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傍晚的时候,门少庭开车过来。

    桑枝正陪着苏琳吃饭,原本苏琳是不想吃的,说自己没有胃口,但被桑枝硬生生的拉着坐下,“整整一天没吃没喝了,再没胃口也得吃点,喝碗粥吧。”

    果果很乖巧的端着碗吃饭,默不作声,只时不时的用他的小勺子给苏琳舀一点菜放在她碗里。

    四岁的孩子,这是多乖巧懂事啊。

    苏琳忍不住的眼泪婆娑,并着眼泪将饭菜吞下。

    桑枝看得一脸的心酸。

    见门少庭进来,一边正无聊透顶独自摸塔罗牌玩的山雀,倏地一跃而起,“老大。”

    门少庭只淡淡的点头,转眼朝桑枝看去。

    桑枝起身走过来,看门少庭的脸色比之前好了很多,许是休息足了的原因吧。男人的体力本来就比较容易恢复,加上门少庭又是军人,一身的铁骨,这会看上去神清气爽的,别提多精神了。

    “休息好了?”看着门少庭,桑枝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每次面对他的时候,她就莫名的紧张,一紧张就有些手足无措语无伦次。

    “嗯。”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淡淡的点头,转头又对着山雀喊道:“山雀。”

    “到,老大吩咐。”山雀小身板儿站得笔直,看的桑枝忍不住想笑。

    “给你四个小时,抓紧休息,晚上跟这里值班。”门少庭语气淡淡的吩咐,不带一丝情绪。

    “是!”山雀也不问缘由,反正习惯了为老大命是从。

    张嫂带着山雀去了楼上客房,苏琳也吃好了,带着果果走过来,对门少庭扯了扯嘴角儿算是笑意。

    “我还没谢谢你救了果果,谢谢你。”

    几天接触下来,这是苏琳头一次这么跟门少庭说话,客气而礼貌。

    门少庭不自觉地闪过一丝不自在,淡淡的点点头,没有说话。

    见门少庭跟桑枝还有话说的样子,苏琳很知趣的带着果果上楼去了,给他俩留出足够的私人空间。

    看着门少庭,桑枝一时无语,不知该说些什么。

    “咱们什么时候回家?”门少庭定定的望着她,伸手拉了她的小手往外走。

    “去哪里?”桑枝抬头,疑惑的看着门少庭。

    “出去走走,屋里太憋闷了。”门少庭面无表情淡淡的说道。

    桑枝没有说话,确实,这房间里无处不弥漫着一股沉重的悲痛气氛,让人觉得憋闷压抑。

    就那么默默的被门少庭牵着来到小区内的花园里,落日的余晖给不大的社区花园铺上一层暧昧的昏黄。

    凉亭里,长椅上,几个老年人正在下棋,聊天,悠然自得的样子一派恬静祥和。

    拉着她在一张椅子上坐下,门少庭眸光柔和的望着前边一派和乐融融的老人家们,脸上忍不住露出艳羡的表情。

    桑枝扁了扁嘴,“不是吧,门少庭,你才多大,就开始向往老年人的生活了?”

    门少庭笑笑:“倒不是向往他们的生活,只是有些羡慕他们的淡然平和的状态。”

    自己十八岁从军到现在,每天过着艰苦卓绝出生入死的生活,物质上的丰厚回报根本不足以弥补他心里的缺憾。

    如果门少庭说,自己其实很想像平常人一样,每天按部就班的上班下班过着平淡的日子,估计他的属下们一个个的会吓得跌落下巴吧?

    自嘲的笑笑,不过是幻想罢了,自从答应了爷爷那一刻起,就注定他不平凡的一生。

    “门少庭,你没事吧?”桑枝有些被门少庭如此感情的一面吓到,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还想着方纠呢吧?”

    毕竟他跟方纠是多年的朋友,人就这么突然走了,即便冷漠如他,心里也难免难受痛苦吧?

    “他?”门少庭嘴角儿几不可见的抽了两下,眼眸中的狡黠一闪而过。

    没有在继续方纠的话题,转而问桑枝:“你今晚是打算留下来陪苏琳的吧?”

    “嗯。”桑枝有些不好意思的点点头。

    她是有心留下来陪苏琳,毕竟经历了这么大的痛苦,又没个亲人在身边,桑枝还是有些担心苏琳。

    可是又想到自己身为人妻的,不知道门少庭会不会不高兴。

    “嗯,我知道了。走吧,回去。”门少庭边说着,边拉了桑枝起来往回走。

    来到苏琳家门口时候,在自己那辆越野车前停下来,打开车门,拿出一套套裙递给桑枝。

    “这是什么?”桑枝接过来疑惑地看着门少庭。

    这货怎么突然想起送自己衣服了?还是纯黑的?

    门少庭笑笑:“拿着,明天去墓地就穿这个吧。”

    桑枝感激的看着门少庭,感情他早就想到了自己要留下来陪苏琳,这是提前给自己准备好了明天的衣服呢。

    这男人心真细!

    “门少庭,谢谢你。”桑枝说得发自肺腑。

    门少庭却是眼皮一挑,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捏着她的下巴笑道:“你要是说,老公,谢谢你,我会高兴很多。”

    桑枝被他捏着下巴被迫抬起头与他对视着,看着他一副嬉皮笑脸的嘴脸忍不住一阵娇羞,小脸儿瞬间绯红一片。

    “不要脸!”垂下眼来,红着脸小声咒骂了一句。

    “呵……”门少庭嗤笑,“让你知道什么才叫真正的不要脸。”

    说着低头俯身准确的覆上她柔美的菱唇。

    “唔……”桑枝万万没想到,这男人居然胆大到在这里,苏琳家的门口吻她,一时间弄得手足无措没了反应。

    呆愣愣的被人家狂吃了半天豆腐,直到大脑缺氧呼吸不畅,才猛然惊醒。

    用力一把将他推离自己身体,倚在车上,一只手挡在胸前,一边呼呼喘着粗气叫道:“停,门少庭你太多分了!”

    “哈……过分吗?我可觉得某人一脸享受的样子很是期待呢!”门少庭摸着鼻子调笑。

    “呸,你才一脸享受,你才期待!”

    桑枝狠狠瞪了他一眼,决计不再理会这个无耻的男人,转身往苏琳家走去。

    “枝枝……”门少庭将她叫住。

    桑枝转身,挑眉:“干嘛?”语气不善。

    “呵……”门少庭轻笑出声,小女人生气了,腮帮子一鼓一鼓的真是可爱。

    “好好劝劝苏琳,让她想开点儿。还有……自己注意好好休息,明天一早我过来接你们。”门少庭满是柔情的将她望着贴心的嘱咐着。

    桑枝囧了囧,还是不太习惯他含情脉脉的样子。

    点头,“我知道了,你自己开车小心点。”

    “嗯……”

    看着门少庭的车子驶出小区,桑枝才回神儿,进了苏琳家里。

    晚上哄着果果睡着了,桑枝和苏琳躺在一张床上,苏琳明显的有些沉默,不像以前那么爱说话了。

    “苏姐,想开点吧,果果还需要你照顾,你要坚强。”桑枝也不会安慰人,想了半天才说出这么一句安慰的话来。

    苏琳勉强笑笑,突然一把抓住桑枝的胳膊,吓得桑枝一跳。

    “苏姐……你……”

    “枝枝,我有种感觉,觉得方纠根本就没有死,他一定是生我气,躲在哪里不肯出来见我!”

    桑枝听了鼻子一酸,差点就流下泪来,“苏姐,人死不能复生,你节哀吧,别想那么多了。还是多想想以后的生活,多想想果果。”

    “枝枝……”苏琳忍不住又哭了起来,“我多希望他没死啊!”

    桑枝心里一阵难过,是啊,谁又不是这么希望的呢,多希望这根本就是一场梦啊!

    第二天,门少庭早早的就来了。

    山雀开车,带着苏琳和果果,桑枝则跟门少庭一个车,一起直奔京郊的墓地。

    苏琳是不惜血本,花了大价钱,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帮方纠置办了一处风水好的墓地。

    这天,天色阴沉沉的,好像随时要下雨的样子。

    他们到达墓地的时候,方纠的几个朋友和一些同事也都已经陆陆续续的到了。

    方纠是个孤儿,无亲无故,而苏琳老家也不是本地的,加上事出突然,也根本来不及跟家里说,想着等一切事情安排妥当,再慢慢的告诉家里人。

    所以过来给方纠送行的,除了苏琳母子,就是几个要好的朋友,和单位的一些同事。

    苏琳带着儿子,在众人悲戚的目光注视下,将方纠平时喜欢穿的一套休闲服放进墓室里,轻声说道:“你在这边活得太累了,到了那边就别老想着工作了,好好休息吧。”

    说完抱着果果忍不住失声痛哭,半晌,桑枝过去拉着她,哭声才渐渐歇下。

    “方纠,你放心,果果这辈子就你一个爸爸,不会再有第二个。”苏琳擦了擦眼泪,算是给方纠发了誓,这辈子不再嫁人了。

    桑枝听得心里一阵凄凉,苏琳这是断了自己的后路吗?

    众人闻之也是一阵悲戚难过,更加觉得苏琳心疼可怜。一个才三十出头的女人,要独自带着一个孩子过完后半生,这得是多大的毅力和忍耐力啊,还要耐得住寂寞,这绝不是一般女人能做到的!

    简单而短暂的仪式举行完毕,天空划过一道厉闪,跟着两声闷雷,豆大的雨点倾盆而下。

    好在大家提前看了天气预报有所准备,各自撑开伞,条理有序的上车返回。

    桑枝撑着伞将苏琳和果果送上车,转头看向门少庭。

    “不一起走吗?”

    门少庭笑笑:“山雀先送你们回去,我晚点过去。”

    桑枝点点头,反正他自己有车,也不怕回不去。

    看着山雀的车子消失在视线里,门少庭才缓缓转过头,淡淡的扫了一眼旁边一棵巨大的松柏。

    “出来吧,挺大的人了偷偷摸摸的躲在一旁偷听偷看,你好意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