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三杯为敬。”说着又给自己到了第三杯。

    刚要举杯干掉,一边的雷明实在看不下去了,起身一把将她的手腕儿攥住,“叶藜,你这是干什么?”

    叶藜苦笑的看着雷明,“雷明,你放开我,让我喝!”

    “叶藜!”雷明一把夺过叶藜手里的酒杯,瞅了在座的一眼,说道:“这杯我敬少庭,祝你生日快乐!”

    说完一仰脖干了,然后不由分说拉着叶藜就往外走。

    “雷明,你给我站住!”

    门玥玮气得直跺脚儿,一脸怨愤的瞪着他们离去的背影。

    “随他们去吧,咱们吃咱们的,别让他们扫了咱们的兴。”叶晨泽赶紧张罗着打圆场。

    桑枝将门玥玮按在座位上,凑过去低声道:“别急,慢慢来。”

    看了刚才门玥玮对雷明的眼神儿,桑枝便猜出这姑娘是喜欢雷明的,可是雷明似乎很在乎叶藜。

    这种三角关系最复杂了,桑枝不想被牵连,却又看不下去小姑子伤心难过,眼下也只能先安慰她,再做打算了。

    几人默默的吃着喝着,气氛有些低迷。

    从始至终,脸色始终未变过的只有门少庭和雷刚这两个当兵的。

    桑枝心里忍不住腹诽,果然当兵的都是一副铁打的心肠,硬得很!

    一顿饭吃得索然无味,饭后雷刚因为有事先离开了。

    叶晨泽也被饭店经理有事请教拖住一时脱不开身,门玥玮因为雷明的离开也一脸郁闷,吃了饭独自离开了。

    门少庭带着桑枝出了饭店,才抬起头望着天上高悬的太阳长出了一口气。

    “怎么,很累?”桑枝好笑的看着他,这男人最擅长伪装,叶藜被雷明拉走的时候,他心里一定也不好受吧。尽管面上表现得若无其事,但实际上,心里也一定纠结着呢。

    门少庭摇摇头,“让你见笑了。”

    听他这么说,桑枝心里忍不住一阵酸涩。

    还是第一次从他嘴里听到这么无奈又酸楚的话。

    摇头,“我觉得自己很惭愧,你的生日我都不记得。看着别人都送你礼物,而我却两手空空,心里觉得很对不住你。”

    “嗯……”门少庭托着下巴看着她,认真的思考了一下,然后点点头,“你确实对不住我。”

    “呃……”桑枝无语扶额,上校同志,你不会真的这么斤斤计较吧!

    “你连生日快乐都没跟我说!”门少庭语气相当委屈,可怜巴巴的看着桑枝,就像一只等待主人临幸的宠物,逗得桑枝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上校同志,卖萌可耻,知道不!

    “门少庭……”桑枝整了整神色,一本正经的望着他,认真的说道:“生日快乐!”

    门少庭笑了,一把将她搂进怀里,“谢谢!”

    “你几点回部队?”窝在上校同志温暖的怀里,桑枝觉得自己再这么被他抱下去一定会窒息而亡的。

    “嗯,下午四点前。”

    门少庭不明白桑枝为何这么问,却还是老实的回答。

    从他怀里挣扎出来,看了看手机时间,“现在是十二点半,还来得及,走,咱们回家!”一边说着,一边拉着门少庭往停车场走去。

    “回家?”门少庭满脸闪着兴奋的光芒。

    上了车,桑枝白了他一眼,“司机师傅,麻烦你,去枫林苑小区,谢谢!”

    桑枝笑着捅了捅驾驶座上的门少庭,俨然一副将他当成出租车司机的神态。

    门少庭闷笑一声,伸手抚了抚她柔顺的长发,“你要跟我回家?确定?”

    “嗯。”桑枝郑重的点点头,他的生日,自己怎么也该有所表示才对。

    边说着,边拿了手机打到公司,交待了一番,然后看着依旧一脸探寻的目光看着自己的门少庭,蹙了蹙眉,“怎么还不走?”

    “得令,走起!”门少庭高兴的欢呼雀跃,仿佛一个几岁的孩子似的,看的桑枝忍不住想笑,这货也有这么欢脱儿的一面啊!

    桑枝让门少庭在小区门口的便利店前停了下来。

    车子才刚停稳,桑枝便迫不及待的跳下车子。

    “慢点!”门少庭忙解了安全带,追着她过去。

    只见桑枝拿了盒西红柿,又挑了两根黄瓜,一把豆角,一把香芹和一根胡萝卜,然后又买了点瘦肉馅,还拿了一盒黄豆酱和一根葱,最后又在冷鲜柜里拿了一把鲜面条,才急急忙忙的跑去收银台结账。

    结完帐,瞅了一眼怔愣中的门少庭,“愣着干嘛,走啊!”

    “哦……”门少庭伸手接过桑枝手中的袋子跟着她出来,“你买这些要干嘛?”

    这女人中午没吃饱吗?嗯,中午气氛不好,她确实吃的不多,这是又饿了!

    门少庭开始忍不住自责,早知道会弄成现在这样子,他就不该答应那帮损人,让他们帮自己庆祝生日。只跟自己女人来个二人世界多好,真是失策啊,失策!

    “老婆,你中午没吃饱吧,要不咱俩再找个地方吃点儿?”饿着自己女人可是罪过,身为男人连自己女人的胃口都满足不了,岂不是很失败!

    桑枝好笑的瞪了他一眼,“你当我是猪啊!”才吃饱就又饿!

    “走啦,开车啊,发什么呆呢!”桑枝伸手在门少庭眼前晃了晃。

    门少庭这才启动了车子,将车子停在自家楼下的停车位上,殷勤的帮桑枝开了车门,伸手搭在门顶上,怕她撞着。然后又拎了袋子,跟着桑枝上楼。

    进了门,桑枝换好拖鞋,便拿了袋子往厨房走。

    门少庭后边屁颠儿的跟着,来到厨房,赶紧伸手拿了菜放在水池里。

    “想怎么吃,我来做,你歇着就好。”门少庭笑着挽了袖子就要开动。

    桑枝一把将他拦下,“你去客厅看会电视,我一会就好。”

    开玩笑啊,今天他可是寿星佬,自己怎么能让他动手,这要是被自己爸妈知道了,又该唠叨自己说自己不懂事了。

    门少庭还想说什么,桑枝笑着往外推着他:“今天你生日啊,我也没送你什么礼物,正好中午也没吃上长寿面,我打算亲自做碗长寿面给你!”

    门少庭没有想到桑枝是这打算,心里一阵感动,伸手将她搂住,嘴唇不断的在她白皙的颈项上磨蹭着,弄得桑枝一阵麻痒难耐。

    “喂,你干嘛?别闹了,去一边儿歇着去,我要弄菜了。”桑枝忍着心里那股蠢动的感觉语不成调的说着。

    “我不想吃面,只想吃你!”门少庭紧紧拥着她,温热的唇瓣轻吻着她娇俏的耳垂。

    一阵电流袭过,桑枝忍不住的浑身一颤。

    “门少庭,你起开!”桑枝借着为数不多的理智,将门少庭推离自己,挑眉瞪眼道:“你究竟吃不吃面,不吃我回去上班了!”

    “吃,老婆大人亲自做面,我当然要吃!”门少庭老实的站在一边,巴巴的瞅着桑枝洗菜切菜,烧水……

    “喂,老婆小心,别切到手。”

    “那个……刀不能那么拿,喂喂,锅里油开了……”

    明明是桑枝在做饭,门少庭却比她还紧张,全身汗毛孔都立了起来,时刻准备着扑上去灭火救妻的节奏!

    本来就二把刀的桑枝,被门少庭不停的碎碎念,念得头脑发胀。

    终于忍无可忍的,手里菜刀一挥,大喝一声:“门少庭!”

    “在!”门少庭几乎是下意识的立正姿势站好。

    桑枝憋着笑,冷眼瞪着他,菜刀一指厨房门口:“出去!”

    被一个大男人站在一边不停的唠叨,桑枝觉得这简直就是煎熬,比她老妈的唠叨还要更甚几分,无奈之下,只好强势将他遣开。

    “老婆,让我在这看着你吧,看着你我比较放心。”门少庭是真的担心桑枝会伤到自己,站在旁边即便不帮忙,至少可以救急不是!

    “你出不出去!”桑枝无奈的翻着白眼儿,他难道担心自己会把厨房烧着吗?即便是没做过饭也看过做饭的,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她又不是三岁的小孩子,难道连这点儿智商都没有吗?

    “就让我跟这儿看着吧,我保证不再说话了!”门少庭右手举过头顶信誓旦旦的发誓。

    “不行!”傻缺才信他,即便他不说话,只往这一站,也会让她心里紧张慌乱的不成样子。

    “我跟你说,别的我不敢说,做面条我还是很在行的,别看我刀功不如你,做出来的面条可好吃着呢。乖,去客厅里看电视等我,一会儿就好!”

    桑枝软硬兼施恩威并用,边说着边将一脸不情愿的门少庭推了出去。

    才转身要回厨房,却被门少庭一把拉住,“亲我一下我才听话!”

    那表情简直就是十足的无赖!

    桑枝囧了囧,很想一巴掌扇飞他。

    看到她眼中突突乱跳的光火,门少庭适时地说道:“我可是寿星佬,今天寿星佬最大。”

    那语气既痞性又无赖,还带着几分卖萌的可怜,让桑枝实在不好意思忍心拒绝。

    囧着一张小脸儿张着一双潮湿的小手儿,踮起脚尖将唇送了出去。

    “唔……”

    不是说了亲一下就好吗?这货干嘛搂着自己亲起来没完没了了!

    “门少庭,你有完没有了!”桑枝憋着一口气含糊不清的说着。

    不料才一张嘴,领地便被上校同志狡猾的舌头占领,长驱直入直捣朝歌。

    “老婆,送礼要真诚,我比较喜欢实际一点的。”

    粗哑着声音咕哝了一句,不待桑枝反应过来,门少庭已经一把将她打横抱起,大步流星朝卧室走去……

    “唔……门少庭你混蛋!”

    “老婆,我是寿星,我最大!”

    “唔……疼,轻点儿……呃……”

    室外艳阳高照,室内一片旖旎风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