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尴尬的笑着道了谢算是收了。

    门少庭这才又指着刚一进门就叫唤的男人,说道:“这个叫叶晨泽,我们都是一起玩到大的哥们儿。几个人里边就属他最没品,到哪儿都是一副狼嚎的样子。”

    “谁说我哥没品了?”

    众人正说笑着,忽然一道柔柔弱弱却极具诱惑的声音传了进来。

    众人不约而同的聚目朝声源处望去。

    只见从外边不紧不慢走进来一个身材曼妙妖娆的女人。

    “叶藜,你来干什么?”不待众人反应,门玥玮已经蹭的一下站了起来,怒火冲天的瞪着叶藜冷声质问。

    叶藜柳叶眉挑了挑,浅笑吟吟的走上前,目光直勾勾的瞅着门少庭,那眸子中迸发出的炙热,让在场所有的人心里都为之一紧。

    “少庭,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啊!”叶藜眼睛里闪着爱的火焰,朝门少庭伸出手去。

    门少庭只淡淡的扫了她一眼,伸手将旁边怔愣中的桑枝揽进怀里,“老婆,今天是我生日,可是我不喜欢吃面,一会儿你帮我吃吧。”

    桑枝囧了囧,还是不习惯大庭广众之下门少庭对自己做出如此亲密的举动。

    “今天是你生日?”

    桑枝不由得一愣。

    这时,随着几声轻轻的敲门声,饭店服务员推进一个巨大的双层蛋糕,上边插着一支艺术字体的蜡烛,很清楚的“28”。

    今天真的是门少庭二十八岁的生日,自己却完全不知道!

    桑枝羞愧的不禁有些脸红,自己这个妻子当的是不是太不合格了点儿?

    “我谨代表本饭店总经理祝门先生生日快乐。”服务员一脸笑容的将蛋糕摆上桌子,说了句祝贺的话规规矩矩的退了出去。

    见门少庭无视自己的热情,叶藜倒也不介意,笑了笑将伸出去的手收了回来,转头看向叶晨泽,“哥,你也太抠门了,少庭生日你就送这个一个蛋糕就打发了?”

    原来这间饭店是叶晨泽名下的一处产业,今天也是他做东要帮着门少庭庆祝生日。

    见自己堂妹这么说,叶晨泽倒也不觉得尴尬,嘿嘿笑了笑,对上桑枝,“嫂子,这只是小意思,礼金我可是早就打到少庭账户了,不信你问他,他要是敢私藏小金库你就罚他跪方便面!”

    “噗……”方便面?

    桑枝忍不住喷笑出声,她还是头一次听到跪方便面这么新奇特的惩罚方式,不由得笑着看向门少庭。

    门少庭却是一脸的从容淡定,淡淡的扫了叶晨泽一眼,“我工资卡都上交老婆保管了,你说我会藏私房钱吗?”

    一句话,在场的几个大男人不约而同的呛了口水。

    “少庭这是赤裸裸的妻管严的节奏吗?”半晌叶晨泽终于没能忍住喷笑出来。

    桑枝囧得恨不得找个缝儿钻进去,她哪有管过他,被他们说的好像自己多厉害似的。

    “这是爱老婆的表现。”门少庭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又来了一句更肉麻的,还一把将桑枝紧紧搂在怀里,在她光洁的额上亲了一口,那表情,那动作要多肉麻有多肉麻。

    桑枝恨得咬牙切齿,心里将门少庭骂了个狗血喷头,脸上却也只好尴尬的讪笑着。

    几人又是一阵哄堂大笑,桑枝观察着每个人的表现,叶晨泽和雷刚都表现的相当坦然,只有门玥玮还一副阶级敌人的表情瞪着叶藜,而雷明看着叶藜的眼神儿有些复杂,至于门少庭,则是从始至终对叶藜一副无视的样子。

    笑够了,叶晨泽提议道:“都饿了吧,咱们先让寿星佬把蛋糕切了好上菜啊!”

    拉了窗帘,屋内光线顿时暗了起来。

    在众人的注视下,门少庭许了愿,一口气吹灭了蜡烛。

    拿了刀子切了一块大蛋糕送到桑枝面前,“老婆,先吃点垫垫肚子。”

    桑枝囧得满脸通红,不好意思的接了蛋糕,这蛋糕也忒大了点儿吧?她向来不太喜欢甜食,这根本吃不完啊!

    “谢谢,太大块了,吃不了。”心里想着嘴上就不由得说了出来。

    “没事,剩下的我吃!”一句话,上校同志说的理所当然,完全没有半点的不自在。

    在场的众人不约而同华丽丽的石化了……这还是那个桀骜冷峻的让人见着恨不得绕道而行的门大上校吗?

    只有叶藜在听到门少庭这句宠溺的话后,脸色微微变了变,显得极为不自然,但只是一瞬便有恢复了正常。

    “哥,大家都饿坏了,怎么还不上菜?”叶藜拽了拽叶晨泽的袖子。

    叶晨泽尴尬的笑了笑,“对对,上菜,马上上菜。”

    大家重新落座,门玥玮不动声色的将自己的椅子往雷明身边靠了靠,眼睛却依旧仇视着叶藜。

    “你今天不请自来是什么目的?”

    桑枝有些怔愣的看着门玥玮,她的问题显然是冲着叶藜去的,只是叶藜不是他们请来的吗?难道是自己主动跑来拿热脸贴这些人的冷屁股的?这是找虐的节奏吗?

    “小玮,我没有什么目的,我只是记着今天是少庭的生日,特意过来为他庆祝的。我知道你对我有颇多的误会,可是能不能别这么对我,尤其在今天,少庭的生日时候,咱们好好的给他过个生日不好吗?”

    叶藜笑得一脸亲切,说得也言辞恳切,给人一种想要忍不住保护怜爱的冲动。

    “小玮,来者是客,你客气点儿!”门少庭淡淡的说了句,又淡淡的扫了一眼叶晨泽。

    叶晨泽则是耸了耸肩,表现得很是无辜。

    确实不是叶晨泽透露消息给叶藜的,叶藜只是在无意中得知他们要在这里给门少庭庆祝生日,所以便不请自来了。

    “少庭,这是我特意为你准备的生日礼物,打开来看看喜不喜欢?”叶藜说着从包里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递给门少庭。

    门少庭只淡淡的看了一眼,也不伸手去接,淡淡的说了声:“谢谢。”

    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叶藜没有想到门少庭会对自己如此冷漠,甚至于这么不给她留情面,一时间也觉得脸上有些挂不住,脸色有些难看。

    雷明刚要说话,却被门玥玮一把拽住,眼神儿制止了他才要脱口而出的话。

    叶晨泽挠了挠头,虽然不情愿,但是身为堂兄,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帮这个一向高傲现在却被打击的七零八碎的堂妹解围。

    轻咳了两声,“咳咳……叶藜送的什么好东西,我替少庭打开看看。”

    边说着,边接了过去打开。

    “哇塞,限量版劳力士钻表,这个可是不好买啊。可见叶藜为了少庭真是花了不少心思啊!”

    一边说着,一边将表拿了出来送到门少庭面前,“收下吧,叶藜的一片心意。”

    桑枝望着那只闪瞎人眼球的钻表忍不住吞了口口水,果然是有钱人,随便出手就是价值连城,让她这平头小老百姓真是跌破眼镜,估计自己上一辈子班也未必能买得起这么一块表吧!

    “你喜欢送你了。”门少庭看都不看那表一眼,淡淡的扫了叶晨泽一眼说得云淡风轻。

    呃……叶晨泽没料到门少庭拒绝的这么彻底,一时间也有些尴尬的不知所措。

    桑枝见要冷场的节奏,赶紧笑着站起来,将叶晨泽举在空中的手又送了回去。

    笑道:“多谢叶小姐的好意,只是少庭是个军人,平时是不允许佩戴任何饰品的,手表也是部队上配发的才能戴。你看就连结婚戒指他都没有戴,所以这块表他是真的用不着,还请叶小姐收回去吧,小心弄坏了,太贵重了。”

    一边说着,桑枝一边将表从叶晨泽的手里接过来,重新放在盒子里包好,放到叶藜面前。

    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表现的大方自然丝毫没有给人矫情做作的感觉。

    “我嫂子说得对,这东西我哥用不着,你还是自己收着吧。”门玥玮一脸崇拜的看了看桑枝,又嘲讽的看向叶藜。

    叶藜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来之前她还抱着幻想,觉得以自己跟门少庭之前的关系,他见到自己即便不是欣喜若狂也一定会很激动的,却万万没有料到,几年的功夫,门少庭竟然能对自己冷漠到如此地步,甚至丝毫不顾忌自己的颜面。

    看来自己是高估了自己的魅力,而低估了这个叫桑枝的女人了!

    这时候,有服务员陆续的将菜上来了,桑枝为了避免大家尴尬,率先用公筷夹了一筷子菜放进叶藜面前的吃碟里,“也不知道叶小姐喜欢吃什么,随便吃点吧,别客气。”

    叶藜幽怨的看了一眼门少庭,又有些怨恨的看了看桑枝,终是忍着没有发作,嘴角儿淡淡的扯了扯,说声:“谢谢,我自己来。”

    叶晨泽打开一瓶酒起身要给门少庭倒上,门少庭一把拦下,正儿八经的道:“我说过了下午要回部队,不能喝酒,以茶代酒吧。”

    “也好,也好。”大家都知道门少庭说一不二的脾气,人家又是有正事,自然不好勉强,叶晨泽又换了茶水给门少庭倒上。

    还不忘自己给自己找台阶下:“对,瞧我这记性,少庭是说了下午要回部队,我们这才改成中午给他庆祝的嘛,不然咱们就定晚上庆祝了!”

    叶晨泽一说,大家似乎都忘记了刚才的尴尬,又有说有笑起来,气氛一时变得轻松了起来。

    “少庭,我敬你,祝你生日快乐,先干为敬!”

    叶藜端着酒杯站了起来,一仰脖,一杯白酒灌了下去。

    桑枝看得不由得心里一紧,那可是白酒啊,一大杯53°的茅台酒,就这么一下子干了,这姑娘是要作死的节奏吗?

    这还不算,才干了一杯,叶藜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第二杯,祝你新婚幸福。”说完又一仰脖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