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看着她一脸疑惑的样子,门少庭嘴角儿不由得扯了扯,淡淡的道:“想爸妈了过来看看。”

    桑枝听了差点呛了口口水,门少庭这话说的,让她这个当女儿的感觉好惭愧。自己都不敢说是因为想爸妈了才过来,而是为了避开他。人家这女婿却是因为想岳父岳母了特意过来看的,这让她情何以堪!

    低头无语,眼睛直视自己的脚尖儿,听到电梯叮咚一声停下,头也不抬的低着头就往外走。

    砰……呃……

    脑袋撞上一堵硬物。

    揉着隐隐作痛的额头嘟着嘴抬起头,只见门少庭正一脸怪异的表情挡在自己面前看着自己。

    “你干嘛?走得好好的突然急刹车是什么意思?”桑枝没来由的就突然想起了自己路上的追尾事件,急刹车害人害己不到万不得已果然要不得!

    急刹车?门少庭无语苦笑,这女人还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想什么呢,这么心不在焉的?”自动忽略她的控诉,低着头若有所思的看着她。

    桑枝是个很单纯的女人,一般来说,心里有事就会直接反应在脸上。

    门少庭喜欢她的单纯,却有些生气她有心事而不让他分担的固执,这让他有种自己被她拒之门外的感觉。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尤其在两人关系有了那么突飞猛进的进展之后,桑枝这样对他,让他觉得很难受也很憋屈,甚至觉得自己做人很失败。

    这种挫败感是他以前没有经历过的,即使当初叶藜的背叛离开,他都不曾有过,而此时面对桑枝,他却没来由的觉得自己好挫!

    桑枝深深的看了门少庭一眼,欲言又止,终是摇了摇头,“没有,走吧。”

    说完率先朝家门走去。

    门少庭无语的摇头,摸着鼻子跟在她身后。

    近两个月的相处,门少庭深深知道这个女人的固执,她不想说的,即便你怎么问她也不会告诉你,这点倒是跟自己很像,固执的可爱。

    开门进屋,客厅里正看着报纸的莫青莲一脸揶揄的望着一前一后进来的两人。

    “怎么这么久才上来?”从门少庭跑下楼去接桑枝到现在进屋,确实时间有够久了,久到足可以让他们二人做一些很那啥的事情。

    看着母亲一脸暧昧揶揄的眼神儿,桑枝就知道老妈想歪了。

    忍不住扶额,心说老妈你一把年纪的人了,还这么猎奇心理你觉得合适吗?

    “妈……”桑枝带着些许埋怨的拉着尾音叫了一声,忍不住偷眼向门少庭看去。

    他倒是一脸的从容淡定,嘴角儿轻轻扯了扯,笑道:“我去厨房帮爸。”

    “饭好了,开饭了!”不待门少庭走到厨房,桑梓已经端了两盘菜出来,看见桑枝开心的笑道:“闺女洗手吃饭了。”

    门少庭朝桑枝笑笑,然后去厨房帮忙。

    桑枝则扁了扁嘴,去了卫生间。

    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饭桌上已经摆满了一桌子菜。

    桑枝看得不由得嘟起小嘴儿:“这女婿上门待遇就是不一样,做这么多好吃的,看来我以后回来还真的带着你们的宝贝女婿才成了。”

    莫青莲和桑梓听着女儿带着些许撒娇意味的调侃不由得会心的笑了。

    门少庭嘴角儿忍不住抽动了两下,露出浅笑,伸手帮桑枝抽出椅子让她坐下。

    “闺女这次还真是说错了,这些菜其中有一半都是少庭带过来的。”桑梓一边说着一边招呼大家开吃。

    桑枝有些意外的看向门少庭,“你带过来的?”

    门少庭轻笑:“今天不是回家的早一些嘛,就顺手做了几个菜一起带过来了,省得爸妈太忙活,休息不好。”

    桑枝觉得心口有些闷闷的,这男人应该是在家里做了饭菜等着自己一起回去吃的吧,结果自己却为了避开他借口要来父母这边,他才打包了饭菜一起过来的吧?

    桑枝忽然觉得有种罪恶感从心底升起,对着门少庭抱歉的笑了笑。

    门少庭回报以浅笑,夹了筷子菜放进她碗里:“快点吃吧。”

    看着二人如此和谐亲密的样子,桑梓和莫青莲也是心里一阵的高兴,心里石头也终于落了地,踏实了。

    看来虽然女儿结婚很仓促,却真的是选对了男人,前几天还担心门少庭经常不在家会影响到他们二人的感情呢,现在看来他们的担心是多余的了。

    吃过了晚饭,桑枝被莫青莲拉进房间里聊天,门少庭则陪着桑梓下棋。

    将桑枝拉进房间,回手关了房门。

    莫青莲一脸笑意吟吟的看着坐在床上一脸茫然的桑枝。

    轻叹了口气,坐到她身边,拍着女儿的手背问道:“你有心事?”

    知女莫若母,虽然桑枝极力的表现出自然,但她的眼睛不会说谎。精明的莫青莲还是隐约的看出桑枝看着门少庭的眼神儿多了抹复杂的情绪。

    见桑枝不语,莫青莲又拍了拍女儿的肩膀:“跟少庭闹别扭了?嗯?”

    桑枝抬头一脸茫然的看着母亲摇摇头,“没有,我们俩挺好的,妈你别瞎想了。”

    “真的?那我怎么觉得你跟他之间似乎有些不对劲儿呢?”莫青莲不愧是当老师的,一语中的,跟自己女儿也没什么好含糊的,心里怎么想就怎么说。

    桑枝囧了囧,笑道:“没有啦,我只是觉得有些对不住他,心里对他对我的好很是感激罢啦。要说有心事,还真的有点……”

    桑枝不想自己爸妈为自己操心,笑着转移话题。

    “嗯?什么事?”

    莫青莲理解的摸了摸自己女儿的头。

    “就是,我们公司老总出门了,把那么大个公司扔给我管理,你女儿能力有限,每天都觉得过得很累啊!”

    “噗……”莫青莲笑了,“你是变相跟你妈说,你能力强被老板看重委以重任吗?”

    桑枝笑笑,“就算是吧,反正就是现在的工作比以前忙了很多,也累心很多,很多时候我就顾不过来照顾你跟我爸,反倒是没有门少庭做得到位,我就是担心你跟爸会不会将来只喜欢女婿不待见你闺女了!”

    桑枝说着还不忘调皮的吐了吐舌头。

    对付老妈只有用撒娇卖萌这招最管用!

    莫青莲好笑的白了她一眼,“那就对人家好点,多上点心,别凉了人家的心。”

    莫青莲知道自己女儿一向寡淡的性子,总忍不住的想要拎着耳朵提醒她,夫妻俩相处时候还是需要一些激情的。

    拉着桑枝从房间出来,门少庭和桑梓也刚刚才下了一盘棋,两人正一边喝茶一边闲聊着。

    看看时间,已经快十点了,莫青莲就催促着桑枝和门少庭赶紧回去。

    桑枝囧了囧,本来想着在父母这儿过一宿的,可现在被自己老妈这么一弄,反倒不好说什么了。

    跟着门少庭出了父母家门,来到楼下停车位,桑枝定定的看着门少庭,由衷的说,“谢谢你。”

    门少庭一把将她搂在怀里,紧紧的拥了下,笑道:“走,老婆开车带老公回家!”

    桑枝囧:“两辆车,一人一辆吧。”

    因为门少庭是开着给自己买的那辆车过来的,加上桑枝开回来的苏琳这辆,两辆车正好一人开一辆回去。

    门少庭伸手刮了下她娇俏的鼻子,将新车钥匙交到她手上,“开新车回去,磨合一下。苏琳这辆明天我会让人开去修理,然后物归原主。”

    桑枝撇撇嘴儿,也没反对,接了车钥匙,打开车门上了车。

    门少庭自动的坐到副驾驶座上,见桑枝怔愣着不动作,嘴角儿扬起一抹浅笑,朝她探过身去。

    “呃……你干嘛?”被门少庭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桑枝一惊,忍不住脱口叫道。

    门少庭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探手将她的安全带拉过来,细心的帮她系上,然后若有所思的看着她。

    桑枝尴尬的扯了扯嘴角儿,原来他只是想帮自己系安全带,自己这么一惊一乍的倒显得矫情了。

    “呃……谢谢。”羞得小脸儿绯红,低头不敢去对视他深邃的眸子,小声说道。

    门少庭无奈的笑笑,她对自己真是一如既往的客气。

    突然将脸凑到她的跟前,两人咫尺相对,都能感受到彼此的呼吸。

    “怎么了?”桑枝又是一惊。

    倏地攫住她温润的红唇,带着些许惩罚的意味,霸道而急促的吻着。

    桑枝忽然觉得大脑嗡的一声,似乎整个脑子都炸了一样。

    被门少庭这突然的袭击弄了个措手不及,下意识的伸手推挡。

    门少庭似乎下定决心要让她知道自己的存在,一手抓住她两只不安分的小手,另一只手绕到她的背后扣住她的后脑,强迫她跟自己贴的更近。

    “唔……门……”

    不给她喘息的机会,门少庭霸道的撬开她的贝齿,用舌头描绘着她整个口腔的形状,强迫她与自己一起起舞缠绵。

    门少庭的吻不似以前的温柔缠绵,带着霸道和些许的粗鲁。

    这样的他让桑枝莫名的有些害怕,瞪大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完全忘记了如何回应。

    半晌,门少庭也终于才意识到自己的冲动可能吓坏了这小女人,深吸一口气缓缓从她唇上离开,却依旧紧紧的将她搂着,头抵在她的肩上,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就是这一声叹息,让桑枝更觉得自己心里有愧,伸手轻轻的推了推门少庭:“你没事吧?”

    门少庭缓缓起身,一脸淡定的帮着桑枝整理了一下被自己弄得褶皱的衣服,轻轻摇头,“吓到你了,对不起。”

    这还是他第一次如此一本正经跟自己说这种道歉的话,桑枝忽然就觉得有些别扭,还是喜欢他平时带着痞性的样子。

    摇摇头,对着他笑笑:“安全带系好,坐好,老婆带你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