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才进家门,门少庭便一把将桑枝抵在门后,倾身上前将她禁锢在自己怀里。

    眸子灼灼的盯着桑枝,看得桑枝忍不住心里直炸毛。

    别扭的在他怀里扭动着身子,想要挣扎出来,无奈那男人却是将自己更用力的搂着,丝毫没给她反抗的机会。

    心底深深叹了一口气,桑枝深深的后悔今天不应该见他,这种的相处方式让她感觉很尴尬甚至有些害怕。

    见怀里的女人终于安分了点儿,门少庭突然将头抵在她的肩膀轻轻的来回磨蹭着。

    那动作轻柔中却带着一股霸道,桑枝只觉得从自己脖颈到肩膀处不时传来一阵阵酸麻酥痒的感觉,弄得她好想逃离。

    “唔……”虽然明知道是徒劳,还是忍不住轻轻推了推门少庭如磐石般坚硬的胸膛。

    “你……你怎么了?”

    桑枝眼神里带着些许的疑惑和不解。

    门少庭到底有多少面是她不知道的?至少像现在这样的他,就让她感觉很陌生。

    果然如叶藜所说,自己根本不了解他,丝毫不了解!

    想到叶藜,桑枝心里忽然就觉得闷闷的。那个女人一定比自己更了解这男人吧?而且还深爱着他,而自己却似乎什么都给不了他。

    一抹淡淡忧愁不知不觉爬上心头,眸子就突然的清灵起来。

    深呼吸一口气,强迫自己淡定下来,镇定的说:“门少庭,你别这样,先放开我。”

    不料门少庭却似乎并不想就这么放开她,改用下巴抵在她白皙滑腻的脖颈上,那柔滑细腻的感觉,让他心里顿时一荡,身体某处也变得有些紧绷。

    门少庭正心里低咒自己的自制力何时变得这么差的时候,再听到桑枝貌似镇定自若的话,心里不由得更为懊恼。

    倏地吻住她微微张开的红唇,带着些许霸道的粗鲁长驱直入,丝毫不给她半点喘息的机会。

    桑枝被吻得七荤八素的几乎就要失去理智的时候,门少庭却突然将她放开,双手按住她的肩膀,定定的将她看着问道:“今天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门少庭知道,以桑枝的性格,如果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不会突然想着躲着自己。

    说什么答应了父母去那边,他打包了饭菜过去的时候,岳父岳母明显怔愣的表情,让他一个侦察兵出身的军人敏锐的感觉到,桑枝对自己撒了谎。

    原本无关大雅的撒谎他不会放在心上,但是职业的敏感性,让他意识到桑枝是在故意躲着自己,这一点让他心里很不爽,不爽到了极致。

    可这女人却偏偏就是不肯跟自己坦诚相对,他只好选择迂回战术了。

    “呃……什么?”桑枝抬着一双有些迷离的眸子看着他。

    他问自己发生了什么事?是指叶藜来找自己的事情吗?

    叶藜的身影又突然的窜进脑海,桑枝胸口都有些闷闷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桑枝有些害怕,自己又不爱门少庭,难道还不准许别的女人爱他吗?

    自己跟门少庭可是有契约的!

    可是现在又是什么情景?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竟然逾越了契约的规定,开始在乎不应该在乎的事情了?

    心里纠结了半天,桑枝还是觉得叶藜找自己叫板儿的事情,自己实在没有立场要门少庭给个解释。

    自嘲的笑笑,摇摇头:“没有,什么也没发生,就是工作有些累。”

    一边说着,一边揉了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

    确实头痛,不省心的苏珊珊,难缠的顾客,再加上一个挑衅的叶藜,几件事情似乎都赶在了一起,让她心里有种很无力的感觉。

    见她如此,门少庭心里突然生出一些不忍,轻轻叹了口气,一把将她揽进怀里,“你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对我真心相对呢?”

    语气酸涩的让他自己都觉得有些难为情了。

    真心?

    桑枝心头一沉,她的真心早在几年前就已经给了别人,现在还怎么拿来给他?他要的,她给不起!

    闷在他怀里,桑枝鼻子抽了抽气,闷声道:“门少庭,咱们是有约定的,在彼此都找到爱人之前,我会努力配合你做个合格的妻子……”

    桑枝的声音极小,小到连她自己都几乎听不到。

    可是侦察兵出身的门少庭却听了个真真切切,眸光一紧,伸手轻轻将她推离自己的怀抱,淡淡的道:“我知道了,你去休息吧。”

    说完看也不看桑枝一眼,转身进了书房。

    桑枝呆愣在原地,忽然鼻尖儿一酸,眼泪就差点掉了下来。

    仰头,深深的吸了两口气,这才转身回了房间。

    书房里,门少庭呆坐在电脑前,头一次目光没有焦距的就那么呆呆的望着漆黑的屏幕发呆。

    桑枝的话如一把钢刀凶残的插进了他胸口。

    契约?该死的契约!

    这么长时间了,她居然还忘不了那张该死的契约!

    就是说,她还是忘不了他!

    门少庭知道桑枝心里爱着别的男人,四年前他匆匆瞥过落英缤纷下的她娇俏的身影,就是她望着远处的那抹深情深深打动了他。

    一圈轻轻砸在书桌上,心里长叹一声,掏出钥匙,打开书桌的抽屉,自里边拿出一张旧的有些发黄的照片,深深的看了一眼。

    “你最好别让我失望,否则……”门少庭轻声说着,眸子突然就变得冷冽起来,最后紧紧盯着照片上那一身军装英姿勃发的少年好半天,才摇摇头,重新将照片放回到抽屉里,锁了起来。

    想起桑枝说的契约,门少庭找了半天却没有找到,心里不由得苦笑摇头,“一定是她拿了回去。”

    桑枝洗了澡,独自坐在卧室的床上,手里拿着毛巾发呆。

    不知道自己跟门少庭的关系怎么就弄到了现在这么尴尬的地步。想着门少庭对自己的控诉,桑枝没来由的觉得心里一阵闷闷的难受。

    起身出了卧室,来到书房。

    书房的门是轻掩着的,桑枝轻轻敲了两下,不见里边有人回应,便轻轻推门进去。

    不料门少庭却并不在,心里一阵失落划过,转身又来到客厅。

    才发现,客厅的阳台上,门少庭正开了窗户站在那里,手里夹着一支烟在猛吸着。

    桑枝蹙眉,她不知道他会吸烟。因为在他身上,她从来没闻见过烟草的味道。

    轻轻走过去,站在门少庭身边,定定的看着他。

    见她过来,门少庭赶紧掐灭了手里的烟,扯了扯嘴角儿:“怎么还没睡?”

    “想抽就抽吧,我没什么的。”桑枝其实很怕闻烟味,闻到烟味会让她觉得心里发闷喘不上气。

    门少庭看着她,眸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苦楚,他又怎么会不知道她不能闻烟味,只是却这么迁就自己,这就是说明她心里跟自己还有着跟深的隔阂。

    耸了耸肩:“我没烟瘾。”

    他只是在心烦的时候才会想着抽上两口,确实没什么烟瘾。

    桑枝了解的点点头,也不多说什么,只淡淡的笑着:“早点睡吧,很晚了。”

    说着便转身欲回房间。

    门少庭的手机这时候突兀的响起,桑枝才迈出的脚步为之一顿。

    门少庭眉头皱了皱,掏出手机,看了看,又看了看桑枝。

    桑枝了解的点点头,她明白,应该是门少庭部队上来的电话。

    转身独自朝房间走去。

    看着桑枝离开,门少庭才按下了接听键。

    听着电话,门少庭的眉头不由得皱紧,肃然的说道:“我知道了,我马上过去!”

    挂了电话,快步走回卧室,轻轻推开门,只见桑枝正手里拿了一本杂志半躺在床上有一下没一下的翻看着。

    见门少庭进来,桑枝扯了扯嘴角儿:“没事吧?”

    门少庭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临时有任务,我得马上过去。”

    “哦。”桑枝答应一声,赶紧下床,从衣橱里拿了他的军装帮他换上。

    门少庭感受到她那小心翼翼尽量不跟自己肢体接触的谨慎,心里忍不住苦笑。

    她还真的是在努力的做一个合格的妻子。

    换好衣服,门少庭双手紧紧抓住桑枝的肩膀,深吸了一口气:“这次任务时间可能会久一些,乖乖的等我回来,咱们好好谈谈。嗯?”

    门少庭拉长了尾音询问的眼神儿看着她。

    桑枝不敢抬头与他对视,只低着头轻轻道:“嗯。”

    谈什么呢?她不知道,只是他这么说,她便答应着吧。

    “那个……”桑枝抬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想说什么?”门少庭淡淡的看着她。

    “任务很危险吗?”桑枝问完才觉得自己的问题有多幼稚,出任务怎么可能没有危险!

    “不会!”门少庭摇摇头,嘴角儿终于带出一抹若有似无的浅笑。

    这女人这是在关心他吗?

    对于一个职业军人,他不怕困难危险,越是危险艰难,反而越能激发他的斗志。

    桑枝明白门少庭说得如此风轻云淡,不过是不想让自己担心,于是抬头笑笑,甚至拍了拍他的肩膀,“自己小心点。”

    送门少庭出门的时候,门少庭突然一把将她揽在怀里,低头深深的吻了吻她的红唇,“等着我回来!”

    “嗯!”桑枝不自觉的重重的点了点头,说不上心里是一种什么感受,莫名的酸楚。

    一夜辗转,直到天蒙蒙亮的时候,桑枝才迷迷糊糊的睡着。

    桑枝是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给惊醒的。

    仿佛受到惊吓的兔子般,倏地坐起来,看看窗外透过厚重的窗帘缝隙透进来的阳光,才惊觉自己睡过头了。

    急促的敲门声依旧催命似的一声急过一声。

    桑枝揉着痛的欲裂的额头,披了件外套,下床开门。

    门才打开,一个身影就滚了进来……