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门少庭微眯起眸子定定的望着她,他自然不会相信说自己女人房间里藏着个男人这么无聊的事情,但是他却对桑枝此时惊慌的表现十分感兴趣,更加好奇的想知道究竟谁会在自己的房间里。

    “那个……小玮啦,跟爸爸生气跑来这里了。”桑枝耸了耸肩,反正是他一奶同胞的亲妹子,总不至于他会把自己妹子大半夜的轰出去吧。

    “门玥玮?”

    门少庭不由分说的打开房门走了进去。

    “门玥玮!”

    一声咆哮,前一秒还抱着枕头睡得香甜的门玥玮立马儿像只受惊的马儿似的惊坐起来。

    睁开眼,看到床前一脸怒火的门少庭,又看看旁边一脸无辜的桑枝,忍不住扁了扁嘴,“哥,你干嘛,大半夜的叫唤啥,小心邻居告你扰民!”

    说着抱了枕头又倒了下去。

    门少庭气呼呼的一把掀开她的被子,将她拎了起来。

    她还好意思说他扰民,现在扰民的应该是她吧?打扰他抱自己老婆睡觉!

    “起来,穿衣服滚回你自己公寓去!”

    桑枝一脸疑惑的看着门少庭又看看门玥玮,感情这姑娘有自己的公寓啊,那还骗自己说她无家可归?真是个活宝!

    “哥,这么晚了,你忍心让我一个女孩子流浪在外吗?”门玥玮立马换上一张讨好的表情,可怜兮兮的瞅着自己老哥。

    “那你就忍心看着你哥跟你嫂子分居两处?不走也行,抱着被子沙发上睡去!”门少庭丝毫不为所动,妹子和自己的性福相比较,当然还是自己的性福来得重要一些。

    “哥……我是你亲妹妹!”

    门玥玮望着门少庭的眼睛泪水已经潸然欲滴,装可怜卖萌绝对是他们老门家的遗传。

    桑枝忍不住扶额,这就是一对活宝兄妹啊!

    “少庭,别闹了。”桑枝忍不住打个哈欠,拿了床被子递给门少庭,“要不你去沙发上将就一宿吧,小玮一个女孩子,你还真忍心让她谁沙发啊!”

    “还是枝枝姐好!”门玥玮见自己危机解除,被子一蒙继续找周公下棋去了。

    “不要,除非……”门少庭狠狠的瞪了门玥玮一眼,转而向桑枝撒娇。

    “除非怎样?”桑枝白了他一眼,不知道这男人又打什么鬼主意。

    “除非你跟我一起睡沙发!”门少庭眼睛里闪着期冀的光芒!

    桑枝忍不住啐了一声,“想得美!”

    将被子往他怀里一塞,使劲儿推着他就往外走。

    门少庭倒也不阻止,桑枝关门的瞬间,大手一伸,一把将她拉了出来,下一秒,薄唇已经准确无误的覆上她的菱唇。

    “唔……讨厌,小玮还在呢!”桑枝囧的满脸通红,猛力的推开门少庭,瞪了他一眼。

    门少庭摸着嘴唇嘿嘿笑着,“房门关着呢,她睡觉比猪还死,不会听到的!”

    “流氓!”桑枝还是觉得臊的满脸通红烧烫,不理会门少庭,转身进了房间砰的一声关了房门,将门少庭关在外边。

    望着紧闭的房门,门少庭无声的笑了。

    小女人在他面前会动不动的发点小脾气,这算不算是她对自己有了感觉的节奏呢!

    轻轻的在门玥玮身边躺下,生怕吵到门玥玮,尽量不弄出一点声音。

    才躺下,门玥玮就嘿嘿笑道:“枝枝姐威武,我哥也就你能治得住!”

    “……”桑枝才舒缓的心情,立马儿又躁动起来,感情这姑娘还没睡啊!

    “赶紧睡吧,明天不用上班吗?”笑着嗔责了一句,躺在一边独自睡了。

    桑枝醒来的时候,门玥玮还在呼呼着。

    穿了拖鞋出来,才发现客厅的沙发上,被子被叠成了方方正正的豆腐块平平整整的放在沙发上,饭厅的饭桌上放着热气腾腾的早点,却独独不见了门少庭的身影。

    扁扁嘴,这男人还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每天来去无踪的。

    习惯性的拿起桌子上门少庭留的纸条儿:老婆,早点趁热吃。把门玥玮轰走,务必!

    看着纸条儿上刚劲有力的几个字,桑枝忍不住扯了扯嘴角儿,这男人有必要那么用力吗?纸都快被他划破了,他是有多不待见门玥玮跟这儿住啊!

    “枝枝姐早。”门玥玮打着哈欠从房间出来,看到一桌子丰盛的早餐,忍不住用手捏了一个小笼包扔进嘴里,“好吃!”

    桑枝笑着打了她的手一下,“洗脸刷牙去先。”

    门玥玮不情愿的起身往卫生间走,“枝枝姐,嫁给我哥有没有觉得很幸福啊!”

    桑枝笑笑不语,幸福吗?确实,很幸福!

    这一想法窜进脑海,桑枝自己也吓了一跳,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竟打从心底里觉得跟门少庭一起生活是件挺幸福的事了?

    这桩契约婚姻真的能一直这么幸福下去吗?

    吃了早餐,门玥玮和桑枝一起下楼。

    门玥玮自己有车,上了车跟桑枝道别,“枝枝姐,你告诉我哥,我不会再来打扰他抱着老婆睡觉了,嘿嘿!”

    一句话,羞得桑枝又是满面通红,白了她一眼,“开车小心!”

    “你也是,拜!”门玥玮启动车子手伸向车窗外跟桑枝挥挥,刺啦一声,车子绝尘而去。

    望着门玥玮车子离去的方向,桑枝忍不住摇头轻笑,这小姑子,其实很多地方跟门少庭挺像的,一看就知道是亲兄妹!

    到了公司,桑枝习惯性的开了电脑,先给苏琳发了邮件汇报公司的工作。

    也不知道苏琳能不能及时看到,但是桑枝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每天跟她汇报工作,这既是对苏琳负责也是对自己负责。

    才将邮件发出,门外就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桑枝皱了皱眉,这是在公司,有什么急事也该有个稳重劲儿,又不是火烧眉毛,是谁这么没礼貌敲得这么急!

    “进来!”桑枝开口让人进来。

    见到苏珊珊,桑枝心里就忍不住吐槽,就该知道,这里除了这位小祖宗,不会有谁能这么嚣张了。

    “有事?”桑枝头也不抬的看着手里的文件问道。

    “还不是上次那个难缠的顾客。”苏珊珊一边说着,一边将手里的文件摔在桑枝办公桌上。

    桑枝皱了皱眉:“究竟怎么回事?”

    “嫌我做的方案不好呗,前前后后给她做了整整四套方案了,横挑鼻子竖挑眼的,根本就是鸡蛋里挑骨头,非要找咱们公司的金牌策划师。我这不就只好来麻烦桑副总你喽。”

    听着苏珊珊酸不溜丢的话,桑枝忍不住扶额,但却实在懒得跟她计较,便瞅了瞅资料问道:“那顾客人呢?在公司吗?”

    “会客室等着呢!”苏珊珊满是不耐。

    “带我过去看看吧。”桑枝叹了口气,摊上苏珊珊的这样的员工,再遇上一个难缠的顾客,说祸不单行一点不为过。

    可是既然现在自己坐在这个位置上,再难再苦也得坚持,至少坚持到苏琳回来。

    跟着苏珊珊来到会客室,只见里边坐着一个打扮高雅的女人。

    苏珊珊黑着一张脸介绍:“这是我们公司的桑副总,也是我们公司金牌婚策,文小姐对策划案有什么意见直接跟我们桑副总沟通吧。”

    苏珊珊说完看也不看桑枝和那位貌似高雅的文小姐一眼,转身就离开了。

    桑枝对着顾客笑了笑,“文小姐你好,我叫桑枝,有什么事您跟我说吧。”

    文丽上下打量着桑枝,忽然眼睛一亮惊叫一声:“呀,你不就是那天在我表妹婚礼上被临时拉上去救场的那个女人吗?”

    桑枝被文丽的一惊一乍吓了一跳,不由得挑眉轻笑,“文小姐当时也在啊,好巧!”

    “就是说嘛,这世界还真是好小,怎么也没想到你会在这里工作。不过也对啦,我想起我小姨说过临时救场的是个婚策师,要不是你正好策划了那场婚礼,又怎么能在现场呢!”

    文丽一边说着,一边还忍不住的眼睛在桑枝身上打着转转。

    忽然又凑到桑枝身边低声问道:“我听说你跟门少庭假戏真做了?你是被逼的还是真的看上他了,不会是看上他的家世和钱了吧?”

    桑枝最讨厌被别人说成自己是个贪慕虚荣的女人,更何况这女人还将自己说成了会是为了虚荣而出卖自己的女人,这就更让她心里不爽到了极点。

    淡淡的扫了文丽一眼,“文小姐,你是来打听我的私生活的还是来讨论你的婚礼策划的,如果是前者,恕我没时间奉陪更无可奉告,如果是后者,我希望咱们现在就言归正传。”

    文丽没想到桑枝会突然的就拉下脸来,毕竟自己是顾客,顾客就是上帝啊,她哪里受过这个。

    眼睛一瞪,脸上带着冷笑:“呦,没想到你脾气还不小。要不是我表妹不懂事临阵逃婚,哪里会有你的今天,说到底都是我表妹成全了你的好事,你对她表姐怎么也应该怀着一颗感恩的心才对。”

    桑枝对面前这个自大又狂妄却自我感觉良好的女人实在感到很无语,揉了揉额头起身道:“要是你不想谈你婚礼策划的事情,对不起,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忙,没时间陪你跟这儿闲扯,失陪了。”

    说着拿了文件夹就往外走。

    “你站住,你这是什么态度!”见桑枝要走,文丽也站了起来。

    “你这是对待顾客的态度吗?知道我是谁吗?别说你,就是你们苏总也得对我客客气气的,别以为有个门少庭替你撑腰,你就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

    桑枝转头冷冷的瞪视着文丽,半晌,还是忍下了心中一口恶气,本着息事宁人的原则,问道:“那你到底要不要谈婚礼策划的事情,还是文小姐其实并不急着定下来,不然我让其他婚策师再帮你看看?”

    “不行,我今天还就指定要你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