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敲门声一声高过一声,声声急促。

    桑枝犹豫着轻步来到房门前,透过猫眼儿向外望了望,只见门玥玮正一脸怒火的站在门外砰砰的敲着自己房门。

    桑枝这才松了一口气,赶忙打开了房门让门玥玮进来。

    “怎么这么久才开门,睡着了吗?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休息了?”门玥玮换了拖鞋,挠着头发,一脸讪笑的看着桑枝。

    “没,刚刚在打电话,没听到敲门声。”

    桑枝拉着她进屋,给她倒了杯水,放在面前的茶几上,看了看她一双发红的眼睛,蹙了蹙眉,问道:“怎么了,出了什么事?你哭过了?”

    门玥玮点点头,端起水杯一仰脖咕隆咕隆灌下大半杯水,缓了口气才说:“枝枝姐,我跟爸闹翻了,我离家出走了,现在无家可归,你能收留我住几天不?”

    看着门玥玮一双可怜巴巴的大眼睛,桑枝实在忍不住拒绝。没办法,门家的人就是会卖萌,懂得什么时候卖什么表情,这一点,门玥玮跟门少庭简直如出一辙惊人的相似。

    “你吃晚饭了吗?饿不饿,我这有现成的面,给你热热去。”桑枝看着门玥玮的样子,估计她晚饭也没吃。

    “嗯嗯,饿死我了,还是枝枝姐好。”门玥玮忙不迭的点头。

    桑枝笑笑,起身去厨房给她热面条。

    门玥玮一边狼吞虎咽的往嘴里扒拉着面,一边还忍不住的啧啧称赞,“我哥的手艺真是越来越好了,枝枝姐你最有口福了,你都不知道我们平时想吃哥亲手做得饭菜有多不容易。”

    桑枝笑道:“这你都能吃的出来,可见平时没少吃你哥做得饭。”

    “小的时候经常吃啊,那时候爷爷、爸妈都很忙,家里也没请个人帮忙,就都是哥哥做饭给我吃,放了学他就会领着我去菜市场买菜,然后回来做饭。”

    门玥玮说起这些小脸儿上洋溢着满满的幸福,“我吃老哥做得饭一直吃到十四岁。”

    说着脸上忽然就有了些许的惆怅,“因为老哥十八岁就被爷爷逼着参军去了,然后又考了军校,就这么一直在部队上呆到现在。”

    “看得出,你跟你哥的感情真的很好。”桑枝有些小感慨,自己独生女,没有兄弟姐妹,其实很羡慕人家有兄弟姐妹的孩子,可以在一起打打闹闹,活得多开心啊,不像自己孤孤单单的,还好有肖菲陪着,不然真的觉得童年无趣了。

    “当然,要不是叶藜,我哥也不会一直把自己封闭起来好几年。”

    惊觉自己说漏了嘴,门玥玮赶紧捂住嘴巴,及时补救:“还好我哥遇见了枝枝姐,你就是我哥命中的天使,是老天爷派下来拯救我哥的,嘿嘿……”

    见她笑得一脸贼兮兮的,桑枝当然知道她是故意不想多说门少庭和叶藜的事情。她不想说,桑枝也不多问,她本来就不是一个好打听别人八卦的人,即便那个人是自己的现任老公!

    门玥玮吃饱喝足,满足的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去了,桑枝收拾了碗筷回来,又给她端了盘水果。

    坐在门玥玮身边,才问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会跟爸闹别扭的?”

    桑枝觉得身为人家嫂子,还是有必要关心一下小姑子和公公之间的矛盾,能帮忙化解当然更好,不能的话,倾听一下也可以安慰安慰小姑子受伤的心灵,反正没坏处。

    “唉,别提了!”门玥玮咬了一口苹果,想起自己那个势利眼的老爸心里就是一肚子气。

    “爸逼着我去相亲,非要给我找个门当户对的好人家。”说着忍不住委屈的小嘴儿噘得老高,桑枝看得心里觉得一阵好笑。

    “这有啥的,这不是很正常吗?你也有二十四岁了吧,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了,当父母的操心自己孩子的婚姻大事,这不是很正常吗?”

    桑枝心里知道门玥玮心里一定是有人的,只是却不捅破,等着她自己坦白。

    “枝枝姐,你怎么也这么说啊,我……我心里有喜欢的男人。”门玥玮幽怨的瞪了桑枝一眼,继续低头默默的啃手里的苹果。

    桑枝一笑,凑过来问道:“是那个跟雷刚长得一模一样,却比雷刚斯文腼腆的雷明吗?”

    门玥玮抬头一脸愕然的看着桑枝:“你怎么知道?”

    桑枝白了她一眼,“白天你看他的眼神儿早就把你自己出卖了,我眼又没瞎,怎么会看不出来!”

    “呃……有那么明显吗?”门玥玮很难得的羞得小脸儿通红的不好意了。

    “有,不是明显,是相当明显!”桑枝捂嘴儿轻笑。

    “枝枝姐,你讨厌,取笑人家!”门玥玮此时小女人的娇羞态一展无遗。

    桑枝捧腹,半晌才在门玥玮一脸幽怨的瞪视下停了下来:“好了不笑你了,雷明不是挺好吗,家世背景都不错,也算得上跟咱家是门当户对了,爸不喜欢他吗?”

    “唉,也不是……”说到雷明,门玥玮的小脸儿立马垮了下来。

    “爸估计是看我跟雷明没戏,这才急着给我安排相亲吧。”说话的语气颇感无奈又无助。

    桑枝都忍不住开始同情起这个小姑子来了。

    “你跟雷明,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

    桑枝这话问的很犹豫,她看的出来门玥玮一直是热脸去贴雷明,但是雷明似乎一直处在不温不火不冷不热的状态。

    而从白天雷明对叶藜的态度,似乎雷明心里喜欢着叶藜。

    唉,又是关系复杂的三角恋,这种事情最让人无奈了!

    “他一直都知道我喜欢他,但是一直对我不冷不热的,也从未直接拒绝过让我死心。但是我知道他心里一直喜欢叶藜。”

    说到叶藜,门玥玮明显的有些激动,声音都跟着颤抖起来,“我就不知道了,那个女人究竟有什么好的,先是玩弄了我哥的感情,又抛弃了雷明。你说我哥都能从那女人的阴影中走出来,怎么雷明就那么死心眼儿呢!”

    一边愤愤的说着,小手都不由得攥紧了拳头,好像如果叶藜此刻站在她面前,她便会毫不犹豫的挥拳上去打她个落花流水生活不能自理!

    噗……看着她一脸愤愤的样子,桑枝忍不住喷笑出声。

    “枝枝姐……”门玥玮泄气的瞪了她一眼,又啃了口苹果,“你一点同情心都没有,跟我哥一样冷血动物!”

    桑枝终于忍不住捧腹大笑着倒在门玥玮身上。

    “哈哈哈……”半晌觉得自己实在有些幸灾乐祸的嫌疑,强忍着笑的隐隐作痛的肚子,缓了缓神儿道:“我不是笑你对雷明的感情,我是笑你对叶藜一副仇视的表情,实在太好笑了。”

    “桑枝同志!有点同情心好不!”门玥玮咆哮一声,伸手掐住桑枝的脖子,恶狠狠的威胁道:“你再笑,你再笑……”

    桑枝举双手做投降状,“好好,我不笑了,保证不笑了。”

    “这还差不多。”门玥玮这才听话的放开她的手。

    “咳咳,我觉得吧,感情这种事强求不来,一直都是你追着雷明屁股后边跑,你追的太紧了,弄得自己太辛苦,而他却习以为常,以为这是正常的事了,也就不当一回事了。感情这事吧,还得顺其自然,看开点吧。”

    桑枝说着拍了拍门玥玮的肩膀,“我倒是觉得,既然爸给你安排相亲,你倒不妨去见见看看,别眼光只盯着一个男人身上,说不定你会喜欢上别人呢,给自己多个机会有什么不好!”

    门玥玮听着桑枝的话一愣一愣的,觉得有道理,又觉得有哪些地方不对,却说不上来。

    最后思考了半天,终于还是点点头,“我明白了,姜还是老的辣,虽然你才比我大两岁,但这方面的经验明显的比我强太多了。”

    一边说着,还一边对着桑枝竖起了大拇指。

    桑枝笑了笑,自己有说什么吗?她根本就啥也没说好不?

    怎么就自己经验丰富了,要是门玥玮知道自己暗恋了一个男人几年都没勇气开口表白,最后不了了之,她一定不会跟自己竖大拇指了。

    姑嫂两人一直聊到半夜,才惊觉时间过得好快。

    打着哈欠起身回房睡觉。

    这房子本来是两室一厅的,只是其中一间被门少庭当做了书房,也就只剩下一间卧室。

    桑枝倒也没那么多讲究,问门玥玮能将就一下跟自己睡一张床不。

    反正床很大,也不会挤。

    门玥玮对桑枝已经打心里喜欢,自然也就不会嫌弃什么的,高兴的点头答应。

    速度的洗漱了一番,换了桑枝的睡衣,倒头便睡。

    看着沾了枕头就睡着的门玥玮,桑枝忍不住苦笑摇头。

    这姑娘还真是没心没肺,刚才还哭得伤心欲绝的,这会儿倒睡得酣然甜美了。

    见门玥玮睡着了,桑枝轻轻的起身出了房间,打算接杯水喝了回来再睡。

    端着水杯坐在沙发上发呆,想着自己和门少庭的事情,又想到门玥玮和雷明,叶藜之间复杂的关系,不由自主地又想起了心底埋藏着的那个他……

    终于脑子一阵迷糊,竟倒在沙发上就睡着了。

    半睡半醒之间,感觉有人将自己轻轻抱起。

    忽然睁开眼睛,正对上门少庭一双灼灼的目光。

    “啊……你回来了?”桑枝惊叫一声,赶紧挣扎着要从他怀里下来。

    “嗯,开完会担心你一个人睡害怕,就赶回来陪你了!”门少庭笑得一脸灿烂,更加用力的抱紧了她,大步流星朝卧室走去。

    “啊……不行,放我下来,你不能进去!”桑枝吓得小声惊叫推搡着门少庭,挣扎着跳了下来。

    “嗯?谁在里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