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回到家里苏琳明显的精神不振,似乎一场葬礼将她最后的一点儿希望也一起埋葬了。

    纵然心里万般不愿意承认方纠已逝的事实,可还得将自己当成一个未亡人来对待。

    让张嫂带着果果去楼上玩,自己则拉着桑枝的手进了书房。

    果果很听话的跟着张嫂上楼,脚步踏上楼梯的时候却忽然转过身来,斩钉截铁的说了一句,“妈妈,爸爸没有死。”

    桑枝看着果果坚毅的眼神儿心里都不由得一阵酸涩难过,苏琳干脆直接淌下泪来,一边擦拭着眼角儿,一边艰难的扯出一道笑容,点点头:“嗯,爸爸没有死,只是去远处出差了,过段时间就会回来的。”

    桑枝看着这对母子不由得又开始担心,不止担心苏琳的精神状况,更替果果担心,心里想着还得让门少庭找个资深的心里医生来给他们母子做番心理疏导才行。

    跟着苏琳进了书房,苏琳让桑枝坐下,神情严肃的盯着她看了足足有三分钟,直看得桑枝心里不断的打鼓,不知道苏琳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要这么看着自己。

    有些手足无措的抬头望着苏琳,“苏姐……你没事吧?”

    半晌苏琳才缓缓摇头,坐在一旁的椅子上,轻声道:“我没事,只是有些担心果果。”

    说着突然一把将桑枝的手抓住,“枝枝,姐求你一件事……”

    桑枝吓得赶紧站了起来,“苏姐,有什么事你只管说,我能帮得上忙的一定全力去帮,何须用求这个字眼,这就显得生疏了。”

    苏琳点点头,苦笑道:“你也看到了,果果一直不肯接受方纠死亡的事实,我担心他心里阴影,所以想抽出一段时间来陪着他,公司里的就拜托你了。”

    桑枝没有想到苏琳会有此打算,自己只是个婚礼策划师,对于婚礼策划是没有问题,但对于管理上,尤其还要时不时的跑各种关系,她可是个纯粹的门外汉,一点不懂啊!

    “苏姐,这……”

    见桑枝有些犹豫,苏琳忙又补充,“我可以将公司一半的股权转到你的名下,然后认命你为公司副总,这样你管理起来就不会心虚,也有底气了,别人也不会不服。”

    桑枝一听吓得连忙摆手,“苏姐,你这说的什么话,我哪里是因为这些,我是担心自己没有管理经验,怕带不好公司。”

    “这么说你是答应了?没事,你遇到问题还可以过来找我啊,我只是会有相对较长的一段时间不会去公司,也不是说就人间蒸发了。”见桑枝松口,苏琳终于露出了几天来最开心的一次笑。

    拉着桑枝的手又说道:“你知道的,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果果,他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了,也是方纠在这世上唯一的骨肉,我不能让他有一点儿意外,这样就太对不起方纠了。”

    桑枝理解的点点头,这个她看得出来,现在苏琳把果果当成了对方纠唯一的怀念,也当成了她自己心里唯一的精神寄托,这么做也是合情合理的。

    “苏姐,公司我会帮你照看着,等你都安顿好了再交还给你,至于你说的股权转让什么的就不要了,我也不会答应的。”

    桑枝态度坚决,苏琳也不好坚持,但还是坚持说要给桑枝升职为公司副总,以方便日后的管理。

    桑枝其实对职位并没什么感觉,也从未有过这方便的欲望,只是见苏琳坚持,又觉得她说得也很在理,便不再坚持。

    苏琳很快的拟了文件,便想着说当天下午就带着桑枝回公司安排好一切。

    两人从书房出来的时候,门少庭已经坐在客厅里等候多时。

    见到桑枝出来,起身,先是淡淡的看了一眼苏琳,眼神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愧疚。

    又转向桑枝,轻声道:“完事了吗?”

    这几天一直忙活着果果和方纠的事情,几天来两人都没有单独相处过,正好事情告一段落,他也可以松一口气,还想着跟自己老婆多亲近亲近,好培养感情呢。

    桑枝点点头又摇摇头,当着别人的面,对着这个男人,总觉得有些别扭。

    桑枝心里不由得自嘲,“单独相处时候会别扭,有别人在场同样会觉得别扭,你这是什么逻辑啊?整个一个矛盾综合体!”

    “嗯?”门少庭不明白桑枝点头又摇头是个什么意思,拉长了尾音问她。

    “那个……我跟苏姐还有些事,下午要回公司一趟,你有事吗?”桑枝不知该如何表现的更自然,总之面对这男人,她就会莫名的觉得紧张。

    “这样啊,那我们一起午饭,下午我送你过去。”

    说着转眼询问的眼神儿看向苏琳。

    苏琳自然明白门少庭的意思,笑着点头,很知趣的往楼上走去,“枝枝你跟上校去吧,咱们下午公司见。”

    有些不情愿的跟着门少庭出了苏琳家的大门,上了车,一句话也不说,直接将头扭向窗外。

    雨后的空气中总带着些泥土和鲜花的混合芬芳,让人觉得呼吸舒畅心旷神怡。

    门少庭淡淡的扫了桑枝一眼,启动车子,“有心事?嗯?”

    桑枝摇摇头,“没有。”

    一时间又无语了,她现在觉得两个人真心没有多少共同的语言可以沟通,还是自己真的是退化到了跟人无法正常沟通的地步?

    门少庭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转移话题,“中午想吃什么?”

    “呃……”桑枝转头怪异的眼神儿看着全神贯注开车的男人,这男人思维转变的是不是也太快了些,前一秒不是还在说着有关心事的问题吗?怎么马上又转到了吃饭问题上?

    “不饿?”门少庭瞟了一眼她已经咕咕叫嚣的肚子,似笑非笑。

    桑枝囧了囧,心里暗骂自己不争气的肚子,要不要这么应景儿啊!

    门少庭那戏虐的眼神儿看在桑枝眼里就是赤裸裸的嘲讽,蹙了蹙眉,将头重新转向窗外,淡淡的说了声:“随便。”

    反正对于吃,她向来不太挑剔,吃什么都无所谓,只要能填饱肚子就行。

    门少庭挑了挑眉,心里明白她的意思,却故意逗她,一本正经的问道:“随便是道什么菜?好吃吗?”

    桑枝终于被他的样子逗得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明知故问!”

    “原来还会笑啊,我还以为几天不见你都不会笑了,笑起来多好看。”门少庭嘴角儿微扬笑意满满。

    看着她开心的样子,他的心情也跟着开朗起来,气氛一下子就活跃了很多。

    桑枝的印象中,但凡军人一般都是粗枝大叶那种类型,可是门少庭直接颠覆了她对军人的看法。

    中午时候,门少庭带着她来到一家私家菜馆。

    菜馆装饰很古朴,看上去不大,也不奢华,里边更是装修的朴素无华,饭菜却非常的有特色,很好吃。

    “你还真是会享受,这样的地方也能找到。”桑枝一边吃着,一边绞尽脑汁的找了个话题开聊。

    桑枝是觉着自己就这么闷头吃,实在有些不合适,才努力的找话头儿的。

    门少庭将她的不自在看在眼里,无奈的笑笑,夹了块鱼肉,细心的将鱼刺摘干净放进她的吃碟里。

    “这里是我们以前常来的地方,雷明那小子的私有阵地,每当我们心情不好时候,总会约上哥几个一起过来吃吃喝喝聊聊,放松心情。”

    边说着,边端起红酒优雅的喝了口。

    桑枝蹙了蹙眉,伸手想要拦下却已经晚了,“你开车来的,现在喝酒了还怎么开车?”

    她可是还记得,这男人说要送自己去公司的,自己答应了苏琳,下午公司不见不散。

    “你要不要来点儿,这酒不含酒精,没事。”门少庭笑着拿了杯子要给桑枝倒酒。

    桑枝看着那酒瓶里暗红的液体心里就直犯嘀咕,赶紧伸手挡下,“别了,我不喝,下午还有工作。”

    门少庭也不勉强,耸耸肩,仰脖一口干掉杯中酒,将酒杯放在一边儿,“听老婆的,不喝了。”

    那语气自然的仿佛两人就是老夫老妻多年的节奏。

    桑枝尴尬的扯了扯嘴角儿,说不上笑还是啥的表情,没有搭话儿,低下头去猛扒拉饭。

    饭后门少庭送桑枝回公司,临下车时,门少庭将桑枝拉住,搂进怀里紧紧的拥抱了一下才将她松开。

    “下班我来接你,咱们一起回大院吧,爷爷想你了。”

    桑枝红着脸在门少庭怀里点了点头,想想也有好几天没回大院了,说实话她还真的有点想那个可爱又严肃的爷爷了。

    苏琳还是比桑枝早一点儿到了公司,桑枝前脚儿才刚进公司,姚朗就颠颠的跑了过来,“桑姐,苏总让公司所有人都会来了,这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宣布的节奏吗?”

    对于苏琳家里的事,虽然苏琳对外只字不提,但也是纸包不住火,还是有些外漏。

    尽管大家不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却也知道苏琳老公过世的事情。

    多日来,苏琳这是第一次出现在公司,又将大家都召集回来,大家心里难免各种猜测不安,不知道究竟要发生什么事情。

    桑枝淡淡的笑了笑,“有什么事等会苏总一说大家不就清楚了,不要瞎猜测了。”

    说着拎着包走进苏琳办公室。

    敲门进去,正坐在苏琳对面的苏珊珊见桑枝进来,瞪了她一眼,鼻腔里轻哼了一下,满脸不高兴的站了起来。

    “呦,桑副总来了,恭喜高升啊!”

    苏珊珊那话哪里是恭喜,分明就是挑衅啊,语气带着一股嘲讽和浓浓的酸味飘得满屋子都是。

    桑枝也懒得跟她计较,只淡淡的扫了她一眼,转头看向苏琳,“苏总……”

    苏琳抬头对着桑枝笑笑,又看向苏珊珊,淡淡的道:“你先出去吧。”

    苏珊珊一跺脚,不情愿的道:“姐……”

    “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