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门少庭身形顿了顿,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没说话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桑枝吐了吐舌头,才恍然想起,他是军人,自己貌似问了什么不该问的问题了!

    桑枝孤零零的躺在宽敞舒服的大床上,突然悲催的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孤独,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二十多年习惯独睡的她,居然破天荒的头一次开始不习惯这种孤独了!

    习惯是个可怕的东西,一旦养成便很难更改!

    桑枝很无奈的发现,不知何时,她似乎已经习惯了门少庭的存在,习惯了他存在于她生活的每一处。

    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睡,索性起来,围着房间各处看了一遍。

    不得不说,整个房子的设计和空间利用都很合理,除了装修风格有些过于冷硬外,其他的桑枝都还觉得挺适合她的口味的。

    桑枝最后来到书房,这房间说是一室两厅,其实只有一间卧室,另一间被门少庭改成了书房。

    还是第一次走进他的书房,看着面前整整一面墙的书架里整整齐齐摆放的满满当当的书,桑枝华丽丽的石化了。

    这书房不是一般的大,里边的藏书也不是一般的多,目测没有上万也有八千,简直可以媲美一个小型图书馆了。

    桑枝忍不住走过去,一本本的书目看过去,心里不由得又是一惊。

    门少庭的藏书,从军事到人文,从文学到社科,从生物到遗传,还有音乐、美术……可谓五花八门品类繁多。

    桑枝不由得扁扁嘴,心里腹诽,这货是有多爱显摆啊,这么多书,她就不相信他都看过!

    恐怕就是摆着给别人看的吧,上校同志,你会不会太显摆了点啊!

    迈步来到美术系列藏书的旁边,随手拿出一本画册。

    打开,发现是一整本风景素描,整整一本,里边详细记录了每张画的地址名称和作画时间。

    从时间上看,这应该是门少庭十八岁刚参军那会儿在驻地部队画的。

    想起门少庭曾跟自己说过,他刚参军那会是在昆市的驻地部队服役,再看这些风景,无一不是那边的景致。

    每一张画面都很传神,又带着写意的意境。从那些画里,桑枝仿佛看到了一道道风格迥异却都一样美丽的景致,让她有种身临其境的感觉。

    “他说如果不是爷爷,他或许会成为一个有名的画家,看来还真的没错。”手指轻触着画册,忍不住轻笑。

    真没想到看上去冷硬果敢的男人,居然还有一双艺术家的手。

    如果不是亲眼见到他的画作,桑枝实在很难将那双握枪的粗粝的大掌和画家的手联系起来。

    将画册放回原处,又随手拿了几本来看,无一不是他的画册,从自然风景到城市写实,从花鸟鱼虫到狮狼虎豹他画了很多,看时间和画作成熟度,应该是他从少年到青年时期的转变。

    看了这些画册,桑枝不由得对门少庭产生了一丝兴趣,忽然就有了一种想要了解他的冲动。

    看得时间久了,桑枝忍不住打个哈欠伸个懒腰,将手里的画册原位放回去,转身打算回卧室。

    无意识的一瞥,却发现在两本画册之间有一张好像没有被装订进册的纸张。

    好奇之下伸手抽了出来。

    这是一张人物素描,他所有画作里的唯一一张人物素描。

    里边的女人一张瓜子脸小巧可爱,一双圆溜溜的杏眼透着灵气,含情脉脉的注视着前方。整个人物素描,无论从用笔,五官比例都恰到好处,可见画作者的用心之深。

    桑枝想从门少庭习惯性的画作标录中找出关于这张画的详细说明,却发现,他那么多画作里,唯独这张没有标注。

    这女人是谁?她跟门少庭又是什么关系?

    看着这张人物素描,桑枝自己都没发觉,心里竟没来由的泛起丝丝酸涩。

    带着疑惑将素描放回原处,待转身要离开时,却又发现在他书桌上整齐堆放着一叠文件的里,自己那张和他签订的契约,正安静的躺在上边。

    伸手拿了那张契约,嘴角儿不由得扯起一道苦笑,又环顾了一圈书房,才轻叹一口气,拿着那张契约出去。

    早晨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睁眼看到透过窗帘投射进来那道强烈的阳光,桑枝心里一惊,赶紧翻身下床。

    速度的梳洗一番,拎了包就往外跑。

    要死了,这是要迟到的节奏啊!

    一路狂奔的出了小区,在门口看到门少庭说的早点店,微微怔愣一下,直接伸手拦了出租车上去。

    她终是没听门少庭要她不要忘记吃早餐的嘱咐。

    对此桑枝给自己的解释是“时间来不及了”,刻意忽略掉心里那抹带着赌气意味的醋味。

    到了公司打卡,处理完手里比较着急的文件,停下来时已经快到中午了。

    一脸疲惫的躺在椅子上闭目养神儿,忽然就想起苏琳,也不知道果果的事情怎么样了。

    想着自己是无法从门少庭的嘴里探到哪怕蛛丝马迹的消息,可心里又着实关心着,于是便拿了手机,走到公司茶水间,拨通了苏琳的电话。

    电话很快的就被接起,里边传来苏琳严重沙哑的声音。

    桑枝听了心里忍不住一阵难受,“苏姐,果果有消息了吗?”

    神情落寞的苏琳绝望的摇摇头,下一秒想到桑枝根本看不见自己的动作,便小声说道:“还没,丝毫没有消息。”

    苏琳声音里的绝望和难过,让桑枝感同身受,想着时间拖得越久,果果那孩子遭的罪就会越大,或者说,生还的几率就会越小,桑枝心里就仿佛堵了一块重石,压在胸口,压得她喘不上气来。

    可是对于苏琳,她除了说些宽慰的话,实在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

    好生劝慰了苏琳一番,才将电话挂断。

    只是才刚跟苏琳中断了通话,门少庭的电话便追了过来。

    看着手机屏幕上跳动的名字,桑枝忍不住扯了扯嘴角儿,那幅女人的素描就突然的窜进了她的脑子,深吸一口气,才缓缓按下接听键。

    只是还没等她来及的开口,门少庭冷冷的声音已经传进耳膜,声声刺激着她的听觉器官。

    “从现在起,到果果的事情结束,不要再私自跟苏琳联系,包括通话、短信,更不许再过来她家里跟她见面。”

    “可是……为……”桑枝本能的求解释,可是门少庭根本不给她说话的机会,一口气说完便啪的一声挂了电话。

    桑枝望着嘟嘟忙音的手机眉头紧蹙,一脸愤愤的瞪着。

    这男人这是吃了枪药还是塞了鸡毛,怎么对自己突然变的这么严厉起来,还是第一次,他用这种纯军人式的冷硬的命令语气跟她说话,而且丝毫不给她说话的权力!

    “混账!我又不是你的兵,你凭什么这么命令我!”桑枝恨得咬牙切齿,瞪了半天眼,才悻悻然的拿着手机回到办公区。

    才从一个婚礼现场赶回来的刘同,一脸兴奋的凑了过来。

    “嘿嘿,枝枝,怎么样,嫁给一个军人的感觉如何,那方面还幸福和谐吧?”别看刘同长得一副人模狗样的,看上去阳光帅气的,他邪恶的内心只有了解他的人才知道,这货典型的就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色狼!

    桑枝跟刘同同事两年,对他的德性自然是清楚的很,也懒得跟他磨牙,无聊的白了他一眼,很不耐的道:“没事就赶紧回家看孩子去,省得回去晚了你老婆又跑来公司哭哭啼啼的抱怨不停。”

    一句话直戳刘同痛处,面部表情僵了僵,嘿嘿干笑两声,“你这嘴,真厉害,永远那么犀利!”

    知道自己碰了一鼻子灰,一边说着,一边摸着鼻子闪人了。

    自己语言犀利?

    桑枝不由得好笑,貌似自己平时说话是挺犀利的,只是对上那个男人,却怎么也厉害不起来!

    刚才不是还莫名其妙的被他吼了一通吗!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下午林雅然打来电话,说门玥玮回来了,让桑枝下班回大院一起吃晚饭,她会让司机过来接她。

    想到还不曾谋面的小姑子,桑枝第一个窜进脑海的就是婚礼那天晚上,自己收到的小姑子来自异国的礼物,那件布头少到令人发指的情趣内衣!

    能送那种东西的女孩子,得是一个多么开放活泼的人啊!

    桑枝想着嘴角儿就忍不住的扬起一道轻笑,她倒是很期待与这个小姑子的见面。

    下了班拎着包出了公司便看到上次来接自己的司机站在一辆汽车旁朝自己这边看着。

    下意识的看了看周围,还好,同事们都走得差不多了,没人发现。

    快步走过去,桑枝笑着朝司机点点头,“张师傅,麻烦你了。”

    张师傅腼腆的笑笑,伸手帮桑枝开了车门。

    才要坐进去,却被一声嗲的抓心挠肝的声音给叫住。

    “枝枝姐……”

    桑枝眉头轻蹙,转身望去。

    只见苏珊珊扭着那条水蛇腰一扭一扭的走了过来。

    “枝枝姐真是好福气,还有专车司机接送的,唉,真是好命!这车不便宜呢!”

    苏珊珊嘴上笑着,眼睛却直溜溜的看着车子,满是羡慕嫉妒恨的神情。

    “有事?”桑枝实在懒得跟她纠结,眼眉轻挑,语气冷淡的问。

    “想请枝枝姐的司机捎我一段,不知道放不方便?”苏珊珊笑得一脸谄媚,眼睛都快眯成一条缝了。

    “你要去哪里?”桑枝想若是顺路,捎一段应该也没什么的。

    “我姐苏琳家里,谢谢枝枝姐,劳烦司机大哥了。”苏珊珊说着不待桑枝答应,便一屁股坐了进去。

    “不行,你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