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苏珊珊没有料到桑枝会这么不给她面子,不过是蹭个车坐,又不用她花油钱,干嘛这么小气啊!

    “枝枝姐,就带我一程吧,你知道的,去我姐那边的公车不多,打车又太贵……”苏珊珊坐在车里纹丝不动,一脸恳求的看着桑枝。

    桑枝眉头又蹙了蹙,淡淡的看她一眼,“你先下来。”

    那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语气,纵使苏珊珊脸皮再厚,也坐不住了。

    怨恨的瞪了桑枝一眼,不情愿的下车,“哼,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嫁了个有钱男人嘛,你可得小心伺候着,别一不留神儿让别的女人趁虚而入了,到时候你哭都没地方哭去!”

    桑枝原本还想着跟她解释一下,但听她如此说话,也懒得搭理她了,只淡淡的扫了她一眼,“苏琳让我替她转告你,这段时间她丈夫在家,不欢迎你过去骚扰他们两口子二人世界。”

    桑枝不止一次的听苏琳跟她说起,苏珊珊看着方纠的眼神儿有些奇怪,一直想问问苏珊珊,但又碍于亲戚关系不好意思开口。

    桑枝情急之下便找了这么一个借口搪塞苏珊珊,眼下这种情况,她不能让苏珊珊过去,苏珊珊知道了,就等于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她可是出了名的大嘴巴!

    “你……你瞎说,我姐才不会不愿意我去,我这就给她打电话!”苏珊珊一边说着,一边气急败坏的拨通了苏琳的手机。

    只响了两声便被人挂掉了,不死心的再打,还是如此。

    苏珊珊脸上有些挂不住了,想了想,“我姐估计忙着做饭呢,没时间接,我给我姐夫打!”

    说着还真就拨了方纠的号码出去,结果得到的结果亦然,苏珊珊气得脸颊通红,说不出话来。

    桑枝冷冷的看着苏珊珊,冷笑一声,“这回该相信了吧,自己干的好事别当别人都是傻子不知道!”

    说完转身钻进车里,无视气得抓狂中的苏珊珊,对张师傅说:“张师傅咱们走吧。”

    路过超市的时候,桑枝特意让司机停车,去超市里买了些水果,拎着两个大兜子才又坐车回到军区大院。

    到家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见她回来,吴妈早就迎了出来,伸手接过两兜子水果。

    “少奶奶想得周到,刚才太太还叨咕说忘记买小姐最喜欢吃的火龙果了呢,没想到少奶奶就买了回来。”吴妈一边看着兜子里的水果一边笑着说。

    桑枝笑笑,她哪里知道门玥玮最喜欢吃火龙果,只是出于礼貌去超市随便挑了几样水果,倒没想到却是买对了。

    才进了客厅,桑枝便被林雅然拉住,笑着坐下,指着旁边瞅着自己笑得一脸暧昧的漂亮女人介绍道:“这就是你嫂子,桑枝。”

    又转头看看桑枝道:“这就是咱家那个调皮捣蛋鬼,门玥玮大小姐!”

    “妈,怎么说话呢?我哪里是调皮捣蛋鬼,明明就是青春貌美可爱无敌大美女好不!”门玥玮一边纠正着自己老妈对自己错误的介绍,一边站起来拉着桑枝的手上下打量着。

    “你就是收服了我哥那只妖孽的大神啊,嫂子在上,亲亲小姑子这厢有礼了。”说着双手抱拳作揖状就鞠了下去。

    桑枝被她可爱真实丝毫不做作的表情逗得忍不住笑出声来,一把将她拉住,笑道:“叫我桑枝好了。”

    嫂子,嫂子的,她还真有些不习惯。

    这小姑子还真是活泼大方天真无邪,才见面桑枝就喜欢上了这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小姑子,难怪她会送自己那种情趣内衣当礼物,看她的性格做这种事情,丝毫不觉得有违和感。

    见她俩聊得甚是投机,林雅然也很高兴,说道:“你俩先聊着,我去厨房看看。”说着起身去了厨房。

    门玥玮拉着桑枝不断地打量,“嫂子长得真好看,难怪我哥能心甘情愿的去领证,终于有人收了他这只妖孽了,我这当妹妹的也就放心了!”

    桑枝被她逗得直想笑,好不容易忍住了,拉着往楼上走。

    “说了叫我桑枝就好,别嫂子嫂子的听着好像我比你大很多似的。”

    其实桑枝只不过比门玥玮大两岁而已,但看到一脸天真相的门玥玮,桑枝就觉得自己突然老了很多,心里这个不是滋味啊!

    我的青春天真都去哪了?

    “那可不行,要是被我爷爷知道了该说我没大没小了,还有我哥,他要是知道我对你直呼其名的,还不得拍死我!”

    门玥玮嘟着小嘴儿,跟着桑枝上楼,“嫂子咱们干啥去?”

    桑枝一路笑着将门玥玮带进自己和门少庭的卧房。

    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拿出之前在昆城买的原本就想当做见面礼送给她的那对纯银的耳坠儿。

    桑枝很细心的观察了门玥玮的耳朵,还真的是戴着耳坠的,看来自己买对了。

    “这个,送你的见面礼。”一边说着一边将那个装了耳坠包装的很漂亮的绒盒递到门玥玮手里。

    “送我的?”门玥玮一脸疑惑的看着桑枝。

    “嗯,也不知道你喜欢啥,之前在昆城看到觉得好看就买了。”桑枝笑得一脸真诚。

    门玥玮缓缓的将盒子打开,倏地眼前一亮,“哇塞,好漂亮的耳坠,嫂子你怎么知道我喜欢纯银的耳坠的?你看你看……”说着伸手指了指自己耳朵,“我向来只戴纯银的耳坠或耳钉的。”

    “你喜欢就好。”桑枝是真的越发喜欢这个看上去单纯可爱像个无忧无虑的小女生似的小姑子了。

    “要不你当着爷爷和你哥的面前就叫我嫂子,像私底下没人的时候,就直接叫我名字呗,不然我老觉得自己跟你差着一个时代似的。”桑枝忍不住扁着小嘴抱怨着。

    门玥玮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桑枝也不觉得有什么好笑的,她却笑得捂着肚子直不起腰来。

    “很好笑么?”看着她笑得花枝乱颤的样子,桑枝忍不住再次扁嘴。

    这姑娘笑点真低!

    桑枝心里做了鉴定。

    “哈哈哈……嫂子,哦不,枝枝姐你太可爱了,我终于知道我哥为什么会栽在你手里了,我要是男人也一定会爱上你!”门玥玮一句话,羞得桑枝一张白皙粉嫩的小脸儿,顿时变成了一颗红彤彤熟透了的苹果。

    见她囧得手足无措的样子,门玥玮终于良心发现的强忍住笑意,拉着桑枝坐下,“要不我就叫你枝枝姐吧,这样显得又亲切又不会有隔阂,爷爷和我哥也挑不出毛病的。”

    从小就羡慕人家有姐的孩子,可惜老妈肚子不争气,硬生生的给自己生了个哥哥,可是让她对别的有姐姐的小朋友很是羡慕嫉妒恨了好久。

    现在看到桑枝,一聊就觉得投缘,也就从心里将这个嫂子当姐看待了。

    桑枝囧红着一张脸点点头,“就依你。”

    姑嫂俩人手拉着手在房间里聊了很多私房密话,主要是门玥玮投敌叛国的跟桑枝爆料自己哥哥门少庭小时候的糗事,听得桑枝一阵欢脱儿,忍不住的咯咯直笑。

    “叶小姐,你怎么来了?”楼下传来吴妈大嗓门的一句惊呼。

    正聊得热闹的门玥玮忽然就停了下来,默不作声了。

    桑枝一愣,一脸疑问的看向门玥玮,“怎么了?”

    门玥玮二话不说,站起身就往外走。

    那表情直接是晴转暴风雨的节奏啊!

    桑枝担心她出什么事,赶紧追着下来。

    只见门玥玮突然在一楼的楼梯口停下,一双喷火的眸子死死的盯着前边沙发上坐着的一个女人。

    女人感觉到有人注视的目光,缓缓转过脸来,粲然一笑:“玥玮也在家啊,我是过来看看伯母的。”

    那女人……桑枝心里倏地一紧,脑子里便出现了昨夜在门少庭书房见到的那张女人的素描,两个形象在大脑一闪,瞬间重合成一个。

    “叶藜来了。”林雅然一边擦着手,一边从厨房出来,看到叶藜的一瞬表情也几不可见的呆了呆。

    她没想到时隔多年,这女人还会出现在自己家里,只是眼下人家既然来了,她这个主人总不好就往外撵人家吧!

    “吴妈,给叶小姐倒茶。”林雅然毕竟是经验丰富,心里别扭归别扭,面上却是一派淡定从容。

    叶藜将礼品放在茶几上,笑着接了茶杯过去,“谢谢吴妈,伯母,这是我在国外给您带的一些保健品和护肤品,希望伯母喜欢。”

    林雅然勉强笑了笑,客气道:“来就来了,还带什么礼物,真是的,这多不好意思啊!”

    林雅然客气的让叶藜坐下,自己也跟着坐下,转而看了一眼楼梯上的门玥玮,又瞅了瞅一脸疑惑的桑枝。

    清了清嗓子,“咳咳,枝枝你过来。”

    见婆婆叫自己,桑枝便点点头,想要绕过门玥玮走过去。

    却被门玥玮一把拽住,然后怒眼圆睁的瞅着叶藜,“你还有脸来我家啊,你到底要不要脸啊,见过不要脸的可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

    桑枝被门玥玮突然的发飙吓了一跳,反手使劲儿拉着她,生怕她一个冲动,冲过去揍人。

    “小玮,怎么说话呢,快给叶藜道歉!”林雅然显然也被门玥玮异常的表现吓了一跳,表情僵了僵,责备的瞪了她一眼。

    叶藜倒是丝毫没有被门玥玮的过分言语吓到,嘴角儿微动,笑了笑,安慰林雅然道:“伯母别怪玥玮,她是对我有误会。”

    门玥玮突然拉着桑枝紧走几步来到叶藜面前,居高临下瞪着她,冷笑一声,“误会,亏你说得出口!我告诉你,我哥已经结婚了,我嫂子比你强一万倍,你少使坏,再打我哥什么主意!”

    说着门玥玮不由分说的将桑枝推到了前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