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醒来的时候屋内一片昏暗。

    旁边早已没了门少庭的身影,惊叫一声起身,才发觉浑身酸软脱力的厉害。

    “混蛋!”忍不住低声咒骂一句害她如此乏累的男人,脸上却洋溢着不自知的幸福感。

    揉着酸痛的腰身下床去卫生间冲了个澡,出来才发觉肚子饿得开始抗议了。

    摸着肚子想去厨房给自己找点吃食,经过饭厅的时候,赫然发现饭桌上摆着一溜的菜码。

    那不正是自己买来打算给门少庭做长寿面的吗?

    现在都做好,一盘盘的摆在那里,还有香喷喷的炸酱和西红柿鸡蛋卤,色香味俱佳啊,看得桑枝忍不住口水直流。

    伸手抽出盘子底下压着的一张纸条:老婆,菜码做好了,面自己煮一下,小心别烫伤,老公会心疼的!落款是:门少庭。

    看着纸条,桑枝忍不住一阵感动,这男人还真是贴心。

    想也没想,拿了手机直接拨通了门少庭的号码。

    响了几声无人接听,桑枝囧了囧,才想起他现在应该在部队,估计正忙着吧!

    犹豫了一下,给他发了条短信过去:谢谢,你吃了吗?生日快乐!

    发了短信,又盯着手机屏幕瞅了一会儿,才自嘲的笑笑,打电话他都没接,自然不会这么快看到短信的。

    笑着摇摇头,转身去厨房烧水煮面。

    不得不说门少庭的做饭手艺真心不错,炸酱喷香,西红柿鸡蛋卤也很好吃,拌着菜码,桑枝吃了整整一大碗面。

    吃饱又喝了杯白水,然后瘫坐在椅子上摸着溜圆的小肚子打开电视有一眼没一眼的看着。

    眼睛却不时的飘向一边的手机。

    看看时间已经晚上八点多了,此时窗外已经昏黑一片,小区的小路上已经亮起盏盏昏黄的路灯。

    桑枝觉得有些无聊,拿着手机坐到客厅宽大的飘窗前往外望着。

    手机铃声突兀的响起,正发呆中的桑枝吓了一跳,拿起手机一看,原来是自己老妈打来的电话。

    “喂,妈……”桑枝的声音听上去懒懒的,没有多少精神。

    莫青莲柔声问道:“怎么了,听声音很累的样子。”

    “没事,就是工作有点累。”听着老妈熟悉的声音,桑枝心里没来由的一阵温暖。

    都说嫁了人的女人更容易感伤,看来真的很有道理。

    “你跟爸都还好吧?”桑枝才发觉又好几天没回家看爸妈了,甚至连个电话都没给他们打过去,心里忍不住一阵愧疚。

    “好,我们俩老家伙都好着呢,倒是你个小没良心的,我不给你打电话,你都不想着给你爸妈打个电话,总是让我们担心。”

    莫青莲一上来就是一通抱怨。

    对于母亲的抱怨似的关怀,桑枝早已习以为常。

    撒娇道:“哪有,我正想着要给你们打电话呢,你就打过来了,咱们母女还真是心有灵犀啊!”

    “就知道甜言蜜语哄你妈开心,少庭呢,又不在家吗?”莫青莲见这么半天桑枝也没提到门少庭,就知道估计门少庭又不在家。

    “嗯,下午回部队去了。”说到门少庭,想起男人对自己的好,桑枝心里忍不住又是一阵甜蜜。

    “唉,枝枝,跟妈妈说,嫁给当兵的是不是很辛苦啊?”莫青莲话语里多了几分心疼和担心。

    “妈,怎么会,他对我很好,我们都很好,你不要老是瞎想。”桑枝说的是真心话,抛开他工作忙经常夜不归宿,和叶藜的事情,门少庭从各方面对自己真心很好了,好的让她几乎没话说。

    “你说这话妈相信,只是他这么经常不着家,妈担心会影响你们之间的感情。”顿了顿,莫青莲才又说,“我觉得你们应该早点要个孩子,这样你们的家庭才算完整,我们双方老人也才能踏下心来。”

    要个孩子?

    桑枝心里一怔,她从来没考虑过这个问题。

    虽然说结了婚就会面对生孩子的问题,而且门老爷子也一直巴望着能早点抱上重孙,但门家的人从来没给过她压力,而她也真心的没想过要跟门少庭生个孩子这个问题。

    现在被母亲提及,桑枝心里顿觉有些迷茫,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回应母亲的话题。

    “枝枝……还在听吗?”见桑枝没有回应,莫青莲忍不住追问一句。

    “哦,在听着呢,妈,这种事情应该顺其自然吧,也不是说我们想要就立马能有的。”桑枝觉得母亲的话有些好笑,忍不住扯了扯嘴角儿笑道。

    “那你们有没有做避孕措施?”莫青莲依旧不死心的问。

    “哎呀,你个当妈的这么问闺女,闺女会不好意思的。”旁边桑梓实在看不下去了,忍不住抱怨了一句。

    听到老爸给自己说话,桑枝顿时心里有了底气,笑道:“就是啊妈,有你这么问的嘛,好了,我有电话进来了,我先接个电话,回头再给你打过去哈。”

    “喂喂……我是要跟你说,周末回家来,爸妈给你做好吃的!”莫青莲见桑枝要挂电话,忙不迭的喊道。

    “好,知道了!”桑枝挂了老妈的电话,看着手机上的未接来电,眼前就是一亮。

    是肖菲打来的,想想自己从昆城回来也一个多月了,估计是郑尧的回调手续办下来,肖菲也快回来了吧。

    想到这儿,赶紧回拨了肖菲的号码。

    “跟你男人煲电话粥呢,这么长时间。”电话里肖菲笑着揶揄。

    “去,瞎说八道,我老妈啦,想我了,给我打电话聊天来着。”桑枝边说着,边抻了抻睡衣有些褶皱的衣角儿。

    “妞儿,告诉你,姐明天的飞机回京城,记得来接机啊!”说到要回来了,肖菲语气莫名的兴奋。

    “真的啊,好,你把班次发短信给我,我到时候去接你。”桑枝一听也很高兴,早就巴不得肖菲回来跟自己作伴呢。

    “郑尧也跟你一起回来吗?他的回调手续办好了?”桑枝忍不住又问了一句。

    “不,他提前回去了,上周就回去了。我是因为一个婚纱摄影给耽误了,所以明天才回去。”肖菲语气含糊不清,好像嘴里在吃着东西。

    “你个猪啊,打电话都不忘吃东西!”桑枝嗔笑,“那不是有你家郑尧接你就好了,干嘛还打电话要我去接!”

    “嗯,我在啃苹果,他明天有个重要的会没办法过来接机,姐这不是给你一个跟姐亲近的机会嘛!怎么,你还不乐意接姐了?”肖菲说着,忍不住板起小脸儿,虽然知道桑枝看不到,却还是忍不住如此,她知道桑枝会从自己的语气里联想到自己的表情。

    二十几年的朋友了,彼此了解的很透彻,一个眼神儿彼此都能明白对方的意思。

    以前肖菲总是会挽着桑枝的胳膊,开玩笑的说,“要是我是个男的,一定娶你为妻。”

    每每此时,桑枝也会笑着附和她:“你若是个男的,我必非你不嫁!”

    “得,我敢说不乐意吗?别说接机这么简单的事情,就是上刀山下油锅我也不敢皱下眉头啊。”桑枝忍不住心里笑着,肖菲就是个顺毛驴,一定要顺着她的意思说,否则有的你糟心的。

    “这还差不多,不说了,姐要睡着美容觉,然后明天美美的出现在你的面前。挂了吧,一会儿把班次发你手机上。”

    挂了肖菲的电话,桑枝心里一阵轻松。

    肖菲说过,郑尧答应她,回来之后就会去跟她爸妈提亲。好姐妹的马拉松似爱情长跑终于有了结果,她怎么能不为她高兴呢!

    才挂了肖菲电话,门少庭的手机短信就过来了。

    “吃过了,但是不够饱。”

    看着门少庭的短信,桑枝忍不住的蹙了蹙眉,又朝厨房方向望了望,她明明记得面条很多啊,他干嘛不吃饱,自己都没吃多少,现在锅里还剩着很多啊!

    “为什么不多吃点儿,当我是猪啊,都留给我了!”指尖儿跳动,很自然的就发了过去。

    很快短信又过来了,一个大大的贼笑的笑脸儿,伴着一句酸不溜丢又委屈扒拉的话:“你半路睡着了……”

    “……”桑枝顿感头顶一排乌鸦飞过,嘎嘎……

    “流氓!”想到自己被他折腾的神志迷糊的情景,桑枝顿时小脸儿烧烫,染起两片红云。

    “嘿嘿……不对老婆耍流氓的男人不是好男人!”什么叫得了便宜还卖乖,门上校就是典型的工作娱乐两不误,没事调戏一下老婆当调剂的天下第一号大流氓!

    “滚!”桑枝觉得自己的脸更烫更红了,恨不得立马儿冲进卫生间去冲个凉。

    这男人简直无耻透顶,偏偏这么流气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却叫她听着心里很是受用。

    桑枝觉得自己快要被这男人同化了,这根本就是同样无耻的表现嘛!

    “不聊了,有事情了,早点睡觉,乖乖的等老公回去!”门少庭还真是听话,老婆一个滚字发过去,就真的乖乖的滚蛋了。

    “自己小心!”桑枝想了想还是忍不住发了一条嘱咐的话过去。

    然后将手机上门少庭的短信一条条的又看了两遍,越看越觉得自己心跳得厉害,最后狠心的一一删除了。

    这短信要是被自己老妈或者肖菲看到了,不定会怎么笑话自己呢,坚决不能留下任何把柄给她们!

    看了看时间,过得真快,眨眼功夫居然快十点了。

    桑枝扯了扯嘴角儿轻笑了下,伸个懒腰打算回房睡觉。

    却不料房门铃声突然响起。

    桑枝一怔,这个家是自己和门少庭的家,自从自己住进来,还没有谁来过,这么晚了,会是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