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从苏琳家里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坐在车上,望着男人好看的侧脸,桑枝一时间无语。

    门少庭也似乎有心事,目不斜视的盯着前方专心的开车,完全没了平日里两人独处时候的纨绔样。

    突然肚子不争气的咕噜叫了两声,桑枝顿时不好意思的囧红了小脸儿。

    门少庭转头,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饿了?”

    桑枝囧着一张小脸儿点点头。

    早晨就没吃多少,中午更是因为心里惦记着苏琳,没有胃口,只喝了杯奶茶,也没吃东西,这会肚子饿得开始抗议也是正常的。

    将车速提高,不过在市区,虽然早已过了下班高峰期,但车子还是开不起来。

    路过一家超市时候,门少庭直接将车子停下。

    “下来吧。”看了看正自发呆的桑枝,不由得嘴角儿微微扬起,笑了笑。

    “呃……干嘛?”桑枝怔愣一下,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在这里停车,抬头看了看超市,“要买东西吗?”

    “走吧。”自然而然的牵了她的手,信步往超市走去。

    进了超市,门少庭推了一个购物车,然后让桑枝跟自己并排走着。

    先来到休闲食品区,拿了两包蛋黄派扔进车里,看了看,又捡了两包薯片放进去。然后推着车子一路奔向生鲜区。

    桑枝瞪大眼睛看着门少庭,嘴角儿忍不住的抽了两下,“你还喜欢吃零食?”

    门少庭看了她一眼,笑笑,拿了塑料袋装了几个西红柿,又挑了青菜和牛肉,最后停在海鱼售卖区。

    “喜欢吃鱼吗?”

    桑枝不明所以,但还是点点头,他今天是抽什么疯?莫不是被果果的事情吓到了?

    不会吧,他一个特种大队的头儿啊!怎么可能!

    “喜欢。”

    “鳕鱼?”见她再次点头,门少庭捡了一块鳕鱼放进车里。

    “门少庭,买这些做什么?”结账的时候,桑枝忍不住的问道。

    “做饭。”门少庭说得一本正经。

    桑枝听了一个踉跄差点跌倒,她可不会做饭。

    活了二十几年,一直跟自己爸妈蹭吃蹭喝的,别说做饭,平时根本连进厨房的机会都不多。

    莫青莲和桑梓疼女儿,洗碗刷锅这种活都基本上不用她。

    现在看着门少庭买了这么多的食材,桑枝心里忍不住开始打鼓,这不是要让自己做饭给他吃吧?

    可是仔细想想,自己现在的身份是他的老婆,就算当老公的有这要求也是正常的。可是……

    想到自己根本不会做饭的本质,桑枝还是忍不住的提议:“咱们要不在外边随便吃点吧。”

    这个时间回大院估计也都早吃过了,确实要想吃就得重新做,估计门少庭是不好意思麻烦吴妈吧,所以想着让自己做给他吃?

    “接连几天吃外边,吃腻了,还是回去自己做。”门少庭结了帐,拎着袋子,拉着桑枝往外走。

    桑枝忐忑着一颗心跟着门少庭上了车,心里还担心着接下来如何应付做饭这事,门少庭已经拿了一盒蛋黄派塞进她手里。

    “先吃个垫垫肚子。”说完开动了车子。

    原来他是买了给自己吃的,这男人还真的挺细心的。桑枝暂时将心里的担心抛在一边,拆了一个蛋黄派大口吃着。

    “门少庭,走错路了。”正吃得热闹着,猛然抬头,发现不是回军区大院的路,桑枝忙不迭的提醒着。

    他是累晕了吧?回家的路都走错!

    “今天不回大院了,我跟家里说过了。”门少庭一边开着车,一边漫不经心的回答。

    “呃……那去哪里?”不回大院,也不是自己爸妈家的方向,这是要带她去哪里?

    “去我们自己的家。”门少庭嘴角儿微微扬起,在车外昏暗的路灯的映衬下,显得邪魅而蛊惑。

    “我们……自己的家?”桑枝被门少庭的话吓得一口噎住猛咳起来。

    “慢点吃,喝点水。”一边说着,一边随手拿了瓶矿泉水递给她。

    咕咚咕咚猛灌了一气,终于将卡在喉咙里的那块蛋黄派咽下去,小手拍着胸脯给自己顺着气,心里却想着门少庭刚刚那句话,七上八下的忐忑着。

    夜色昏沉,惨淡的月光也被天边那片乌云遮去了光华,路灯点点昏黄透进车内,昏暗不明却透着暧昧。

    桑枝不是一个善于找话题的人,平时跟门少庭单独在一起的时候,一般都是门少庭说得多,她说的少。

    而今天,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果果失踪的事情,门少庭也一反常态的少言寡语,一时间两人静默无语,车内一片静谧。

    不知过了多久,车子驶进一个高档社区,在一栋高层前停了下来。

    “到了。”拎着袋子率先下车,看了眼仍自懵愣中的桑枝,轻笑摇头,从车头转过去,伸手帮她开了车门,“下车吧。”

    “哦。”回神儿,不好意思的看了门少庭一眼,轻轻应了一声,下了车子。

    伸手想要去帮忙拎袋子,“我来拎吧。”

    门少庭却一只手握紧她的小手,淡淡的笑道:“不用。”

    “枫林苑九号楼五单1901,记住了,这是咱俩的家。”

    一边说着,一边在楼门密码锁上按了几个数字,而后拉着她走了进去。

    看着电梯上显示的红字,桑枝忍不住仰头望着门少庭,“以后都在这住吗?”

    定定的瞅着她,直到电梯咚的一声停下,才拉着她出来,然后开门,状似随意的道:“如果你愿意,也不是不可以。”

    桑枝囧了囧,这男人说的什么话?

    什么叫如果她愿意?

    她倒是没什么意见,毕竟这里地处繁华的闹市区,离自己上班的地方比军区大院那是近了很多的,而且出入也方便的多了。

    只是……他今天的异常表现,让她心里有些不安。

    进了房间,门少庭换了鞋,“拖鞋在鞋柜里,自己拿。”说完拎着袋子径直走向厨房。

    桑枝囧了囧,打开鞋柜,里边当真有一双粉红色的带hellokitty图案的女士拖鞋。

    看来他早有准备的。

    换了拖鞋,走进客厅。

    这是一个九十多平的两居室,装饰跟门少庭在军区大院的卧室一个格调,灰白黑三色为主,设计简约大方,家具也是简单大方的风格,显得室内空间很大。

    将包放在沙发上,转身进了厨房。

    厨房里,门少庭腰间系着围裙,挽起衬衣袖子,正淘了米蒸上饭,然后洗菜。

    “你会做饭?”桑枝惊得嘴巴张的老大,显然被眼前这幅景象吓到了。

    原本以为他是要让自己做饭给他吃,没想到人家却是自己洗手作羹汤,自给自足来着。

    想到这里,桑枝不由得心里将自己鄙视了一番,竟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人家君子之腹了。

    “嗯,好久没做了,手艺有些生疏,做得不好勉强能吃吧。”门少庭一边回答着桑枝的问题,手下却是一刻也没停着。

    桑枝觉得自己实在不应该做饭来张口的蛀虫,于是很好心的过来,东瞅瞅西看看的,看看有什么能帮上忙的,结果看了一圈,貌似人家上校同志根本不需要她这个门外汉的帮忙。

    看人家那刀功,那手法,简直媲美大厨!

    看着她一脸心虚的笑着,门少庭不觉莞尔,“想要帮忙?”

    “呃……貌似没什么能帮上忙的。”桑枝囧了囧。

    “去客厅看电视吧,等饭好了过来帮忙端饭就行。”门少庭说得一脸正经。

    看着他做饭的样子,桑枝觉得格外性感。谁说过,会做饭的男人都是极品,那么自己这算不算误打误撞的嫁了个极品好男人!

    桑枝听着却是不好意思的脸红了,那意思自己还是个饭来张口的。

    客厅里看着无聊的电视剧,迷迷糊糊似睡非睡之际,被一阵诱人的香味唤醒。

    饭桌上,已经摆好了三菜一汤,门少庭边盛着米饭边招呼桑枝。

    “洗手吃饭了。”

    速度的洗了手,一溜小跑儿的奔过来,看着饭桌上色香味俱佳的菜色,桑枝忍不住的咽了口唾沫。

    盛了碗饭递给她,又将筷子递到她面前,一脸淡淡的笑着:“快吃吧。”

    桑枝原本就饿坏了,加上这菜色看上去充满诱惑的样子,早就将她肚子里的馋虫勾了出来。

    夹了一筷子牛肉扔进嘴里,“唔……烫……唔,唔,好吃,真好吃!”

    这道西红柿炖牛肉,不光颜色看着让人赏心悦目,味道也是绝佳。牛肉滑嫩的入口即化,咸酸中还带着西红柿原本的微甜。

    一边赞美着,一边又忍不住的拿了勺子舀了口汤喝。

    “嗯,好喝,味道鲜美浓淡适宜,真好吃!”

    一边吃着,一边还忍不住的朝门少庭竖起了大拇指。

    见她吃的一脸高兴,门少庭不自觉地翘起了嘴角儿,“好吃就多吃点。”

    吃了饭,桑枝自告奋勇的收拾,洗碗刷锅,一通收拾过后,擦着手出来。

    门少庭很随意的倒在沙发里,手里拿着遥控板随意的按着。

    见她出来,张开胳膊朝她伸出手去,“来,这里坐。”

    “哦。”不知道为什么,桑枝觉得门少庭今天跟平时不一样,而对于她,这样的门少庭是完全陌生的,让她不由的乖巧听话。

    走过去,被他一把拽进自己怀里。

    桑枝吓得惊叫出声,就那么倒在门少庭怀里一动也不敢动。

    “怕我?嗯?”看着她吓得小脸儿刷白的样子,门少庭忍不住轻笑。

    这个平时看上去,如老曾入定般淡然的女人,居然也会害怕?还以为她天不怕地不怕呢!

    下意识的点头,又摇摇头。

    怕,倒是谈不上,只是个把月接触下来,他给她的印象一直是一副纨绔二世子的感觉,而今天太过反常的表现让她一时间有些不适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