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好,我知道了。”门少庭憋着笑搔了搔脑袋,他其实想跟她解释,那不过是他工作时候的本能反应,并没有针对她的意思,可话到嘴边儿又咽了回去。

    抬头看时,才发现桑枝已经进了楼门,早不见了身影。

    抽了抽嘴角儿,这女人还真速度!

    想了想,掏出手机拨打了桑枝的号码。

    “喂。”才上电梯的桑枝看着手机屏幕上闪动的人名,不由得蹙眉。

    这货有话不能一起说完么,这么喜欢打电话!

    “没事,你自己早点休息,那个……我先走了。”门少庭觉得自己挺呕的,还是第一次如此低声下气的跟一个人说话,尤其对方还是一个女人。

    “嗯,没事我挂了。”桑枝说完,等着门少庭说话,可是半晌也没听到对方有什么动静,恰好到了楼层,耸了耸肩,挂了电话,走出电梯。

    门少庭望着嘟嘟忙音的手机怔愣了半天,她居然挂他手机!

    这一认识让门少庭心里一阵憋闷,砰的一拳砸在方向盘上,低吼一声:“shit!”

    一脚油门踩下去,军用越野刺啦一声发出刺耳的咆哮,扬起一路青烟飞驰而去。

    接下来,一连四天门少庭都没有出现,也没有任何电话短信,桑枝的心一天比一天揪紧。

    不知道苏琳怎么样了,不知道果果究竟有没有消息。

    桑枝几次想要联系苏琳,但想到门少庭的话,还是忍住了。

    几天来心神不宁的,让桑枝也无法安心工作。

    这天快要下班时,莫青莲给她打来电话,让她抽空回家一趟,说是爸妈都想她了。

    桑枝这才记起自己好几天没回家了,每天心烦的,也没顾上给自己爸妈打个电话问候一下,想到这里,心里不觉有些愧疚。

    下了班便匆匆收拾了一下,出了公司往家里赶。

    才进家门就闻见一阵阵诱人的饭香从厨房飘出来。

    桑枝换了鞋,将包往沙发上一扔,就进了厨房。

    厨房里,老爸掌勺,老妈一边打下手,画面和谐美满,让桑枝看得忍不住的羡慕。

    桑梓和莫青莲结婚二十多年,一直夫唱妇随,两人关系好的就跟一个人似的。

    印象中,爸妈似乎很少红脸,至少当着桑枝的面,她从来没见过自己父母吵架的。只是偶尔老妈犯犯小脾气,也都会被老爸笑着安慰过去。

    这样一辈子都和乐融融的两口子怎么能不让人羡慕嫉妒!

    扭头看见自己闺女正倚在门边看着自己,桑梓脸上扬起一道慈爱的笑。

    “闺女回来了,去洗洗手,马上开饭了。”

    老爸一句话,将桑枝的思绪从恍惚中拉了回来。

    闭着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嗯,好香,快快,我都饿死了!”

    一边说着,一边伸了手捏了旁边碟里炒好的小炒肉,扔进嘴里,“哦哦,好吃,好吃!”

    莫青莲好笑的瞪了自己闺女一眼,嗔怪道:“都结了婚的人了,还这么毛毛躁躁的,像什么样子!”

    “嗯……”桑枝撒娇的朝莫青莲努努嘴,端着那盘子小炒肉去了饭厅。

    饭桌上,莫青莲看着狼吞虎咽的桑枝,忍不住的皱眉轻笑,“瞧这一副饿狼的样子,婆家不管饱啊!”

    “才不是,是我爸做得好吃!是吧,爸!”桑枝吃得满嘴流油,笑得一脸幸福。

    看着女儿高兴的样子,桑梓和莫青莲也是一阵高兴。

    “女儿喜欢吃老爸做得菜这是天性,来,多吃点,看你都瘦了。”从女儿进屋细心的桑梓就发现孩子有些消瘦了,心里忍不住的心疼。

    莫青莲将筷子放下,有些严肃的看着桑枝,“你在婆婆家里住不习惯还是吃不习惯?他们对你不好吗?”

    知女莫若母,莫青莲隐隐感觉桑枝好像有心事的样子。

    桑枝扯嘴儿笑了笑,“爸妈你们想哪去了,我婆家对我很好,一家人都对我很好。我住得习惯也吃的习惯。这几天就是工作太忙了,而且也没住军区大院那边。对了,门少庭在市区有自己的房子,为了方便上下班,我现在住那儿。”

    看着父母一脸将信将疑的表情,桑枝又笑道:“真的啦,明天正好周六,我带你们过去瞅瞅。”

    “那……你跟少庭,你俩还好吧?他很忙吗,今天怎么没跟你一起过来?”莫青莲见女儿这么说,倒也稍稍放心了一些,神色稍微舒缓了些。

    想到门少庭,桑枝不由得就想到了果果,眉头跟着就微蹙起来。

    桑梓一见,忙问:“怎么,他对你不好?”

    见自己爸妈误会了,桑枝忙摇头道:“不是,他对我很好,只是这几天他很忙,一直在部队,顾不上回家,所以我这几天都吃外卖,其实根本就没有瘦,都是你们自己心里作用。”

    “是吗?少庭你俩真的没事?”桑梓还是有些不放心。

    “爸……真的没事啦,他对我真的挺好的,你看!”说着从自己脖子上解下那条项链,递到莫青莲手里。

    “这颗红宝石可是价值连城,他费了很大劲买来送我的。”权且忽略门少庭费尽心思搞到“玥心”的真正目的,反正他是把它送给自己了,这总没错的。

    莫青莲对珠宝倒是有些研究,细看之下也是一阵惊讶,“这颗宝石很贵的,确实可以用价值连城四个字形容。”

    “真的是他买来送你的?”莫青莲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自己闺女感情不光嫁了个军人,还嫁了个高富帅啊!

    “嗯,这下你们放心了吧,他对我真的挺好的,而且还会做饭给我吃,你们知道的,我又不会下厨。”说到这,桑枝突然觉得自己做为一个妻子,挺不称职的。

    听桑枝如此说,桑梓也彻底放心了,“愿意给自己老婆做饭的男人都是知道心疼人的好男人!”

    莫青莲白了桑梓一眼,笑道:“你这是变相的夸自己呢吧!”

    桑梓不好意思的搔搔头,笑了。

    “不过枝枝,少庭疼你归疼你,你也不能太不像话了,也该学着做点家务了,毕竟为人妻为人儿媳妇的,该做的还是要会的,不能让夫家挑理。”

    “知道了,妈!”桑枝笑着撒娇。

    “明天我也没事,跟你过去你的新家看看,顺便教你做些家务。”

    莫青莲一拍桌子,决定了。

    饭后,桑枝想着反正明天老妈也要跟自己过去,干脆自己今晚就住在娘家了,明天好跟老妈一起去自己那边。

    想了想,又担心门少庭晚上回去找不到自己会担心,纠结了一下,拿了手机给他发了个短信过去。

    “我在爸妈家住一晚。”短信很简单,也不知道他会不会看到,发了短信,桑枝便上床休息了。

    看着女人发来的短信,门少庭疲惫的脸上忍不住露出几天来的第一次微笑,精神也为之一震,仿佛几天来的辛苦,都因为这短短的几个字而消褪了。

    “老大笑了,笑了耶!”猎鹰搔着头一脸莫名的望着兀自轻笑中的门少庭,这什么情况,老大居然在执行任务时笑了,这是史无前例的好不,应该记录下来,载入史册!

    想到这儿,速度的拿了手机出来,对准门少庭就要按下快门。

    “滚!”门少庭淡淡的眼刀扫过来,一个字,浇灭了猎鹰的一腔热血,托着碎了一地的玻璃心面壁去了。

    门少庭又看了看手机上的短信,扯了扯嘴角儿,按下删除键。

    其实她没必要跟自己汇报这些的,现在既然主动告诉他,就是说明自己在她的心里还是有些位置的。

    这么想着,门少庭心里顿觉温暖,被人惦记着的感觉真好。

    “老大,有情况!”火狐低声吼道。

    门少庭一惊,连忙向追踪器看去,只见一个红色的点迅速移动着。

    “跟上,小心不要打草惊蛇!”

    话音刚落,猎鹰已经像一只豹子似的蹿了出去。

    半夜里,桑枝从梦中惊醒。

    醒来发现自己浑身是汗,借着床头昏黄的小灯,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凌晨两点多。

    想到梦里恐怖的画面,桑枝还忍不住的浑身哆嗦。

    长这么大,头一次做这么恐怖的梦,梦里有门少庭,有果果,还有……他!

    果果向门少庭跑来,他举起了枪对准果果,却被门少庭扣动扳机一枪打中胸口,缓缓倒下去,血流一地……

    想到那恐怖骇人的画面,桑枝就觉得胸口闷得发慌。

    起身下床,来到客厅,给自己倒了杯水,一口气喝下,才感觉好受了一点。

    再回到卧室,重新躺在床上,脑子里依旧不断闪现着梦里的画面,却是如何也睡不着了。

    就这么睁着眼睛到天亮,顶着一双浓重的黑眼圈出现在莫青莲面前时候,真真的给莫青莲吓了一跳!

    “枝枝,你这是怎么了?”莫青莲担心的看着自己女儿,怎么才一宿功夫就狼狈成这样了!

    “没事,昨晚没睡好而已。”桑枝勉强扯起一道笑,安慰自己老妈。

    “不舒服?”一边说着,莫青莲一边伸手摸了摸桑枝的额头。

    “妈,我没事。我先去打个电话,一会带你去我家!”说着头也不回的钻进卧室。

    “这孩子,神神秘秘的,搞什么呢?”莫青莲一边盛着粥一边自言自语,又往洗手间看了看,“老头子,快点,你上班要迟到了!”

    房间里,桑枝拿着手机犹豫着,想了半天,终于还是拨出了门少庭的号码……

    “什么?果果救回来了?真的?”桑枝高兴的惊叫,却在下一秒想到昨晚的噩梦,心倏地揪紧。

    “门……门少庭,你没事吧,没有人员伤亡吧?”桑枝忍不住的小声探问,心里却七上八下的忐忑害怕。

    应该不会跟他扯上关系吧?他不过是个大学讲师而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