽散。

    “报告老大,这是嫂子吧?”只有那个姑娘仍旧一脸笑吟吟的看着桑枝。

    姑娘皮肤很白,长得很秀气,一双水灵的大眼睛透着灵气,而且说话声音也很好听,那种柔而不媚的感觉。

    “你有意见?”门少庭眼眉一挑,冷冷的扔了记眼刀过去。

    姑娘嘿嘿一笑,露出一口洁白好看的牙齿,“报告,没有,嫂子长得很好看,跟老大天造地设的一对儿,只是……”

    “只是什么?”门少庭语气淡淡,眸子深沉,看不出任何情绪。

    桑枝忽然觉得这姑娘很有意思,或者门少庭他们同事都这么有意思吧,那个火狐不也挺可爱的!

    “只是……”那姑娘看了看桑枝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桑枝了解自己的存在让人家姑娘不好说话,便识趣的道:“苏姐在楼上吧,我去看看她。”

    说完对着那姑娘点了一下头,转身往楼上走去。

    目视桑枝的身影进了楼上苏琳的房间,门少庭才淡淡的扫了那姑娘一眼,一声冷喝:“山雀!”

    “到!”山雀立马儿挺胸抬头立正姿势站好,目不斜视。

    “有话说,有屁放!”门少庭手指按下才装好的监听器,试了试声音。

    “是!报告老大,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嫂子应该就是……就是那夜在新都酒店害猎鹰跑单儿的女人!”

    山雀说完,偷眼观察着自己老大的表情。

    只见他眉头微蹙,若有所思的扯了扯嘴角儿。

    山雀是特种兵大队里唯一一个女人,虽然年纪不大,却是犯罪心理学的高材生。一向以过目不忘和根据别人描述判断并绘出目标人士的容貌为擅长。

    那天她虽然没有跟着猎鹰一起执行任务,但是从猎鹰给自己描述的过程和对那个女人的讲述,山雀可以准确无误的断定,桑枝就是猎鹰嘴里那个害惨了他的女人!

    “你确定?”

    门少庭相信山雀的专业眼光,但是心里却有些私心的希望这次她判断失误。

    “嗯,确定并肯定!”山雀小身板儿站得笔直,一脸的自信。

    “行了,我知道了。”门少庭淡淡的挥了挥手,抬头望向楼上,若有所思的盯着苏琳那扇紧闭的房门看了半天。

    再次看到苏琳,桑枝心里不由得一阵酸涩。

    仅仅一天的功夫,苏琳憔悴的让她不忍直视。

    眼睛红肿的跟个桃似的,头发也有些蓬松,整个人表情呆呆的,坐在那儿不知道想些什么。

    桑枝看得一阵心酸,上前拉着苏琳的手,却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

    “方先生不在家?”四处看了看,发现从进门到现在一直没见方纠的身影,桑枝忍不住眉头微蹙。

    苏琳嘴角儿扯起一道轻蔑的笑,“他的研究永远比孩子重要。”

    “苏姐……”桑枝不知道该说什么,看来苏琳对方纠的怨恨极深。

    不过方纠这人也是,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居然还能什么事没有的去上班,这人的心比门少庭还冷漠。

    “枝枝,你不知道,方纠他……”说起方纠,苏琳眼神儿里全是埋怨。

    方纠是个典型的学者,对专业研究有着近乎狂热的执着。

    一直以来家里家外都是苏琳照顾着,而方纠便关起门来专心的攻他的科研课题。尤其近两年,自从上了一个新的研究课题,方纠更是白天黑夜的待在研究所,就连苏琳这个老婆要想见他一面都很难。

    苏琳严格来说算是个很称职的妻子,为了支持丈夫的工作,任劳任怨的承担起所有。孩子也是她一手带大的,平时有保姆张嫂帮忙照顾着,这两天张嫂家里有事,请假了,她才要自己送孩子去幼儿园,结果就发生了这事情。

    苏琳恨自己大意的同时,更将心里早就压抑的怨恨一股脑儿的发泄到了方纠身上,想着要不是他整天忙他那个什么科研项目,孩子怎么会被人绑架!

    “确定是被绑架了?”桑枝吸了一口冷气,想到“绑架”这个词,没来由的身体打个寒颤。

    “还没。”苏琳摇摇头,“但是从方纠和门少庭的表情,我能看得出,这事十有八九是绑架。不然门少庭也不会派人来我家里安装那么多仪器,还派了专门的人保护我和方纠。”

    “那方纠他现在人呢?”桑枝终于没忍住,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哼……他?”苏琳冷笑一声,“直到最后,他还念念不忘研究所里的工作,就连门少庭都阻止不了他过去。”

    桑枝能感觉到苏琳说这话时眸子里透出的那冷冷的寒意和绝望,看得她心里一阵发毛。

    “枝枝……”苏琳突然一把抓住桑枝的手,一双氤氲迷离的眸子倏地变得清亮,“果果找到了,我就跟他离婚!”

    桑枝心里一寒,“离婚”这个词,曾经也在她的脑子里无数次的出现过,她跟门少庭的婚姻似乎也注定了分崩离析的结果,那是因为他们的婚姻不是源于爱。

    可是苏琳和方纠,他们是因爱结合的,怎么会也要走到这一步呢?

    突然就想到了门少庭跟她说过的话,吸了吸鼻子,桑枝柔声劝慰:“苏姐,咱先不想那些了,现在要紧的是果果平安无事的回来。”

    “可是都快一天了,果果一点消息也没有,究竟是谁把孩子掳走了,他才只有四岁啊,他们不会虐待他吧?”说到果果,苏琳又忍不住的哭了起来。

    桑枝轻轻将她揽在自己怀里,一下下的轻拍着她颤抖的后背,心里也是一片的沉重。

    “枝枝,咱们走吧。”

    门少庭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一脸愧疚的方纠,仿佛罪人似的,一直低着头,不敢用眼睛去碰触苏琳怨恨的眸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