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被门玥玮突然推到叶藜的面前,完全没有准备的她吓了一跳,不知所措的看着眼前笑得一脸坦然的女人,心里却有些自惭形秽。

    这女人被门玥玮骂成那样,还能笑得这么一脸的淡定,这得是有一颗多么强大的内心啊!

    林雅然见状,赶紧一把将桑枝拉到自己身边,笑着介绍:“这是我儿媳妇,桑枝。枝枝,这是叶小姐,叶藜。”

    对于叶藜,林雅然除了介绍名字,再没有多说一句话介绍。

    桑枝很感激的看了自己婆婆一眼,感激她关键时候替自己解围。

    暗自深吸一口气,换了张笑脸儿,才要说话,叶藜已经率先开口。

    “你好,我是叶藜,恭喜你,你看也不知道少庭结婚,我这也没准备什么礼物,要不改天我做东,叫上少庭咱们一起聚聚。”

    这女人嘴里一口一个少庭的叫的那么自然,就好像她跟门少庭才是一家子,而自己则是个外人似的。这种感觉,让桑枝心里一阵的不爽。

    想到这里,桑枝淡淡的一笑,不亲近也不疏远,淡然又不失客套,“叶小姐见外了,听说叶小姐才从国外回来,我跟少庭婚礼也没赶得上参加,应该我跟少庭请叶小姐才是,这几天少庭部队上比较忙,等他忙过了这段时间,我叫他一起,我们一起请叶小姐,咱们到时候好好聊聊。”

    几句话说得不卑不亢淡定坦荡,叶藜显然没有料到桑枝居然会悄没声的反抗自己,脸上瞬间划过一丝不自然。

    嘴角儿扯了扯,笑道:“嗯,也好。”

    说着拿了包起身,转向林雅然道:“伯母,我还有事,就先走了,改天再来看您吧。”

    林雅然朝桑枝投去一抹赞许的目光,然后笑着对叶藜说,“好,那你慢走,吴妈送叶小姐出去。”

    叶藜显然也没有料到林雅然会对自己这么客气生疏,毕竟以前,林雅然曾将自己当做准儿媳的不二人选,看来自己真的是高估了自己的魅力了,可是她不甘心,深深的看了桑枝一眼,扯了扯嘴角儿,点点头,转身离开。

    “真不要脸!”门玥玮见叶藜出了门口,还一脸不屑的小声咕哝着。

    桑枝好笑的看了看这个表情外露的小姑子,安慰似的拍了拍她的小手,又转而看向林雅然,坦诚的道:“妈,刚刚谢谢你。”

    林雅然一脸浅笑的看着她,眼睛里满是赞许,“傻孩子,说什么呢,该是妈谢谢你才对。”

    自己儿媳妇在那个女人面前给自己儿子撑了脸面,也就等于给他们门家撑了脸面,这媳妇看上去文文静静的,骨子里倒有股子不服输的傲气,看来自己儿子这回真是捡到宝了。

    门玥玮瞪了老妈一眼,“妈,就你跟她瞎客气,要是我就一棍子给她轰出去。”

    说着又热情的拉了桑枝,笑道:“嫂子威武,我对你的崇拜就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噗……

    桑枝喷笑出声,这小姑子还真跟个孩子似的,天真的可以!

    “还不都是你害的!”娇笑着嗔责门玥玮,自己可算是被这小姑子推到风口浪尖儿上了。

    看叶藜的样子,就知道不是个善茬儿,今儿这一闹,估计自己跟她这梁子就算是结下了。

    不用想也知道,叶藜一定是将自己做为头号情敌了!

    桑枝觉得自己挺无辜的,本就没自己什么事,想着躲在一边看好戏就好,却偏偏硬生生的被扯了进来,还很有可能被人当做假想敌,她何其无辜何其冤枉啊!

    “哎呀,人家才不是要害你,人家是想帮你出头来着,帮你争夺主权。”门玥玮嘟着小嘴儿使劲儿摇晃着桑枝的胳膊撒娇着。

    桑枝无语轻笑,这小姑子倒是撒娇卖萌撒泼耍赖样样精通!

    “我帮妈做饭去。”说着松了门玥玮的手,就往厨房走来。

    门玥玮也一路谄笑着跟了过来,看到案台上的火龙果,高兴的拿了刀子就去切,还一边不忘继续巴结着桑枝,“枝枝姐最好了,知道我喜欢吃火龙果就给我买了回来。”

    桑枝扶额闷笑,自己这算不算是无心插柳柳成荫!

    林雅然见她们姑嫂二人那么投缘,心里也是十分高兴,对桑枝这个意外得来的儿媳妇,心里越发的喜欢了。

    一路推着桑枝出了厨房,“你跟小玮去客厅吃水果,厨房里有我跟吴妈就行了,爷爷在部队,晚上不回来吃饭,你爸也有应酬,就咱们几个人,不用做太多的,几个菜就好了,去吧。”

    “枝枝姐,让妈做饭,咱们吃火龙果去。”门玥玮一边说着,一边捧了一大盘子切好的火龙果,拉着桑枝又回到客厅。

    坐在沙发上,跟门玥玮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又拿了遥控打开电视,随便的找个娱乐节目看着。

    门玥玮捏了一块火龙果递到桑枝嘴边,“枝枝姐,张嘴,啊……”

    桑枝囧了囧,不由得就想起门少庭喂自己吃东西的情景

    这门家人都有喜欢喂人家吃东西的嗜好啊!难道遗传?

    “那个,我自己来。”说着伸了手去想要接过那块火龙果,两个女人相互喂食,这是不是太诡异了点儿,百合的嫌疑啊!

    “张嘴,啊……”

    可是桑枝不知道门家人还有一个共同的特征,那就是执着。

    门玥玮根本无视桑枝的请求,捏着火龙果一脸谄媚的笑着看她,那架势绝对有她不张口誓不罢休的意味。

    桑枝囧红着一张小脸儿,无奈的张嘴,一口水果吃的她心里七上八下的直发毛。

    害怕门玥玮再次喂自己,桑枝赶紧自己拿了一块塞进嘴里,一边吃还一边笑着说电视节目真好笑,其实她根本都不知道电视里究竟演了些什么。

    扔了一块火龙果进自己嘴里,门玥玮又兀自朝桑枝身边靠了靠。

    “枝枝姐,你就不好奇刚刚那个叶藜究竟跟我哥什么关系吗?一点也不好奇他俩的事?”

    门玥玮问的一脸神秘。

    桑枝轻轻一笑,心里话,还用问吗,一定是恋人关系呗!

    “有什么好好奇的,再有什么关系也都过去了,对于你哥的过去,我又有什么资格揪着不放呢?那不是跟自己过不去吗?”

    好吧,其实她自己心里清楚,她其实真的挺好奇的,不光好奇门少庭跟叶藜两人的过去,更好奇叶藜这次回来的目的。

    “那你就不怕她跟我哥俩人旧情复燃吗?”门玥玮一脸探究的看着桑枝。

    这个嫂子表现的太过淡定,淡定的让她都感觉好像根本不关她的事似的。

    可是正常来说,任何一个女人,自己男人的前女友找上门来都无法表现的这么淡然吧?

    很明显的桑枝引起了门玥玮极大的兴趣。

    桑枝眼皮挑了下,转而看着门玥玮,一脸认真的问:“我担心有用吗?难道担心,该发生的事情就不会发生了吗?还是说,我应该不自信或者你哥他不值得我信任?”

    桑枝心里有些苦涩,不是她不担心,而是觉得自己根本没资格担心。

    门少庭要的她给不了,至少现在她还没有给到过他。

    那么自己又凭什么要求人家对自己从一而终死心塌地呢?说到底,他们的婚姻里没有爱情,不过是两次意外的意外产物罢了!

    想到这儿,桑枝又忍不住的想起那纸契约。

    他告诉自己契约被他烧了,但事实上,他却比自己更小心翼翼的保存着,或许就是以防有那么一天,他也好以此脱身吧?

    桑枝的嘴角儿忍不住的轻轻扯动了两下,突然就觉得有些乏累,头疼。

    门玥玮看着桑枝,被她一连串的反问,问的有些怔愣,半天才缓过神儿来,一拍脑门儿感叹道:“还是枝枝姐有真知灼见,我怎么就没想到这层呢?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小姑子佩服佩服。”

    又来了!

    桑枝忍不住的扶额望着天花板,一头栽倒在沙发上做假死状。

    “你呀,就会贫嘴。你倒是给我说说,这个叶藜是怎么惹着你了,让你对她意见这么大?”

    虽然跟门玥玮才见面,但单纯如她,几乎所有的心事都表现在明面上,而且桑枝分析,像门玥玮这么开朗单纯的女孩儿,才不是那种因为哥哥的事情,就会对一个人抱着仇恨的人。

    所以,桑枝觉得,这姑娘不太可能仅仅因为叶藜跟门少庭的关系,而对叶藜如此仇视,应该还会有其他的隐情在里边。

    被桑枝一针见血的戳中痛处,门玥玮明显的小脸儿就垮了下来。

    刚才还万里无云的脸上顿时阴云密布,好像暴风雨来临的前奏。

    贝齿紧咬着下唇,五官有些受伤又痛苦的纠结在一起。手里捧着的果盘也似乎拿不住似的,差点脱手掉落。

    还好桑枝眼疾手快的一把接住,大半盘火龙果才幸免于难。

    看着门玥玮如此痛苦纠结,桑枝忽然觉得自己很过分,一定是自己的话,勾起了她痛苦的回忆。

    轻叹了口气,拍了拍门玥玮紧攥拳头的小手,“算了,不想说就不要勉强,我只是想你知道,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会站在你这一边,支持你。”不管我跟你哥将来是什么结果,不管我还是不是你嫂子!

    桑枝心里补充着,她是真心的喜欢门玥玮,将她当成自己的小妹妹一般看待。

    “枝枝姐……”门玥玮闪着一双水渍氤氲的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桑枝。

    桑枝被看得头皮直发麻,嘿嘿干笑两声,“要不要感动成这样啊?我就随口说说的,你别太往心里去啊。”

    不太会安慰人,桑枝忽然很后悔自己刚才一番煽情的表述了,这真是作死的节奏!

    “枝枝姐,我好爱你,你休了我哥,要了我吧!”门玥玮噗的一声喷笑出声,一头扎进桑枝的怀里。

    “说什么呢?”一道冰冷到极点的声音穿透耳膜,让人闻之不由得浑身一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