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忍着点儿,不用力药效发挥不出来。”

    门少庭一边说着一边手下用劲儿沾了药油卖力的给她揉搓着。

    “多大的人了,怎么这么不小心,磕的这么严重。”看着她腰际红肿淤青一片,门少庭忍不住心疼的埋怨。

    腰间的疼痛在药油火辣辣的作用下竟缓解了很多。

    此时的桑枝早已将害羞窘迫抛到了九霄云外,听着男人心疼的碎碎念,感觉别提多舒服了。

    “门少庭,你说咱俩会这样一直相处到老吗?”

    “不会!”男人毫不犹豫的回答。

    桑枝心里一凉,气呼呼的一把扯开门少庭的手,“不用你了!”

    这男人居然不想跟她这么厮守到老,难不成心里还想着那个叶藜不成!

    叶藜的那张画像突然就毫无预兆的窜进脑海里,桑枝忍不住就来了气。

    门少庭将药油放在一边,起身去卫生间洗漱。

    回来的时候,看见桑枝仍旧原来的姿势趴在床上闷头生着闷气,不由得觉得好笑。

    翻身上床,一把将她揽进自己怀里,低头吻了吻她光洁的额头,轻声道:“我会越来越爱你,也会让你越来越爱我。”

    呃……桑枝感觉心里有股叫做温暖的热流涌入,感动的眼泪夺眶而出的冲动。

    “这是你的甜言蜜语吗?”窝在男人坚实温暖的怀里,桑枝闷声笑道。

    “不是,是真心话。”门少庭说得一本正经不苟言笑。

    桑枝心里更是一片柔软,这男人总是会让她没来由的感动,上校同志,你能不能别对我这么好!

    早晨开车来到公司,第一次坐在苏琳的办公椅上,桑枝忽然有种特别不真实的感觉。

    未来的一段日子里,自己将扮演管理者的身份,帮着苏琳守住公司,希望不要犯什么大错才好。

    处理了一批文件,桑枝伸着懒腰仰头躺在椅子上休息,门就在这时候被推开了。

    蹙了蹙眉,桑枝知道一定是苏珊珊,别人都会懂得敲门的基本礼数,只有这女人自恃自己跟苏琳的关系,才会这样不懂礼貌。

    坐直身子,看向房门方向,果然,苏珊珊一脸阶级斗争的走了进来。

    “这是这个月我的案子总结,交给你。”语气十分的不耐。

    桑枝指了指桌子,“放那吧。”

    苏珊珊一脸的不愿意,将文件夹重重的摔在桌子上,转身欲走。

    “等等!”

    桑枝将她叫住,“我跟你有仇?”

    桑枝觉得自己有必要跟苏珊珊好好谈谈,毕竟两人无冤无仇的,何必弄得像是自己将她家孩子扔井里似的呢。

    “桑副总这话儿怎么说的?我怎么敢跟桑副总有仇?”

    苏珊珊的语气明显的带着挑衅的味道。

    “你是不服苏总让我坐在副总的位子上吧?”

    苏珊珊不置可否的看着桑枝,没有说话。

    “你不说话便是默认了,你觉得自己能力比我强更胜任副总的职位?”

    桑枝有些好笑的看着苏珊珊,这女人年纪也不算小了,可就是掂量不清自己是几斤几两。

    “我可没这么说!”苏珊珊被桑枝盯得头皮一阵发毛,这女人平时看着文文静静与人无争的,但若真的发起脾气来,可也不是一般的好惹。

    桑枝无奈的笑笑,这女人嫉妒心强又虚伪,明明心里是那么想的,却表现的跟白莲花一样无辜,何必呢!

    桑枝觉得自己跟她聊实在是多此一举,这样继续聊下去,恐怕聊到明天也聊不出个什么结果,人家摆明了就是不想跟自己正常沟通冰释误会嘛!

    “好吧,我知道了,你出去吧。”桑枝揉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让苏珊珊离开。

    苏珊珊不耐的白了她一眼转身走向门口。

    “不管你对我有什么误会怨恨,我既然坐在这个位置上,就请你安分的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不要无事生非。我想苏总之所以选我一定有她的道理,你说呢?”

    苏珊珊愤然转身,“你这是对我的警告还是威胁?”

    桑枝手里的笔不停的转动着,嘴角儿带着淡淡的笑意,“谈不上警告更算不上威胁,只是友好的劝慰。”

    “你……哼!”

    苏珊珊气呼呼的转身离开,心里愤怒到极点,她知道桑枝这是给自己一个下马威,可她也太小瞧自己了,自己是这么容易就屈服的人吗?

    拿了电话打苏琳的手机,苏琳告诉她,自己带着果果已经在机场,打算先回老家一趟,毕竟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总要跟家里人交待一下的。然后可能会带着果果到处走走逛逛,让桑枝不要担心,她会随时和她保持联系的。

    桑枝苦笑点头,除了祝她一切顺利玩的开心也不知道该说啥了。

    中午快下班的时候,门少庭打来电话,问她有没有时间一起午餐。

    桑枝想了想,反正也没什么事,便答应了。

    出了大厦,抬头便看见门少庭那辆骚包的跑车在太阳底下闪闪发光。

    桑枝蹙了蹙眉信步走过去,一身白色休闲装的门少庭从车上跳下来,帮她开了车门。

    桑枝上下打量了一番门少庭,忍不住抽了抽鼻子,“上校同志这是休假呢,穿成这样就出来了。”

    门少庭咧嘴一笑,“跟老婆吃饭还要穿的多正式啊!”

    桑枝扁扁嘴,坐在车上,看看门少庭,再瞅瞅自己一身正装,明显的跟他不搭调嘛!

    车子在一家湘菜馆门前停下,才下车,便有门童过来帮忙泊车。

    桑枝抬头看着这家装修相当豪华的菜馆忍不住蹙眉,“这里挺贵的吧,吃个便饭而已,有必要来这种地方吗?”

    “走吧,既来之则安之嘛!”

    门少庭很自然的牵了桑枝的小手往里走。

    见他们进来,很有眼力界的服务员赶紧过来带路,将他们带到二楼一个敞窗带露台的包间里。

    坐在包间里,桑枝四顾环视一圈儿,抬眸疑惑的眼神儿问道:“就咱俩吗?”

    包间很大,餐桌也很大,足足十五人的台,两个人吃饭有必要选这么大一张桌子吗?

    “还有几个朋友,想介绍给你认识一下。”门少庭说着先示意服务员给桑枝倒了一杯茶水,自己则起身到露台上打电话。

    桑枝端着杯子喝了一口,很好的明前龙井,夏日炎炎的天气里喝上这么几杯确实很是享受。

    可是心里却嘀咕着门少庭究竟要介绍自己认识什么朋友,还搞的这么正式的。

    虽然门少庭穿的衣服很随意,但是从这场合来看,桑枝隐约觉得这场聚会定不会像门少庭说得那么随便简单。

    心里正琢磨着,只见门少庭已经挂了手机走进来,一脸柔情的看着她,“很饿吗,他们可能还要等一下才到,要不要先给你叫点吃的?”

    桑枝摇摇头,“我不饿,还是等你朋友到了一起吧。”

    门少庭点点头,伸手抓了她的小手放在唇边吻着,“工作很累吗?看你一脸疲惫的样子,我会心疼的。”

    桑枝囧了囧,这男人这样子说话不觉得肉麻吗?

    “哎呦喂,门老大这是跟媳妇打情骂俏呢,咱们来的是不是不是时候啊!”

    说话间从外边陆续进来三男一女。

    桑枝吓了一跳,赶紧将手从门少庭手里抽了出来,循声望去。

    女的桑枝认识,正是自己的小姑子门玥玮,看着她一脸暧昧的眼神儿瞅着自己,桑枝不由得羞得小脸儿通红。

    三个男人其中两个长得几乎一模一样,桑枝瞬间瞪大了眼睛,直勾勾的瞅着两个长相一模一样的男人。

    她知道其中应该有一个是雷刚,婚礼上见过的,现在到底哪一个是她却搞不清楚了。一来因为雷刚没有穿军装,而是跟门少庭一样穿了便装,二来,两个一模一样的男人往她面前一站,让桑枝顿时有种很违和的感觉,瞬间觉得世界颠覆了。

    “嫂子好!”雷刚上前一步一个敬礼,桑枝吓得差点跌倒,幸好门少庭不动声色的将她扶住。

    “呵呵,你好,穿着便装就不用这么客气了吧?”桑枝尴尬的笑着,终于知道哪个是雷刚了。

    “就是,刚子哥你也太职业病了,穿着便装还敬礼,你不觉得好笑,我们都觉得奇怪呢!”门玥玮瞪了雷刚一眼,走到桑枝身边拉着她重新坐下。

    “怎么来这么晚,还叫我们等,无组织无纪律!”门少庭说着让几个人都坐下,笑着给桑枝介绍:“这个跟刚子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是刚子的兄弟叫雷明,比刚子晚出来半小时,无比憋屈的成了老二。”

    “门少庭,你别戳我痛处,小心年底分红!”雷明瞪了门少庭一眼,然后又转向桑枝,“嫂子好,我叫雷明,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一边说着,一边将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递了过去。

    “给我的?”桑枝看着雷明递过来的盒子有些尴尬,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倒是门玥玮很大方的帮她接了过来,“雷明就是一毛不拔的铁公鸡,难得他放血,枝枝姐不拿白不拿,收着,必须收着。”

    一边说着,一边帮桑枝将盒子打开,里边是一款lv的新款包包,橘红的颜色靓丽又不失庄重。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这个太贵重了,我不能收。”桑枝一看就知道这包价值不菲,萍水相逢怎好收人家如此贵重的礼物,忙着婉拒。

    “收下吧,我可没雷刚那大手笔,能从我老妈那儿诳了玥心来送给嫂子,这个包算是我的小小心意,你跟少庭的婚礼我也没赶上,就当贺礼了。”

    雷明笑得有些腼腆,不像军人出身的雷刚那么豪爽,但是说话语气却也毫不含糊的。

    桑枝纠结着,门少庭便将包帮她收了起来,“雷明给的不要白不要,不用担心,这小子穷的就剩下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