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挑眉,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温婉优雅的漂亮女人,很难想象在这么优雅的女人口中竟然能说出这么让人惊悚的话来。

    见桑枝不语,叶藜得意的扬了扬嘴角儿,这女人是被自己吓到了吧?

    桑枝低头笑了笑,半晌才重新打量着叶藜笑道:“叶小姐真会说笑,你的男人怎么会被我霸占?我只在乎我自己的男人。”

    “你……”叶藜有些气结。

    没有想到桑枝看上去文文弱弱的,说起话来却是伶牙俐齿毫不逊色。

    想想自己在门家就已经领教过这女人的厉害了,叶藜倒也不觉得太意外。

    嘲讽的笑笑,“据我所知,你跟少庭的结合并非出于爱情吧?甚至你开始根本就是不情愿的,怎么现在是真心爱上门少庭了呢,还是看上了他的家世背景?”

    桑枝突然觉得叶藜今天的表现颠覆了自己对她以前的看法,虽然见面不多,更谈不上了解,但是桑枝心里一直觉得能让门少庭喜欢的女人一定是个通情达理的女人。

    可现在看叶藜,简直就跟市井狂妇没什么两样,言行举止实在跟她的身份和相貌大相径庭,竟然一时间让桑枝有种不认识的感觉。

    面对这样的女人,桑枝突然就没了沟通的欲望。

    深深的看了叶藜一眼,笑道:“这和你有关系吗?”

    叶藜挑眉:“只要你愿意离开少庭,多少钱,你开价!”

    一边说着,一边从包里拿出一张空白支票往桑枝面前一推,“只要你写得出来,我就给的起。”

    那眼神儿充满嘲讽和不屑,似乎认定了桑枝跟门少庭一起就是为了钱。

    对于这样的侮辱,如果换做以前,桑枝觉得自己一定会站起来一个大嘴巴抡过去,然后狠狠的啐她一口走人。

    但是经过这段时间和门少庭的相处,桑枝潜移默化的受了他的一些影响,似乎想事做事也变得不是那么直接冲动了。

    淡淡的看了看那张支票,嘴角儿扬起一抹浅笑,拿起来笑着问叶藜:“不知道叶小姐心中少庭值多少钱呢?”

    “你……”叶藜被桑枝问的哑口无言,门少庭值多少钱?她会说现在她心里的门少庭是无价的吗?正因为无价,才不在乎桑枝开价,只要是能用钱解决的,在她看来就都不是事!

    桑枝揉了揉额头站起身,居高临下有些严肃的看着叶藜,冷冷的道:“不要用你的价值观来衡量我,更不要来衡量门少庭,你这是对他莫大的侮辱。对不起,我现在下班要回家了,你也请回吧!”

    淡淡的下了逐客令,将支票一抖手扔到叶藜手里,看也不再看叶藜一眼,拎着自己包就往外走。

    “桑枝,门少庭不会喜欢你的,他跟你一起只不过是出于老爷子的逼迫,你不要以为他是会真的爱上你!”

    身后叶藜气得嘴唇紧咬,手里用力的捏着那张空白支票揉搓着,揉得皱皱巴巴的。

    转身,淡淡的看了叶藜一眼,深吸一口气,缓缓说道:“即便那样,也跟你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叶藜恨恨的瞪了桑枝一眼,嘴角儿扬起一抹挑衅的笑:“是吗?那咱们等着瞧吧!”

    说完不待桑枝反应,已经率先出来办公室,优雅的走着一边将手中的空白支票撕了个粉碎直接抛向空中。

    淡淡的声音自空中飘向桑枝耳膜:“门少庭对于我是无价的,我会让你知道!”

    这话仿佛一道厉闪直袭桑枝脑海,顿步蹙眉,桑枝心里一阵不妙的感觉,隐约觉得自己平淡的日子即将宣布结束。

    直到叶藜的身影完全消失在视线里,桑枝才叹了口气,关了办公室的门拎着包走出来。

    早已过了下班时间,公司里几乎没有人了,却没想到苏珊珊还在。

    而此时正一脸嘲讽的看着她,看那表情,不用想也知道她一定是听到了自己和叶藜的谈话。

    桑枝也懒得跟她蘑菇,只淡淡的扫了她一眼,信步朝外走去。

    没想到苏珊珊却有些幸灾乐祸的跟了上来。

    “怎么,被人家找上门来兴师问罪了吧?看来你这高枝儿攀得也不牢靠啊!”

    桑枝白了她一眼:“你很闲啊!”

    说完不理会她的反应,大步朝停车场走去。

    坐在车子里,桑枝忽然觉得很烦闷。

    她开始考虑自己跟门少庭这么结婚生活是不是真的不合适?

    其实这桩婚姻从一开始就是一个意外,只是一个意外接着一个意外让他们走到了现在。

    要说二人的关系,桑枝自己都不知道算是怎么一回事?

    可是接二连三的自己被外人误会,现在又被叶藜挑衅。桑枝觉得既委屈又无语,自己究竟是嫁给了怎样一个炙手可热的男人的,这男人的桃花运也未免太旺了一些吧!

    恨就一个字,桑枝觉得自己的生活完全就是被门少庭给搅乱了,她其实才是最无辜的那个不是吗?

    叹了口气,开着车子出来。

    京城的春天很短,好像没有过渡期现在已经到了炎炎的夏日。

    七点多钟,太阳刚刚落山,天色还没有完全黑下来。

    桑枝有些丧气的开着车往回走,门少庭的电话就来了。

    桑枝很老实的将车子停靠在路边停车带,才接听电话。

    “喂……”语气颇有些无奈,经过叶藜一闹,现在她最不想听的就是门少庭的声音,最不想见得也是这个男人!

    “下班了吗?”门少庭的声音却透着高兴和清爽。

    桑枝蹙眉,点点头,下一秒才意识到对方根本看不见自己的动作,才缓缓道:“嗯,正往回走,有事?”

    门少庭下意识的扬了扬嘴角儿,这女人确实不懂风情,每次打电话都会直接问自己有什么事?难道老公给老婆打电话就一定要有什么事才能打吗?

    “没事,我到家了,见你还没回来,就打电话问问到哪儿了?”门少庭说着眼睛飘向厨房自己已经做好的几盘菜,想着待会儿女人吃得满嘴流油的样子,心里忍不住满满的幸福。

    “呃……”桑枝有些犹豫,现在的心情,让她有些不想面对门少庭,尤其不想独自面对他。

    纠结了一下,才回答:“我不知道你今天回家,我答应了爸妈回去看他们。”

    桑枝撒了个小谎,心里些许心虚着,希望门少庭不会有所怀疑。

    “哦,这样啊,那好,你路上开车小心点。”门少庭声音里有些淡淡的失望,只不过稍纵即逝,很快又恢复了轻松。

    “嗯,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桑枝有些虚脱的靠在驾驶座上,将头枕着靠枕闭了会眼睛,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

    半晌才启动车子继续走着。

    一处转弯处,桑枝被突然冲出来的一个女孩吓了一跳,猛地踩了急刹车,却不料后边的车子始料未及,还是狠狠的撞了上来。

    车子追尾了……

    桑枝懊恼的低咒一声,开门下车。

    前面突然冲出来的女孩显然也是被吓到了,怔怔的站在桑枝车子前边,双腿竟然不知道要如何迈出。

    桑枝没有看后边跟自己追尾的车子,而是先跑到前边看女孩的情况。

    女孩看上去十七八岁的样子,相貌清纯可爱,尤其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透着灵气。

    看着女孩的脸,桑枝没来由的感觉似曾相识,可是桑枝心里又笃定自己绝对不认识这女孩儿。

    犹豫了一下,还是来到女孩儿身边,轻声问道:“你没事吧?被吓到了吗?”

    女孩点点头,又摇摇头,忽然咧开嘴对着桑枝一笑:“没事,是我的错,我赶时间,跑得太猛了,还害的你被追尾了……”

    一边说着,女孩儿一边不好意思的指了指桑枝车子后边,还顽皮的吐了吐舌头。

    这时候,后边那辆车主已经气急败坏的走了过来,对着桑枝就是一通爆吼。

    “你怎么开车的,毫无预兆的急刹车,你作死啊!”

    车主是个肥头大耳的光头,脖子上戴着一条粗粗的金链子,手指上还戴着几个硕大的石头,一张暴发户的嘴脸。

    桑枝囧了下,这男人说的没错,确实是自己急刹车造成的事故,自己有责任。

    “你车子什么情况,修车需要多少钱,我赔!”桑枝觉得这个事情两人可以私下解决,没必要报警,本着息事宁人的态度,她愿意承担所有责任。

    “你赔?”那男人上下打量了一下桑枝,一脸的不屑,“你赔的起吗?你先看看我那是什么车再说这话吧!”

    桑枝蹙了蹙眉,对这男人的语气颇有些不满。

    “你什么车?”边说着边跟着男人走到后边。

    “宾利,原装进口的,你知道这车喷一次漆得多少钱吗?”男人语气很是不屑。

    桑枝囧了囧,确实不知道!

    这时候女孩儿走了过来,围着两人的车子各看了一圈儿,然后抬头对着男人笑道:“这位大叔,你追尾这个姐姐的车子应该是你的全责啊,就算是这个姐姐突然刹车,你这车子跟的也太紧了,而且从车子追尾的状况来看,你的车超速了。”

    边说着,边指了指路边的限速指示牌:“喏,限速四十,你至少超了二十迈。”

    男人被女孩儿戳中要点,明显的脸上挂不住了,狠狠啐了一口:“呸,你个小毛丫头懂什么?滚一边去!”

    说着大手一挥直接朝女孩儿扒拉过去。

    女孩儿没料到男人这么粗鲁竟会对自己动手,来不及躲闪,正正的被他挥了个正着。

    一个趔趄差点摔倒,还好桑枝眼疾手快的一把将她扶住。

    “你没事吧?”桑枝有些担心的看着女孩。

    “没事,”女孩儿笑笑,站稳身子,又毫无惧色的迎上男人的目光,“你这人太不讲道理,姐姐,报警吧,让警察来解决才是最好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