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面对苏琳近乎无情冷酷的斥责,苏珊珊显然有些接受不了,两人什么关系?

    堂姐妹的关系啊,在她看来怎么也应该比这个桑枝亲近才对,可是苏琳有事情,第一个找的不是自己而是桑枝,现在又要给桑枝升职,而自己依旧只是个默默无闻的小策划师,没有业绩时候就拿着那点可怜的工资,这是姐姐对妹妹该有的表现吗?

    苏珊珊心里不平衡,想要说什么,可是见到苏琳冰冷的一张脸,还是没敢继续纠缠下去,狠狠的瞪了桑枝一眼,跺脚儿转身出去了。

    苏琳将公司的一些重要文件交给桑枝,并将自己电脑的密码告诉她,“有些重要的资料都在电脑里,你需要用随时过来自己查。这是我办公室的钥匙,我不在的日子里,你就在我办公室办公吧。”

    “这怎么可以?”

    桑枝忙着拒绝,“我还用原来的办公桌就行,怎么可以用你的办公室,这不合适。”

    苏琳将钥匙塞进桑枝手里,“没什么不合适的,就这么决定了,听我的,等我回来,我再另外给你安排办公室。”

    一边说着,一边不由分说的拉着桑枝就往外走。

    来到会议室,大家已经基本到齐了,只有苏珊珊,踩着苏琳的步伐姗姗来迟。

    苏琳也懒得搭理她,只淡淡的扫了她一眼,点头示意大家都坐下。

    桑枝本能想要做到自己原来的位置上去,却被苏琳一把拽住,按坐在自己身旁。

    清了清嗓子,苏琳才缓缓说道:“大家都很奇怪我这次紧急召开公司全体员工会议的事情吧?”

    边说着边扫了在座的各位一眼,继续说道:“大家可能都奇怪,前些天我干嘛去了,不声不响的就好多天没来公司,各位心里或多或少都有些猜测,甚至有些听闻吧。”

    偌大的办公室里,坐满了人,此刻却是鸦雀无声,人们大气也不敢出一下,只静静的低头坐着,听着苏琳继续说。

    “应该大家也有些耳闻,我老公刚刚去世了。”

    苏琳一句话出口,大家纷纷抬头报以不同表情看向她。

    苏琳淡淡笑道:“谢谢各位关心,我没事。只是觉得很累,想休息一段时间,现在我将公司交给桑副总,以后她会代表我对公司的事情全权处理,希望大家能比我在的时候更加努力的工作,全力支持桑副总!”

    众人片刻无语之后,不知道是谁带头鼓起掌来,在这人的带动下,大家才纷纷缓过神儿来,鼓掌以示对苏琳决定的支持。

    “苏总您放心吧,我们一定会全力支持桑副总的工作的。”刘同嘿嘿笑着率先表态。

    苏琳朝他点点头。

    桑枝在苏琳的鼓励下,第一次站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发言,虽然大家平日里已经很熟悉了,但向来不善言辞的她,还是有些紧张。

    “我只是在苏总不在的这段时间暂时代为管理,为大家服务,今后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还请大家直言相告,我会努力做好,谢谢。”

    简简单单的两句话,却是桑枝的心里话。

    对于副总这个称谓,桑枝不习惯,估计永远也不会习惯,因为她心里根本就没这想法。她只是在苏琳有困难的时候,挺身而出帮她一把而已,除此之外别无目的。

    桑枝简单又不做作的话语迎来大家一阵热烈的掌声,只是除了苏珊珊带着怨恨的目光。

    会后大家各就各位忙自己的,苏琳又跟桑枝交代了一些事情,眼看着就到了下班的时间了,苏琳突然问桑枝,“你有驾照吧?”

    没料到苏琳会有此一问,桑枝下意识的点头,“嗯。”

    她还是在大三那年学得驾照,只是学会了却一直没有再摸过车,不知道自己这算不算是会开。

    “那就好,这车钥匙给你,方便你平时上下班,有事出去的时候开着也方便。”

    苏琳说着将自己那辆宝马车的钥匙递到桑枝面前。

    桑枝愣愣的看着那串钥匙半晌才缓过神来,赶紧摇头拒绝,“不行,我不能接受。我上下班有公交车,有地铁,再不然门少庭也会让人送我,我用不着车子的,你还是留着自己开吧。”

    苏琳笑笑,抓了桑枝的手,将钥匙放在她手心里,“我想带着果果出去走走,也用不着车了,还是留给你,办事也方便一些。你就不要再推脱了,我估计你家上校一定等着你一起晚餐呢,不然还想跟你一起吃个晚饭,也算是祝贺你升职,同时,也当你给我践行了。”

    “苏姐,你要离开京城?要走多久?”桑枝没有想到苏琳会离开,心里忽然就没了底,这么大一个公司,每天要处理的事情这么多,她是真心担心自己应付不来。

    苏琳了解的拍拍她的手,“放心,我不会把你一个人扔这儿不管的,你有事随时给我电话,还可以视频,现在通讯这么发达,你还怕找不到我吗?我只是带着果果出去散散心,又不是隐居。”

    桑枝勉强的扯了扯嘴儿,“你不怕我给你公司败光了就最好早点回来。”

    苏琳笑笑,“我相信你一定会管理好公司的。”

    想到苏琳明天就要离开京城,桑枝纠结了一下,还是决定陪她一起晚餐。

    在公司饮水间打通了门少庭的电话,“喂,那个……我晚上有事,可能不能回家吃饭了,你能帮我跟爷爷解释一下吗?”

    桑枝觉得自己好像一直在麻烦门少庭,说话语气很心虚,很没底气。

    “公司有事?”门少庭淡淡的语气问道。

    “嗯,那个,我升职了。”

    桑枝想了想,觉得还是应该跟门少庭说清楚。

    “然后呢?”门少庭好笑的摸着下巴,这女人什么时候也对升职这种事情这么热衷了?

    她以前那副寡淡的性子哪里去了?

    “然后?没有然后。”桑枝忽然觉得有些丧气,一般来说,自己女人升职,男人不是该很高兴的道贺吗?为什么这只总是跟正常人表现的不一样!

    “自己女人?”忽然意识到自己竟然不知不觉中将自己归为门少庭的女人了,这一发现,把她自己吓了一跳,赶紧捂脸,闷声道:“就是,苏琳要带果果出去散心一段时间,这段时间公司的事物都由我暂代处理,所以晚上我跟苏琳还有些事情要谈,就不能回去晚餐了。”

    “苏琳要出门一段时间?”门少庭也是一愣,没想到那个看上去坚强的女人也需要疗伤,顿了顿才缓神儿道:“好,我知道了,你们完事给我打电话,我去接你。”

    “那个……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好。”桑枝想起苏琳才给自己的车钥匙,忙不迭的婉拒门少庭的好意。

    “嗯?不愿意我去接你?”门少庭忽然觉得心里闷闷的难受,这女人跟自己还是一如既往的生疏感。

    “不是,”桑枝觉得自己很囧,跟门少庭说个话都能紧张的她语不成句,实在怂到家了。

    “嗯?”门少庭拉长了尾音询问。

    “苏琳将她的车子借给我用,我自己开车回去就好。”桑枝红着脸解释。

    “哦,那好,找不到路给我打电话。”门少庭心里闷笑,他几乎可以肯定这女人即便在有导航仪的情况下也不会顺利的找到回军区大院的路,因为她根本不知道具体地址!

    对于门少庭的话桑枝心里很不屑,这男人也太小瞧自己了,不认识路不是有导航吗?他这么说简直就是侮辱她的智商好不好。

    “那我挂了。”桑枝挂了电话,抬头正对上苏珊珊一脸阶级斗争的表情。

    桑枝实在不愿意跟她纠缠,转身想要从她旁边过去。

    苏珊珊却是将身子一挺,正好挡住她的去路。

    “什么事?”桑枝蹙眉,淡淡的看了苏珊珊一眼。

    “我姐家里出事你早就知道是不是?”苏珊珊语气不善,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

    桑枝挑了挑眉,“跟你有关系吗?”

    “那天你是故意不想让我去我姐家是不是?”苏珊珊无视桑枝的反问,继续步步紧逼。

    桑枝想起那天苏珊珊要蹭自己车去苏琳家里的事情,诚实的点点头。

    确实,她确实是故意不想让苏珊珊去苏琳家的,因为苏琳交待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家里出了事情。

    “你这个女人,看着老实寡淡的样子,原来心眼儿这么多,要不是你拦着不让我去我姐家里,今天这副总的位子怎么可能是你的,再怎么也应该是我这个当妹妹的。”

    苏珊珊越说越气,上前不由分说就推了桑枝一把。

    桑枝一个站立不稳向后倒退两步,腰际正好磕在后边的方桌角上。

    砰……

    “嗯……”

    桑枝腰间传来一阵刺痛,疼得她闷哼一声。

    伸手捂着疼痛的部位,桑枝冷冷的瞪视着苏珊珊,冷声道:“我原谅你的无知,但记着别再犯第二次,否则我绝不会向今天这么好说话!”

    说完伸手一把将苏珊珊推开,捂着腰际走了出去。

    苏珊珊怨恨的目光狠狠的瞪着桑枝离去的背影,狠狠的啐了一口:“呸,不要脸!”

    饭桌上,苏琳细心的观察到桑枝时不时的揉一下自己的腰部,关心的问道:“怎么了?腰疼?”

    桑枝摇头轻笑,“没事,下午在饮水间不小心磕了一下。”

    “要不要紧,不行去医院看看吧?”苏琳有些担心。

    “没关系,等下回去差点药油就好了,就碰了一下而已,我哪有那么金贵,还用去医院。”

    一边说着,桑枝一边给苏琳夹了菜放进她面前的吃碟里,“今天这顿我请,你不要跟我挣,算是我给你践行,也希望你早日归来,别让我等太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