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女孩儿说着眼珠子一转,又笑道:“只是不知道这位大叔敢不敢让你这辆见不得光的车子暴露在警察叔叔一双火眼金睛下呢!”

    听了女孩儿的话,男人脸色明显的一变,狠狠啐了一口吐沫:“算老子倒霉!”说完狠狠瞪了女孩一眼,又瞪了桑枝一眼,转头窜进车子开车走了。

    桑枝吃惊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对于女孩儿的表现更是让她佩服又惊讶。

    半晌桑枝才缓过神来:“你怎么知道他车子有问题的?”

    女孩儿嘿嘿一笑,说:“他车是套牌的。”

    桑枝无比佩服的眼神儿看着女孩儿,“你好厉害,这都能看的出来?”

    女孩儿笑道:“这有什么啊,我学交通的。”

    “哦,不错啊,有潜力。”桑枝不由的赞叹,对女孩儿竟产生了些许的兴趣。

    “姐姐,你的车子你看看修理需要多少钱,我赔给你!”女孩儿一边说着,一边从身后背包里掏出纸和笔快速的写了一串号码和地址,还有自己的姓名。

    “这是我的联系方式,你确定了金额给我打电话,我会给你把钱打到你的账户上。”

    说完将纸条塞到桑枝手里,“我赶时间,先走了。”

    不待桑枝反应,女孩儿已经朝她挥挥手,消失在夜幕下了。

    桑枝怔怔的看着手中的纸条儿,展开来,嘴角儿不由得微微扬起:“门边儿。好奇怪的名字,居然也姓门!”

    坐在驾驶座上,桑枝半天才反应过来,京城里什么时候开始,姓门的这么多了!

    苏琳的车子还真是结实,被撞了这么一下,并没有多大损坏,只是被撞掉了些漆,明天直接送去4s店修一下就可以了。

    桑枝重新启动车子,小心翼翼的开着。

    到了家里小区,桑枝坐在车子里犹豫了一下,还是拨通了苏琳的电话。

    “苏总……”桑枝有些不好意的开口,才开人家车没几天就给人家撞了,实在觉得不好意思。

    “枝枝,怎么这会儿给我打电话了?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苏琳的语气听上去倒很是轻松,好像心情似乎不错的样子。

    “苏总……我……”桑枝还是觉得有些难以启齿。

    “别叫我苏总,像你以前一样,叫我苏姐,又不是公司,电话里还叫苏总,听着别扭。”苏琳笑笑。

    桑枝无声的笑了,这样的苏琳似乎又回到了以前她认识的那个苏琳的样子。

    “苏姐……我对不起你。”

    桑枝犹豫着还是开了口。

    苏琳听得不由得一皱眉头,“你对不起我什么了?公司出事了?”

    桑枝每天都会给苏琳发一份邮件汇报工作,苏琳虽然不是每天及时的打开看,但是也会抽时间看的,从邮件中,苏琳对桑枝的工作很满意,也觉得公司交给她打理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对她很是放心。现在桑枝突然这么说,倒叫她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不是……是,我把你的车子给撞了。”桑枝深吸一口气,简单的跟苏琳说了刚才追尾的情况,并说明天自己会将车子开去修理厂修理好。

    “噗……”苏琳听完忍不住笑出声来:“就这事啊,我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开车的小刮小蹭难免的,这有什么呢?没事,别放在心上,修车费用公司报销。”

    “这怎么可以?我自己的问题,当然我自己承担,怎么可以让公司承担损失呢?”桑枝忙不迭的拒绝,“我就是觉得不好意思,跟你说一声,没打扰你休息吧?”

    “没,这会儿时间还早,果果正跟他外婆玩呢,我正在看你的邮件。好了,这点小事,真的不用放在心上,还没回家吧,赶紧回家吃饭,然后洗洗睡个好觉!”

    “嗯,苏姐,你心情好些了吗?休息好了就早点回来吧!”桑枝语气里带着恳求和撒娇的意味。

    苏琳痴痴地笑了,“好,我会考虑提前回归,但你也别抱太大希望,我答应了果果要去好几个地方还都没去呢,好了,收线了,你赶紧回家吧!”

    挂了电话,桑枝的心情明显的好了很多,深吸一口气,下车。

    “呃……你怎么会在这里?”才下了车子,桑枝赫然发现不知什么时候,门少庭已经站在自己车子旁边,正嘴角儿含笑的看着自己。

    “嗯……车子被人家亲了?”刚刚从楼上看到桑枝的车子进了小区,想着给她一个惊喜,门大上校居然不顾岳父岳母的取笑,像个孩子似的颠颠儿的从楼上跑了下来接她。

    见她正坐在车里打着电话,门少庭好涵养的没去打扰,眼睛却看到了车子屁股上被撞掉的那小片车漆。

    嘴角儿不由得抽搐了两下,心里些许的不高兴。

    这女人路上出了事故居然都没给自己打电话求助,这么长时间了她还是不习惯自己这个老公的存在吗?

    “呃……”桑枝挠挠头,囧着一张小脸儿看了看门少庭,“追尾了。”

    “嗯,我看得出来,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门少庭的表情有些严肃,没了平日里单独面对她时候的嬉笑。

    桑枝突然觉得有些压力,被他这样看着,弄得自己竟有些心虚,好像真的做了什么错事似的。

    “小事情,自己能解决,就不麻烦你了。”桑枝说着拎着包往楼梯口走。

    经过门少庭身边的时候,被门少庭一把拽住,使劲儿往自己身边一带,将她带到自己面前,扳过身子让她与自己面对面直视。

    “唔……你……”桑枝抬头怔怔的看着门少庭一时间无语,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你说麻烦我?你我之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生疏了?”门少庭心里有些气,他明明记得两人的关系这段时间也算得上是飞速发展,而且彼此间也似乎有了一些默契。

    可是突然间,她就毫无预兆的来了个三百六十度大转弯,突然跟他生疏客套起来,甚至自己路上出了事故都不愿意跟他说,还说不想麻烦自己,这怎么能让他不生气。

    “我……”桑枝一时语塞,她跟他之间有熟悉过吗?

    只除了有数的几次那个之外,其实他们彼此确实了解甚少,不是吗?

    想到这里,桑枝忍不住有些脸红耳热。

    说自己跟一个根本不了解的男人做了多次那种事情,这话说出去,自己会不会被认为是个很随便的女人啊!

    “枝枝,我是谁?”门少庭看着她的眼神儿依旧很严肃。

    “你……”不明白他为何有此一问,桑枝忍不住蹙了蹙眉,“你是门少庭啊!”

    还能是谁?

    门少庭盯着她的眸子眯了眯,深邃的眸子在夜幕下显得格外幽深,看的桑枝不由得感觉一阵窒息的压抑。

    这男人的气场太过强大,平时不觉得,这一动气,还真的让她有些害怕。

    门少庭不禁有些气结,在她心里,他就只是门少庭的存在吗?

    “门少庭是你的谁?”沉着声音不悦的追问一句。

    “……”桑枝一双无辜的眼睛巴巴的瞅着他,眨巴了几下,才恍然:“是……是我丈夫。”

    原来这男人计较的是这个!

    想到这儿桑枝心里竟忍不住有些小雀跃,刚刚还阴霾的心情似乎一下子烟消云散了。

    “嗯,你还知道啊?”门少庭一把将她搂进怀里,紧紧的拥着,“我还以为你根本就忘记了。”

    被他紧紧搂着,桑枝的脸紧紧贴在他的胸口处,感受着他平稳坚实的心跳,心里竟也莫名的平静了下来。

    “但是你对老公这么客气疏远,老公很不开心。”门少庭的声音复又恢复了平时的卖萌委屈。

    噗……

    桑枝忍不住轻笑出声,窝在门少庭怀里使劲儿点了点头,“我错了,对不起。”

    门少庭将她轻轻推离自己的怀抱,双手却依然握住她的双肩,认真而严肃的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才叹了口气:“我要的不是对不起。”

    “对不起。”桑枝当然明白门少庭的意思,只是现在除了对不起,她却找不到更合适的字眼儿来表达自己的心情了。

    “唉……”重重的叹了口气,手指在桑枝脑门上使劲儿戳了两下,“叫你不长记性!”

    “唔……疼!”桑枝揉着被戳的有些发疼的脑门儿,本能噘着小嘴儿抗议着。

    她那可爱的模样终于让门少庭郁闷的心情好了起来,伸手揉了揉她柔顺的头发,“走,带你去看礼物。”

    桑枝被眼前一辆白色的低调却大气十足的车子惊呆了。

    “门少庭,这就是你说的礼物?”瞪大了双眼怔怔的看着车子,呆呆的问道。

    门少庭摸着下巴,似乎很满意她的反应。

    点点头,“嗯,知道你会开车,就想着送你一辆。想了好久,还是觉得沃尔沃比较适合你,安全系数比较高,而且这款车,我已经让人做了些改装,稳定性和安全性上更上一层楼,以后你开着我也可以放心一些。”

    “可是……可是……”桑枝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可是了半天也没表达出一句完整的意思。

    “可是什么?难道你宁愿开着你老板的车到处乱撞,也不愿意接受你男人的心意吗?”门少庭说着脸色又开始严肃起来,盯着桑枝的眸子变得有些深沉。

    “呃……”被他这么一将,倒弄得桑枝无语了。

    半晌才抬起头看着门少庭,轻声说:“谢谢你。”

    门少庭揽她入怀,在她额上印上轻轻一吻,柔声道:“你知道我要的不是这个!”

    桑枝无声的笑了,这男人还真是斤斤计较,她不过是习惯性的口头语而已!

    被门少庭牵着手上楼,电梯里桑枝才想起自己的疑惑:“你怎么来了?”

    她没记得门少庭说过要过来啊,她来父母这里就是想避开他不是吗?早知道他会过来,她干嘛还非得今天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