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耐着性子跟文丽讨论着,心里忍不住替苏珊珊抱屈,确实不能怪苏珊珊,实在这女人太挑剔。

    奇葩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终于耐着性子将文丽打发走,并承诺三天内出新的方案再请她过目,文丽又接了个电话,这才满意的看了看桑枝,扬着高傲的头踩着恨天高优雅的离去。

    望着她的背影,桑枝忍不住腹诽,这女人不说话的时候真的挺优雅的。

    伸了个懒腰,揉着隐隐作痛的额头,看了看手机才惊呼一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完了,肖菲的飞机快到了,自己再不去机场就接不到肖菲了。”

    来不及接机会被肖菲骂死的!

    拎着包匆匆出了公司,上了车启动车子,才感概,幸亏苏琳将车子留给自己使用,真是给了自己很多方便。

    长出了一口气,稳稳往飞机场方向开去。

    从市区到机场不堵车的情况下也要走一个多小时,更何况京城鲜少有不堵车的时候,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堵车。

    艰难的爬到去机场的快速路上,车子才算开了起来。

    一路顺利的到了机场,看看时间刚好赶到。

    接机大厅里已经传来肖菲坐的那班次的到站的广博,桑枝扶着护栏伸着脖子往里边看着,双眼一眨不眨的瞅着出来的旅客,寻找肖菲的身影。

    “肖菲,这边!”桑枝挥着手朝走出来的肖菲大声的喊着。

    看到桑枝,肖菲拉着行李箱一路小跑儿的过来。

    “嗯,挺精神,气色也不错,活得挺滋润嘛!”

    肖菲一身休闲装,头戴一顶鹅黄色的鸭舌帽,整个人看上去青春又活泼,加上本身就长得好看,身材又好,往那一站,还真的挺吸引人的眼球的。

    “嘿嘿,你也不错嘛,有了爱情的滋润,整个人都变得更漂亮了!”肖菲一边说着,一边还忍不住用肩膀肘了下桑枝,那近乎劲儿,好像两人有奸情似的。

    “去,别动手动脚的!”桑枝边说着,边接过肖菲手里的行李箱。

    肖菲跟自己一样,出门不喜欢带太多东西,一个行李箱一个双肩背包足矣。

    即便在昆城待了小两年的时间,行李也不过如此。

    “你住哪儿?回你爸妈那里住吗?”桑枝忍不住八卦的问肖菲。

    肖菲去昆城前已经搬出了家里,独子在外边租了一间公寓,去昆城时候,退租了,现在应该要回自己父母那里去住的吧?

    “不,郑尧已经帮我租好了房子,我想等着郑尧有时间的时候,跟他一起回家,让他跟我爸妈提亲啊!”

    说到提亲肖菲小脸儿洋溢着满满的幸福。

    “也好。”桑枝了解的点点头。

    当初肖菲一意孤行不顾爸妈的反对非要跟着郑尧在一起,一气之下从父母家里搬了出来,自己租了房子住。

    这一晃就是五六年的时间,肖菲很少回去见父母,双方的关系就一直这么僵持着。

    但说到底,世上哪个父母能拗得过自己孩子呢,这几年下来,肖菲父母的态度也有所缓和。说实话,他们也只是希望肖菲能找到一个真心实意对自己好的男人,只是以他们过来人的眼光,一直觉得郑尧不是那个能给自己女儿一辈子幸福的男人。

    可是既然女儿认定了人家,当父母的心里再不愿意,也阻拦不住,还是那句老话儿“儿大不由爷”,孩子大了,翅膀硬了,当老人的管不了了,就由他们去吧!

    “伯父伯母听说你终于要结婚了,一定高兴坏了吧?”桑枝看着肖菲忍不住笑道。

    “嗯,别提多高兴了,就听我说了这话,才对我的态度也终于缓和了点,还特意嘱咐说,等郑尧回来,让我带他回家里吃顿饭。”

    肖菲笑得脸上都开了花,自己终于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幸福的小日子正在向自己招手呢!

    二人一边说着一边往外走。

    “哇塞,枝枝,你可以啊,都混上车了,还宝马,可以啊,门少庭给你买的?”

    见到桑枝开的车,肖菲忍不住啧啧称赞。

    “什么啊,我公司老板的车,老板外出旅游了,车子借我开的。”

    一边说着,将行李箱放进后备箱里,招呼着肖菲上了车。

    才启动车子,就听见肖菲肚子不争气的咕咕叫了起来。

    噗……桑枝忍不住笑出声来。

    “飞机上没配餐啊,瞧给你饿的。”

    这个时间已经过了午餐时间,桑枝自己也才想起来,只顾着往机场赶,自己也根本没吃午餐呢。

    但是因为早餐吃得饱,这会儿到没有什么饿得感觉。

    肖菲囧了囧,“吃了,我一个人吃了两人份呢,谁知道这才一会的功夫又饿了,不知怎么的,我最近很爱饿,总想吃。”

    一边说着,一边一脸担心的看着桑枝,“枝枝,你说我这不是得了什么病吧?还是要爆膘儿的节奏?”

    桑枝上下打量了一下肖菲,“也不见你有长胖的迹象啊,别瞎想了,能吃是福,走,我请你大餐去!”

    所谓的大餐,无非就是二人常去的必胜客,要了一个大号披萨,又点了两人最爱的菲力牛排,肖菲还眼热的要了抹茶甜点和水果沙拉还有一份浓汤。

    一桌子的食物,桑枝只吃了牛排和小块披萨,就端着果汁边喝边看着肖菲卖力的风卷残云。

    那吃相,简直就像八辈子没见过饭一样。

    桑枝忍不住的嘴角儿抽动了两下:“你是有多饿,跟饿死鬼投胎似的!”

    “饿啊,我也觉得自己吃太多了。”肖菲一边擦着嘴角儿,一边看着面前空空如也的盘子发呆,确实被自己吓到了,太能吃了!

    “唔……”才说了自己能吃,便觉得腹内一阵翻腾,恶心的想吐。

    “怎么了?”桑枝担心的看着她,忙递了纸巾过去。

    “呕……不行,估计吃太快了,不消化,想吐!”肖菲边说着,边起身就往洗手间方向跑去。

    桑枝不放心,赶紧拿了包后边追着过去。

    洗手间里,肖菲干呕了半天,也没吐出啥东西来。

    桑枝忍不住更担心了,“究竟是怎么回事,要不我陪你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肖菲脱力的挥挥手,有气无力的说道:“不用,估计就刚刚吃太猛了,胃一下子接受不了跟我这儿抗议呢,你看现在不是好了,也没吐出啥东西来!”

    桑枝忍不住白了她一眼,“你呀,倒会安慰自己。走吧,回家!”

    郑尧为肖菲租的房子其实离肖菲父母住的地方并不是很远,坐车也很方便,为的就是方便她回家看父母。

    肖菲从门口的地毯下拿了钥匙打开房门。桑枝帮着她把行李拎进房间,还不错,是个小两居,虽然不是很大,但是装修啥的都很不错,家具家电也是一应俱全。

    “看不出,郑尧还是个有心人,这房子租的不错。”

    桑枝由衷的说,似乎也是从这一刻,桑枝对郑尧的印象又加了点分。

    帮着肖菲安顿好,桑枝看了看时间,因为公司有事,还得赶回去。

    “那你自己好好休息一下,我先回公司了,有事给我打电话!”

    一边说着一边朝肖菲做个打电话的手势。

    “好,自己开车慢点!”肖菲也觉得自己确实坐飞机坐的有些累了,也不挽留桑枝,笑着朝她挥手作别。

    半路上,桑枝又接到肖菲打来的电话,笑着接通,取笑道:“怎么才刚分开就开始想我了?”

    “改天有时间把你家男人叫上,咱们一起吃个饭吧。”肖菲笑着回答。

    “你的意思还是郑尧的意思啊?”桑枝笑笑。

    “我们俩的意思呗,刚刚他给我打电话,说趁着开会空间给我打了个电话,问我到家没。我说你送我回来的,他就提议说有时间一起吃饭。”

    想到郑尧对自己的朋友也如此上心,肖菲心里忍不住一阵得意。

    “行,我跟门少庭说,看他时间吧,你知道的当兵的跟咱们不一样,身不由己。”桑枝笑着,还不忘给门少庭开脱。

    “好了,知道你家男人大忙人,我们会迁就他时间,等你消息哈,拜!”

    不待桑枝反应,肖菲已经挂了电话。

    望着嘟嘟忙音的手机,桑枝忍不住嘴角儿猛抽,这女人简直没人性,不光没人性,还没礼貌!

    回到公司的时候差不多也快到了下班时间,桑枝赶回自己办公室处理了几个比较着急的文件,又跟姚朗交待了明天一场比较重要的婚礼现场要注意的几个细节,这才一头靠在舒服的沙发椅上让自己放松一下。

    自从接了苏琳这摊儿,桑枝明显的感觉自己每天的生活节奏变得飞快,大脑似乎无时无刻不在飞转着,生怕一停下来就会出什么差错,弄得自己每天都很疲惫的感觉。

    真佩服苏琳是怎么做到应付自如的,看来自己还真不是当领导的料!

    在椅子上靠了一下稍事休息,桑枝拿了包包打算下班回家。

    才起身,办公室的门却被人从外边推开。

    桑枝本能的以为又是苏珊珊,刚要发作嗔责,却发现竟然是叶藜从门外走了进来。

    “怎么是你?”桑枝眉头微蹙,明显的感觉这女人来者不善。

    叶藜挑眉轻笑,“怎么,不欢迎我来?”

    桑枝笑笑重新坐下,伸手示意道:“怎么会?来者是客,请坐。”

    语气淡淡却不失礼貌。

    叶藜点点头坐下,“你还真出乎我意料的淡定。”

    “不知道你今天来是有什么事?要咨询婚礼的事情吗?”桑枝说话不喜欢拐弯抹角儿的,也实在不知道自己跟她之间究竟有什么好谈的,只是出于礼貌,尽管心里不耐,却也仍旧客客气气。

    叶藜撇了撇嘴儿:“你还真会说笑,我的男人现在被你霸占着,你觉得我应该是来咨询婚礼事宜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