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本能的转身寻找声源,只见门少庭一脸阴鸷的站在自己身后,灯光在他身上投射下一道细长的影子,直接蔓延开去。

    “哥,你回来了,想死我了!”门玥玮一个箭步窜了过去,一把搂住门少庭的脖子做撒娇状。

    门少庭瞪了她一眼,伸手掰下她的爪子,绕过自己妹子,坐到自己女人旁边,唇角儿微勾,漫不经心的乜了门玥玮一眼,“才回来就撺掇着你嫂子休了我,这就是当妹妹的送给哥哥的见面礼?”

    “呃……我那不是开玩笑的嘛,你还当真了?”门玥玮一脸谄媚的笑着,蹭过去又揽了门少庭的脖子,“哥,枝枝姐人真的很好哦,比那个叶藜强多了,你要是敢欺负我姐,我可第一个不答应。”

    一边说着,一边放开门少庭,坐到桑枝旁边。

    叶藜?

    门少庭蹙了蹙眉,转而看向桑枝。

    却见她仿似什么都没听见似的,两只眼睛紧紧的盯着电视,根本无视他的存在。

    “桑枝……”

    “我去厨房看看有什么能帮忙的。”

    门少庭想说什么,才开口,桑枝却已经起身,只淡淡的说了句,然后看也不看门少庭一眼,便朝厨房走去。

    什么情况?这俩人之间的关系有些微妙啊!

    门玥玮凑过来,小声问道:“你把我姐得罪了?”

    门少庭狠狠瞪了她一眼,“去,一边去!”

    然后起身往楼上走去,走到半截突然又折了回来,坐在门玥玮旁边,勾了勾手指,“过来!”

    门玥玮没向平常一样,被老哥一召唤就屁颠的过来,而是抱着抱枕白了他一眼,很不耐烦的道:“你不是让我一边去的嘛!”

    还是头一次见自己妹子造反,眼睛一瞪,轻喝道:“过来!”

    门玥玮于是不情不愿的往门少庭身边凑了凑,“干嘛?”

    “她知道叶藜了?”门少庭说着眼神不由得往厨房方向瞟了一下。

    门玥玮将自己哥哥的神情看在眼里笑在心里,面上却是摆出一副很不高兴的模样,“还说呢,那个叶藜也忒不要脸了,居然还好意思跑来咱家里示威!”

    门少庭闻言眉头皱的更紧了,眼神儿倏地变得冷冽的看着门玥玮,淡淡的问:“叶藜来过了?”

    “嗯,不过……”门玥玮说着,也不由得往厨房方向看了一眼,然后神秘兮兮的凑到门少庭耳边,“不过被我姐四两拨千斤的打回原形了。”

    说完想到刚才叶藜那不自然的表情,抱着抱枕开怀大笑着倒在门少庭身上。

    “哦?”门少庭眸中透着一丝玩味,却稍瞬即逝,而后淡淡的扫了正自笑得欢脱儿的门玥玮,“她是你嫂子!”

    说完起身朝楼上走去。

    门玥玮被门少庭的明显驴唇不对马嘴的反应弄得一怔,半天才回过神来,抱着抱枕朝门少庭挥舞着,大喊:“我乐意叫姐,怎么滴!”

    大步走着的门少庭嘴角儿微微扬起,不自觉的笑了,没想到这女人还真有两下子,才一见面就将门玥玮收拾的服服帖帖的,看来自己还真是小瞧她了!

    开饭的时候,林雅然让桑枝上楼去叫门少庭。

    桑枝有些不自然的朝楼上看看,又看看旁边一脸揶揄偷笑的门玥玮,苦笑一下,硬着头皮上楼。

    桑枝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怎么回事,反正今天看到门少庭心里就莫名的不爽,懒得搭理他。

    慢吞吞的上了楼,走到卧房门前,纠结了一下,伸手敲门。

    敲了半天,不见里边有人应声,桑枝皱了皱眉,不知道这男人究竟在里边干嘛呢。

    伸手轻轻一推,门应声而开。

    款步进去,只见门少庭和衣躺在床上已经睡着了。

    看着男人睡着时候依旧微蹙的眉头,桑枝心里竟隐约有那么一丝的心疼。

    应该又是一天一宿阖眼吧?看给他累的。

    想了想,伸手拽过被子,轻轻给他盖上,然后转身想要出去。

    却在转身的瞬间被男人粗粝的大手一把拽住,用力一带。

    “啊……”桑枝惊呼出声,身体已经不受控制的跌进男人宽厚坚实的怀里。

    “放开我!醒了就起来吃饭吧。”桑枝忍着上姿势暧昧的尴尬,没好气的说。

    这货感情是装睡骗自己呢!

    “好困,陪我睡一会儿。”门少庭的声音带着浓重的疲惫,有些暗沉粗哑。

    “妈和玥玮还在等着咱们吃饭。”这个时候她怎么可能睡得着,这男人是存心要看她笑话吗?

    “让她们自己先吃!”门少庭说着不管不顾的侧身,一把将桑枝搂在怀里,闭了眼,瞬间均匀的呼吸便打在桑枝泛着红晕的脸颊上。

    被他裹在怀里的桑枝忍不住的翻个白眼儿,他倒睡得安稳,房间的门都没关,这万一被谁看到了,多难为情啊!

    继续挣扎着,“我下去跟妈说一声。”

    “别动!”男人粗沉着嗓子闷声低吼,胳膊更加用力的将她桎梏在自己怀里。

    “……”桑枝额头青筋暴跳,这货也太霸道了!

    “可是……”

    桑枝还想再说些什么,才张口,便被男人微凉的唇堵上。

    “唔……”

    桑枝心里一惊,想说门还没关,眼神儿便已经快一步的瞟向了门口。

    乍看之下,心里便是一声爆吼,“嗷……门玥玮正一脸揶揄的站在门口笑呢!呕死了!”

    “门……”想说话,却根本找不到机会开口。

    最后桑枝一着急,张嘴咬上了门少庭的嘴唇,狠狠一咬之下,男人吃痛的倏然将她放开。

    “你干嘛!”

    摸着吃痛的嘴唇,门少庭有些微怒的瞪着桑枝,这是第二次,第二次被这女人咬!

    她这是咬自己上瘾?

    “玥玮,我们这就下去。”桑枝囧的满脸通红,再往门口望去,不知何时,门玥玮已经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羞红着一张小脸儿被门少庭牵着来到饭厅,偷眼瞄了一眼一脸暧昧的婆婆和小姑子,桑枝恨不得找个地缝儿钻进去。

    怨愤的瞪了门少庭一眼,她发现自从跟这男人认识开始,自己就洋相百出,一辈子的囧事估计都在今年上演了。

    门少庭倒是一派的从容,就好像根本没发生什么事一样,坐在椅子上,还细心的拿了筷子递给桑枝。

    一顿饭在婆婆和小姑子暧昧不明的眼神儿下,桑枝吃得是如坐针毡,感觉浑身的不舒服。

    终于将碗里的饭扒拉完了,放下筷子,才说要先离开饭桌,却被门少庭一把拽住。

    “我也吃好了,我跟枝枝先回去了。”说完拉着桑枝就走。

    “你们去哪儿,今晚不在大院住吗?”林雅然一脸疑惑的问道。

    “就是啊,哥,我才刚回来,你就让枝枝姐多陪陪我嘛,我们姑嫂也好多增进感情。”门玥玮也是一脸的希望他们能留下。

    门少庭淡淡的看了一眼桑枝,桑枝面无表情,不置可否,反正她都无所谓,自然留下来也挺好的,可以跟小姑子聊聊天,也省得回去独自面对他会觉得尴尬。

    只是,桑枝清楚,这男人貌似今天心情不太好,自己还是少惹他为妙,所以聪明的选择沉默。

    见她不表态,门少庭眼角儿微微动了一下,说道:“不了,这几天枝枝工作忙,我事情也多,住这里不太方便,妈跟爷爷说一声吧,过几天不忙了我们再回来看他。”

    说完也不顾林雅然和门玥玮一脸诧异的表情,拿了桑枝的包拉上她的小手便往外走。

    桑枝回头抱歉的对着婆婆和小姑子笑笑,“妈,玥玮,那个……我们就先回去了,改天我再过来看你们。”

    一上车,桑枝便将头转向窗外,下定决心不理门少庭。

    门少庭嘴角儿绷着,眼睛直视前方,开动了车子。

    一路上气氛诡异的安静,桑枝是打定了主意不先开口,而门少庭心里有事,想说,却又似乎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所以一路保持着沉默。

    到了家,桑枝开了车门想要下去,却被门少庭一把拽住。

    “咱们聊聊。”

    桑枝重新坐回去,一脸淡然的看着他。

    可是等了半天,门少庭也没有开口,桑枝忍不住心里好笑,上校同志也有难以启齿的时候吗?

    门少庭双手放在方向盘上,紧握着方向盘,半晌,似乎终于下了决心。

    转头一脸认真的看着桑枝,“叶藜是我以前的女朋友,不过……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不会影响到现在我对你的感情。”

    看着他有些紧张的脸色绷得紧紧的样子,桑枝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

    “很好笑?”门少庭挑眉,脸却破天荒的第一次红了。

    桑枝忍住笑,定定的望着他,摇摇头,“你就是想说这个?”

    其实他根本没必要跟她说这些,她也从来不认为自己有必要知道他的过去。

    “嗯。”门少庭又囧了囧,自己纠结了一路的事情,貌似她根本就不上心的样子,这感觉让他有些挫败。

    “我知道了。”说着推门打算下车。

    “你不生气?”门少庭一脸奇怪的看着她,这女人的表现太过淡定,淡定的让他无法淡定了!

    “没什么好生气的。”说这话的时候,桑枝已经下了车,回头看看依旧坐在车上若有所思的门少庭,嘴角儿微微动了动,“你不上楼?”

    “嗯,我得回部队。”门少庭老实的回答。

    “哦,”桑枝了然的点点头,转身往楼上走,突然又停住脚步,转回头看着门少庭一本正经的说:“我很生气!”

    门少庭闻言眼睛倏地一亮,顿时来了精神,“哦?”

    “我不是你的兵,请你以后不要用对待你兵的态度命令我!”桑枝说得一本正经严肃而又认真。

    “噗……”门少庭终于忍不住喷笑出来,感情这女人是在窝火自己白天对她电话里的态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