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门少庭将一张纸条塞进她手里,“这是家里的密码钥匙,咱俩生日的组合,你最好烂熟于心。这几天就暂时住这里吧,要是不喜欢这装修,等有时间再找人重新装修或者你喜欢哪里的房子,咱们可以再买一套。”

    听着他说买房就跟菜市场买菜似的那么随意,桑枝顿感胸口一阵热血翻涌。

    忍不住笑道:“我是不是嫁了一个高富帅啊?”

    她其实很疑惑,门少庭的钱都哪来的。一个军人,应该没有那么高的工资待遇吧,要说是他爸爸的钱,倒是有可能,可怎么看都觉得门少庭跟他老子门正之间有着显而易见的隔阂,他一点都不像是会用他老子钱的男人。

    “呵……”门少庭轻笑出声,“你才知道啊,现在是不是很庆幸假戏真做。”

    “切!”

    桑枝无聊的翻了翻白眼儿,心里不屑于他的话,却因为他重新回归二世子的本质而安心了不少。

    “那你说,我是不是应该对你实施财务监管,顺便将这条项链找个买主卖了,那我可就发达了。”气氛随着二人话匣子打开,也显得轻松了很多。

    门少庭将她轻轻揽在怀里,低头在她光洁的额上印上一吻,轻笑道:“财务监管我没意见,而且我工资卡不是给你了吗?其他的什么基金股票投资等,我都是以门玥玮和雷明的名义做的,都由他们帮忙管理着,如果你要看,等他们回来,我让他们弄出来给你。”

    门少庭说得一本正经,桑枝听得惊得一愣一愣的。

    感情这男人给自己的那卡就是他的工资卡,而且这货,不止工资这一项收入,还有很多以别人名义做的投资。

    桑枝忍不住开始胡思乱想,看来自己真的是不一小心嫁了个高富帅!

    “可是这项链不行。”门少庭说着,手指轻触,自她脖颈中取出那颗大大的红宝石捏在手里仔细端看。

    见他说得一本正经的样子,桑枝不好意思的小脸儿微红,她原本也就是说着玩呢,不是真的想要卖掉。

    可看他看着红宝石出神的样子,桑枝心里忍不住一动,轻笑道:“我其实一直挺奇怪的,雷刚为什么会心甘情愿的把这么贵重的宝贝送给你?”

    这个疑惑一直存在与桑枝心里,几次想问,苦于没有合适的机会,所以一直没好意思问出口,正好今天话赶话说到这了,她便也就开玩笑似的问了出来。

    门少庭嘴角儿几不可见的扯了两下,半晌才道:“这项链名为‘玥心’,它与我们门家有着很深的渊源。早些年一次意外中遗失了,前不久被雷刚的母亲在一次拍卖会中得到,我这才托了雷刚几经波折从他母亲手里买回来的。”

    想到雷刚一脸不甘的样子,门少庭心里窃笑,不过他是绝对不会将自己以婚礼做为筹码跟雷刚打赌这件事告诉她的,傻子才会跟自己女人说这种事,那绝对是作死的节奏啊!

    “哦,这样啊。”桑枝了然,原来这项链竟跟他门家是有渊源的,怪不得门少庭费尽心思的想要得到。

    可这东西既然对他家里那么重要,自己就更不能随便戴着了。

    想到这儿,桑枝伸手将项链摘了下来,放到门少庭粗粝的手掌中。

    “既然它对你家这么重要,我就更不能要了。还是还给你好好保存,万一被我弄坏弄丢了,我可赔不起。”

    桑枝说得是真心话,这么贵重的东西真要有个万一,别说叫她照价赔偿,就是打对折她也赔不起啊!

    眼皮一挑,门少庭不由分说将项链重新给桑枝戴上,“戴着,不许摘!”

    说着双手将她的小手握住,“这东西再贵重,它也不过是个死物,对于我来说,你比它贵重万倍。”

    一双如碧潭般深邃的眸子含情脉脉的将她望着,看得桑枝心头一震,胸口软软的,仿佛躺在棉花团中。

    低头拿了她的小手放在嘴边亲吻着,半晌才又将头抬起来,对上她一双清澈的眸子,轻声道:“答应我,一直戴着它,别再摘下来了。嗯?”

    声音似命令又似恳求,如果那个人真的是他,就一定认识“玥心”,她戴着,会安全很多。

    桑枝忍不住抽了抽鼻子,轻声答应道:“嗯。”

    可是……男人突然望着她纤细白皙的小手半天不语。

    桑枝实在搞不懂自己的手有什么可值得研究的,上校同志这么盯着眼睛都不眨一下的看了半天这是要闹哪样?

    虽然他只是在看她的手,可桑枝觉得自己再这么被门少庭直愣愣的瞅下去,会直接囧死在他带着研究意味的灼灼的目光下的。

    使劲儿的想要抽出小手,“门少庭……”

    男人却将她的小手抓的更紧,眸子沉了又沉,才缓缓说道:“你没戴戒指。”

    门少庭的声音闷闷的透着委屈,让桑枝莫名觉得一种罪恶感,好像自己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似的。

    “呃……”桑枝显然没有想到门少庭郁闷的是自己手上没戴戒指这件事情。

    囧了囧,“我不习惯戴那个,所以……收了起来。”

    婚礼上二人互换了对戒,戒指不是很华贵的钻戒,普通的铂金对戒,但款式简约大方,很好看。

    桑枝当时想着,反正不过是一场戏而已也没在意,所以从婚礼上下来,就摘了戒指,放在包里,想着找机会还给门少庭,结果接下来的事情一件接一件的出乎她的意料,就把这事给忘记了。

    今天若不是他提起,桑枝根本不会想起自己包里还放着一枚铂金戒指。

    “戒指呢?”门少庭一脸认真的表情看着桑枝。

    桑枝囧了囧,起身拿了包,翻了半天,才终于找到那枚铂金戒指,伸手递给门少庭。

    门少庭却是接了戒指的同时,一把拉过桑枝的小手,不由分说将戒指套在了她的无名指上。

    “你干嘛?”桑枝皱着眉头想要抽手。

    却被门少庭抓得死死的,一脸认真的看着她,“戴着,不许摘!”

    桑枝挑眉,乜了门少庭一眼,“这是上校同志的命令?”

    “不是命令,是恳求。”门少庭一把将桑枝拉进怀里,低头便覆上她诱人的红唇。

    “啊……”被突来的暧昧吓得失声惊叫,双手本能的推搡着男人健硕的胸膛。

    却硬生生的被门少庭加深了这个吻。

    正沉浸在男人火热缠绵的吻中渐渐迷失的时候,小手忽的就扫到了他的双手。

    突然猛力的一把将他推开,门少庭一愣,呆了呆,问道:“怎么了?”

    桑枝抓了他的两只手翻看着,半天,才抬起一双水渍氤氲的眸子炯炯的看着他。

    “到底怎么了?”

    见她不语,门少庭不由得有些担心,一双深眸定定的将她望着。

    “你……”桑枝委屈的表情看着门少庭,指了指他的双手,“你也没戴。”

    门少庭噗嗤一声笑了,吓了他一跳,他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原来这小女人是跟他计较这个。

    起身走到衣架取了外套,自内兜里掏出那枚戒指,放在桑枝掌心。

    “我是军人,不能佩戴任何首饰。但是我一直将它贴身放着,将它戴在我的心里。”一边说着,一边煞有介事的捶了捶自己胸膛,一脸的认真严肃。

    桑枝囧了囧,“那我不是很亏,别人一看我就知道是已婚妇女了,看你却还会以为是单身王老五,那些盼嫁的姑娘看到这么英俊帅气的男人,还不一个个哭着喊着扑上来!”

    “你这是吃醋的表现吗?”门少庭一脸好笑的看着桑枝,这女人说这话时候的表情委屈的就跟个挨了欺负的小怨妇似的,但是他喜欢!

    完全没料到他会这么想,桑枝不由得囧了下,瞟了他一眼,轻哼道:“才不是!”

    吃醋?怎么可能!自己又不爱他,吃的毛球的醋啊!

    一把将她揽在怀里,“傻瓜,我会直接给她们看结婚证,告诉她们,哥有老婆,哥很爱她,让她们死心!”

    噗……

    被他搞笑的语言逗得喷笑出声,窝在他怀里,桑枝的心却感动的柔软成一团。

    上校同志,这算是你独创的门氏幽默吗?

    桑枝忽然觉得就这样,跟这男人一起生活,或许也是不错的选择!

    门少庭的手机很不识时务的响起,突兀的声音打破了一室旖旎暧昧。

    “唔……你电话。”桑枝红着一张小脸儿推挡着门少庭,眼睛飘向他放在茶几上的手机。

    “该死!”不满的咕哝一声,尽管很不情愿,却没有丝毫犹豫的放开桑枝,伸手抄起手机接听。

    “说!”很冷漠的声音,跟刚才热情似火的他判若两人。

    桑枝忍不住扁嘴,当兵的果然都是多重性格的人!

    见他在讲电话,桑枝很善解人意的拿了电视遥控按了静音,然后乖乖的坐在沙发上看着无声电视,其实耳朵却竖起来,偷听他的讲话内容。

    不是桑枝喜欢偷听人家讲电话,而是她心里还担心着果果的事情,想知道事情的进展。

    “说重点!”门少庭突然一声爆吼,吓得桑枝不由得浑身一颤,抬头看过去。

    只见门少庭双眉紧锁,额上青筋暴跳,深邃的眸子微眯着,一脸阴鸷的瞪着手机,半晌才又冷冷的道:“我知道了!”说完果断的挂了电话。

    “是果果有消息了吗?”桑枝一脸担心的问。

    门少庭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起身拿了外套走向门口。

    换了鞋子,才又深深的看了桑枝一眼,淡淡的道:“我有任务,你早点休息,小区外边就有早餐店,明天吃了早餐再去上班。”

    说完开了门就要走。

    “门少庭……”桑枝紧走几步追了上来,“果果不会有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