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吃过晚饭,桑枝坚持先送苏琳回家。

    在苏琳的指导下还算顺利的将她送到家,在苏琳的嘱咐声中,桑枝开车往回返。

    走到半路果断迷路了,信心满满的开了导航,幸亏有它,有它在就没啥好担心的。

    结果……

    数分钟之后,桑枝终于悲催的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定位到军区大院的具体位置,因为自己根本就不知道地址,而只输入“军区大院”四个字,导航仪根本就无法识别。

    丧气的将车子停在路边,望着窗外漆黑一片的夜空叹了口气,纠结着要不要找门少庭帮忙。

    似乎这个时候也只能找他帮忙了吧?

    可是想到下午电话里他说的话,桑枝才鼓起的勇气就像被扎破的气球一样泄了气。

    自己现在求助,会不会被他笑死?

    桑枝想到门少庭可能捧腹的样子,心里就莫名的烦躁,不能被他看不起。

    可是……

    正在犹豫不决的时候,车子正前方突然一道亮光闪过,接着一道刺耳的刹车声,一辆军用越野车稳稳地停在了桑枝车子旁边。

    桑枝手拢在额前挡住强光,顺着车子看去,这不是门少庭的车吗?

    怔愣之际,门少庭已经从车上下来。

    几步走到桑枝面前,笑吟吟的看着她。

    “呵呵,好巧哦,你也在这儿?”桑枝尴尬的笑笑,这话她自己都不信,只是门少庭怎么会突然出现的?难道是神机妙算?

    “我说咱俩心有灵犀你信不?”门少庭笑得一脸得意,那神态表明了他一语成谶的神机。

    桑枝撇撇嘴儿,心有灵犀,鬼才会信!

    “这就是苏琳送你的车?”门少庭打量着桑枝身边的宝马。

    “不是送我,是借我开的。”桑枝扶额,她记得自己跟他说得很清楚了啊,他怎么会理解错误!

    “嗯,知道了,走,咱们回家。”门少庭说着拉开车门上车,坐在主驾驶座位上。

    看着一脸茫然的桑枝招招手,“上车啊,还愣着干嘛?”

    桑枝回神儿,看看门少庭,又看看他那辆停在一边的越野车。

    不确定的问:“你要开这辆?”

    挑眉笑道:“怎么,不行?”

    “可是你那辆怎么办?”难道要她一个女人来开?她倒是不介意,只是他真的放心吗?

    “那辆小张会开回去。”门少庭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将她拽了进来。

    呃……原来门上校早就有备而来,带着备用司机的。

    桑枝终于放心的坐进车子,还很友好的开了车窗朝越野车里的小张点头示意了一下。

    门少庭好笑的看着桑枝,“我发现你对别人永远比对我友好。”

    桑枝耸肩,“怎么听着一股酸味,晚饭的菜放醋放多了?”

    “哈……”门少庭喷笑出声,“懂幽默了,有进步!”

    桑枝扁扁嘴儿,这男人给点颜色就能开染坊,自己还是沉默是金的好。

    门少庭启动了车子,眼角的余光看着她,“我不知道你还会开车。”

    桑枝扯了扯嘴角儿,“还有你不知道的啊,我以为上校同志无所不知。”

    呵……

    门少庭心里轻笑,这女人今晚是怎么了,吃了枪药吗?怎么句句带刺,好像个刺猬似的。

    “遇到不开心的事了?”

    门少庭小心的探问。

    “没。”桑枝别扭的将头扭向车窗,这男人似乎有透视眼,总能不经意间看透自己的内心。

    “真的没有?苏琳的离开对你压力很大?”门少庭不是要探根问底,他只是希望能帮自己的女人排忧解难。

    “有点吧,突然觉得很累,很想休息。”桑枝揉揉额头,将头靠在窗子上。

    “累就休息,干脆你就给苏琳来个反悔,让她不能离开,这样你也不用让自己这么累了。”门少庭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里闪着莫名的兴奋。

    看的桑枝心里一阵发毛,这货心里是又打什么主意呢?

    “那怎么行,人怎么可以言而无信,再说了,苏琳和果果也确实有必要出去散散心。”桑枝叹了口气,“他们真的好可怜。”

    门少庭不置可否的耸耸肩,不知道将来真相大白的时候,苏琳会不会被气得吐血,还有……自己女人会不会生自己的气!

    回到大院,已经是夜里十点多了,桑枝踮着脚儿跟着门少庭进来,才说大家应该都睡了,直接悄悄上楼就好,却不料被门光荣一声叫住。

    “枝枝回来了。”桑枝停住脚步循声望去,只见门光荣正坐在客厅的沙发里,手里还拿着一份简报望着自己。

    “爷爷,您还没睡啊?”桑枝挠挠头,嘿嘿讪笑着走了过来。

    多日不见这老爷子,发现爷爷的白头发又增加了。

    “嗯,人老了觉也少了。倒是你,怎么这么晚回来,工作很辛苦吧?”

    门光荣一边说着,一边指了指自己旁边,示意桑枝坐下。

    门少庭也端了两杯水过来,一杯放在门光荣面前,一杯放在桑枝面前。

    “还好,今天公司有些事耽误了点时间。”桑枝说着手不由自主的又摸向腰际,隐隐的还有些疼痛,不知道会不会淤青了。

    “看你一脸疲惫的样子,算了,还是早点休息吧,改天咱爷俩再好好聊。”门光荣说着起身,拿着简报往自己卧室方向走去,又回身看了门少庭一眼,“你小子,自己老婆这么累,多心疼着点儿。”

    “知道了,爷爷晚安。”门少庭从善如流的笑着。

    桑枝也是一脸的讪笑,“爷爷晚安。”

    门光荣点点头走了,桑枝这才端起面前的凉白开一口气喝下去,起身,腰际突然传来一阵钻心的疼,忍不住哎呦一声,跌坐进沙发里。

    “怎么了?”门少庭慌忙上前一步将她搀起来。

    “腰怎么了?”细心的门少庭注意到桑枝的手捂着腰间,忍不住关心的问道。

    “没事,不小心磕了一下。”桑枝红着脸小声说。

    “走,我抱你上楼。”说完,不待桑枝反应,门少庭已经打横将她一把抱起。

    “啊……”桑枝惊呼出声,囧得立马儿小脸儿绯红,“不用,你把我放下,我自己能走。”

    上校同志哪里会听,眼睛一眯,抱着桑枝大步流星朝楼上走去。

    三楼楼梯口,正好遇见下楼接水的门玥玮。

    一身卡通睡衣哈欠连天的门玥玮,端着杯子看到这一幕,华丽丽的石化了。

    “老哥威武。”

    桑枝囧得恨不得找个缝儿钻进去,急急的想要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那个……”

    “不是要去接水吗?挡着道干嘛!”门少庭淡淡的扫了一眼门玥玮手中的杯子,一派从容。

    “哦。”门玥玮下意识的往旁边一闪,门少庭抱着桑枝直接过去,开门,接着又砰的一声关了门。

    门玥玮望着哥嫂房间紧闭的房门无辜的耸耸肩,这才回神儿端着杯子下楼接水。

    房间里,门少庭将桑枝轻轻放在床上,不待桑枝反应,大手一挥,已经将她的上衣撩起,露出她白皙纤细的腰肢。

    “啊……你干嘛?”桑枝惊呼出声,吓得双手死死扒住自己的衣服,不让门少庭靠近。

    门少庭微眯着眸子透出危险的讯息,嘴角儿扯了扯,最后无奈的叹了口气,“让我看看伤的怎么样?”

    “那个……不用了吧,不严重,没事。”桑枝囧得不知如何是好,磕在后腰节上,总不能自己就趴在床上让他看吧。

    门少庭轻轻摇头,起身开门出去。

    “你干嘛呢?什么时候学会偷听了!”门口偷听的门玥玮被抓个正着,吐吐舌头一溜烟儿的钻进自己房间去了。

    听到门少庭的话,桑枝知道是门玥玮在外边,想到被小姑子偷听的情景,忍不住的心跳加速,脸颊发烧,丢人丢大了!

    正想着要换了睡衣洗洗睡呢,门少庭便拿着一瓶药油进来了。

    见桑枝手里拿着睡衣,门少庭咧嘴笑了笑,“要洗澡吗?”

    桑枝红着脸瞪了他一眼,明知故问!

    “你行吗?要不要帮忙?”门少庭笑意更深了。

    桑枝翻了个白眼儿啐了他一口,“流氓!”

    说完一溜烟儿似的钻进了卫生间。

    门少庭拿着药油,很无辜的摸着差点被卫生间的门撞到的鼻子,“我只是担心你受伤不方便而已。”

    站在水洒下,桑枝才赫然发现自己的后腰处淤青了一片,还肿了起来,轻轻一碰就是钻心的疼痛。

    嘶……好痛!

    苏珊珊这笔账姐算是记下了,你最好老实点别给姐惹事,不然姐要你好看!

    桑枝不是个爱记仇的人,但是却也不是个任人欺负拿捏的软柿子。

    这次她说不跟苏珊珊计较,可不是怕她,不过是懒得跟她计较。

    不是有个“垃圾人定律”吗?明知道是垃圾,你还跟她计较,自己不也成了垃圾。

    只是这种私人恩怨也就算了,但若是苏珊珊在工作上出了问题,她还是一样会秉公处理的。

    忍着痛匆匆洗了个澡,换上睡衣出来,门少庭还拿着药油坐在一旁的椅子上静候着呢。

    “你还没睡啊!”桑枝尴尬的笑了笑,看到他手里的药油心里忍不住一阵感动。

    “你没出来我怎么睡?”门少庭说着,一把将桑枝拉到自己面前,低头认真的看着她。

    “跟我在一起会让你觉得很别扭?嗯?”声音柔的如午夜的清风拂过。

    桑枝不由得一阵脸红耳热,本能的摇头否认。

    会别扭吗?明明都已经做过那种事情不止一次了,即便别扭也该习惯了!

    “那就好!”说着嘴角儿微扬轻轻一笑,一把将桑枝身子扳过去,将她压倒在床上。

    “啊……”一声惊叫未落,桑枝已经稳稳的趴在床上,跟着后腰处便传来一阵凉凉的很舒服的感觉。

    “嘶……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