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挂了电话,抄起包就往外跑,一边跑还一边跟自己母亲交代:“妈,我临时有个急事先走了,改天我再带你去我跟门少庭的新家哈!”

    说完也不管母亲如何反应已经开门出去。

    莫青莲瞪着一双眼睛怔愣了半天才缓过劲来,嘴里喊着:“那也先吃了饭再去啊!”

    可是那里还有桑枝的人影啊!

    打车来到苏琳家里,一进门就看到客厅里站满了人,苏琳搂着果果坐在沙发上独自垂泪,再看旁人也都是一脸的悲戚表情。

    桑枝蹙了蹙眉,果果找到了这事好事啊,这些人的表情怎么跟死了人似的?

    死人?

    桑枝突然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四顾仔细看看,认识的不认识的一大堆,独独没有方纠的人影。

    “苏姐……”桑枝拨开人群走了过来,坐在苏琳旁边,伸手抚了抚果果乱糟糟的头发。

    “桑枝阿姨。”果果很懂事的喊了一声,然后便又低了头去,默不作声。

    “果果乖。”桑枝笑着说着,又瞅向苏琳,一脸担心的问,“苏姐,究竟出了什么事?方纠他人呢?”

    不提方纠还好,桑枝才一说起方纠,苏琳就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

    再看旁边的人,也无不垂泪。

    桑枝急得脑门儿直冒汗,一眼看见才从外边走进来,一脸阴沉的门少庭。

    起身一把将他拉到一边,小声问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方纠人呢?”

    门少庭眸子阴沉的骇人,淡淡的扫了桑枝一眼,半天才说:“死了。”

    “怎么可能……”桑枝吓得倒退两步,急急的抓住门少庭的手,用力的握住,“怎么会?”

    门少庭嘴角儿狠抽了两下,眸光冷冷的扫了一眼旁边自己的手下,“让大家都散了吧,就按刚才苏琳的想法,明天去墓地吧。”

    “明天就下葬吗?那他的尸体……”桑枝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表达什么,语无伦次的,弄得自己都不好意思了。

    在山雀几人的安排下,众人渐渐散去,再看房间里,现在除了门少庭和几个下属,就是自己和苏琳母子了。

    桑枝让张嫂带了果果去楼上,门少庭也吩咐着山雀几个人离开了。

    走到苏琳身边坐下,桑枝犹豫了半天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规劝,拿了纸巾递给她,“苏姐,想哭就大声的哭出来吧。”

    刚才因为人多,苏琳还强自隐忍着,这会儿一见没有外人了,直接扑倒在桑枝怀里放声痛哭起来。

    桑枝不语,眼睛里也是闪了泪花儿,前几天还好好的一个人,怎么说没就没了呢?这让谁听了都觉得突然,更何况跟他一起生活的妻子。

    虽然苏琳对方纠有很多怨恨,但那也不过是夫妻间的小问题,根本没有上升到你死我活的地步。

    苏琳心里还是爱着方纠的,现在他突然就这么没了,让她一时间根本无法接受,唯有以眼泪来发泄自己内心的痛苦与伤心。

    桑枝轻轻的拍着苏琳剧烈起伏的后背,苏琳哭着哭着,可能是哭累了,声音越来越小,桑枝这才开口:“苏姐,我扶你上楼休息一下吧。”

    扶着苏琳到了楼上卧室,让她躺下,给她拉了被子盖好,见她闭了眼睛,桑枝转身才想离开,却被她一把拉住。

    “枝枝,留下来陪陪我吧,我一个人害怕,闭上眼睛全是方纠的身影。”苏琳恳求的目光看着桑枝。

    桑枝点点头,重新坐下来,“苏姐你放心睡吧,我就守在你身边,不走。”

    直到苏琳睡熟了,桑枝才轻轻的起身来到隔壁果果的房间。

    这时候门少庭找来的心理专家正在对果果进行心里疏导。

    毕竟才四岁的孩子,被人绑架了五天,那五天里,不管他经历了些什么,都会对他的心里造成一定的影响,如果不及时加以疏导治疗,恐怕会对孩子将来的性格甚至以后的生活都会造成难以估量的影响。

    桑枝看到给孩子进行心里疏导的是一个年纪看上去在四十多岁的一脸和气的阿姨,山雀也在旁边帮忙着。

    果果被张嫂抱着,倒是很乖巧的配合着有问必答的,那种淡定的表情,完全超出他的年龄。见果果没什么大事,桑枝这才放心的下楼。

    楼下,门少庭正坐在沙发上若有所思的看着手里的一份资料。

    见桑枝下来,扬了扬唇角儿,“苏琳睡了?”

    “嗯。”轻声答应了一声,在门少庭身边坐下,想了想,才抬头望着门少庭,“能告诉我方纠是怎么死的吗?”

    门少庭定定的望了她半天,才叹了口气,淡淡的道:“为了救果果。”

    原来,方纠为了救果果,不顾门少庭的反对,毅然决然的拿了cx-2的研究资料,偷偷联系了对方。

    就在昨晚,方纠上了对方的直升机,而与此同时,门少庭他们发现了窝藏果果的地点,并顺利的将果果救出。

    再想要去解救方纠的时候,却得到消息,方纠跟对方在飞机上起了冲突,方纠居然毅然决然的用自己新研制出的微型爆破器,引爆了飞机。

    当晚,国内人迹罕至的沙漠上空爆发了一朵不大但也不小的蘑菇云,机毁人亡,直升机上连方纠在内的一共五个人,无一生还,甚至连个骨头残渣都没找到。

    桑枝一脸惨白的听完门少庭简介却清晰的叙述,心里一沉,差点坐立不稳倒在沙发上。

    死了五个人,连方纠在内一共五个人,那么他是不是也在其中呢?

    桑枝不由得又想到昨夜自己做的那个恐怖的噩梦,心里忍不住一阵难过。

    不会噩梦成真了吧?

    看着她一脸惨白的样子,门少庭心里隐隐有些作痛。

    伸手轻轻抚上她柔顺的秀发,“别多想了,有些事情该看开得就得看开点。”

    桑枝轻轻点头,“那你刚才说的明天都去墓地是怎么回事?”

    既然炸的渣滓不剩,那么还去墓地做什么呢?

    “苏琳的意思是,即便没有尸首,也要给方纠做一个衣冠冢,用他平时喜欢穿的衣服什么的来安葬,将来孩子大了,也有祭拜的地方。”

    门少庭说这话的时候,嘴角儿微微扬起,似笑非笑的表情。

    桑枝听得呆了呆,苏琳对方纠果然是爱之深切啊!

    “枝枝,”门少庭柔情的看着她,伸手抓了她的小手握在手里,“要是万一,我是说万一,今天的方纠换成了我,你会给我做衣冠冢吗?”

    “……”桑枝看白痴似的看着他,这种事情也有假设的吗?

    “门少庭,你脑子里都想什么呢?”桑枝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我是说万一,假设如果……你会吗?”门少庭一脸期待的样子,让桑枝忍不住想揍他。

    “不会!”毫不犹豫的回答,“你最好给我好好的保重自己,不然,我保证你前脚儿刚走,我后脚儿就找个比你还高富帅的给自己嫁了!”

    门少庭眼皮挑了挑,轻笑道:“你的心真狠,又冷又硬!”不过我就是喜欢这样的你!

    “真那样……挺好的。”门少庭搔了搔头,闷笑着。

    桑枝无聊的白了他一眼,这男人有病,自己那么说他还说挺好的,不是被方纠的事情吓得神志迷糊了吧?

    伸手摸了摸门少庭的额头,“门少庭,你是不是累迷糊了?要不你先回去睡一觉吧,反正也没什么事了,这里我留下来陪着苏琳就好了。”

    “嗯,也好。”门少庭说着伸个懒腰,“我也确实有些累了,我先回去洗个澡休息一下,晚点再过来。”

    桑枝点头,门少庭又上楼嘱咐了山雀几句,这才离开。

    送门少庭离开后,桑枝来到楼上,这时候,心理医生对果果的阶段性心里疏导已经完成。

    桑枝和山雀将那心理医生送到门口,忍不住问道:“请问,果果的情况没事吗?还需要做几次心里疏导呢?”

    女医生笑笑:“果果这孩子的心里年龄明显的超过他的实际年龄,有些早熟。不过这倒也好,至少在这件事情,他的表现就超出一般孩子的表现。现在看来,这件事情对他的影响应该不会太大,倒是将来孩子母亲的态度会对他有直接的影响。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这个得意门生了,有她处理,我完全放心,也请你们放心,果果不会有事的。”

    心里医生一边说着,一边拍了拍山雀的肩膀。

    桑枝了然,“原来这位是你的老师啊!”

    山雀笑得一脸得意,介绍道:“这位正是恩师,国内赫赫有名的心理学方面的权威,欧阳青芳教授。”

    欧阳青芳笑笑,“别听她瞎说,你放心吧,果果没事的。”

    桑枝道了谢,看着欧阳青芳的车子渐行渐远,才转过头来,看着山雀,缓缓的道:“谢谢你。”

    山雀媚眼儿挑动,淡淡一笑道:“你这是替那个苏琳还是替方纠谢谢我啊?”

    桑枝囧了囧,她没有想到,这个山雀看上去年纪不大,倒是一副灵牙利齿的嘴。

    扯了扯嘴角儿,淡笑:“我是替门少庭说谢谢你。”

    明显的感觉到山雀对自己的挑衅,桑枝自我保护的小宇宙瞬间爆发。

    “呃……”山雀没想到这女人看上去柔柔弱弱的,没想到骨子里倒有一股子硬气劲儿,难怪自己老大会那么在乎她!

    “不过是职责所在,我们老大对下属从来不说谢谢二字。”山雀笑着往里边走,还不忘偷眼观察着桑枝。

    桑枝轻笑摇头,跟着进来,“是吗?那是他的不对,以后我会好好教育他,让他懂得尊重下属的付出。”

    噗……

    山雀被桑枝一本正经的表情逗得仰面大笑:“嫂子,你还真……真的是好有意思,我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